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九十六章:国运赌局

我的书架

第九十六章:国运赌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良一跃翻出了温府,落到了外面的巷子里,再向前走了几步,那蛇鳞发出的灵力便消散不见了。

王良警惕地看着周围,防止有人暗处偷袭他。

不过偷袭的人没见着,王良觉察到周围灵力似乎活跃了起来,那建筑投射在地上的影子竟然拔地而起,将王良整个包裹住!

影子虽然将王良彻底包裹,可却没有向他靠近,只是形成了一个黑暗的环境。

突然间,王良前方的黑暗中,一道光亮照了下来,光亮中出现了一个桌子,还有一个人影。那人好整以暇地拿起桌上的茶壶,将两个茶杯倒满。

“故人重逢,何不与我喝上一杯?”那人轻笑道,“难不成你还想在这偌大的玉上京中与我动手不成?”

王良看着那人,体内的灵力差点因此狂暴!

他不知道有多努力才将心里的杀意压下去,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冷漠地开口道:“看样子,你是被毒傻了脑子!以我们的关系,如何能被称为故人?我觉得仇人都有些差了意思!

现在的你既然能够安安稳稳地在我面前出现,相比你体内的魂尸莲毒已经被祛除了吧?腾安浮,你有个真龙好爹果真是不一样啊!”

“你不也是得了他人相助吗?不过才多少年,你都已经筑基了!”腾安浮见王良没有上前坐下的意思,于是自顾自地喝着茶,一双眼睛透露着一种莫名地兴奋感,“你身上那股剑意让我都产生了威胁感,现在我都不敢说稳胜你!王公子,这些年你福缘倒是深厚啊!”

“那你不怕我斩了你?”

“王公子也是聪明人,这种吓唬的话还是不要说的好,没意思!”腾安浮轻笑着,又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你若是不顾及你那位兄弟的话,大可出手!”

王良默然,他身上的杀意已是控制不住,他真的很想立刻出剑斩了这个畜生!

可他不敢,现在的环境只是腾安浮施展的一道法术而已,他一剑就能破了。但离他不远就是温府,王柳还在那里,一旦和腾安浮打起来,王良根本就照顾不了兄弟的周全!

而且还是在一国京都掀起战斗......

王良还没有那么不理智!

“你找我来,不单是喝茶吧?”王良厉声问道,“你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京城,还是说你想像当年对俞城那般,在玉上京作乱?!”

“嗯......算是吧!”腾安浮放下茶杯,看着王良,他的目光中透露狂热的兴奋,甚至还不自觉地舔了一下舌头!

“我们来打个赌吧!”

“打赌?”

王良皱眉,这腾安浮有这番闲情和他打赌?

“既然你来了玉上京,那我行事如何隐蔽也是瞒不过你的!”腾安浮呵呵一笑,“与其等你发现,冲杀上来坏我计划,还不如我先跳出来和你对赌一局!

可能你之前也听闻了,现在也猜到了,如今越国的国师,指的便是我!我来京城,不为别的,为的就是越国一国的国运!

王公子,我就和你打赌,你若是能阻拦我得到国运那就算你赢,反之就是我赢!

赌注也很简单,你赢了,我就送你一幅画!”

王良冷哼道:“我要的可不是画,我要的可是你的命!”

“王公子莫要激动,等你知道我这幅画的来历怕是就不会这么说了!”腾安浮的杀意一闪而过,“如果我赢了,那自然不必说,我想要的东西只是王公子的命!”

王良并没有错过腾安浮的杀意,但他丝毫不惧:“一幅画赌一条命?我可是亏的很啊!”

“那就请王公子见谅了,毕竟这场赌局我是庄家!”腾安浮将茶杯桌椅收了起来,站起身朝着远处的黑暗走去。

“这次与王公子意外见面属实让我高兴的很!这倒是让我挺期待和王公子的赌局!

哦对了,皇上两天设宴款待群臣,届时我会为王公子留一位子,愿王公子赏脸参加!”

腾安浮的声音传来,他的身影已经是消失在了黑暗中。整个过程,王良终究是没有动手。随着那人的离开,这片黑暗也逐渐消散了,巷子逐渐被阳光照亮。

清晨的太阳斜射进了巷子中,让原本寒冷的空气逐渐有了温度,但王良的内心感受不到半分的温暖。

“他到底想做什么......”

王良在原地站了好半天,这才将内心的情绪平复下去,随后便朝着温府回去了。

他当初以为,王柳许多话遮遮掩掩,只是因为朝政大事不便与他细说。可现在既然腾安浮居于国师之位,有他在的地方,这朝堂定然发生了些不寻常的事情。想要阻拦腾安浮,那自己必须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温府内,自从王柳发现王良不见,召集府中人手愣是将温府翻了个底朝天,可这依旧找不着王良的踪迹。

“阁下莫要费力了。”扶南看王柳忙个不停,有些不忍心,“既然阁下大哥暂时不在,那我等还是先回去的好!”

