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六十二章:狼起祸事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二章:狼起祸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姐姐!你跑哪儿去了?”

祝子青在河流边奔跑着,她在寻找自己的姐姐,她知道祝子蓝就在河里,在河水的某一处潜藏着。祝子蓝可能正偷偷地看着自己的妹妹焦急寻找自己的模样。

祝子青没空去理会王良这个外人此刻为什么会来村庄,她只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她需要找到自己的姐姐。

但她这是徒劳的。

和善水的姐姐不同,祝子青从未涉及过河水,更别说游泳了。她注定是找不到那个藏在水里的姐姐。

果然还是和之前一样,姐姐不会老实出来啊......

祝子青有自己的办法。

她不再呼唤姐姐,而是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在岸边,将鞋子脱下,双脚伸进水里,随着水流轻轻地摇晃。

现在的季节虽然快要入夏,可河水依旧是刺骨地寒冷,祝子青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她的脚就被河水冻得快没知觉了。

但突然,祝子青能够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水底下将自己的双脚推了上来!

很快,祝子蓝气恼着小脸蛋从水里钻出来。

“河水这么冷,你不怕冻坏了脚啊!臭妹妹!”

“那你还整个人下河?我不这样做,你能上来吗?”祝子青早有准备一般,拿出了一套衣服,“快穿上!免得着凉了!”

“就不!哼!”祝子蓝耍着脾气在河水里翻滚。

“那我也下水!你不怕冷,我也不怕!”

祝子青装作生气似地假装要将身上的衣服脱了准备下水,她知道自己姐姐肯定会心疼的!

“好了好了!我上来嘛!”

果然祝子蓝认输了,她妥协地游了上来,气鼓鼓地看着妹妹,不发一言。

祝子青笑了笑,将祝子蓝身上的水擦干,然后给她穿衣服。祝子蓝认命地由着妹妹给自己穿上,但她小脸上不开心的表情都快溢出来了。

“好了!”

祝子青开心地将姐姐打扮好,然后招呼着她一起坐在了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

“坐这里干嘛?干嘛不回去啊?”

祝子蓝问道:“你不怕家里人担心我们吗?”

“没事的!很快他们就顾不上我们了!”祝子青笑着,看了看天边正往西方落下的太阳,轻轻地靠着自己姐姐身上。

“可是这样好没意思啊!”祝子蓝不高兴地叫道,“你又不让我去游泳,就这么干坐在这里有什么用?要不然你在这里坐着,我下去游泳怎么样?”

“不行!”祝子青靠着姐姐的肩膀,狠心拒绝道,“中午时才把一个死人送走,那血把河水都染腥了!你这时候下水干嘛!”

“我在上游,他在下游,这哪里能影响我啊!”祝子蓝哀求道,“妹妹你让我去玩嘛!”

祝子青轻声说道:“就在这里陪我好吗?姐姐!”

她的声音很轻,轻到让祝子蓝以为自己妹妹是在哭泣,这让祝子蓝心中立马就软了。

“好嘛好嘛!大不了我不去了嘛!”祝子蓝拉起妹妹的手,“你别哭了嘛!”

祝子青没再说什么,就这么静静地靠着姐姐,安静地看着河水流逝。

祝子蓝虽然不是很高兴,但还是陪着妹妹就这么坐着。

等到太阳西落,晚霞红天,祝子蓝觉得自己有点困了。

“妹妹我们回去吧,我想回去睡觉了!”

“就这在这里睡吧!”祝子青好像很不想回去的样子。

“哦......”

祝子蓝本来想反对,但那困意竟如潮水般向她涌来,她觉得自己撑不了回去就会在半路上睡着。

索性就在这里睡吧!反正还有妹妹陪着呢!

祝子蓝想着,她已经忍不住困意了。

安心地躺在了祝子青的怀里,祝子蓝睡得极为安稳。

祝子青轻轻地拍打着姐姐,口中哼起了摇篮曲。

可没过多久,在远处突然想起了一声狼嚎将摇篮曲的声音打断了!

祝子青一点都不害怕这突然出现的狼嚎声,她平静地看向了村子,口中轻声说了一句:“姐姐你听!又开始了!”

祝子蓝已经听不见妹妹的话了,她的心跳以及呼吸都在随着妹妹的摇篮曲哼声渐渐地沉寂下去,似乎连体温都在冰冷了起来—祝子蓝死了!

