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当医生开了面馆 > 第七章 被讹了?

我的书架

第七章 被讹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怎么样了?”

  当刘华一走出手术室,田磊当即迎了上来。

  “叹为观止,简直就是医学史上的奇迹。”听到田磊的问话,刘华立刻激动的说道。

  “有这么夸张吗?”田磊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田院长你难道没有发现从手术开始到现在也不过才过去半小时吗?”刘华疑惑的问道。

  田磊一楞,他这才反应过来,他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还真只过去半个小时。

  就算再简单的手术也不止半个小时,更何况是像林元这种这么复杂的手术,让他们来做怎么说也要一两个小时,这还是快的。

  普通外科医生更甚至都要超过两个小时,都不一定做得好,不得不说,光光这一点秦林就已经吊打了他们。

  而在两人讨论的时候,秦林才迟迟的从手术室内走出。

  他来到了田磊的面前道:“田院长,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下不为例。”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了解到了秦林的高超医术之后,田磊也没有以医院领导的姿态去压他。

  将林元送回了病房,秦林再次用系统探查了他的身体状态,发现他没有大碍之后这才离开他病房,打算回去了。

  只是,刚来到了电梯口,田磊便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田院长有事吗?”看他这个样子,秦林疑惑的问道。

  “秦医生,不知道你是否在其他医院就职?”田磊问道。

  秦林摇了摇头道:“并没有。”

  田磊一听,心下顿时一喜,连忙道:“既然如此,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秦医生坐镇我们浙东一院。”

  “当然,秦医生的薪资比主任医师的待遇只高不低。”

  浙东一院是三级甲等医院,一名主任医师的薪资至少也是一万以上。

  而田磊为了得到秦林更是许出了超出这个数字的待遇,这对一般的医生来讲是怎么也拒绝不了的事情。

  他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

  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秦林头也不回的回了三个字道:“没兴趣。”

  说着,他便直接走进了电梯里面。

  田磊也没有想到秦林会拒绝得如此干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好这时旁边的电梯了停了下来,他连忙走进了电梯直接下到了一楼。

  只是当他去寻找秦林人影的时候,却发现他早就已经人去楼空了这让他失望不已。

  很快他又想起了林元,田磊嘴巴立刻浮现了一抹别样的笑意。

  回到家时,已是晚上,秦林简单吃了一下东西便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林便早早来到了面馆。

  “老板,来一碗片儿川。”

  秦林刚刚开门没多久,一名打扮油里油气的青年走了进来。

  秦林的动作十分的快,很快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放到了青年的面前。

  几分钟后,他听到外面的青年大声的喊道:“老板,你怎么煮的面条,竟然有一小虫子在里面,你说该怎么办。”

  秦林原本在给另一人煮面条的,青年这么一说,他立刻走了出来。

  “先生,我面馆里面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小虫子的。”秦林十分耐心的解释道。

  来者是客,服务行业就是这样。

  “难不成还是我冤枉了你不成?大家来看看这不是虫子还是肉丝不成?”青年直接从碗里面拿出了小虫子对周围正在吃面的人说道。

  周围的人都是秦林的老主顾,也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这虫子是青年放进去的,所以并没有去理会他。

  “先生,你别无理取闹,如果要有虫子你应该应该早就看到了,现在面都已经吃完了怎么可能还跑出虫子来?难不成你从嘴巴里面吐出来的?”秦林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怎么说话的?就不能虫子在面碗的底部的啊。”油头青年立刻瞪大了眼睛道。

  “就算你说的对,这么多的面条,就算在底部的虫子也早就被你翻出来了,而你刚刚不说,到现在才说,不就是想污蔑我吗?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秦林可不是初出社会的毛头小子,对这样的事情自然早就看透。

  “赔医药费。”油头青年直接了当的说道。

  “赔医药费?”

  秦林嘴角微微一歪,故意问道:“你想要赔多少?”

  “五百。”油头青年直接伸出了五个手指道。

  “五百?”

  秦林心底一笑,他本以为对方会狮子大开口,却没有想到这油头青年只要五百,转眼他就有了主意。

  “伸出右手。”秦林道。

  油头青年以为秦林真的给他钱,脸上立刻浮现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周围的老主顾连忙过了劝道:“老板,他明显在讹诈你,你可不能给他钱。”

  “老头,这没你什么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油头青年听后立刻怒目相向。

  秦林感激的看了那老主顾一眼,轻轻一笑道:“放心吧,没事的。”

  老主顾听到秦林这话,也没有再说什么,油头青年这才将自己的右手伸了出来。

  秦林伸出右手,直接搭到了他的脉搏之上,一把脉,然后故意装出一副高人的样子道:“先生,你除了肾虚外并没有其他疾病,你要注意节制自己的房事。”

  说着,放开了他的手。

  油头青年一脸的懵逼,他手伸在那里,傻傻的问道:“钱呢?”

  “钱?什么钱?你不说医药费吗?我就是医生,刚刚我给你看了病,就不由你看病的钱了,自然这医药费了就不用给你了。”秦林理所当然的说道。

  秦林这么一说,立刻在场的人都瞪大了眼睛:这也行?

  “混蛋,你敢耍我。”

  油头青年顿时勃然大怒了起来。

  他立刻站了起来,对秦林怒目相向,一拳就朝着他挥了过来。

  秦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似被打傻了一般,但当大家看到他眼神当中凌厉目光之时就会发现他根本没有怕这油头青年过。

  油头青年的一拳挥过来之即,秦林脑袋微微一侧,就直接躲了过去。

  同时,他朝着油头青年的肩膀上的穴位轻轻一点,原本十分有用的手臂立刻垂落了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