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靖翎传奇 > 第三十二章 东洛暖玉抵千金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东洛暖玉抵千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岳麓山的冬天不像定安那么寒冷,开开心心的度过了新年,宋小虎正式满十六了,沐寒等人就着新年的喜庆为他举办了热闹的成人礼,毛昆亲手将一把上好的青钢剑交到了关门弟子的手中。

这个冬天对于宋小虎而言,过得充实且快乐,自从江瑶师姐跟水无颜走的越来越近,沐雪去找他们的次数明显少了很多,反倒是经常跟着小玉来看自己练习枯燥的拔剑练习,虽然也没有说上几句话,但是对于单纯的小虎来说,能经常看到沐雪已经感觉很幸福。

不知不觉中,又是两个月过去了,岳麓山上的野花悄悄的吐出了嫩芽,经常出入宋家小院的几人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首先,宋小玉在大家的帮助下顺利的完成了入门考核,拜在欣怡门下,成为了沐雪的小师妹。

沐寒、沐雪的剑法进境很快,两人联手的情况下终于超越了江瑶,勉强可以跟二代长老们交手了,当然想要胜利还是很有难度的。现在的两人使用寒雪剑法又会达到怎样的效果呢?由于剑派高层制定了严格的保密制度,所以他们一直没有在公开场合使用过这套剑法,唯一见过这套剑法威力的只有毛昆,据说考察剑法的那天,毛掌门回去的时候形象非常狼狈。

进步最大的还是江瑶,在重瞳的帮助下,她已经能在水无颜全力出手的情况下支撑百招,连毛昆都承认,自己这个天赋异禀的弟子,单论剑法已经不在自己之下,所欠缺的只是功力和对敌的经验。

至于宋小虎,他的情况有些复杂,要是正式交手他的剑法还不是沐雪的对手,可如果只论那招拔剑术的话,连可以看穿所有招式变化的江瑶都无法从正面破解,现在的宋小虎整个人变得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时时刻刻都是锋芒毕露,令人不敢直视。

大家都对小虎的进境非常欣喜,只有水无颜对于这些变化有些不满意,因为师兄当年练剑的时候并没有出现类似的情况,他总觉得自己制定的拔剑训练可能在某些环节出了差错,但又找不出问题所在,也不知道这种状态下的小虎究竟是好是坏,经过一番考虑,他决定带着小虎去山下走走,看看能不能有所突破。

即将下山的消息传开后,从未离开过哥哥的小玉哭的像个泪人一般,尽管如此,懂事的她没有吵着跟哥哥一起下山。

沐寒因为一些事情暂时不能离开门派,江瑶则主动找到水无颜提出了想要随行。

沐雪其实也很想一起去,但看到水无颜先答应了江瑶,就以照顾小玉为借口留在了山上。

岳麓山位于中州地区的越州郡境内,三人下山后的第一天,暂时住在了越州城中。

说起这个奇怪的三人组合,第一次闯荡江湖的宋小虎不仅什么都不懂,还身无分文。水无颜近来是精神了许多,但是看他常年穿着被宋小玉补了三大补丁的长衫从来不换,怎么看都不像有钱人。知趣的江瑶主动定好了客栈,还帮水无颜、小虎各买了一身新的衣衫。

小虎开开心心的换上了新衣服,水无颜却怎么也不肯要,用他的话来说,我这衣服冬暖夏凉乃是绝世珍宝,故意不洗就是怕被别人发现它的价值。

带着两人吃了顿丰盛的午饭,兴致勃勃的水无颜还喝了一壶价值不菲的米酒,江瑶口袋的银两马上少了四分之一,手头并不宽裕的她已经有点在为了后面的行程发愁了:要不要趁着还没走远回去找师父要些银两?或者在当地找熟人借些银钱,等回来后再去还上。

南岳剑派的门下大多数是世家子弟,从不会因为金银俗物发愁,所以江瑶之前与别的师兄弟出来历练,没遇到过类似问题,现在带着两个拖油瓶下山,突然就体会到了当家方知柴米贵的感觉。

江瑶是越州本地人,小时候她的父亲开了一家很有名的镖局,由于为人豪爽、急公好义,江家的镖局在当地的口碑很好,也因此结识了很多朋友,南岳剑派的南晨长老就是其中一个。

后来在一起走镖过程中,得罪了在江湖中势力非常大的黑道组织同文会,吃了大亏,还丢了很多钱财。

因为实力差距太大,受到欺负的江瑶父亲灰溜溜的跑回越州,本以为从此不去同文会的地头走镖变可以相安无事。不料占了便宜的同文会并没有因为江瑶父亲的忍气吞声而放过他,直接派人千里迢迢赶到越州,灭了江家满门。