王柳想了想点头道:“既如此,那就不好意思了!姑娘可否方便留下住址?等我找到大哥便派人通知你。”

“那就麻烦你了,我现今与长岁公主同住,届时你可去公主府中找我!”

扶南行了一礼便准备带着小云离开。

公主府?

王柳看着这女子有些吃惊,竟是没想到她和长岁公主扯上了关系。昨日长岁公主进京,虽然阵仗不大,可朝中为官自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一早便得知了。

不过王柳得到的消息里也没见提到有这两个人啊?

算了,还是先找到大哥要紧!

比起这两个姑娘,王柳更在意莫名消失的大哥,也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

王良刚刚将扶南两人送到温府大门,扶南她们准备离开之时,突然就见着王良一脸阴郁地朝着温府回来,两人看见王良的模样,下意识便认出了这人就是他们要找的目标!

王柳看着大哥回来,连忙上前问道:“大哥你是跑哪儿去?你这一声不响地消失让我担心死了!哦对了,这两位姑娘是......”

王良没等他话说完,直接打断道:“其他事情先不谈,咱们先进去,我有要紧事要问问你!”

“可是这两位姑娘找你也有急事啊!”

“别墨迹,跟我进去!”

王良管不了许多,强行拽着王柳便往温府走。王柳尝试地想挣脱王良的手,可他没想到自己大哥手劲这么大,自己完全没法反抗!

无奈,王柳只能被王良拖回了温府。临走前,王柳向扶南投出了一个抱歉的眼神。

看着二人就这么进了温府,王良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小云顿时不高兴了。

“小姐,这个人怎么这般无礼啊!”

扶南倒是挺淡定的:“兴许他是真有什么要紧事,所以才没时间与我等说话。

不过这也无妨,既然知道他住这里,以后再来便是。”

“也就小姐你太温柔了!”小云看了看温府,哼了一声便随着扶南离开。

进了温府后,王良直接将王柳拽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将大门关上。为了避免被外人偷听,王良不惜用灵力将整个房间封住了。王柳察觉不到灵力,只是觉得自己大哥怎么突然便得这么暴躁了?

“大哥到底怎么了?”

王良连忙说道:“你不管这些,你先告诉我,如今在京城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听到这话,王柳表情有些不自然了。

“大哥问这个做甚?”

“别墨迹了你快告诉!”王良厉声叫道,“你快告诉我你们最近遇见了什么麻烦事?这很重要,我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吧!”王柳叹了口气,本来他把事情瞒住就是为了不让王良多心的。可现在也不知道王良在外面听到了什么风声,竟然这般焦急。

“皇上前不久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立下了太子的人选!虽然现在消息还没出,但坊间已是有人悄然流传了!”

“此事是有何蹊跷?”

“......的确是有!”王柳叹了口气,“因为太子的位子落在了二皇子的身上,而非一直被寄予厚望的大皇子!”

王良想了想猜测道:“所以,其实你们当初是站在大皇子这边的?”

“......不是我,是岳父!”王柳又是一声叹气,“如今皇上有三子,除去刚刚回京的长岁公主外,还有大皇子和二皇子两位殿下!

本来不出意外的话,这太子之外本应该是归于长子,且大皇子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出色!自幼大皇子便聪慧过人,四书五经烂熟于心,领军征战也是不在话下!处理朝政比起皇上也不呈让!

而且在数年前,皇上也逐渐放权于他,大皇子也不负众望,将越国治理得极为出色!而且皇上出于信任,更是将统领八十万禁军的虎符传给了他!大皇子成为太子,日后登基本是毫无意外的事情。

可是后来,国师出现后一切就变了!皇上每日寻欢不理朝事也就罢了,有大皇子还有一干大臣在,越国也垮不了。

但万万没想到,前不久皇上趁着大皇子外出之际,竟突然立了声明不显的二皇子为太子!大哥你说这是不是怪事!”

“你岳父温大人站在大皇子这边,可没想到皇上立二皇子为太子,所以他怕日后太子登基和他算旧账?!”王良总算明白温天养为何一直愁眉不展的。

“可是也不应该吧?昨日出去时,我还听闻有百姓在夸他为官公正清廉,日后新皇应该会找他麻烦吧?”

王柳摇头道:“大哥你有所不知,若是新皇登基,这第一个办的,必然是我这位岳父啊!”

“为何?”

“因为势力太大了!”王柳苦笑着指了指自己,“我是岳父的女婿,也是礼部侍郎的徒弟,这就让刑部和礼部牵连了起来!

而且,当初岳父为了压住大皇子这块宝,更是将亲儿子送进了兵部,让其跟着大皇子带兵征战!

就这样,刑部、兵部、礼部,六部有其三都有我岳父的直接关系,其余三部或多或少也有人脉在,这势力着实太大了!

若是大皇子登基还好,虽然会不可避免地敲打一下,但看在部下的情分上,至少性命无忧。

可等到这二皇子登基,那这后果......”

王柳不住地摇头,所有的长叹化作了五个字:“不堪设想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