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命师 > 第6章 谁才是霉鬼

我的书架

第6章 谁才是霉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咚咚咚咚,小张在吗……”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张老头一声声的叫着。

  听到动静,张二全迷迷糊糊的伸出手摸着墙上的开关打开了灯,看了看手表早上七点。

  “叫魂呢,一大早还让人睡觉吧?”张二全边烦躁的喊道,边穿上拖鞋去开门。

  “我说,死老头你昨天折腾到半夜还不够,一大早来我这干嘛?这么快又来催房租?”

  张二全开门便骂。

  这话怎么听着不太对劲!

  张老头眼一瞪喝道:“怎么说话呢?老头子怕你对付不了那恶鬼,这不是来关心关心你嘛!”

  张二全瞥了他一眼:“不劳您费心,没啥事走吧,我还困着呢!”

  说着便要关上门。

  “别,我有话说”张老头见状赶紧拎子布袋踏前一步进了房间。

  “快说”。张二全打了个哈欠,又躺上了床。

  张老头也不在意,四处望了圈问道:“那老鬼呢?”

  “回家睡觉了”,张二全不耐烦的开口:“你到底有啥事?昨夜你们扔下我的事,我可还记着呢”。

  “呵呵,那你记性不错,”张老头笑呵呵的说:“黄大师和大彪觉得昨晚有些对不住你,让我送了点东西给你算是赔罪了,你要不?”

  张二全一听有免费的东西,蹦了起来喊道:“要,为什么不要,他们欠我的!”说着就一把夺过张老头手中的袋子。

  “你啊”张老头无奈的摇摇头。

  “他俩人呢?”张二全翻着袋子随口问到。

  张老头道:“黄大师一早便坐高铁去了北方,大彪也去城北看他刚拿下的地块了。”

  张二全看着手上的东西,失望的说道:“这都是些什么破东西!”

  一本用针线装订的发黄的破书,一张张大彪的名片,还有一个小木盒。

  “也没点现金啥的”张二全嘟囔道:“买点早饭也行啊,全爷正饿着呢!”

  张老头拿过小木盒打开,里面是一颗鸡蛋大小黑不溜秋的药丸。

  “吃了!”

  张二全脸色一紧,往后退了两步,说道:“张大爷我什么情况你知道的,兜比脸干净,就算毒死我你也捞不到好处的,不划算!”

  “你……”张老头被气乐了,笑骂道:“想什么呢?这是补药,你不是怕肾不好吗?吃了这个就没问题了,放心吧,我一把年纪了,害你个穷鬼作甚?”

  “真的?”张二全将信将疑,想想自己也确实没什么让人惦记的东西,况且五年相处下来,张老头也不像恶人,便一口吞了。

  “咳咳……”脸色通红,张二全被噎住了。

  “慢点慢点,哎呀,这么大个东西就往喉咙里吞”张老头在张二全背后用力的锤了几下说道:“你不知道嚼碎了再咽吗!”

  丫的,你倒是早说啊,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丹药要一口吞。

  还有老子要往下咽,你丫拼命往外锤,这是要彻底整死我啊!

  见张二全吞下药丸,张老头笑了笑开口道:“好了,待会药效上来你就困了,我长话短说,这书是我祖上传下之物名叫《命书》,你无事且翻翻,若实在看不明白再还我,切记不能弄丢,这药丸是黄大师给你的,至于好处等你一觉醒来便知,还有你工作的问题,你醒后自己联系大彪吧。”

  “对了,你昨天有在我香炉里看到什么东西吗?”张老头交待完又随口问道。

  “没有,什么石头?没看见”张二全心中一紧,矢口否认。

  果然,这老头来找宝贝了。

  “呵呵,知道了”张老头看着张二全,了然的点点头,说道:“东西你收好了,哪天不需要了再还我就行,好了,我走了!”

  傻子才还你。

  张老头走后,张二全关上房门,突然倦意袭来,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觉睡得特别长。

  张二全做了个梦,梦里的自己脚踏紫火麒麟,手握天地命书置身九霄云层,俯视苍生万物。

  地面万族厮杀,喊声震天,他翻手云涌,覆手雨来,跺脚山川崩塌,挥袖天河撕裂。

  突然天降九道金雷全部朝他劈了过来,九道金雷如九条金龙般张牙舞爪。天空轰隆作响,沉闷且毫无生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二全,你不守天规妄图偷天换日,品德败坏竟敢逆转规则,现罚你一世霉星盖顶,若还死性不改,便葬于九霄金雷之下,永不超生”。

  无情冰冷的声音,仿佛天地主宰般发出审判的宣言。

  

  “啊,不要劈我,我知道错了,不该偷看王寡妇洗澡,不该偷刘大爷鸡蛋……”张二全满头大汗的惊坐起来,嘴里念念叨叨。

  “呼,还好只是做梦”,张二全回了回神打开了电灯,突然发现全身难受,身上和席子上黏糊糊的都是黑色浆糊,吸了吸鼻子,一股呛鼻的味道传来。

  看了下手表已是下午三点了。

  抓起毛巾,张二全走出房间冲洗了起来,边洗边想着:张老头给的药丸确实是好东西,明显感觉身体不再沉重,长期饮食不规律留下的胃痛等暗疾不治而愈了,脑子清醒无比,连一点轻微近视也恢复了,甚至视力更胜常人。

  这药丸功效这般神奇,要是拿出来必定有很多达官贵人挤破头也愿意花高价购买。

  张二全有点想不明白只见过一面的黄三狗为什么会送给自己?

