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神田石 > 第十二章整蛊孙、李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整蛊孙、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孙凯和李岚都吓了一跳,他们一直聊着天,却没想到背后有人。

  他们准备转身,看看后面的人是谁,可这时他们俩却看到了对面王宁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让他们觉得很不对劲。

  两人立刻,迫不及待的转过了头。

  然后,他们就看到田石那张笑嘻嘻的脸。

  接着,他们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变成了和猪肝一样的赫红色。

  俩人还未开口,田石又笑呵呵地问:“你们还没回答呢,到底有没有我的份?”

  孙凯、李瑞倆人对视一眼,孙凯干巴巴地道:“我……我……你……”

  这么能聊的一个人,立马变成了结巴嘴。

  见孙凯结巴,田石便视线转向李瑞问:“小李,你说。”

  “这……”李瑞只觉口干舌燥,说了一个字,再也接不下去。

  田石瞧着他们,调侃道:“怎么,连顿饭都不舍得请?”

  孙凯、李瑞都快哭了,这是请不请吃饭的问题吗?

  关键的关键在于,自己正说他坏话呢,他突然背后出现,这让自己怎么去接话?

  因为不管怎么接,就算对的也是错的,那还不如不接。

  他们不接话,田石的脸立刻变了,他训斥道:“上班时间聊天,不工作,你们俩还想不想干了?”

  孙、李俩人立刻低头,不敢去瞧他。

  “快点给我摆料,要是我今天焊不够,你们都给我义务加班。”

  倆人嘴角抽搐,上下唇蠢蠢欲动,却不敢再说一个字,掉头二话不说就去搬料。

  等料摆好了,孙、李二人以为可以短暂休息一下,可是他们实在低估田石了。

  田石淡淡地对他们道:“我干活累了,有点腰疼,这样吧,你们俩给我抬一下,我坐在板凳上焊。”

  说话间,已找好了一张木工钉好的凳子。

  他还真就很大方地坐了下来。

  倆人心里鄙视:“你干活累了,还腰疼,扯几把淡吧,都歇了半天,骗人不带这样的。”

  心里这么想,可是谁敢说出来呀,明知是田石在找茬,也只有憋在心里,但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所以孙凯、李瑞倆人对视一眼,最后由孙凯先问:“能不能在底下垫个大块砖,这样……”

  “不行,”不等他说完,田石一口拒绝,接着很严肃地道:“这样太耽搁时间了,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所以……”

  李瑞很无耐地接口道:“所以,我们只好帮你抬着了。”

  闻言,田石笑了,从凳子上站起,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叹道:“你果然是聪明人,我这人最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了。”

  李瑞心累,摇摇头,闷不吭声。

  田石又瞧向孙凯,一副教训的口气道:“小孙,瞧见了没有,以后多和人家小李学学。”

  说着,也不去瞧孙凯幽怨的眼神,忽然叹了口气,道:“现在的年轻人哎,是一代不如一代聪明了,以后我该和谁去打交道呢?”

  倆人谁也不说话,就默默瞧着田石装逼。

  田石也不在乎,拿起焊把就焊。

  这一焊就忙活个不停,孙凯和李瑞倆人便跟着受累了,除了抬着,就是翻圈,翻完圈再抬着,这全程是放不能放,松不能松,老骚的话更是不敢发,只能默默忍受着痛苦。

  哎!

  谁让背地里说人家坏话,还被逮了个现形,这叫活该,自作自受,罪有应得。

  好在,经过长时间痛苦挣扎,剩下15个框架终于完成了。

  田石瞧了瞧时间,5点35分,离下班时间还剩将近半个点。

  看着他们受累,田石觉得气消了大半,要是再折磨下去,也感觉有些过意不去,可是自己装逼的伟大形象在他们心里已经深深扎根了,田石也很无奈,所以他只好以命令的口吻道:“现在离下班时间还剩20多分钟,你们都给我休息,谁也不许再去干活,若我发现有一个不听话的,那好,我接着焊框架,你们接着给我抬着。”

  倆人本来还在内心挣扎着、纠结着,要不要去帮别的电焊工,现在可以笃定一件事了:休息,必须休息,休息到下班。

  孙凯、李瑞倆人想到就做到,各人找了个靠着切割机的地方坐下来休息。

  好在俩人还不算傻,大概估摸着徐福快要来了,在5点50多一点就站了起来,继续守护在切割机前。

  果然,徐福在5点53的时候过来了。

  他来瞧瞧众人干的怎么样了。

  这一番瞧下来,虽然很是疑惑不解,可是转瞬间就不去想了,换成了一张笑脸。

  笑的脸上的横肉直颤,连眼睛几乎都瞧不见了。

  “孙凯、李瑞,你们帮我数数今天焊了多少?”

  徐福一支使,孙、李倆人立马行动。

  片刻后,倆人汇报,一个数的128,另外一个是146。

  听着这个数字,徐福笑的更开心了,他自顾自地道:“128加上146便是274,再加上田石焊的50个,已经超过300了。

  昨天,咱们总共才焊了235个,离预期目标差35个,而今天呢,把昨天35个补齐,还多了19个。”

  “这下老板也不会再说什么了,希望你们继续保持。”

  说着,把目光移向田石,眼神复杂的瞧着他,片刻后才对大家开口道:“希望大家多和田石学习,交流一下心得,早日拉开和他之间的差距。”

  众人听了都觉心累,特么的那二十个框架是借我们的好不好,怎么就成了他的了,现在还要向他学习,这是闹的哪出啊!

  虽然都暗自感叹着,但是现在谁敢去拆台啊!

  弄不好谁先说了,就成了众人嗤笑、田石报复的目标。

  徐福又说了几句,便走向田石道:“你妈刚才打电话过来了,让你今晚回去一趟。”

  见田石一脸疑惑的瞧着他,徐福解释道:“你手机应该是放在宿舍了,你妈打你电话打不通,就打到我这里来了。”

  田石迷茫的“哦”了声,心里却憋屈、纠结的厉害,这里又整出一个妈来,我要不要回去呢?

  见田石有些痴呆,徐福催促道:“赶紧回去吧,别让你妈等太着急了。”

  顿了顿,又道:“明天要是有急事的话,可以提前打电话给我请假。”

  见徐福这么热情,田石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回了一句:“胖子,那谢谢了。”

  徐福瞬间脸黑,顿时起了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可这时田石忽然问道:“对了,胖子,我家住哪?”

  徐福忍无可忍,怒道:“快滚。”

  他怕田石再不走,这巴掌绝对是真的要拍下去。

  田石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慌忙走开,奔向宿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