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神田石 > 第十三章孙、李倆人的谈话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孙、李倆人的谈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田石一走,徐福欲抬起的手掌终于松了下来。

  他也准备离开这,忽然听到孙凯和李瑞说着悄悄话。

  孙凯笑着道:“李哥,这次你要请我吃大餐了。”

  李瑞不解,立刻问:“怎么说?”

  孙凯依旧笑眯眯地道:“田石今晚回家,你说他会不会藉此去找李岚开房?”

  李瑞懵逼,转而摇摇头道:“应该不至于那么猴急。”

  孙凯道:“你就等着瞧吧,我猜他绝对会。”

  “切,”李瑞有些不屑,忽然提高了声音:“你别忘了李岚还有个几岁大的女儿呢,难道她还能带着女儿去和他开房?”

  “这不可以吗?”

  “不是不可以,关键只是为了性,有哪个做母亲的这么不要脸,守着自己的女儿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开房。”

  孙凯正要争辩,忽然发现徐福大步走过来,对着倆人大声呵斥道:“还不收拾东西回宿舍,想在这里干嘛,准备在这过夜吗?”

  原来,沾上李岚的事情,徐福都要听一听的,听孙、李倆人说今晚田石有可能要和李岚开房,他那个心酸啊!

  不,简直就是心里在滴血,一想到自己心仪的女人马上要和别的男人在床上做那事的时候,他是难受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当然,这有点夸张了。

  孙凯和李瑞哪有瞧不出的道理,赶紧赔笑道:“工长,我们这就收拾东西。”

  “利索点,收拾完赶紧回去。”

  “好嘞。”

  “知道了。”

  见倆人应了声,都忙着收拾东西了,徐福才转身离开。

  他刚走,孙凯便讥笑道:“没用的东西,治不了田石,就拿我们出气,什么玩意!”

  李瑞赶紧制止,又瞧了瞧四周,见已经没有人在这,才松了口气,道:“小孙慎言,传到胖子耳朵里就不好了。”

  “哼,”孙凯也知道自己说话过了,毕竟今天徐福还请他吃了一顿饭呢,虽然是沾了田石光的原因。

  也许是想起了这个缘故,孙凯说话没那么刺耳了,不过还是有些不满地道:“我真希望今晚田石就办了李岚,让胖子哭都哭不出来。”

  李瑞倒是没回应这句,等和孙凯把东西都归整好了,才问孙凯:“小孙,喜欢李岚吗?”

  “额?”孙凯一愣,没想到李瑞会问这个,接着随意道:“不喜欢。”

  “就没想过上了她?”李瑞追问了一句。

  孙凯没说话。

  李瑞瞧着他,贱笑道:“说实话,那李岚我瞧着都眼馋,我就不信你没这想法。”

  孙凯脸红道:“李哥,这……这还真没有。”

  “切,”李瑞瞧着他的眼神有些玩味,嘴角上扬:“这个我还真不相信,除非你不是正常人。”

  被李瑞瞧的极度不自在了,孙凯才投降,说了实话:“是有这想法,不过没这胆。”

  “嗯,”李瑞笑道:“这才是实情吗,我比你小子强点,我曾经暗示过她去开房,李岚既不推脱也不答应,就这么拖着,害我一个礼拜没睡好。”

  孙凯瞪大眼瞧着他,啧啧叹道:“李哥,行啊,这个我服,要不哪天我也去问问她,看我有没有这艳福?”

  “你?”瞧着他,李瑞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有了田石,你觉得她会看上你?”

  提起田石,孙凯顿时黯然,人家可是亲了李岚的,当时李岚那脸红欲滴、娇羞的模样别提有多迷人了。

  不想在这事上议论下去,孙凯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李哥还记得之前我说的一件事吗?”

  李瑞瞬间接下了话题,问:“什么事?”

  “那小子焊东西,根本不闭眼,也不用焊帽。”

  “哦,这事啊。”李瑞也觉得奇怪,摇头道:“小孙,你别说,这小子真是邪门了。”

  “谁说不是啊,”孙凯也疑惑道:“我到现在都迷茫呢!”

  李瑞突然来了兴致,转移话题道:“小孙,你说那小子明天会不会打眼?”

  孙凯苦笑道:“李哥,这事吧,我还真不知道,看这情况,应该是要打眼的,但具体会不会,谁知道呢,只有到了明天才能揭晓。”

  “那你明天希望他来吗?”

  “靠,”孙凯忽然握紧拳头,气愤填膺道:“鬼才希望他明天能来,今天真是受够他了。”

  “确实,我今天也被他折磨的不轻。”李瑞叹道:“可少了他这样的人吧,咱这工地上就枯燥无味了,哎!”

  孙凯顿时不吱声了,李瑞说的是实情,偌大的工地,女人没有几个,项目部办公室倒是有几个女孩,虽然年轻,可长的却很一般,否则也不会让李岚独领风骚了。

  他们在这里扯着淡,田石已奔向宿舍。几经找寻,终于在床上打着麻花团的被单里找到一款老年机。

  拿着手机,田石仔细瞧了瞧,正面已经被磨损的没了字迹,只好转到背后瞧去,“田鸡”两个模糊的大字瞬间跃入眼球。

  “我靠,这个国家取名真的太震撼了,为什么不叫童子鸡呢,这样不更好听吗?”

  摇头叹息了一阵,田石打开手机,立刻就瞧见了17个未接来电,心里感叹:这个“妈”是得有多急的事,才打这么多电话啊!

  感叹着,又翻了电话薄,看到那三个电话号码时,田石差点没被惊死。

  只有三个。

  一个是妈。

  一个是姐。

  一个是自己。

  此刻,田石只想用“卧槽”这两个字来表达内心震撼的表情。

  这人缘得多差,才能积累这三个电话号码,连个好朋友都没有。

  “你啊!这些年,真是白混了。”田石低语了一句,正好碰到进门的王宁。

  王宁此刻一脸的懵逼,田石的那句话他当然听到了,他很想问:“我怎么就白混了呢?”

  可随即想了想,还是少招惹这个疯子为妙,所以也不招呼他。

  田石此刻也没理他,拿着手机,就走了出去。

  刚出门,正好遇到其他几个电焊工,这几个人心想:不说话吧,怕被田石挑刺,说话吧,又不敢说太多,所以几乎是异口同声道:“田哥好!”

  几个人说完,都懵逼地瞧着对方,因为这声“田哥好”喊的太齐了,像是之前几个人一起练过一样。

  但说真的,其实还真没有。

  这时每个人都感叹:“装逼王的威摄力果然惊人。”

  田石也没在意,笑着打声招呼,便离开了。

  他边走边纠结问自己:“要不要回家呢?”

  “哎!”说话间,他抬头问苍天:“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忽然这时耳边传来一阵嬉笑声:“你们瞧,那边有个傻子。”

  田石顺着声源去瞧,发现了不远处有几个老娘们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在指指点点。

  田石只觉浑身不自在,赶紧逃之大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