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当医生开了面馆 > 第三章 林元受伤进院

我的书架

第三章 林元受伤进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浙东第一人民医院。

  “不管你们怎么样治一定要把他们两个治好,不然你这个副院长也不用干了。”

  VIP病房内,一名美妇指着面前的副院长田磊大吼着。

  “沈夫人,你放心,令儿并没有什么事情。”

  田磊沉吟了一下又道:“不止令儿没事,李二公子也并没有什么事情。”

  “你说什么?”听了他的话,沈安静一楞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沈夫人请放心,赵公子与李二公子的伤势其实并不懂,只要调理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虽说田磊自己也不相信,但他相信自己不会诊断错,就算自己错,在用仪器检查了数遍之后也不应该有错,他最终才说出了这个不敢相信的事实。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这么严重的车祸,连车子都变成废铁了,你说他们只受了一点轻伤,你让我怎么相信?”沈安静沉声道。

  “事实就是这样啊!”

  田磊此时也苦笑了起来,他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也接受过不少车祸的伤者,但从来没有一例像今日这样诡异的。

  车子都成废铁,人却能完好无损,难道真的是越贵的车子,安全性越高吗?

  田磊很快否定了这个答案,毕竟以前出车祸的伤者不乏有富二代,他们的车子也十分的豪华,也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只能说这件事情十分的诡异。

  沈安静此时也沉吟了起来,她十分清楚在这种事情上田磊是不敢欺骗她的。

  难不成自己的儿子真的没有什么事情?

  “给我查一下,车祸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沈安静沉声道。

  “是。”

  说完这话,沈安静身后的两名保镖立刻离开了这里。

  ……

  另一边,秦林在回到店里之时,店内是一个人都没有,想想时间也不早了,他早早的关掉了店门骑上了自己的自行车回家。

  现在的他就是这样,不是在面店就是在家里,一年前的事件早就令他心灰意冷,让他觉得平平淡淡的生活才适合他。

  但今天的急救让他又想起了一年前在急诊科的往事,他骑在路上时而露出笑容,时而露出痛苦之色,里面露出伤心的表情,各种表情都有,总之一句话,他的思绪根本不在骑车上面,而这样骑车是非常容易出事的。

  这不,刚刚看过一场车祸的他,根本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他看到了一辆电动车以极快的速度朝他冲来。

  秦林发现后连忙打了个弯,自行车的前轮朝右一转,这才没有对着电动车撞上去。

  “好险好险。”

  想到之前的一幕,他依就心有余悸。

  他不敢再开小差,一路控制着自行车慢慢的朝前面骑去。

  秦林住的是一套租来的公寓,两室一厅一卫,不算便宜,却也不算很贵,因为他是与别人同租的租金一人付一半。

  刚到公寓楼下,他就感觉有些不对,这里围着许多的人,好像在议论着什么。

  秦林看到了一个住在他对面的老人家问道:“田伯,发生什么事情了?”

  田伯转过头来看到是秦林,一脸疑惑的问道:“你还不知道吗?你的室友,林元发生意外了,现在已经送到浙东一院去了。”

  接着,田伯将林元从楼梯上滚下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秦林,这让秦林感到十分的疑惑。

  林元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从楼梯上摔下来,就算再不小心也不可能这样,带着疑问秦林离开了小区直接拦了一辆出租前往浙东一院。

  十分巧合的是,之前出车祸的那两人也都送到了这里,这点秦林并不知道,毕竟整个市区的医院可不只有浙东一院这一家。

  “请问一下,林元住在哪里病房?”

  一到医院,秦林便直接冲到了住院部十层骨科,依他的想法,既然林元是从楼梯上摔下来应该住在骨科才对。

  他的猜测的确非常的正确。

  当秦林来到十层骨科护士站询问林元这个病人之时一名长相甜美的小美女护士甜甜的回道:“先生,林元在82床。”

  “谢谢。”

  说完这两个字秦林便直接冲向了82床病房。

  等到他到来之时,林元依然是昏迷的,看他的身体医生已经给他简单的固定了一下,这才不至于让他的伤势再恶化起来。

  只是看到早上还生龙活虎的家伙,现在变成了这样一个人这让秦林心里很不是滋味。

  “系统,检查一下林元的身体状况。”

  秦林脑海内思绪一转,同时自己双手放到了林元的身上,毕竟系统并不能隔空检查病人的身体,只能通过他身体接触病人进行检查。

  “左臂脱臼,小腿骨断裂,膝盖骨裂,脑部有淤血。”

  同时,一张林元的身体图形出现在他的眼前,上面将目前林元所有的身体状况都显示了出来。

  看到这图,秦林便知道林元的身体状况还算不错,至少大多数的数据都是正常的,生命值也十分的稳定,手脚虽然骨裂却不算大问题,要说最麻烦的就是他头部结成的那块淤血。

  林元之所以会昏迷不醒正是因为那块淤血将一些脑部神经给压住了,才会变成这样。

  只要淤血消散,他相信林元很快就会恢复过来,这样的病情对医院来讲并不算什么难事,所以他也并没有多此一举的出手相助,在病房内坐了一会儿,他立刻离开了病房。

  住院部与门诊楼相连,想要离开必须由住院部通往门诊楼再离开。

  所以秦林在离开了病房便直接朝门诊楼走去。

  “医生求求你,救救女儿。”

  门诊楼一处走廊上,一名中年妇女跪在地面上双手拉着一名医生的白大褂声嘶力竭的哀求着,周围有许多的病人与家属在围观,但谁也没有上去劝阻,偶有几个好心人想要去扶妇女却被妇女拒绝了。

  “你不用说了,要么去交钱,我马上给她做手术,要么离开医院,医院不是善堂,不可能给你免费治疗,既然你看不起病,做不起手术,那就回家去自生自灭吧!”

  这名医生一把扯过自己的白大褂当即对中年妇女冷哼一声,也不管周围人的目光朝前走去。

  “给我站住。”

  只不过,他刚刚走了两步便被迎面而来的秦林阻拦了下来。

  秦林一脸愤怒的盯着面前的医生愤怒的咆哮道:“身为医生竟然见死不救,这小女孩都变成这样了,你还只知道钱钱钱,你的医德呢?你的仁心仁术呢?”

  “医院治病收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哪个人不需要交费?看不起病,做不起手术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关医院关我们医生什么事情?”这名医生当即冷哼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