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三十章:深夜谈话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深夜谈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良坐在床前,看着熟睡的妹妹,向以前一样,摸了摸王瑶的小脑袋,觉得手感都陌生了。

“这两天,幸好有那位孙大空壮士帮忙,要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现在好了,良儿你也回来了!”

王夫人擦了擦泪水,脸上的愁容淡了很多。

“你父亲这两天也失踪了,现在有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嗯,母亲放心,父亲也回来了,他现在在休息。”王良安慰道,“母亲您也去好好休息吧,明日我再带您去见父亲!”

王夫人点点头,打了个哈气。看到王良回来,王夫人一下就有了主心骨,那压制了多天的睡意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王夫人克制不住,竟然闭上眼睛,一下子栽在王良身上,睡了起来。

听着母亲的鼾声,王良不自觉地露出了笑意,心里只觉得无比安心,就仿佛这几天的焦虑、惊恐、无助、愤怒,都消失在了母亲的鼾声中。

“哪怕是死,我也要保护好你们!”王良心里发誓,死亡很痛苦,但见到自己的妹妹、父母死去那更是生不如死!

过了一阵,王良将母亲放在王瑶的床上,想着母亲在女儿身边,应该睡得更安稳些。

随后,王良熄灭屋内蜡烛,悄声关上门走了出去。

王良先是去换了身衣服,原本那一身衣服穿了几天,后来又落在了水里,现在都开始发臭了!

随后王良又回到孙大空的屋子,帮着孙大空一起,将昏迷的三人也好好收拾了一下。

“王公子,你是知不道啊!这几天我过得有多苦!搬病人、救治、安抚他们、给他们做饭喂饭!我几天下来,自己一顿饱饭都没吃!你看我这么幸苦,到时候得给我加钱啊!我也不能白做苦力啊......”

这对师徒还真一个德行,怎么那么爱钱啊!

王良听着孙大空发着牢骚,心里却不由地有些轻松。

他帮着阿福换衣服,突然想到这好像还是自己第一次给别人收拾,以前都是阿福帮自己收拾,不由地失笑了一阵,自己这公子帮别人收拾也还像一回事嘛!

“大空兄弟,你放宽心,我王家缺什么都不会缺钱,你要是不嫌累,我到时候可以给你和齐成前辈抬十辆马车的钱!”

十辆马车?孙大空试探问道:“铜钱?”

“这怎么可能!”王良笑道,“自然是银子!”

银子?!十辆马车?!我了个乖乖!这得多少啊!

孙大空吸了口凉气,顿时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仿佛这几日的疲劳被王良这一堆银子给炸没了一般!孙大空一边地将王良赶起来,一边激动道:“王公子这么累了,怎么能干这种粗活呢!我来!我来!您就放宽心都交给我!我力气大,精神足!”

王良苦笑不得,也不知刚才是谁在抱怨累啊苦的。

王良看着孙大空将这三人妥妥当当地安置好之后,才出了屋子,想着自己也累了,也该休息一下了,但脑子里一点困意都没有。

王良走了几步,突然看见一个人影坐在屋顶上。

“铜吉先生?”王良认清楚那个人,疑惑道,“您怎么在房顶上?为何不回屋里?”

“临时起意而已,你怎么不去休息?”铜吉看见王良,轻笑问道。

“睡不着,被困几天后,我脑袋里现在全是我父亲和阿福痛苦的样子!”

“你现在可以安心,福寿借生施法需要七天,现在大阵既然被破,施法被中断,你亲人的生命也会慢慢恢复,只不过应该还是会折损一些寿命!”

铜吉从房顶跳了下来,落在了王良面前,问道:“既然睡不着,随我一起走走?”

王良想了想,点头道:“乐意之至!”

但说是走走,还真就是走走。

铜吉、王良绕着整个王家逛了一大圈,愣是全程没有说过一句,就仿佛两个哑巴一样。王良全程欲言又止,终于是想了又想,才开口说话。

“铜吉先生,您说我是俞城的一线生机,是拯救俞城的希望!可是为什么我一点也看不出希望在哪儿?反倒是被先生你们帮了好几次,我觉得

一直在拖你们后退!”

铜吉笑道:“你不用妄自菲薄,卦象既然如此说明,那就证明你在将来的某一刻,真的可以拯救俞城!”

“可是我只是个凡人啊!”王良忍不住说出心声,“这几天,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怎么有能力去拯救俞城?我到底有什么地方只得你们修真者高看?你们都是如此的强大,一只手都可以捏死我!”

“我们强大?”铜吉摇头,“万物生灵生生灭灭,唯独时光高于一切!无论多强大的修真者也没有能力长生不死,只不过是活得久点而已。时间一到,还不是墓中白骨一具!

在时光面前,我们都是蝼蚁,我比你强不到哪里去!”

“不,这根本不一样!”王良反驳道,“时光是时光,你是你,我是我。除去时光,你现在比我强,这就是事实,无可辩驳、确凿无疑的事实!”

“现在不代表以后,我痴长你不知多少年月,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事情,你若到了我这个时候,不会比我差!”

“可现在就是现在!”王良说话坚定,“我现在比你差,俞城之事我什么都做不了!我连父亲都救不了!我只是个一点能耐都没有的凡人!”

“你小子,这是钻了牛角尖了。”铜吉无奈摇头。

王良坚定道:“还请先生为我解惑!”

铜吉沉默了一会,他的神情复杂,有些说不出的意味。

“曾经我师父给我说过一句话,强者,是给人以希望!”铜吉缓缓开口,“我一直都不明白这句话到底何解,于是我这百年一直在尝试这么做!直到前几天,我才明白其含义!”

什么意思?

王良不懂,只是继续听铜吉继续说道。

“首先,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以我现在的寿命已经活不了七天了!”铜吉这这句话说得很平淡,就仿佛他说的是别人生死一样。

什么?!

王良一惊,这怎么可能?他看着铜吉还是好好的,为何突然说七天之后就要死了?!

王良想要追问,但铜吉摆手示意让他听自己说。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个,是因为我觉得我能活,我能在七天之后活下去!甚至活得更久!”铜吉看向王良,“你知道为什么吗?”

王良刚想说不知道,但突然看见铜吉看着自己的眼睛里似乎充满了期盼,心中一动,狐疑地开口:“是因为我吗?”

“没错!就是因为你!”铜吉点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