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九十四章:国师过往

我的书架

第九十四章:国师过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宫之外,扶南神情默然,自吴婧进宫,她便一直站在原地从未走动,就仿佛一尊美丽的人像。

过了好一会儿,小云拿着画像走到了她的旁边。

“有消息?”扶南有些意外,毕竟就算有画卷指引,可按她所想也应该找上一段时日才行。

“是的!”小云点点头,“其实也不难找,刑部尚书的女婿王柳便和画卷之人极为相似!不过据我打听,王柳已有婚事,应该不是他!”

扶南点头道:“就算不是,那此人应该也知道一些东西!待会等那丫头出来,咱们便向她告辞去找王柳!”

正说着,扶南便见着吴婧的马车出了皇宫,随后马车便停在了扶南二人面前,帘子从里面被人掀开,露出吴婧灿烂的笑脸。

“南姐姐!”吴婧叫道,“我现在要和李石去玩,你也一起去吧!”

李石?

扶南的目光越过吴婧,在车厢内看见了李石的身影。

男人?

扶南皱了下眉头,随后摇头说道:“你们去吧,和你同行这么久,我也该告辞离开了。”

“不嘛!”吴婧连忙道,“南姐姐不是要在京城小住一段时间吗?我在京城里有一套宅子,南姐姐你可以和我同住啊!”

“还是不麻烦了!”

“我就想和南姐姐住啊!”吴婧耍起了无赖,“反正你就算离开也要找地方住,你不和我住那我就跟着你走!你住哪里我就把你旁边的宅子买下来陪你!”

扶南有些哭笑不得,可她最终也拗不过这丫头,干脆也就同意了。

“那就说好了!”吴婧高兴地说道,“你去办事我去玩,我晚上再接你去宅子!”

吴婧放下帘子,吩咐着车夫赶紧走。

看着马车走远,小云有些不忿:“小姐,你干嘛这么迁就这个丫头?”

“迁就一下有何妨?”扶南无奈道,“毕竟她是公主,这京城是她的地盘,她若耍赖不讲理,你还能打她不成?”

“我下得去手!”

“别置气了,不过只是同住而已,算不得大事。”扶南催促道,“正事要紧,咱们先去吧!”

“好的小姐!”

小云带着扶南,一路走到了温府大门。

门前护卫见有人来,立即大声问道:“来者何人?所为何事?”

小云上前答道:“我们有事找贵府的姑爷,能否通报一声?”

姑爷?

护卫看了看这二人的模样,都是姿色上佳、气质出众的美人,他心中不由想到,这不会是自家姑爷在外面惹了风流债吧?

自家主子的事情,他一个护卫也不敢多嘴,只得说道:“姑爷带着大哥出去了,不知去了哪里!”

王柳的大哥?

扶南心中一动,倒是没有细想,只听小云继续问道:“那他们多久回来?”

“不知,大概也得晚上吧。”

“多谢小哥了!”

小云回过头问扶南:“小姐,咱们现在怎么办?”

“去找找看吧!”

小云有些不太赞同:“京城这么大,这大海捞针如何去找?”

“找得到最好,找不到那咱们自行玩会也好!”扶南看着小云神情有些不解,不由地一笑,“既然人在这里,一时半会儿也跑不到哪儿去!咱们也不能将时间白白浪费,这玉上京也算繁华,咱们走走看看也极好!”

“......那听小姐的!”

且说王良这里。

王柳给他安置了一个房间后,便急匆匆地带着王良出了温府游玩。

说是带王良游玩,可王柳看上去比王良还要兴奋些。

王良二人进了一间茶楼,只见里面坐满了人,那台上的说书人也算了得,三言两语间便引得台下大多数人喝彩,让茶楼一时喧闹不停。

“这里的茶水点心算是京中一绝,而且这故事也精彩!大哥你以前不也好这个吗?”

王柳带着王良上了二楼雅间,那个位置正好能将底下和外面的景象净收眼底。

“多久之前的事了,早就不听了。”

王良以前在俞城帮着自己父亲经营家中买卖,闲暇时也去听过几段。现在也不知多久没听了,王柳要不提起,王良早就忘了自己有这一爱好 了。

不过王柳既然是好心,王良也不推辞,陪着自家兄弟一起听几段也不错。

“这说书人说的是什么故事?怎么觉得没听过?”

“是说国师和皇上第一次见面!”王柳不知为何,竟有些烦躁,“说那国师是仙人,我可一点都不觉得他哪儿像了!”

王良倒是好奇了:“什么时候有了国师?我怎么没听过?”

