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零四章:剑舞助兴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四章:剑舞助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众目睽睽,全场注目,王良听闻腾安浮邀他歌舞,懵逼地脸色继续懵逼!

王良哪里会什么歌舞啊?以前经商,后来修真,可这都和歌舞挨不上边啊!

这腾安浮又要搞什么名堂?

周围人也因腾安浮的话沸腾了,不停地窃窃私语。

“国师要跳舞?这还真是头一回听说啊!”

“他不是仙人吗?怎么想着给做这种事?不觉得丢了脸面吗?”

“这证明他对皇上好啊!不过那小子是谁?”

“我听人传,好像是温家姑爷的大哥!”

“温家的啊?说来我怎么没见着温大人啊?”

“没脸见太子呗!”

至于为何没脸见,在场人有的清楚有的不清楚,但他们可不傻到全场嚷嚷!

腾安浮和王良皆是修真者,论听觉自然是好过这些人凡人不知多少倍,周围的说话时虽小,但他们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腾安浮没在意他们的谈话,只是笑着向在场人解释道:“各位莫要小看了这位王公子,虽然看着年轻,但也是仙人呢!”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

“他是仙人?!可这怎么可能?看着太年轻了吧?”

“不要以貌取人!说不定就是因为是仙人才这么年轻的!”

“既然是仙人,那应该年龄比看上去大才对!”

听着周围人有些激动的谈论声,王良完全没想到腾安浮竟然当着在场一干凡俗之人戳穿他的身份,脸色不由地沉了下来,看着腾安浮的眼神也有些生气了!

王柳和温照在旁边听着王良是仙人,心中不由一惊。

“......大哥是仙人?”王柳看着脸色难看的王良,心中有些怀疑。

温照小声问道:“姐夫,你之前不知道吗?”

“他没说过啊!”王柳一直以为王良是去练武了,所以才一直背着一把剑的。

“诸位安静一下!”腾安浮看着王良笑道,“王公子,哦不!我得叫一声道友才对!

王道友,今日皇上宴会,你我二人可否献上一曲歌舞为皇上助兴?”

王良看着他,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说话不免有些重了:“腾!道!友!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啊!”

“怎么会不好呢!”腾安浮笑着,从旁边桌子上拿起酒杯,然后又倒满了酒。

“今日盛会,只为皇上高兴!”

皇上看着仙人准备歌舞,立马来了兴趣,手中的盒子少了几分宠爱。

“好好,好啊!难得爱卿有这份心思,着实让朕感动啊!”

“这是臣分内之事!”腾安浮又向王良问道,“王道友,皇上既然高兴,咱们可不能不给面子啊!

说来,今天怎么没见着温大人呢?他是不舒服了吗?”

王良瞳孔一缩,腾安浮这番他听不懂就怪了!

言下之意就是王良若不给他面子,就算他能跑,可温家还在这里,他的二弟他总不能无视吧?

腾安浮出手,王良倒是不怕,可若是皇上生气了派兵追杀,自己是能跑,可温家一干人只有死路一条!

这是在威胁自己啊!

“......好!”王良面露冷意,但他不得不接话,“滕道友想如何?”

“好说!腾某先献丑了!”

腾安浮笑了笑,从旁边桌上拿起一个酒壶,将盖子打开,随后将酒壶中的酒往空中洒出!

只听见一阵惊呼,那酒水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凭空凝聚成了人形站在了地上!

这还没完,腾安浮又走向旁边的烛台,双指一并,竟从蜡烛上掐下一段火苗!随后他将火苗向水人抛去,那火苗闻风见涨,竟化成一把火焰大剑被水人拿走手中!

这般神奇的景象,看得在场人目瞪口呆。

“我知王道友善剑,那我们来段剑舞如何?”腾安浮笑了笑,举起右手邀请道,“看道友本事了!”

“好说!”

王良冷哼一声,既然腾安浮想比剑,那他就把这水人打散,看他怎么下台!

心神一动,运转灵力,墨丑剑重新出现在剑鞘中,随后从剑鞘中飞出,在宫殿上方凭空飞舞带出了无数的残影!

王柳看着王良身后的剑鞘,有些发神:“大哥他,果然是背了剑的啊!”

大哥,真的成了仙人!

温照看着凭空飞舞的大剑,心中本来压制住的念头又冒了起来:姐夫的大哥是仙人,那我如果寻求他的帮忙,是不是就能......

他想起了那被他藏在身上的半块虎符,看着王良,心中的念头宛如遇见了甘霖,不受控制地开始生根发芽......

不提各怀鬼胎的众人,王良控制墨丑剑落在水人面前。剑的残影并没有因此消失,而是由残影组成了一个人!只见剑影人拿着墨丑剑,剑指水 人!

