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愿行 > 第六章 垣城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垣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整个矿场上的五百多人,赶着马车,在周郑的护送下出发。

马车上放着的自然是兵械,被藏在稻草之中,如果不仔细翻找,很难看得出来。

在垣城有一座占地四百多亩的大宅子,是阿勒家族的私产,整个家族的嫡系成员都住在其中,二少爷阿勒耶鲁自然也不例外。

此时阿勒耶鲁正围着一个丫鬟细细打量,自语道。

“长相不错。”

这本可以让人开心的话语,从阿勒耶鲁嘴里说出后,却让她万分恐慌。

一滴滴眼泪从丫鬟的眼角留下,看的阿勒耶鲁有些郁闷,伸手把她的眼泪擦掉,道。

“我有那么吓人吗?上一个也和你一样。”

听到这话,丫鬟直接颤抖起来。

“来,别着急,我先看看你身材怎么样。”

说完,阿勒耶鲁就解开她的衣扣,将衣物一件件褪去,动作很轻很慢,但丫鬟却不敢生出分毫反抗的念头。

此时丫鬟浑身僵硬,虽然不曾反抗,但衣服脱起来还是不太容易,这让阿勒耶鲁有些心烦,随即懊恼道。

“配合一下啊,不要像个木头人一样。”

丫鬟这才缓缓的抬起手臂,配合着阿勒耶鲁,此景若是被外人看见,大概会以为二人是对恩爱的夫妻。

片刻后,丫鬟全身就只剩两件贴身衣物,阿勒耶鲁用指尖点向她的锁骨,再慢慢划到胸前,隔着肚兜往沟壑之中压去,满意道。

“身材也不错,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丫鬟低着头,不敢看阿勒耶鲁的眼睛,颤抖的说道。

“我叫孙碧蓝。”

其实阿勒耶鲁此时的眼神异常纯净,没有丝毫淫晦,仿佛是在欣赏一件美丽的物品。

“听名字不像是穷人生的孩子,我记得上月,有个叫孙有为的人找过我父亲,你和他有关系吗?”

阿勒耶鲁好奇道。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孙碧蓝再也忍不住,哽咽起来,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掉,废了很大劲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他是,我爹。”

阿勒耶鲁见状,心中更加好奇,继续问道。

“怎么一说起他你就哭的更厉害了?”

孙碧蓝缓了一会,才回答道。

“是他把我送来的,想用我换一个官职。”

听到这话,啊嘞耶鲁大笑起来,嘲讽起来。

“汉人果然是个肮脏的族群,来告诉我,你想不想杀了他?”

“杀,杀谁?”

孙碧蓝一愣,显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当然是孙有为,快告诉我,你想不想杀他?”

此时的阿勒耶鲁已经疯狂,伸手抓住孙碧蓝的头发,把她拖到脸前死死的瞪住。

孙碧蓝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给吓到了,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停止了思考。

看到孙碧蓝呆滞的模样,阿勒耶鲁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控,随即把手中的头发放开,抱歉道。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带你去洗洗,顺便换身衣服。”

说完就拉着孙碧蓝的手走进里屋。

就在此时,李沐鸿二人到了垣城,垣城并不大,城墙只有七米高,以徐斌的身手三两下就能翻过去。

城门边上坐着两个老兵痞,军刀被随便丢在一边,正喝着小酒,见李沐鸿和徐斌要进城,眼前一亮,起身咳咳两声,说道。

“进城费,五两。”

此时徐斌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看不出之前留下的血迹,而李沐鸿的穿着在老兵痞眼中,则更不像是穷苦人家的后生。

嘴里正叼着根草的徐斌,见到李沐鸿的疑惑,便在一旁解释道。

“不用惊讶,好多城都这样,进门就得被宰一比,越有钱宰的越狠,不过这钱也到不了他俩手里,他俩就是个小喽啰,遇到这种事,不然给钱,不然就像我这样。”

说完,徐斌一个闪身,便出现在老兵痞面前,他们还没来得及呼救,就被两手刀砍晕在地。

看着目瞪口呆的李沐鸿,徐斌猥琐的笑道。

“别急,还没完,重点在这里。”

只见徐斌蹲下身子,在两个兵痞身上翻找着什么,不一会,就搜出了两个钱袋。

徐斌拿起钱袋掂量掂量,随即露出一抹喜色,道。

“没想到这么沉,看来这两家伙私藏了不少啊。”

