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十七章:寺内之战(完)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寺内之战(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腾安浮化作原形之后,的确给齐成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这蟒蛇身体实在太过巨大,就算齐成所化的罗汉实力强劲,一拳下去能够让蛇身凹陷、受伤,那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很难对它造成威胁。而巨大的蛇身被腾安浮使得极为灵活,就算齐成速度再快,也难免会被这庞大的身躯抽中。

一时间,齐成陷入了苦战之中。

不过一会的功夫,两人战斗的余波便将献安寺犁了个遍,动静之大,百里之外都能听见。但如此大的动静,愣是没有一个人前来查探出了什么事,着实怪异。

过了一会儿,齐成暗叫糟糕,他快撑不住了!

化身罗汉本就极为消耗灵力,现在又经过如此激烈的战斗,齐成有些维持不住罗汉化身了。

腾安浮就不存在这种顾虑,这大蟒本就是他原形,他压根就不需要耗费多少的灵力,他只需要时不时用灵力恢复一下伤口而已。

两者交战,齐成本就是劣势,现在既然拿不下这条大蛇,也只得想办法脱身了,他可不想栽在这里!

躲过了那条蛇尾的一击,齐成向后退出百米,紧接着盘膝而坐,摆出五心朝上的姿势。

这动静还真唬住了腾安浮,他吃不准此人是不是又有什么底牌没用,终归是大宗门子弟,他半分不敢懈怠!

可过了好一会儿,齐成始终没有动静,腾安浮等得有些烦了,也再不迟疑,抬起尾巴向齐成用力拍去!

齐成就等这一刻了,运转为数不多的灵力大喝道:“光明如我,照见如来!”

一道极为耀眼的光芒从齐成身上发出。腾安浮眼睛被这光芒照射到,只觉得一阵刺眼!痛苦之下,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那条蛇尾也不可避免地拍歪在了一边。

等到腾安浮恢复视线,那齐成早已消失在了原地,不见踪影!

“竟然被耍了!”

腾安浮咬牙切齿,可人已经不见了,任他如何愤怒也无济于事。

“哼,你莫要以为自己跑得了,既然来了俞城,你就已经是我囊中之物!待我事成,你必死无疑!”

巨大的蟒蛇不见了,腾安浮重新化作人身,阴柔的脸上怒意依旧掩盖不住。

藏在某个建筑废墟之下的齐成擦了一下冷汗,他之前是真没想到这居然是一条修炼成精的蟒蛇!但怪异的是,明明那畜生境界和自己相仿,但蟒蛇竟有数百米长,怎么看怎么不合理!

“多亏了神光通啊!”

神光通和金刚通、神足通一样,皆是武法莲华寺的神通武学。但真实的神光通可不单是齐成所用出来的样子。

真实的神光通修炼至大成,可从光明中见得如来,照见万物,灭杀诛邪。也是齐成学艺不精,只能拿来放个光什么的......

但也多亏了这半吊子的神光通,趁蟒蛇被刺激双眼的时候,齐成收起罗汉化身,就近躲在了不远的废墟下面。

“这么大的动静,接下来也不好再查探下去,所幸舍利拿到了,也好回去找铜吉商量。”

齐成觉得怪异,这么大的动静,寺庙内一个人都没有出来查探情况,刚刚自己明明还有见到那些僧人在禅房休息啊?

正想着,齐成透过废墟缝隙,便看见不少僧人陆续出现。他们宛如战场的将士一般,行走整齐,动作一致,但那发白的双眼证明着这些僧人显然不正常!

僧人走到了腾安浮面前,腾安浮开口命令道。

“把这里好好收拾收拾,明天我不想看到一点灰尘!”

“是!”

腾安浮转身离开,僧人们得了命令,开始行动起来。

“这是被控制了吗?”齐成感觉头皮发麻,这畜生手段好多啊!用符、巨力、控人,还是个妖族!这他妈但凡之前遇见的妖族有这本事,我也活不到现在!

齐成回忆起以前遇见的妖族,那些憨妖就会叽哩哇啦乱叫一通,然后甩开膀子跟他肉搏,有些头铁的憨货更喜欢用头冲他拳头!

齐成心想必须得赶紧回去,找铜吉好好商量一下了!

既然腾安浮已经离开,光凭这些僧人可发觉不了齐成,齐成绕过这些人,翻墙直接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王良从昏迷中醒来,他甩了甩发昏的脑袋,然后才想起,自己是被人抓起来!

但让王良茫然的是,这里的环境有些奇怪。

王良躺在一张床上,丝绸被子盖在他身上。离床不远有一个桌子,上面摆着新鲜的水果和菜肴。在远处全是一片的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不知来源的光亮将床和桌子都包裹起来。

“这是哪里?”王良下床走了两步,走过桌子,向黑暗探去。

但那黑暗就好像一堵墙一般,王良只感觉到一股阻力,让他无法再向前一步。

王良想着自己应该是被困住了,那困住自己的人呢?

“腾安浮!你给我出来!”王良朝着黑暗大吼,似乎要把全身的力气用尽。

吼叫似乎有些管用,随着声音在黑暗中传递,黑暗中有一处地方竟然亮了起来。在那光亮中,腾安浮坐在椅子上,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似乎全然没有之前与齐成打斗时的怒意。

“王公子可是醒了,现在天也快亮了,这过了一晚上,想你应该也饿了吧,那桌上可是我为你准备的食物,你可以趁热享用!”

一晚上!

王良没想到自己竟然昏睡了这么久,那这家伙趁我昏睡的时候都干了什么!

他想到了夜探献安寺的齐成,不免有些担心,不知道齐成怎么样了。既然腾安浮就在这里,那齐成他是逃走了......还是被抓了!

腾安浮看着王良的神情,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似乎有些不开心:“王公子可是在想那个小贼?那王公子可以安心了,我并没有抓到他,没有 将他抓来与王公子作伴着实有些可惜啊!”

王良冷眼说道:“你觉得我会信你?”

“为何不信呢?腾某可是一个诚信的人啊!”腾安浮摆摆手,“诚信也是人类美妙的所在,我既然为人,自然乐于遵守!”

“呵呵!”王良想起了那晚上,这人装扮成城主时的样子,那演技真是无可挑剔!

“你既然诚信,那你何不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腾安浮颇有些为难:“这倒不是不能说,但王公子,死于无知不是一件好事吗?至少心里不会那么痛苦!

但既然王公子这么想知道,那我还是勉为其难地说一下吧!

其实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那就是......

杀死俞城所有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