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八章:劫难猜测

我的书架

第八章:劫难猜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献安寺主持?”王良想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可能,“先生,我不是不信您,但献安寺主持可是那位高僧的后辈,在俞城也是出了名的大德。以他的名声和能力,的确能够做到这些,但动机在哪儿?献安寺本就依托于俞城而建,受万民香火信仰,俞城遭难,献安寺又会有什么好处?”

“动机我还不知道,现在也只是怀疑而已,既然你也说了那献安寺有那个能力瞒过俞城百姓,那就不排除他们的可能。”

铜吉看着熟睡的王大商,眼神深邃:“你父亲的情况,我想不能以病来下定论。要知道,哪怕是我,想要无声无息杀死一个凡人,然后伪装得 让任何大夫都查不出来,光是粗略一想,我都有不下十种方法......但这些方法,都不是世俗之人能够接触到的。

我之所以怀疑献安寺主持,也是有这种考虑,让一般的大夫看不出原因还好说,但就连我也看不出来,那就蹊跷了。我知道你们俞城五十年前的事,那位僧人的确有大功德,若是有人拿这功德想要做点什么,那的确能够瞒过我!”

齐成这会儿有异议了:“等会儿等会儿!我咋记得那僧人不是死了吗,就算生前有功德,死后也不作数了吧?”

王良对于他们说的功德并不是很了解,试探着问道:“先生,是不是有这种可能,那功德被别人借走了!”

“怎么可能!”齐成立马跳起来了,“功德可是上天对于生灵善行的馈赠,每个人的功德可是自己独有,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人的功德出现在另一个人身上!”

“还是你小子脑袋开窍,你这糙汉子修炼这么久,就不知道凡事皆有可能吗?”铜吉哼了两声,像是嘲笑。

王良却是抓住了一个词,修炼!

这些人,他们的力量,都是可以修炼的吗?就如同武者一样?

在今天之前,王良从没见过仙人,俞城虽大,但往上还有越国,还有西洲!世界太大,大到俞城人只知道仙人这个传说,具体如何,没人清楚!而仙人也不会注意到俞城这么一个小城。

修炼......

王良想起了之前看到那卦象的愤怒,那种愤怒其实就是王良自己的无能,他虽然拥有家财万贯,但终究只是凡人,救不了自己的父亲,也救不了很可能也会死去的母亲和妹妹!

如果能修炼,如果可以成仙,那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王良思绪万千,神色不定,但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还是把想法压在了内心深处。

铜吉没有去看王良的表情,还是继续说道:“你别忘了,佛门僧人死后可是有机会化出一颗舍利来,而像那位身有大功德的高僧,死后必然有舍利长存,而功德想来也会依附在上面,我想那颗舍利就藏在献安寺内!若是有人拿着这颗舍利,那的确能做些事情,献安寺主持也是最有可能保管那颗舍利的人!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的推测,但我觉得可能性很大。今夜,我想劳烦一下你去一趟献安寺看看情况。”

铜吉最后一句是面对齐成说的。

“我去倒是没问题。”齐成倒是没推辞,“但如果不是献安寺搞的鬼,又怎么办?”

“不过是打消了我的怀疑而已。”铜吉说的很干脆,“俞城这么大,凭我们几人的能力,总会找出这场灾难的源头,我现在也是考虑最大的这个可能,做事总需要试错......

我希望是我错了,我希望不是献安寺的问题,要知道,如果真是那颗舍利出了问题......”

铜吉的声音冷了许多:“那你们不会想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此话让在场人打了一个冷颤,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但依着铜吉的意思,那一定非常糟糕!

“先生您是不是知道什么?”王良问道。

“只是猜测而已,现在没必要说出来,且过了今夜再说吧!”

事情谈罢,临近午时,王良直接留下铜吉和齐成师徒,好酒好菜的款待了一番。待安顿后几人之后,王良这才私下对阿福说道。

“你备好马车,我要去一趟城主府!”

阿福满脸疑惑:“公子,那位仙长不是说先查献安寺吗?”

“此病至今已有一月有余,但偏偏城主那里完全没有一点迹象,难道城主他真会不知道?我不信!”

“是,小的明白了!”

正当王良准备出门时,一个下人拦住了他。

“公子,夫人叫您现在过去一趟。”

“你给母亲说,我现在有要紧事需要出门,之后回来再说。”王良觉得,现在不是和母亲谈话的时候,想着先往后拖。

“可夫人那边执意要公子您现在过去啊!”

现在?

王良皱眉,他隐隐猜测母亲那边有什么事情了。

“阿福,暂且等着。”

王良说着,抬脚便走去了王夫人的住处。

“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王夫人坐在椅子上,一脸严肃地看着王良。

王良轻声笑道:“些许小事,不足挂齿,我自己来就行的,犯不着让母亲一起操心。”

“你莫要应付我!”王夫人瞪了瞪王良,“你将你父亲安置在偏院,说是怕离得近了,传染于我,理由倒是好,那你告诉我,为什么阿福会守在那院子?”

阿福吗......

王良疏忽了,阿福是他最为顺心的手下,他把阿福派去看着父亲也是想着一道保障,但没想到就这一点让母亲产生疑惑,原以为可以多瞒几日的......

“你到底瞒着我什么?是不是因为你父亲的病?”

王夫人不在乎王良瞒自己什么,毕竟王良才是王家的主事者,她也不能事事过问。但如果涉及到王大商,王夫人不想就这么三言两语让他混过去!

早年王大商没钱没势、大字不识,王夫人却是书香门第出身。两人门不当户不对,但偏偏暗地里情投意合,王大商承诺了,要八抬大轿把她娶回家。王大商的确也做到了,生意做大后,抬着几大箱银子去提了亲,两人也正式结为夫妻。相濡以沫近三十载,王夫人比谁都关心王大商!

王良知晓父母的感情,叹了口气,但还是不想将此事说出来:“母亲,请恕孩儿不孝,此事我还不能说。”

“......你不说,我不逼你。”王夫人看着他,“我只想知道,此事是不是关系你父亲?你父亲是否能够安好!”

王良看着王夫人,坚定说道:“母亲放心,此事虽然将父亲牵扯其中,但我定会保证父亲周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