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八十五章:王良下山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五章:王良下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在宗主那里信誓旦旦,扬言着下山找寻救治师父的法子,可真正要走的时候,王良倒是有些舍不得住了这么多年的木屋,也舍不得少言寡语却对自己真心实意的师父。

木屋虽然带不走,但王良可以带走那颗亮得瞎眼的珠子。

杂闻录记载,此珠名唤明光珠,有静心明神驱邪之功效,算得上一件不错的法器,之前王良也是用它才将那影夜叉成功歼灭的。

桌子上刻的文字,王良后来才知道那是金风决的前篇,不过那是他已经将灵天七璇决入门,金风诀对他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

虽然没什么用,不过王良还是将功法给记住了。

出了屋子,宗主依旧守在山洞外,似乎从未离开过。

王良也不知道这么大人物哪里来的这么多空闲,明明陈风麟才来捣乱不久,应该有一堆杂事需要他去处理的。

“宗主!我休养了三天,现在差不多痊愈了!”

王良受的伤其实并不严重,他之前的十场只是灵力和心神耗费过度而已,毕竟只是比试,同门之间也不会下死手。只是他因为连番战斗,修为有了些许精进,所以才花了些时日。

“那你现在准备出发了?”

王良肯定道:“是的!”

“有你这样的徒弟,也是师妹的福气啊!”宗主叹了口气,随后吩咐道,“知道你要离开,我这几日也为你准备了些东西,想来你应该是用的上......”

宗主挥手,一把剑鞘凭空出现在王良面前。

“此剑鞘名为藏虚,不仅有温养灵剑之效,其中更是存在一个芥子空间,虽然不大,可也够你放些东西!我已在其中给你放了些丹药。

此外,剑鞘还有遮掩之效,可以助你掩饰灵剑的灵性,否则你出门在外,少不了有人生出觊觎!”

王良接过剑鞘,郑重说道:“多谢宗主!”

“第二样东西,是为基础法术玉简!”宗主又是挥手,一样玉简呈现在面前,“虽然我等剑修专注于剑道,可一些基本法术也是该学的,想来师妹也没有教你这些。其中的一些收敛修为,寻路问道的法诀,应该能帮上你的忙!

还有一样的东西,十五滴地灵石髓!”

宗主说着,十五滴地灵石髓浮现在面前。离得这么近,王良仿佛能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庞大灵力!

“这物是不是太贵重了?”

“本就是说好的东西,我怎么能够食言!”宗主摆摆手说道,“你可将地灵石髓放进剑鞘中,这些数量足够你修炼至金丹了!

说来还有一样东西,你所修炼的功法为灵天七璇决,此功法只是残篇,只能支持你修炼至灵藏,入不了金丹!功法来历虽不可知,但我曾听闻 一名剑修前辈将其修炼至了道果境!虽然现在那位大能身殒,可他所遗留的洞府应该会有功法后续!那位大能名字我不知道,可他以前曾被人成为风华仙,你以后若是听闻此名可多多留意!”

“多谢宗主!王良记下了!”

“最后还有一样东西!”

宗主拿出了一把让王良无比熟悉的剑。

“金玉剑!”王良猛地一惊,“这不是师父的剑吗?”

“师妹她已经用了仙寒冰,早已陷入没了知觉!千年时间,此剑若是空置岂不是浪费!”宗主将剑交给王良,“上面的灵识烙印已经抹去,你 以后入了灵藏便可打上自己的烙印!两把灵剑在手,你在外行走也有保障!”

王良忍不住问道:“可是师父......”

“莫要让你师父失望!”宗主将王良的话打断,让他不知说什么。

“......弟子谢过师父!”王良看着宗主请求道,“我想在离开之前再见师父一次!”

“又不是凡人生死,何必优柔寡断!”

宗主拒绝道:“你自行去便可!”

王良没再说话,用藏虚剑鞘将金玉剑在内的一切收好,随后再将墨丑剑收入了剑鞘中背在背上。

剑鞘有些狭长,王良现在也还是少年模样,剑鞘在背上总是有些格格不入!

王良最后看了一眼山洞,郑重地鞠了三躬:“弟子出发了!”

刚一回过头,王良想起了一件事。

“宗主,你其实是喜欢师父的吧?”王良知晓自己此次离开不知多久才回,索性将心头的疑虑讲了出来,“否则你为何如此在意师父?可我不懂,为什么你不直接说出来,反而要以宗门为借口?”

宗主沉默了半天,让王良以为他不会回答了。

可在他准备出发时,宗主突然说道:“宗门有一秘法,只有一宗之主能学,可前提是需得断情绝欲!

此秘法是为宗门最后手段,可我依旧未能学成!现今只有闭关的老祖才会此法......

我既然为宗主,那在各大长老眼中,我必须学会此秘法!”

王良懂了。

因为宗门需要一个断情绝欲的宗主,所以他才会掩饰心中的感情。

但再怎么掩饰,感情却是无法抹去的,宗主也根本无法掌握那个秘法!

所幸,宗门现在没有生死存亡的危机......

王良向他鞠了一躬,这才御剑准备离开承元。

见人走了,宗主这才转身回到了山洞,里面的莫沧玉并没有被仙寒冰封住,而是坐在石床之上,一脸复杂地看着宗主。

“他走了?”

宗主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你现在可以放心用仙寒冰?”

“......用吧!”莫沧玉突然嗤笑了一声,“人生在世,不过生死一场!就连我,不也成了贪生怕死之徒!”

“这不一样......”

“没什么不同的!”莫沧玉打断他的话,“你出去吧!”

宗主没说话,沉默了半响,转身准备离开。

在离开山洞,大门关闭的那一刻,莫沧玉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若是可以,请你用这千年的时间忘了我吧!”

里面的莫沧玉说完,将仙寒冰含进了嘴里。

那一刻,一道冰霜从莫沧玉身体里蔓延出来,瞬间将她冻住。随后冰霜覆盖了整个山洞,甚至将山洞大门也包裹得结实!

宗主看着冰霜,不知为何失了神。

“我早已是元婴后期,你可知为何我不能突破化神?便是因为心魔!因你而生的心魔......

求而不得,忘却不能!”

曾经,与金玉剑一起炼制出来的,其实还有两把......

一把名为满堂,现在名为墨丑;

还有一把,名为银素,便是宗主的佩剑......

王良出了承元剑派,看着茫茫大的天地,突然不知该如何走了。

下意识的想要回俞城看望自己的父母,可又想起他们早已被铜吉先生带走,去了遥远的中州。

现在的王良想要独自跨越一洲谈何容易?

承元剑派所管辖之地不过万里,出了万里之外,不知还有多少宗门,而这些宗门管辖的地界只会比承元大!

可哪怕是这样,也都出不了西洲的地界!

王良只不过筑基而已,哪里有这份实力穿越数个宗门到达中州寻亲?

可若是就在这万里内,王良能去哪儿呢?

王良突然想到了自己还有两个兄弟!

“如今也有数年没见了,不知他们二人现在如何?”王良想着,“三弟王汉走镖闯荡江湖,这么多年怕是也混出了名堂了!二弟在越国京都读书,现在也不知是否考取了功名......

先去找找三弟吧!我记得三弟所在镖局名字是......龙汉!”

王良御剑乘风而起,认定了一个方向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