只是打开以后才发现,在其中一个钱袋里,大多都是些漂亮的鹅卵石,可能是准备送给孩子的礼物吧。

徐斌看到这些鹅卵石,顿时失望透顶,随手就要把这些石头扔掉,不过却被一边的李沐鸿拦了下来。

李沐鸿把钱袋拿到手中,看了看里面五颜六色的鹅卵石,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翘起,将其绑好,又塞回到那个兵痞的衣内,说道。

“拿一个就好了,这个钱袋里也没多少钱。”

徐斌看着一脸温柔的李沐鸿,心中无奈,不过还是顺了他的意,反正确实没多少钱,转头就去数另一个钱袋里的银两。

等李沐鸿二人走后许久,那个有鹅卵石的兵痞才被同伴叫醒,他迷迷糊糊的还没缓过神来,就被问道。

“我钱袋被抢了,你看看你的还在吗?”

听到这话,本还迷瞪的他瞬间打起精神,赶紧翻找身上的钱袋。

等找到钱袋以后,他才放下心来,摸了摸里面的鹅卵石,笑容逐渐爬上脸颊,完全没在意钱丢没丢,只是自语道。

“还好没丢,我可是在河边找了半个月,过几天丫头生日,就把这些送给她,她一定会非常开心吧。”

幸福有时来的特别简单。

像垣城这样的小城,守军大多都是汉人,没有经过正规训练,只是做做样子的杂牌军,可以说没有丁点战斗力。

这样的守军当然也没有什么军饷,只能靠非常手段养活一家人。

垣城并不繁华,只是个偏远地方的小城,若不是路边叫喊的小贩,怕整条街道都会显得太过冷清。

李沐鸿二人刚进城就在寻布衣店,徐斌在矿场换的衣服,就是寻常矿工经常穿的,有一股浓烈的酸臭味,这让他不止一次想把身上的衣服扯下。

而李沐鸿也需要买一个帷帽,毕竟往脸上绑条手绢实在有些不舒服。

没过多久,二人便找到了目标。

这是垣城最大的一家布衣店,也是阿勒家的家产,店里坐着一个胡人女子,正无聊的玩着指甲,看样子应该是阿勒家旁支血脉的子嗣。

虽然有客人来,但女子并没有怎么理会,头也不抬,只是懒洋洋的说了句。

“想要什么自己看。”

说完就继续玩指甲,这让李沐鸿二人很是尴尬,只能自己慢慢寻找。

布衣店大多都是布,成品衣服很少,好在徐斌寻到一套白色的礼服,虽然不太方便,但还算合身,趁女子不注意,便到屏风后换了下来。

而李沐鸿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帷帽在哪,只能走到柜台前询问那胡人女子,道。

“你好,请问帷帽在哪里?”

那女子抬头看了李沐鸿两眼,眉头一皱,有些不悦,他觉得李沐鸿是个装模作样的人,心中想道。

“大白天脸上裹个手绢,搞得好像谁会看你似的,这手绢还这么丑。”

不过女子还是转身去取帷帽,她身材很好,被那妖娆步伐展现的淋淋尽致,匀称且丰满,算得上一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很快帷帽就被取来。

这帷帽是用淡青色的竹条编成,周围嵌着一圈金丝,还系着两颗翡翠,雪白的纱巾从边缘垂下,有一尺半长,完全可以遮挡住脸庞。

这东西一看就知道是贵族小姐用的,显然那女子想刁难李沐鸿,让他知难而退。

李沐鸿看见这帷帽,眼前一亮,这么好看的东西,怕是任谁见到都会喜欢。

他才踏入江湖,还很单纯,并没有接收到女子想要传递的信息,也不懂规矩,直接就把帷帽带到头上,取下了脸上的手绢,对女子说道。

“这个比手绢好多了,手绢蒙到脸上的感觉真的不太舒服,对了,多少钱。”

其实高档店铺都有一个规矩,相中某件东西的时候不能直接上手,要先问价钱,特别是衣物。

虽然李沐鸿只是无心之举,但还是让她非常恼火,直接伸手把帷帽夺了回来,怒道。

“你不知道……”

话刚说到一半,她就呆住了,李沐鸿容颜的杀伤力太大,特别是对异性。

这胡人女子本能的心跳加速,脸颊上很快浮出两抹嫣红,一见钟情,说的就是她此时的样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