幼小的江瑶被母亲藏在暗格中才侥幸逃过一劫,后来得到消息的南晨长老赶到江家为故友善后,发现了年幼的江瑶并带回了山,拜入毛昆门下。

因此,江瑶的钱财也都是之前行走江湖赚来的,平日里算不上拮据,也不宽裕,此时要负责三个人的花销,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摆脱了乞丐身份,首次以剑客身份下山历练的宋小虎还沉浸在兴奋中,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但是老练的水无颜从江瑶付账时的神情,猜到了很多东西。

吃过午饭,水无颜跟江瑶说回房休息,私下里悄悄的拉着宋小虎溜了出去,正在思考生存大计的江瑶并没有发现异常。

在街上东拐西转的走了老半天,水无颜带着小虎在一家挂着“有家当铺”的牌匾,看上去就富丽堂皇的商铺前停住了脚步。他从怀中摸出一把扇子,一块白色玉佩,思考了好一会,又把扇子收了起来,把玉佩递给小虎:“进去,找他们当个一千两黄金。”

宋小虎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忙又问了一遍,在确认了数字后,他几乎怀疑自己这个哥哥得了失心疯。

自幼在市井中混日子,虽没染上那些偷摸拐骗的坏毛病,但对于钱财的计算还是很清楚的。一千文钱等于一贯钱,十贯钱等于一两银子,十两银子才换得一两黄金。小虎之前乞讨,每天讨到几文钱就已经心满意足,后来做工时,最好的光景也不过一天赚了二十文钱还为此高兴了几天,对他而言,几两银子都是一笔巨款,现在这便宜哥哥随便拿出一块白玉就要当千两黄金,难道是想劫富济贫,找个借口抢了这个当铺?

偷偷的观察了一下水无颜的神色,宋小虎为难的道:“哥,你的意思我懂,可咱们南岳的门规很严一不准打家劫舍、二不准鱼肉百姓,而且你看这当铺门口牌匾下方的印记,那可是官当的象征,也就是说这家当铺官府也有吃红,若是打劫了他们,恐怕整个岳麓山都要受到牵连。”

水无颜伸手在他头上敲了个脑壳:“小小年纪不学好,谁让你去打劫了?这玉佩货真价实能值得万两黄金,要不是为了保持低调怎会只要千两?我告诉你,当完东西把当票收好,咱们上山的时候还要去赎回的!”

小虎见水无颜神色不像开玩笑,忙道:“哥,你别生气,我马上就去。”

越州在中州地区也算得上首屈一指的大城,水无颜带着宋小虎在城里溜达了半天,找到了城里数一数二的官当,当铺的装潢还有气派自然也不是其他地方能够比的。

见宋小虎进门,一名伙计马上弯着腰将他迎了进来:“客官,是要赎回还是典当啊。”

小虎还是第一次进入这种高档场所,不免有些紧张,见伙计询问,不等到柜台上就直接张开手露出了玉佩:“我想要当这个。”

迎接小虎伙计应该是个学徒,对文玩古物也颇有研究,只是轻轻扫了一眼便赞叹到:“好玉!好玉!怕是要值得上百两纹银,客官尽管放心,咱们有家当铺是出了名的公道,一定会给你个合适的价钱。”

小虎也不知道当铺的规矩,以为这小学徒随口一说就是定价,他皱起眉头道:“我哥说,这玉要当千两黄金。”

小虎这话一说,伙计不高兴了,什么玉能值一千两金子?感情是来寻开心砸场子的!他冷哼一声:“我们打开门做生意讲究的是童嫂无欺,可也不是傻子,客官若是诚心当东西不妨去跟我们掌柜盘盘道,要是故意找茬那可是来错了地方。”

小虎听他那么一说原本惴惴不安的心,更加惶恐起来,站在那里进退不得,有些不知所措。

坐在柜台里的掌柜听见伙计迎人的声音,却久久不见客人上柜,不由问道:“小六子,你不带客人过来,在哪里瞎白活什么呢。”

被叫做小六子的伙计恭敬的回道:“来了个大官人,拿了块白玉说要当千两黄金。”

掌柜一听来了兴趣,低头透过小窗看了看小虎:“快拿来让我掌掌眼。”

接过玉佩把玩了一会,老掌柜的内心是越来越惊:这不是东洛暖玉吗,以前只在书上看过,东洛暖玉是赫兰帝都奉天郡的特产,产量极低,自古至今都是专供赫兰皇室使用,除了多年前曾进贡给安祖帝国一部分,从未流传到外面。再看这玉佩的品质,怕是在东洛暖玉中也算得上极品,怕是只有那些嫡系的皇子皇孙们才能拥有。

想到这里,他再也坐不住了,慌慌忙忙的从台上跑下来,直接迎出了柜门外:“不知道是哪位贵客要当这块玉佩。”

一边出来还一边不忘了骂人:“小六子,你眼瞎了嘛?还不快点给贵客搬椅子看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