没有谋杀、没有疾病、狼群也没有向这里过来,祝子蓝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祝子青一点都不惊讶,她依旧用手轻轻拍打着姐姐的身体,仿佛是在哄小孩子一般......

时间回到中午时候。

王良见不到祝家姐妹的身影后,无奈地回到了翠婶旁边。翠婶她似乎才和村长说完话,只见到王良一人过来,好像有些惊讶。

“阿良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祝子青呢?”

“找姐姐去了吧!”

王良无奈地耸了耸肩,没多说什么。

“子青是这样的性子,在家里和我也没有什么话,就和姐姐亲近!更别说不怎么认识的人了,那小妮子根本就不怎么搭理!”村长笑了笑,也不在意两姐妹的消失,“她们对村子周围也熟悉,到时候会自己回来的,咱们先回去吧。”

“好好,那村长你答应的事情可得帮我多留意留意啊!”

“自然!”

翠婶和村长相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笑,然后各走各的路,离开了。

等走远后,王良才向翠婶问道:“你们刚刚谈了什么事情吗?”

“一点私事而已。”翠婶似乎很开心,一脸笑呵呵的。

私事?

什么私事这么神神秘秘的?

王良现在可不想放过任何的线索,连忙追问:“翠婶你说说嘛!你和村长到底有说了什么啊!”

“我丈夫死了,也没个儿女,让村长抽空帮我去相门亲事不行啊!”翠婶瞪了王良一眼,“妇人家的事你知道这么多干嘛?”

“额......”

王良立即尴尬了,这才明白是自己想岔了。

这的确是人家的私事,自己这么打听终归有些不好,现在弄得气氛也尴尬,还是另寻机会再问问吧......

王良想着,有些后悔为什么没去询问村长。既然那对姐妹是村长的孙女,村长应该也知道一些情况吧?

算了,还是先问下其他的村民吧。

等回了翠婶家后,王良以翠婶房子为范围,向相邻房屋的村民打招呼,然后套问村里有没有异常情况。

让王良失望的是,这些村里人就没有谁能拿出什么重要线索,大部分的消息都和翠婶说的一般。

不过在他想要询问村子里无处不在的血腥气和土里血时,那些人仿佛什么都没发觉一样,都言说没什么味道或是什么都不清楚。

当然,王良也不是直白地用血腥味来问的,所以他们的表情除了疑惑王良为何这么问之外,并没有任何惊恐的情绪。

就仿佛这个村子的村民都闻不到血腥味一样,除了王良自己......还有那对姐妹!

“果然那两个女孩有问题!”

王良想着下次见到她们时再好好问一下。

祝子青的话,他到现在都还有些耿耿于怀。

“在外面被狼群分尸都比在村子里好?这村子存在什么生不如死的事情吗?”

王良唯一能找到的异常就只要血腥味和渗血的泥土。

“要么这两者是某件事情的前兆!要么就是某种事情造成的结果!” 王良推测着,“赵毅师兄随口说的战场遗迹我觉得可以完全不考虑了!我根本就没有打听到有人挖出过什么战场兵器!

如果这不是兵器的祸,反倒是人为的呢?”

王良瞬间想到了之前在俞城发生的福寿借生一事。

当时要不是铜吉和老头捅破这个事情,王良想破脑袋都不可能知道那个时候是蟒蛇腾安浮所为的!

他原本还以为渗血的土都只是偶然的,可等他趁着翠婶不在家的时候,就在翠婶的院子里乱挖了一通后,看着那全是血的泥土,他觉得自己不用再挖了,完全可以假定这个村庄的地下都是这种情况!

这并非是他不严谨,他只不过随意寻得两处地方挖下去都是这种情况。他自认不可能运气这么好,只有挖的这两处地方才有血土,而他都挖到了!

“土里面的血若人死后渗进去的,那得死多少人啊!”王良根本就不敢想象这一场景,但疑问也来了,“可村里的人都死光了也不可能成这样啊?!而且若是有人死了,为何没见着尸骸,只有血?!”

东奔西跑,左思右想,转眼间已是天黑了......

王良打算今晚再出去看看情况时,情况突然就这么不请自来了!

有狼,进了村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