  张二全虽然霉运冲天,可却精明的很,他想来绝不可能是因为赔罪,自己这条贱命几斤几两自己有数。

  而且张老头也不正常,虽说这五年来也算对自己不错,却从未向近日这般对自己这么上心。

  张二全经历五年的人生低谷,深深的明白这世间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关爱。

  这两人有事。

  张二全边洗边想道:难道是看出我张二全虽身处潜滩,却有游龙之质,日后必能一飞冲天,光照世间,所以提前交好?

  臭屁了一会也懒得再想两个老头什么目的了,张二全难得的开始认真搓起身上的泥垢。

  “咱老百姓啊,今个真高兴……”

  洗完澡浑身一轻,这种舒服的感觉让他兴奋的哼起了歌。

  回到房间擦干头发,随手又将席子擦干净。

  张二全坐在床边突然一阵饥饿感涌了出来,看看地上方便面箱子里空空如也,又摸了摸口袋,有两个硬币,够买两包子。

  但,此时此刻张二全特别想吃肉。

  这种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他早已习惯,每次总能找到解决方案。

  “咋整?要饿死了!”

  张二全哀嚎两声,脑中灵光一现,对着空气喊道:“老鬼出来!”

  喊了几声见书生鬼没出来,张二全将手伸到大裤衩开始脱裤子准备取宝玉了,他知道书生鬼能感知房间一切。

  书生漂了出来,不耐的说道:“你要作甚?”

  “帮我搞点吃的!”

  “你他娘……”书生险些爆粗口,深吸一口气道:“张二全你记住,我虽跟你签了生死契,但并不是你的手下,更不是你的佣人,我们是平等的,你最好尊重些,霉鬼也是有尊严的,别逼我跟你拼了!”

  “哦”张二全将手伸向了裤裆,一阵摸索,嘴里淡淡说道:“嗯,鬼命曾可贵,尊严价更高,王老鬼先生你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精神甚是值得学习,不愧是谋圣的弟弟。好吧,那我成全你。”

  说着便作势要将炎阳玉掏出来。

  “唉”书生鬼王谌叹口气屈辱开口:“别这样,放下!不是我不愿,是我修为不够。凭空造物那是修成大鬼宗才能有的手段,我还不行!”

  “你不会出去k一点?”张二全道。

  “不可能!我王谌生前好歹也是读过先贤书的,你竟让我做这等下作事,你弄死我吧。”书生鬼王谌鬼脸抽搐严肃拒绝,闭眼等死。

  张二全也来火了,骂道:“你丫的就是没吃过生活的苦,行,饿死老子算了,我死了反正你也跑不了。”

  一人一鬼大眼瞪小眼,陷入沉默。

  良久,书生鬼王谌开口道:“罢了!遇到你这孽障,算我王谌倒霉。”

  “老七出来!”书生凭空喊了句。

  “老大你叫我做爪子哦?”

  民国老兵鬼漂了出来问道。

  “去,给他弄点活人吃的食物”。

  民国老兵鬼满脸疑惑:“这个爪娃子弄吃的,叫我干啥?我又不是厨子!”

  “去偷一些!”书生鬼王谌有些难以启齿。

  “啥子?偷?”民国老兵鬼头直摇:“不得行,不得行,我只得杀过人,没得偷过东西,太丢人了,老子不干。”

  张二全叹了口气:“行,你们一个二个都有气节,老子没有,老子使唤不动你们,老子自己去。”

  张二全已经饿的不行了,他也看出来了,虽说这老鬼被逼无奈跟自己订了契约,但俨然一副听宣不听调的架势,真叫干点啥事指望不上。

  张二全走后,房中七鬼又漂了出来。

  书生鬼王谌喃喃自语:“我王谌逍遥数千年,除了惹怒那位那次,被封了部分记忆,还连累小花六人被贬为霉鬼外,在这人间还从未如此屈辱过,莫非这小子才是霉鬼,昨晚被刺激的觉醒了?”

  将军女鬼花木兰也若有所思的说道:“老大这么说来,我也觉得奇怪,不光昨夜,想想这五年?我等日夜吸食他的精气气运,五年都没有让这小子死掉,反倒感觉自身鬼躯越来越沉重,霉运越来越重了,真是怪异。”

  其余五鬼也低头思考。

  书生鬼想了会,突然惊道:“这小子莫不是绝世罕见的天生霉星吧?我们竟如此倒霉?”

  “他现在有炎阳玉可克制我等霉运不侵身,而我等却无法抵抗他霉星盖顶。”书生鬼王谌脸色难看。

  “可也不对啊?”商人鬼说道:“若他是天生霉星,五年前没被我等日夜纠缠之前,他也过的很正常啊?”

  “这……”书生鬼王谌想了一会也想不明白。

  “看来得好好了解下这小子了!他身上或许有大秘密”书生鬼王谌若有所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