首页 > 生化之末世纪 > 第十五章:末世人心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末世人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间昏暗的二层棋局室里躲藏着男女老少二十多人,自末世之后,他们就一直待在这里等待救援。

  前两天众人和谐相处,食物和水源平均分配,甚至还时不时的言笑几句。

  一个星期之后,棋局室里能吃的东西已经所剩无几,大家开始恐慌。

  第十天,整个棋局室里只剩下两袋饼干、三袋面包和两瓶矿泉水,仅剩的物资摆在正中间的麻将桌上。

  “再这样下去,我都就算不被丧尸咬死,也会饿死在这里。是男人的就跟我一起冲出去!老子就不信这些丧尸能有多可怕!”人群中最为健壮的中年男人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

  “林杰大哥,还是算了吧。之前你又不是没看到外面那些人是怎么死的,就连拿枪的警察都被他们咬死了。我们这里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怎么出去啊?”一个和田龙年龄相仿的妇女害怕的说道。

  “我和你一起!”此时人群中走出来一个青年男子,支持林杰的意见。

  “我也去!”随着第一个人的响应,之后陆陆续续又站出来两男一女。

  “你们确定要在这里继续等待救援?要是有人能救我们早就来了,这都十几天了,连个鬼影都没见到。不走就算了,我们走!”林杰看着这群不争气的家伙,心中很是不满。

  准备冲出去的五个人在棋局室中寻找一些趁手的工具用来抵挡丧尸,林杰运气不错,找到一根半米长钢管,其他人只找到从座椅板凳上拆下来的木棍。

  “杰哥,你们一定要小心啊,如果真的能找到救援部队,一定要记得回来救我们啊。”刚才给他们泼冷水的妇女走到林杰面前,哀求的说道。

  “哼!我们走!”林杰冷哼一声,没有搭理妇女,带着四人离开棋局室。

  当林杰他们前脚刚离开,其他人一窝蜂的跑到二楼,来到窗前观看他们的情况。

  “吼~”

  林杰虽然小心翼翼地躲避丧尸,可还没两分钟就被丧尸群发现,纷纷向他们冲去。

  街道上几十只丧尸将他们围在中间,一拥而上。

  林杰身手还算可以,但也架不住丧尸无脑的进攻,仅杀死一只丧尸就被其余的丧尸扑倒在地。

  其他四人更别提了,看到丧尸向他们冲过来就已经吓破胆,扔下武器四处逃窜。可是面对这么多丧尸的围攻,哪里能逃的掉呢。

  只是片刻,五人小队全部阵亡,成了丧尸的口粮。

  “幸好我没跟着出去。”妇女拍着胸口,庆幸的说道。

  其余人虽然没有过多言语,但是内心的想法无不和妇女想的一样。

  “哇~”一声婴啼响起,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个年轻少妇怀中抱着一个婴儿。

  “快别让他哭了,如果把丧尸招来,我们都要死!”妇女赶忙说道。

  “哦~哦哦~宝宝不哭,宝宝不哭~”年轻少妇轻轻摇晃,哄着婴儿。

  “哇~哇~”婴儿大哭不止,怎么也哄不好。

  “你怎么回事!连自己的孩子都哄不好。”妇女继续呵斥年轻少妇,弄得对方面色十分尴尬。

  “就是啊!怎么当妈妈的。”

  “你想让我们死么!”

  人群中不停地响起责骂声,没有一个出来帮助年轻少妇的。

  “我也不想啊,可能是孩子饿了吧,我都已经三天没吃饱过了,哪有母乳喂他啊。”年轻少妇带着哭腔说道,手里还不停地摇晃婴儿。

  “你还想吃饱?现在吃的就剩下这么点了,怎么分都是个问题!”妇女没好气的说道。

  “怎么分?要我说就不要分了,哈哈!”一个男人的声音笑着响起。

  只见四个青年男子人手一根铁棍,十分嚣张的站在众人面前。

  “你什么意思?”妇女指着他们质问道。

  “什么意思?到现在你还没看清楚形势么?”为首的男子一脸猥琐的笑道,手里不知何时又多出一把匕首。

  “从现在开始,这里的一切都由我来安排,你们全都要听我吩咐!否则,我就把他扔出去,就像林杰他们那样,喂丧尸!”男子一脸邪恶的对众人厉声说道。

  “凭什么!”其中一个老人站出来,怒声质问。

  “凭什么?哼哼,之前林杰他们在这里,我们没有把握控制住你们。现在那几个傻逼已经死了,就凭你们还想反抗?”男子告诉众人,他到底凭什么要做主。

  “给我把他打残!”男子对着身后的三人命令道。

  “好嘞,龙哥!”

  三人提着铁棍就冲向老人,根本不管老人死活,棍棍都能听到断骨的声音。

  此时的众人终于看清形势,现在这里除了老人妇女小孩之外,只剩下对方四个年轻力壮的男人。他们不仅有武器,还有匕首,谁能反抗?

