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四十八章:落魄王良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落魄王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话一出,王良心中立刻不安了起来。

“为什么?”王良问道,“您没有查看过我的情况,为何就直接否认?”

“我已经查看过了!”宗主的微笑中带着冷意,“用眼睛就行了!你还是老实回俞城吧!”

宗主话里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

我不喜欢你!你必须走!

“难道这承元剑派是你一言堂不成!”王良心中火气升腾了起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非要立刻赶我走?”

“赵毅!”宗主没有回他的话,而是叫了另外一人,“将他送走!”

“......是!”赵毅也吃不准宗主的意思,但他也不敢忤逆宗主的意思,只能接下了命令。

赵毅拉起王良,准备往外走。赵毅不敢反抗宗主,王良同样也没有能力去抵抗赵毅的力量,只能被拉着出了主事堂。

“为什么!”王良根本就拗不过赵毅,只能悲愤大喊,“我为何不能在这里?!你为何非要赶我走?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就凭我是承元宗主!你,只是凡人!”

那宗主清冷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不带任何感情,却试图抹杀掉王良的希望!

赵毅不敢再逗留,将飞剑拿出,强硬地带着王良御剑离开。

可刚出护派山峰,王良便执意开口:“让我下去!”

赵毅略带歉意地回道:“这是宗主的意思,我也没法子啊!我还是带你离开这里吧!”

“出了第七峰,这里已经不是你们承元剑派了!”王良双眼发红,他不甘心,“把我放下去,我就在第七峰外等着!”

“王良......”

赵毅心中五味杂陈,也不知该说什么。王良带人礼貌、和蔼温顺、举止得体,这些赵毅都是看在眼里,也让赵毅觉得王良是个不错的人。

所以赵毅才会一路护着他,给他解释承元剑派的事务,就是期盼着王良能够真的入门。

可宗主的命令,赵毅真的半点不敢违背,甚至连反驳他都做不到!

可这么决绝地抹杀掉一个人的希望,这还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宗主吗?

“唉......”赵毅想了想,终究还是如了王良的愿,将他放到了山峰外的一处草地上。

“抱歉了,我只能帮你到这儿!”

王良没说话,只是朝赵毅深深地行了一礼。

赵毅无奈地叹了口气,御剑回去了。

看着那高耸的山峰,御剑离去的身影,王良心中的希望仿佛被人用重锤砸进了深渊里,见不到出头之日一般!

可他还不想放弃!这么多难关都过来了,真龙他都见过了,他凭什么要去怕一个宗主!

“铜吉先生说过,我的机缘在承元!”王良深吸了口气,“我相信铜吉先生!他不会骗我!”

“我会等下去!无论多久都要等下去!”

王良打定了注意,没有人能够再阻止他!

于是接下里的七天内,王良一直等在那承元剑派的外面。饿了,找到一条小河喝水;渴了,就摘了些水果充饥;累了,干脆就地挖了个地洞休息,愣是寸步不离!

本来俊朗干净地俏公子,变成了邋遢地乞丐模样!

王良时不时就能看见,那天空中有人御剑往远处飞去,或者飞回来,他很羡慕!

只要能修真!只要能变强!

他心里坚定着这个念头,打定了注意,哪怕是沧海桑田、世事变幻,他都要一直等下去!等着那个机缘的出现!

半个月后,一阵马蹄声将地洞中的王良惊醒,他从地洞中探出头,看向四周。

就见一个大汉骑着马,载着一孩子朝着承元剑派去。

王良有些疑惑,看那大汉的打扮,不像是修真者,倒像是江湖武者。

可他为何要去承元剑派?

王良觉得这其中有些问题,干脆从地洞中出来,拦下了马匹。

那马上的大汉看着一身脏兮兮地王良,神情有些厌恶。

“你这乞丐,为何挡我去路?!”

王良也知道自己这形象有些不好,也不在意大汉的态度,行了一礼问道:“不知壮士这是去承元剑派?”

“废话!这条路不去承元剑派去哪儿?”大汉不耐烦道,“你赶紧给我让开!我赶着去参加开山大典!”

开山大典?!

王良想起了之前在那主事堂内听见过一次,现在竟然又听见了。

他想要继续问下去,可那大汉早就不耐烦了,吆喝着马儿向他撞去,王良吓了一跳,连忙躲开。那大汉也是诈他一下,前路没人阻拦,骑着马扬长而去。

王良看着大汉的身影陷入沉思。

“开山大典?”王良念叨这几个字,感觉隐隐间抓住了什么,可他还是有些不明白。

“承元剑派遭遇强敌,死伤不少!经此一事,他们决定举行开山大典,广招弟子,填补空缺!”