这一场面出现,所有人又是一声不自觉地惊呼。

玲珑剑诀中的动影之剑!

以王良现在的修为,只是弄出一个像样的人影完全不成问题!

“道友好本事啊!不过有了舞,还少了些乐啊!”

腾安浮赞了一声,随后又是挥手,那位于宫殿四处的四根金柱上竟开始变形,最后竟形成了四个手持大鼓的巨汉!

“鼓声虽然简陋,不过正好合适!”

“原来你还没忘了师承啊!”

王良冷笑道,看那水人好有些陌生,可看这腾安浮操控柱子之法他瞬间就记起来了,这分明是苍火香神宗的借法啊!

除了王良,台下还有两人也认出了腾安浮使得法术。

“这是,苍火香神宗三尊六敬中,六敬之一的敬灵?!”小云看着那金柱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地方还会遇见苍火香神宗的道友?”

扶南看得比小云更加透彻些:“算不上,只是简单地借用之法!以此人的修为,没有香烛敬天地,怎么可能借得五行五德之力!”

“那王良用的什么法子,我怎么没见过?”

“不清楚,不过这般以巧力引动天地灵力的法子也算新鲜!”扶南摇了摇头,“咱们看着就是!”

小云看着这场面,有些起了兴趣:“要不是被那丫头强行拉着,还没想来呢!

不过能看到这番场景,也算不枉来此了!”

扶南二人的位子是在最外面,离殿外也就几步,旁人几乎很难听见她俩说话。且她们四周也被小云用灵力遮挡,王良和腾安浮也没注意到这二人。

“那就开始吧!”腾安浮走到了旁边,随后那水人听到了指示,挥舞着火焰大剑,朝着剑影人刺去!

那四根金主上的巨汉同时也敲起了怀中大鼓,随着水人的动作,敲出了一种独特的韵律!

“来得好!”

王良心念一动,那剑影人同样冲了过去,和水人扭打在了一起!

随着四个巨汉的鼓点声,两个傀儡的争斗仿佛真是一场剑舞一般,看得在场人拍案叫绝!

水人和剑影人并没有什么任何剑招,只是你来我往地劈砍挑刺,可这动作却是迅猛无比。寻常的武者若是搅入这场剑舞,怕是都走不了两个回合!

“好强啊!真就是仙人手段吗!”大皇子看着剑舞,心中不由生出感叹,哪怕是他自认纵横沙场,论武艺也算是个厉害的人物,可在这剑舞下走不了几招!

这还是腾安浮和王良顾忌了在场全是凡人不得不藏拙了,若是真要打出真火,整个皇宫都不够两人拆的!

不过这般久攻未下,倒是让王良惊讶,他练剑这么久,哪里看不出腾安浮根本就不会用剑!只是仗着自己修为高,对水人的操控比他强,这才和他持平!

操控如此灵活,只怕这腾安浮是灵藏境啊!

王良暗想,也只有灵藏境的修真者有了灵识之后,才能有这番灵巧!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王良加大了灵力,剑影人虽然没有变得灵活,可那墨丑剑却是灵巧了许多,剑如游龙朝着水人斩去!

面对剑影人的攻击,水人下意识拿火焰剑一挡,可却被墨丑剑将剑斩断,顺带连着水人的胳膊也断了!

掉下来的剑失去了灵力竟重新恢复成了火苗,朝着周围人飞去!

“这可不美了!”腾安浮摇了摇头,挥手将火苗重新拾起,随后又将其化成三把大剑,朝着水人抛了过去。

水人此时正面临着剑影人的攻击,看见火焰剑抛来,竟在剑影人斩中之前分成了三部分!躲过了攻击的同时,水人也由此分出了三个,接住了三把剑!

腾安浮从容笑道:“现在三对一,道友可有招?”

“管你三个还是五个,一把剑足以!”

王良又不傻,到现在他哪里不知道腾安浮是在探他虚实的!

两人以后迟早会有一战,现在小打小闹动用了两种招式已经暴露够多了,他还没傻到把另外一把金玉剑也拿出来!

宫殿里,一个剑影人对三个水人似乎不露下风,一把墨丑剑舞得密不透风,将攻击尽数挡住了,甚至还有余力朝水人反击!

被剑影人的游龙之剑斩中,水人轻则断胳膊短腿,重则被斩首分尸!

不过腾安浮时不时就会为水人补充,这才让精彩继续进行下去。

一场剑舞,让在场人都见识到了仙人手段,听那鼓点伴奏,直叫人热血沸腾!

不过温照看着这场剑舞,想得不是精彩,而是其他一些事情。他趁人不注意,将手悄然伸进了怀里,摸向那半块藏着的虎符,心中似乎真的动 了一些不该有的念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