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虐世情缘 > 第二章 你来了

我的书架

第二章 你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时的花语柔还在昏迷中,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医院的,更加不知道送自己来到医院的人是谁。

而此时正在离开医院,离开花语柔的这个男人,他同样也不知道这个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是谁。

他们长大之后,凌家和花家的家长都告诉他们应该给彼此一定的空间了,毕竟都是为成婚的人,这样总是会被人家说闲话的,所以他们两个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凌剑与花语柔就这样悄然相遇,并再次结下了不解之缘。

既然花语柔已经安顿好了,凌剑也放心了,也是时候该回公司了。

当凌剑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在门口候着了,就是姜家的管家老李。

凌剑上车后,老李就命令司机开往公司所在的方向。

回到公司后,凌剑一刻都没有松懈,乘坐电梯赶到十五楼参加由公司董事们发起的股东董事大会,这次大会可是格外重要,丝毫都不能怠慢。

这时,凌剑的两个助理也紧随其后,手中拿着一会股东大会要用的文件和凌剑的发言稿。

可是凌剑好像根本就不在意,没有接下助理递过来的发言稿。

“不用,这点小事我可以自己解决!”凌剑头也不回的说道。

几人一行步入会议室,里面可是格外的壮观,怎么也得有五十多平米的架势,会议室的布置更是别提有的多么豪华上档次了。

凌剑在所有人的目光的注视下走进会议室,坐到执行董事的位置上。

顺便翻看了一下桌上摆着的文件,应该就是这个季度的业务报表没错了。

还不等董事们发言,凌剑就先开口了。

“我刚才看了一眼上个季度的财务报表,净利润比前一个季度整整下降了三个百分点,那么你们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剑说完就把文件夹狠狠地摔在了桌子上,翘起了二郎腿,等待着股东们的回答。

这些老头们都东看看西看看的,跟自己旁边的股东议论着,没有人回答凌剑的问题。

看来到了真正用到他们的时候就都不行了,平时一个个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一到关键时刻就蔫了。

就这样,这次会议在凌剑强大气势的压制下顺利结束了。

凌剑根本不在意这些业绩什么的,就是他动动小手指的事情,他只是想借此来压制一下这些老头子们的嚣张气势,并没有真的把公司作为赌注。

走出会议室,凌剑想起还有一件事没有解决,于是就匆忙的乘坐电梯就下楼了。

门口有管家和司机等着,但是凌剑夺下司机手里的钥匙,自己开车扬长而去了。

管家和司机也是一头雾水,平时少爷可不会这么鲁莽的,做起事来都是稳稳当当的,,从不令人担心的,难道这次是有什么紧急需要处理的事情。

凌剑在高速上开始奔驰,途中超了好几辆车。

转眼间,凌剑就出现在了医院门口,而这所医院也正是花语柔所在的医院。

看来凌剑还是放心不下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

此时的花语柔并不知道救下自己的凌剑就在来的路上,自己还在走廊里散步,拄着吊瓶架来回游走。

凌剑已经乘坐电梯到达三楼了,花语柔还在十二楼的走廊来回溜达。

慢慢的花语柔就走到了护士站,她正好想问一下那天送自己来这的人是谁,因为花语柔根本没有看见凌剑那天留下的字条。

“护士小姐,麻烦问一下,你知道那天送我来住院的人是谁吗?我想感谢一下他。”花语柔看着护士问道。

“不好意思,小姐,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因为那个先生并没有留下他的信息,所以我们也无能为力。”护士向花语柔解释道。

花语柔听完便离开了,反正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送她过来的,不过早晚会知道的。

这时,凌剑已经到达花语柔所在楼层,出电梯门时正好看见花语柔一个人站在窗边发呆。

于是凌剑就慢慢走近,直到走到她的背后。

“喂,你好点了吗?都能自己下床走动了,我还寻思着去病房里看你呢!”凌剑拍了花语柔的肩膀说道。

“先生,请问您是?”这时的花语柔还并不认识凌剑,因为她当初可是在昏迷中,根本没有看见凌剑长什么样子。

这么感觉如此陌生。

原来花语柔有些记忆丢失了,是选择性失忆,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的,凌剑这才放心。

并重新介绍了自己。

“哦哦,是我冒失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凌剑,目前在姜氏集团担任执行董事一职,那天我去公司的路上正好看见你昏迷在路上,所以就把你送到医院来了。”凌剑自我介绍着。

“原来是你送我来的医院,真的是非常感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了。”花语柔的眼睛里充满着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小事一桩,不必这么么客气,这都是举手之劳。”凌剑笑着说道。

“那我就不再多说了,既然你是姜氏集团的执行董事,那我能冒昧的请你帮个忙吗?”花语柔觉得凌剑这个人不错,所以想试试,想让他帮自己报仇。

“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如果我能帮的上忙就尽量帮你。”凌剑并没有对花语柔提出问题而质疑,反而是愿意听听她的要求。

“说起来这还是我家里的事,其实不应该麻烦你的,虽然我们并不熟悉,但是我总感觉那你会帮我,所以才冒昧提出了这个请求。我希望你能帮我复仇。”

花语柔把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的经过都仔细的讲给了凌剑听,讲着讲着,眼眶慢慢的湿润了,凌剑看着要流泪的花语柔,心感觉有些刺痛。

凌剑把手伸到了花语柔的脸旁,轻轻地为她擦拭掉眼角的泪水,凌剑对的手停留在花语柔的脸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