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神田石 > 第十一章吻了李岚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吻了李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岚正在低下头乱七八糟地想着,却不知一张脸正在慢慢靠近、慢慢靠近。

  直到那张脸到了最大化的程度,她才醒悟过来。

  是田石的脸。

  可是,她醒悟的太晚了,田石的脸已经冲破了重重阻碍到了她的眼前,在她遂不及防下忽然低下头,吻了她性感的唇一下,然后在她还没打算反抗之际迅速撤离。

  接下来她整个人开始凌乱了,然后耳旁听到一句衷心的赞美之语:“姐姐,你真美。”

  “姐姐?”李岚这下非但是脸庞,连耳根和脖颈也通红起来,尴尬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听到这声姐姐,又有些失落,有些想哭,你要是喜欢我,吻我那没问题,可是你把我当姐姐,又吻我,这是什么鬼?

  所以,李岚很快就不脸红了,她开始幽怨。

  也准备幽怨地看向田石,可是耳边忽然响起一道愤怒之极的声音道:“好,很好,不碍你们的眼,我走。”

  这是徐大胖子的声音。

  原来之前徐福见田石调侃李岚,顿时傻眼,他心道:“特么的,还能这么操作?”

  所以,他就一直欣赏下去,也借以学习一下泡妞经验,谁知接下来的变化淬不及防,先是李岚脸红欲滴,那表情看得他羡慕的不得了,再接着,田石竟靠近李岚,吻了她的唇,直到此刻,他才真的怒了。

  这小子吻了李岚,看李岚那羞答答的表情,简直就是承受默认了,以后那还有他的份,所以,他大吼一声,生气离开,至于报复的事,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开玩笑,监理喜欢的男人,谁敢得罪,随便找个理由,都能让你干的不随心如意,到时候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徐福是走了,可是他那句不甘和愤怒的吼声,却是引起了更多的观众。

  众人人小声议论起来。

  有人先开口道:“田石这小子真牛,敢当着工长的面吻李岚,你说他得色急成啥样,我怀疑这里没有人,他可能要霸王硬上弓。”

  另外一人立刻接口道:“你可拉倒吧!就那李岚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你看她那风骚样,到时候谁上了谁,还不敢说呢!”

  先前那人立刻点头道:“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切,不是有道理,我敢说肯定会这样,桦子,要不要打个赌?”

  被叫桦子的这人不屑地冷哼一声道:“那风骚娘们啥事都做得出来,谁敢和你打赌那才叫傻。”

  他俩在这议论着,韩离的右手也搭上了王宁的肩膀,疑惑地问:“田石真的吻了李岚?”

  王宁兴奋地道:“是真的,这家伙是突袭的,那速度真叫一个快。”

  韩离瞧着他,有些懵逼,心道:“是田石吻了李岚,不是你,你兴奋个什么劲?”

  想是这么想,未来“大舅哥”面前,他哪里敢这么问。

  不过,他不知想到些什么,也兴奋地喃喃自语:“这下你不会再打小倩的主意了吧,若是敢,李岚也不会放过你。”

  韩离声音虽低,可王宁还是听到了,他立刻侧过头盯着韩离问:“你不会真的在打小倩的主意吧?”

  韩离一愣,随即干笑几声,干巴巴道:“哪里,我怎么会打我妹妹的主意?”

  王宁又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最好是这样,否则咱们这哥们以后不用做了。”

  韩离嘴角抽搐,心道:“至于这样吗?小倩妹子这么漂亮,便宜谁不是便宜,如果以后我娶了小倩,咱们俩的关系至少还能更进一步,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吗。”

  他们倆人在小声议论着,其他议论的也是三五成群。

  连老黄也早已偷偷喵了过来,刚才那一幕他是瞧得清楚,他知道自己是没戏了,就刚才李岚那害羞的表情,老黄知道,这女人早晚是田石的掌中玩物。

  摇头叹息了一声,回头继续干活。

  这一切,李岚也察觉到了,也顾不上幽怨田石,低着头红着脸,像被猎户追逐的兔子般慌不择路地逃走了。

  田石直到瞧着她的背影消失,才叹了口气,道:“李岚,别怪我,你虽然漂亮,也吸引我,我甚至真想和你发生关系,但你不该说刚才那句话的,你知道那样胖子迟早会报复我的,所以我只能藉此吓退胖子,你不介意被我利用一下吧?”

  李岚走了,若是在这,恐怕恨不得掐死他,她是真的想心有所属了,没想到这家伙只是利用她让胖子不敢有所行动而已。

  感叹了好一会,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该起来搬砖了,所以他瞄向了孙凯、李瑞倆人。

  他还得需要这两人给自己帮忙呢!

  而此刻孙凯和李瑞倆人呢,备好了料,没什么事,开始站在切割机旁边聊天呢,也不知道聊的什么,特别起劲,还不时地瞄向他这里。

  田石觉得奇怪,心道:“莫非在说自己什么坏话呢?”

  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就这么直接大摇大摆走过去吧,以倆人的警觉恐怕是听不到说什么了,所以他慢慢站起来,绕了一圈,绕到倆人背后,才轻轻停步,怕弄出什么动静。

  这时候俩人聊的正嗨,还真没注意到,田石已经在他们背后了。

  孙凯正笑着阔谈道:“我猜明天他们俩就能去开房,你信不信?”

  李瑞摇头,才不紧不慢地道:“明天有点不现实,后天倒是有可能。”

  “你的理由呢?”

  “李岚住外面,这个随时都可以,关键是田石那小子住工地啊,他想出去最起码得和工长打招呼吧,可是他刚得罪了工长,今明两天工长都在气头上,放他出去才怪呢,后天倒是有点可能。”

  孙凯针锋相对:“我看未必,别忘了那小子随时都能找个借口,或者说家里死了亲人了,又或者说母亲病了,让他回去呢,这样工长能不答应吗?”

  田石听的一脸黑线,心道:“玛德,这俩货人前田哥田哥亲密的叫着,背后就原形毕露了,你说这小子那小子议论着也就算了,这会又是猜测自己找个死亲人、母亲生病的借口去和李岚出去开房,安的什么心,等着瞧,一会有你们好看的。”

  孙凯和李瑞完全想不到噩运之神马上降临,李瑞还在争辩着:“我觉得他找这种烂理由的可能性不大,也不见得会咒自己的家人……”

  话还未说完,就被孙凯打断:“这你就不懂了,就刚才那小子猴急的样,这里若没有人,他不把李岚当场正法了,我孙凯跟你姓。”

  李瑞眼睛一亮:“孙凯,要不要打个赌?”

  “李哥,怎么打,你说吧!”

  “好,我赌他们后天以后才能去开房,我若是赢了,你请我吃一顿大餐没问题吧?”

  孙凯又瞧田石之前坐着的地方喵了一眼,见没什么异样,也眼放异彩,接口道:“李哥的意思是说,要是之前他们去开房,就算是我赢了,那……”

  不等他说完,李瑞笑着接道:“对,你赢了,我也请你吃大餐。”

  “好,就这么说定了。”

  李瑞“嗯”一声,刚想说别的,忽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道:“请吃大餐,有没有我的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