  看着倒地不起的老人,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阻拦对方,一个个缩着头后退几步。

  “搞定了吗?那就都下楼吧。”龙哥玩味的说道,将手里的匕首收了起来。

  三个手下跟在他身后走下楼,其他众人绕开已经不知是死是活的老人身体,唯唯诺诺的跟着下楼。

  “你们都到那边去休息吧。”龙哥指着一块空荡的位置,命令众人过去休息,自己带着手下坐在沙发上。

  桌上为数不多的食物也都被他们占为己有,一点也不分给其他人。众人内心敢怒不敢言,饿着也就饿着了,目前还能支撑,要是反抗不仅会被暴打,也分不到吃的。

  此时,那个抱着婴儿的年轻少妇从人群中走到龙哥他们面前。

  “扑通!”少妇跪在地上,浑身有些颤抖。

  “龙……龙哥,能不能给我点吃的,我儿子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再这样下去,他肯定会被饿死的。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少妇泣不成声的哭道,抱着婴儿不停地给他磕头。

  龙哥看着少妇,上下打量一遍,右手不停地摸着下巴,猥琐的说道:“给你吃的也不是不行,不过……”

  “给我吃的,我什么都答应你,我儿子真的快不行了。”少妇焦急的说道,之前还能听到自己儿子哭啼,可是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小,现在只剩下微弱的呼吸声,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这样吧,两块饼干加上二十毫升水,你陪我到楼上去一趟。”龙哥一脸淫笑的说道。

  “不……不可以!”少妇一脸惊慌的拒绝,身体慢慢向后退去。

  “你自己决定,等这点食物也没有的时候,你再答应我,也无济于事了哦。”龙哥拿起一块饼干放进嘴里,咀嚼地声音引得众人连吞口水。

  “我!我愿意,龙哥,我愿意!”之前那个中年妇女从人群中跑出来,举着手喊道。

  “你?也不看看你多大年纪了!给我滚!”龙哥看着中年妇女一脸厌恶,起身一脚将其踹到在地。

  “给你三秒钟考虑,答不答应看你自己。”龙哥看着少妇说道。

  “一!”

  少妇脸上极不情愿,内心五味陈杂。

  “二!”

  少妇看了看怀里的婴儿,又看了看桌上的食物。

  “三!”

  “我答应你!”少妇闭着眼大声喊道,为了自己的孩子,她只能答应。

  “这就对了嘛。”龙哥淫笑的说道。

  “先把吃的给我。”少妇一脸不甘的说道,伸手索要食物。

  龙哥倒了二十毫升矿泉水和两块饼干,一起递给少妇。

  少妇将饼干放入嘴中咀嚼,直到嚼成浆糊状吐进装着矿泉水的杯子里,摇晃均匀后慢慢喂进婴儿嘴中。

  婴儿也是饿急了,吃的很快。少妇看着自己儿子的吃相,脸色缓和许多,抿抿嘴体味着嘴中残留的饼干味道。

  等婴儿吃完,少妇看向龙哥,之间对方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先行上楼。

  少妇把剩下的一块饼干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抱着婴儿走向楼上。

  “一块饼干加十毫升水,谁陪老子睡?”龙哥手下一个人举着饼干问道。

  “我!”

  “我陪你睡!”

  “我来!

  人群中一个个女性不管年纪大小都涌了上去,甚至还有一个瘦小少年也跑了过去。

  只有真正体会过饥饿,才会知道食物的重要性,在生存面前,一切廉耻都不再重要。

  末世,最重要的就是活下去!

  棋局室里充斥着yin乱、丑恶、无情和邪恶,完美诠释了末世的残酷。

  时间一天天过去,仅剩的那些食物只留下不知道被舔了多少遍的包装袋。

  “龙哥,我们该怎么办,吃的喝的全都没了。”龙哥手下捂着肚子问道,他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被饿死在这里。”另一个手下舔舔干巴巴的嘴唇说道。

  “我有一个办法,不过还要龙哥来决定……”最后那个手下偷偷看了眼对面的那些人,小声说道。

  “说来听听。”龙哥点头说道,那人伏在他耳边,一阵嘀咕。

  龙哥听完后,面色凝重,有些犹豫不决。

  “这样做的话,我们真的就和畜生无异了。”龙哥瘫坐在沙发上,点燃仅剩的最后一根香烟。

  “无毒不丈夫,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啊,龙哥!”手下继续说道。

  “在让我想想吧。”龙哥深吸一口香烟,吐出一缕烟雾。

  看着面前虚弱无力躺成一片的众人,龙哥第一次感受到人类的渺小,生命的脆弱。

  次日清晨,棋局室里出现第一个被饿死的人。

  “有人死了!”

  所有人的目光纷纷看去,死掉的是之前那个妇女,她嘴唇干裂发白,全身紧缩成一团,一动不动,气息全无。

  “啊!”有人开始精神崩溃,抓着头发大声哭喊。

  恐惧的气氛笼罩整个棋局室,所有人都随着那人一起哭喊。

  “小李,就按你昨天说的那样去办吧……”龙哥也有些受不了这种气氛,纠结许久,对着昨天那个手下说道。

  “好嘞,龙哥,一定给你办的妥妥的!”小李见龙哥同意了,立马来了精神,从沙发上站起来向人群中走去。

  只见小李蹲在少妇旁边低声说些什么,少妇闻言,眼神一亮,跟着对方向二楼走去。

  小李经过龙哥三人旁边时,对他们使个眼神,龙哥三人冲他点点头。

  龙哥看着众人依旧在哭泣,并没有注意他们,随后起身带着另外两人一起走上二楼。

  入夜,微凉。

  一股浓郁的烤肉香味弥漫整个棋局室,楼下众人口水直流,不停地猛吸这股味道,表情十分享受。

  “大家一起来吃吧。”龙哥四人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刚烤熟的肉,然后递到众人面前。

  食物的诱惑,让所有人都迷了心智,一拥而上抢夺烤肉。

  “还不谢谢龙哥!”小李抹着嘴角的油渍,对众人说道。

  “谢……谢谢龙哥!”

  “谢谢龙哥!”

  众人狼吞虎咽的吃着烤肉,嘴里不停地道谢。

  “怎么样?龙哥。”小李一脸邪笑的对龙哥说道。

  龙哥面无表情,双手用力紧握,指甲嵌入掌心,留下一道鲜血。

  没有人注意那对母子的消失,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进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