“差不多就是当年俞城出了事后一年左右吧!”王柳叹了口气,“那年皇上兴起,组织群臣外出围猎,然后就便遇到了一头吊眼大虎!

那个时候数十个护卫都不是那头畜生的对手,皇上眼见着危在旦夕,然后不只从哪里冒出了一个人,抬手之间,将大树化作了巨龙,竟将那畜 生吞了!皇上见那人手段神奇,惊为天人,将其奉为了国师!”

“大树化龙?”

王良好奇地起来,若那国师真有这种手段,定是一位修真者才对!

可这不对啊!既然是修真者,那国师有那能耐救皇上?

宗主给他的玉简中提到,修真者不得私自干涉凡俗之事,其实这一条在保护凡人的同时,也是在保护修真者自己!

每个人身上皆有气运庇佑,只是或多或少而已。凡人聚集为县、为城、为国,则气运也会自发聚集壮大。

就像俞城一事,腾安浮直接出手抢去凡人性命,同样也会受到俞城气运反噬!但他当时有舍利为他挡灾,所以他才安然无恙,不过那舍利也因 此急剧消耗。

这还只是一城的气运,若是涉及到一国的气运,那就更了不得了!

皇上是一国之主,他的言行举止皆会牵扯到国运。若是国运注定皇上会命丧虎口,那修真者想要救人,就得抵抗一国的气运!

凡人被气运影响,虽然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可他们的未来却是发生了改变。

但修真者修炼灵力,与天地交感,早已跳出了凡俗的束缚,对气运上的敏感程度比凡人高出无数倍!

若是修真者被气运影响,小则灵力不稳,大则性命不保!

所以才会有修真者不得私自干涉凡俗的规矩,就是怕有哪个人不小心参与了凡俗之事,引得被气运反噬而死!

当初俞城之事,铜吉他们之所以敢随意出手,便是因为那是俞城的气运已经被腾安浮扛下了,且他们是在行救人之举,气运也不会为难他们。

但现在就不同了,这国师真是修真者的话,直接出手救下一国之君,抗住一国气运,那得有多可怕?!

或许本该在数年前,旧皇身殒,新皇登基......

王良想不通,一个有能力抗下一国气运的人得是多高的修为?可这样的人物竟会贪图世俗繁华成为国师?

要么,这些都是假的,那人一手谋划皇上遇险之事,就为了成为国师享受荣华富贵,实际他就是个凡人!

“那后来呢?成为国师之后他有做了何事?”

“这倒是没有!”王柳摆摆手,“那人整日深居简出,最多就是进宫见皇上,很少与外人接触,搞得我现在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

不过这国师也有本事,不知用什么法子讨了皇上的欢心,竟然同意这个人的话,封了科举!怕是太子一事也是他......”

王柳觉得自己的话说多了,赶紧将后面的话咽下。

“不过他好日子也蹦跶不了多久!”王柳怕大哥多想,赶紧说道,“太子和皇子对国师早就不满,等到太子登基,他怕是也惨了!”

王良点了点头,虽然心中直觉,这国师有些不妥,不过凡俗的事情他们能自行处理的话,自己也不用插手。自己若是插手不小心引得气运反噬,那才是一件麻烦事!

“走吧大哥,咱们换个地方玩,这京城的花样挺多的,让弟弟带你好好看看!”王柳听着下面一直在叙事国师之事,心中不免有些隔音,干脆起身准备离开。

王良摇头笑道:“咱们还是回去吧,京城的东西虽然好看,但并不对我心意!”

“大哥不满意?”

王柳看王良拒绝,想了想说道:“那这样,我去酒楼定一桌上好的菜,今晚上我再将我岳父叫上,咱们几人好好喝一杯?”

“在你府上不是一样?”

“在家吃怎么能行?”王柳坚决说道,“我还没给大哥接风洗尘呢!咱们兄弟吃顿饭怎么了?”

王良无奈,只能答应。

两人出了雅间,下了茶楼,便在王柳的带领下准备去酒楼。

出了酒楼,王良二人与一轿子擦肩而过。王良心中有点异样的感觉,不过他也没细想,跟着王柳便走了。

那轿子往前再走了几步,轿夫突然听见轿子里传来声音。

“掉头,咱们再回宫里一趟!”

那轿子内,腾安浮的眼睛仿佛是见到什么感兴趣的事变得极为锐利,他压抑着内心的兴奋,轻笑着对轿子外的人吩咐道,“我突然想起一事,还需和陛下商议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