一道清亮的女生响起,为王良介绍了一切。

王良立即看了过去,不知是何时,一旁的大石头上竟出现了一个漂亮女子。

那女子素白长衫,长发垂肩,气质出尘,仿佛是一仙子!

可那手中显眼的酒瓶和微红的面容破坏了她的气质。

“你是谁?”王良问道。

“承元剑派将开山大典的事情告知了天下,许多人都带着自己的儿女前来,期望能被选中拜入承元修行!”

女子没有解释她的名字,边喝酒边说着话,但她没有看王良这边,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你想要拜入承元?年纪有些大了!”

王良哼了一声:“我想不想拜入与你何干?”

“当然与我有关!”女子摇了摇酒瓶,嘴里轻描淡写,“拜我为师吧!”

“你?!”王良有些不敢相信他听到的话,“你是何人?我为何要拜你为师?”

“因为我能帮你啊!”

女子没给王良说话的余地,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你身体里的魂尸莲毒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想要解决并不是什么难事,可你却是散灵灵根!”

她怎么知道我的事!

王良心中一惊,顿时明白这人来历怕是不俗,于是静静地听她说完。

“散灵灵根很罕见!中了莲毒的散灵灵根之人更是找都找不到!你以为你的灵根将莲毒都散去了?不!它只是对抗不了你灵根的特性沉寂了而已!

可你知不知道,散灵的本质是纯化,它在散去莲毒毒性的时候也在纯化莲毒!这股纯化后的莲毒就藏在你的灵脉中!

莲毒尚且恐怖,更别说纯化后的莲毒了。若是有人试图用灵力帮你打通灵脉,那莲毒便会瞬间侵入那人身体,必死无疑!”

“所以!”女子总结道,“除了我没人能帮你!”

“你能帮我?”王良问道,“你怎么帮我?”

女子看向王良,轻声说道:“拜我为师!”

承元剑派,第七峰山脚。

因为开山大典,这里汇集了各处前来修真问道的人,人山人海,络绎不绝。

可严格来说,十五岁以下的孩子才是承元剑派需求的目标,这个年龄是最适合开始修真的阶段,同时也因涉世不深,更容易培养对宗门的忠诚!

这里大多数人也是陪着自己的孩子来的,望子成龙的机会,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得到!

前往第七峰的路有个百层台阶,这台阶名唤登天梯,专门用来测试资质。

能踏足十层之上,算得上是下等灵根,第四十层算中等灵根,第七十层算上等灵根!

踏足百层者,算得上是天纵之才了!

只有等这些孩子踏足十层之上的台阶时,他们才能够被允许放入第七峰之中,参加开山大典!

毕竟,不是所有人有这资格能够进入.......

负责在登天梯看守的,正是赵毅和周冰。

“宗门为何会把门槛放这么低?”周冰看着台阶上艰难前行的孩子,有些不爽,“当初我来的时候,需得踏足三十层以上才会收入门中,可现在呢?只要踏足十层,有个下等资质就能进!这算什么?”

赵毅说道:“师门百废待兴,正是缺人,放低门槛也是为了让师门兴旺起来,更快复兴!另外,你要发牢骚也要看准地方,现在咱们负责看守登天梯,这么多人看着,咱们一言一行都代表师门威严!”

“是是是!”周冰还是不开心,“再知道这么无聊,就不申请这个差事了!还不如回去练剑!”

“慎言!”

刚说着,赵毅突然有所感应,从怀中拿出一块发光玉牌,那里面传来了李管事的声音。

“你们有谁见过宗主?有没有看到他出去?”

宗主?

赵毅想了想回道:“我们整体再次,没有见着宗主出去啊!”

“那坏了坏了!”李管事声音焦急,“这开山大典都快开始了,宗主竟然不见了!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不见了?

赵毅下意识看向了远处,那个方向,正是他放下王良的地方。

若王良没走,宗主是不是去找他了......

或许正如赵毅想得那样,当女子对王良第二次说出拜我为师之时,高大人影顿时出现在了两人中间,把王良吓了一跳,定睛一看,那人正是宗主!

“宗主师兄!”女子见到宗主态度随意散漫,“你来这里干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