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十九章:平安回家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平安回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家依然是那个王家,但人却少了很多。

过往忙碌的下人不再计较着今天的衣服和明天的菜,因为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已经躺在床上,哀嚎遍野,宛如地狱!

三天的时间,铜吉交给孙大空的铜钱已经不管用了,就算东西再好,也经不住需要使用的人多起来,他只能勉强帮助王家的寥寥数人屏蔽了感知。但还有更多的人没有这个福,痛的痛,嚎的嚎,还能有幸没有中福寿借生的人,只能看着亲近的人躺在床上饱受着苦难,无能无力、失声痛哭。

王夫人就是其中之一,王瑶在三天前便被孙大空用铜钱屏蔽了感知,感受不到痛苦,幸福得多。但王夫人的亲人就没有这个待遇了,王夫人是书香门第出身,她的本家依然在俞城的土地上。本家的人有多少痛不欲生,那王夫人念及亲情,心里就有多少不安和悲伤。

事到如今,她岂会猜不到,王大商哪里是什么风寒啊!王良怕是一早就得知了情况,故意瞒着自己!

但现在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已经失踪了三天了!就算孙大空再怎么安慰,王夫人压力还是太大了,终日以泪洗面。

但王家,充其量只是地狱的缩影而已,整个俞城的情况比起王家好不到哪儿去!

深夜里的王家,王夫人完全睡不着,依旧守在王瑶的床前。现在已经没有下人来服侍她了,她只能拖着本就不好的身子,将屋里燃尽的蜡烛一一换掉,然后重新点亮,给屋子带来一丝光明和温暖。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王大商和王良都不见了,王家没了顶梁柱,只剩自己一个人在撑着。但为了王瑶,王夫人不想,也不能垮掉!

她静静地看着熟睡的王瑶,靠在床前,闭上眼睛,让自己休息一下。

铜吉借助星辰北斗大阵的最后一点力量,将众人通过星光传送回了王家。落脚之处,正是孙大空所住的院子。

孙大空大半夜也没睡着,这几天他忙上忙下,用灵力救助这个、救助那个,也是累的够呛。现在好不容易得空,正在屋里恢复灵力,听见动静,他立马赶来出来。

“师父!铜吉先生!”

孙大空看见来人,心中大喜,但突然见着昏迷不醒的师父,心中又是一沉。

“铜吉先生,我师父怎么了?”孙大空连忙问道。

“心神消耗过度,没什么大碍!”铜吉没多说,“你先帮忙安置一下他们吧!”

“好!”

见着师父没事,孙大空心中一松,随即便准备将昏迷的齐成,熟睡的王大商和阿福带进屋子安置。

孙大空好歹也是修真者,力气也是不小,先将师父背起,然后两手抓起王大商两人抗在肩上,抬脚往里屋走!

王良见得救回了王家,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对着铜吉和老头重重地行了一礼。

“这次,真是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莫要客套了,你也赶紧去休息一下吧。”铜吉点点头。

王良再行了一礼,随即出了院子,他现在还不能休息,他得先去见母亲一面!

见人都走了,现在只剩下铜吉和老头还在。

“刚得脱困,道友不需要修养一下吗?”铜吉问向老头。

“都睡了这么多年了,早就休息够了!”老头摆摆手,“就直接了当的说吧,我们还要想办法对法那孽徒,接下来又该如何事好?”

铜吉只好将心里的疑惑说出来:“道友来自苍火香神宗这一正道大宗门,为何会收一只妖怪做徒弟?又为何被其困住?”

“往事不堪回首啊!”老头叹了口气,简明扼要地将之前的事交代清楚,狠狠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老头我空活百年,却没想到,栽在这么个畜生手里!这次幸得道友解救,还不知你是逍遥宗的哪位?”

“铜吉!另外昏迷的那位是武法莲华寺的齐成道友!刚刚是还有他的徒弟孙大空”铜吉简单介绍了一下,“还不知道友名讳?”

“糟老头子一个,也就会用点火,你就叫我火老头就行了!”

“火道友!”铜吉怎么可能火老头这般称呼,想着还是以道友相称为好,“说起那妖怪,我一直不解,他以福寿借生拿走这么多人生命究竟为何?这借得的生灵之命到底有何用?”

“用处可多了!延年益寿、恢复伤势、增进修为,反正多是对修真者有利之事!”火老头说道,“但正经的福寿借生只能借得,时间一到就会归还原主,所以在咱们宗门,一般只有借鬼之人会用此法!他们以人之生命暂时填充鬼怪之躯,可以让鬼魂暂获新生,威力大增!

但这畜生行强盗之举,害人性命,这借法变成了抢法,我一时还真不知道他到底会用其做什么!”

“看情况,那妖怪不是什么寿元短缺之辈,应该不会如此糟蹋这幸苦得来的东西!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我们可以先暂时假定他是要用其增进实力!”铜吉说道,“还有一样东西,也让我很在意,香火愿力!那可是献安寺五十年的香火愿力!他将其拿走又是要做什么?!”

“别问我!”火老头一副不耐烦地样子,“我如果能知道他的目的,我就不会被他困住了!”

铜吉想了想,又准备说话。

“好了,别墨迹了!那畜生到现在都没追过来,怕是忙其他更要紧的事了。”老头不理铜吉,走出院子,“有这个空,我要去找酒喝了,你是不知道,那么小一葫芦酒,我省着喝了不知道多少年,早就快馋疯了!哪里有功夫和你扯了!”

铜吉看着老头远去,无奈苦笑。本以为救回来了一个有脑子的人,但现在看样子,这些事情还是得自己琢磨啊!

昏迷的齐成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

王良去了王夫人的屋子,没有找到人,于是又往妹妹王瑶的屋子跑。看到那通明的灯火,王良心里一下子欣喜了起来。

“母亲!”

王良不管不顾,推门而入,瞬间将打瞌睡的王夫人惊醒。

王夫人脑袋发蒙,清醒了一阵,看到眼前已经抓住自己手的王良方在回过神。

“这不是做梦?”王夫人看着王良,眼泪瞬间就下来,“良儿你终于回来了!”

“对不起,母亲!让您受苦了!”王良红着眼眶,跪在母亲面前,看那母亲原本乌黑的头发,短短几天竟然白了大半!心底的滋味更是难受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王夫人一时哽咽,嘴里的话重复了四五遍。

王夫人不管王良消失多久,不管他瞒着自己多少,只要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安回来,她心里已经无比高兴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