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一十一章:一夜之后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一章:一夜之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实第二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扶南刚把可能性说出来,立马又将其否定了,“真龙陨落乃是大事,诸如凤凰、真龙之类妖族陨落,各大 宗门皆会有专门的记录。若此地有真龙喋血,那我不可能不知道!”

王良问道:“那会不会存在漏掉的情况?”

“不可能!”扶南摇头否定,“这类大事,就算我们遗漏,流连于凡俗之间的录国神也不可能不知道!

且最新一例真龙陨落记录,还是在百年之前,一个真龙幼子遭遇暗算,再往上的记录,可以追至千年之前了!”

真龙幼子?

王良心中嘀咕,这应该就是指的腾安浮做的好事吧?

录国神王良是清楚的,一种专门记录凡俗史事的小神,不过王良只是没见过而已。

“可既然第二种不可能,第一种我也没听过,那会不会有第三种可能?”王良将自己知道的开国皇帝的事简单讲述了一遍,“会不会是上个朝代发生的事,然后在越国延续?

虽然朝代更替,可严格来说,皇室血脉却是延续了下来!”

扶南想了想,点头认可了王良的想法。

“的确有可能,不过年代久远,咱们无法确认。不过此事可以将录国神唤出来问问清楚,或许就能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

“请神?”王良下意识问道,“你会?”

现在可不是百万年前的仙神时代了,如今的神灵极为罕见,王良以前见都没见过。而且承元剑派乃是剑修门派,哪里会这种请神之法?

王良学都没学过!

“请神不难,只是得把真龙国运搞清楚来由!”

“搞清楚是可以,可知道过去历史有什么用?”这才是王良最大的疑惑。

“若是过多参与凡俗之事,那受到气运反噬很正常!可你有听说,气运化龙追杀修真者的吗?”扶南反问,随后又自己将问题否定了,“至少我是没见过的!

且听你所说,那金龙似乎具有灵性,那就更加不可思议了!就好比我等使用的武器,可分为法器、灵器、灵宝三种,而就算是极品灵器也无法将其中灵性化作具体的形态,更别说脱离灵器了!

能够做到这点,那枚金龙玉玺至少是一件半灵宝,甚至已经是一件灵宝了!”

灵宝?

王良有些惊讶,整个承元剑派都找不出一件灵宝,难道一个凡俗王朝会有?

自己唯一听说过的灵宝,还是那个曾经侵入承元剑派的邪道人士手中的紫金铃!

“越国有人能炼制灵宝?”

“灵宝可以炼制,也可是天生地成!”扶南解释道,“但既然能够称作灵宝,其威力必定不可小觑!

如果那枚金龙玉玺真是一件半灵宝或灵宝的话,也难怪会遭受别人觊觎!”

王良明白她的意思了:“你其实是想弄清楚这枚玉玺到底是如何成为灵宝的?是不是知晓灵宝的由来,你就能知晓阻止我恢复的那股力量是什么了?”

“没错!”扶南点头,“虽然这枚玉玺承载越国的国运,并且国运也是其力量源头!

但不可能只是国运就能形成金龙,必定还有另外一种甚至多种力量糅合在其中!只要能够知道是什么力量,或许就能找到法子将其祛除!”

正说着,小云这时从外面回来复命。

“小姐,已经将痕迹抹去,应该不会有人因此寻到这里!

另外,那个丫头回来了!”

“好!”

扶南点点头,随后转过头看向王良。

“你且在此好生休息,明日我会想法子请来录国神!”

说着,扶南带着小云出了房间。

“这种伤势若不恢复,我怎么休息?”王良看着清静的房间苦笑道。

虽然现在灵力还算充足,可以暂时抑制伤势加重。可如果这股莫名的力量不除去,那他自己也别想好受了!

睡是不可能睡得,现在这种情况,王良只能参考一下扶南的主意,试着用灵力去消磨掉这股力量,或许这能让自己好受些。

“地灵石髓也浪费了不少啊!”王良心疼地从剑鞘中拿出了剩下的地灵石髓看了看,发觉只剩下十滴了。

总共十五滴地灵石髓,之前用吸收地灵石髓中的灵力来修炼,前前后后也就用了两滴,随后再给了一滴放在三弟王汉的玉牌中。今晚为了逃离,用一滴和金龙对拼,再用了一滴吸引了腾安浮的注意,现在只剩这十滴了。

看似还剩很多,可王良现在也不过筑基中期而已,后面需要用到地灵石髓的时候还有很多,这十滴完全不够了!

唯一让王良感到欣慰的是,之前服下那滴地灵石髓,让自己的七个灵海充盈了不少,甚至已经有了溢出的倾向。若是再这么下去,王良估计自己三个月内就能试着将灵海倾泻,制造灵河将七个灵海连接,晋升筑基后期!这速度,比起之前王良预想的进度快了不少!

等到了筑基后期,王良就能准备开始晋升灵藏境!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都得是王良将身体内这股力量给去除掉,要不然拖着重伤之躯怎么去突破?

王良叹了口气,放弃了胡思乱想,盘膝坐好,然后就开始用灵力去消磨掉这股力量。

一夜之后,公主府开始见晴。

公主吴婧的房间内,小云看着趴在桌上一直抽泣的吴婧,心中的同情早就化成了无奈以及不耐烦。

“我说公主大人啊!”小云语气有些重了,“您从回来就一直哭到现在,到底要哭多久才罢休啊?我们都安慰了你一夜了!”

“小云!”

扶南瞪了小云一眼,示意她安静,然后又转过头看向吴婧,第不知多少次劝慰道:“莫要伤心了,为了一个才认识几天的男人哭坏了身体可不值得。

说起来,你到底是喜欢他哪一点,为何就是不肯放手?”

“她哪里是不肯放手啊!”小云忍不住插话,“她就是被人拒绝,抹不开面!”

“才不是呢!”

吴婧总算是开口反驳了,“我就是喜欢他不行啊!”

“那个小白脸有那么大的魅力让你一见钟情?”小云翻了个白眼:“我求求你,你到底是喜欢他哪一点,我这就去找他,让他改了!”

“小云,闭嘴!”扶南呵斥了一声,总算是将小云的嘴给堵住了。

“不是一见钟情......”吴婧抽泣着,弱弱地开口解释道,“是他对我真的很好,所以我才喜欢他!”

“可是你这不过才三天而已!”扶南劝道,“况且你是公主,若是想找个好夫君也不是一件难事!”

“楠姐姐你都说了我是公主,那些接近我的人有谁不是在意我这个公主的名头?”吴婧摇了摇头,“只有李石,虽然只有三天时间,但我看得出来,他对我的好是真心的!

虽然一开始我就在用公主的名义压他,他看起来很怕我去向父皇告状,但其实并没有太在意我的身份。他愿意带着我在京城里玩,愿意拉着我 一起刨坑,同时又会给我准备好毛巾来清理。他没有在意过公主的名头,只是想真心地对我好,我看得出来!”

“这也叫理由?”小云又忍不住说道,“他是哪里买的迷魂药,效果这么好!”

“小云!”扶南又瞪了过去,“管不住嘴了是吧?”

“明明就是她少女怀春了,见到那小子觉得哪里都好!”小云一副不让我说话我会憋死的表情,“我看咱们还是别劝了,等她自己冷静下来就能想明白了。”

“出去!”

小云见到自己小姐生气,无奈地耸了耸肩,随后就出了房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小云性子直,说话难听,你莫要往心里去。”扶南拍了拍吴婧的肩膀安慰道,“虽然她说的有些过,可也没说错什么,男女之情岂是朝夕可 见?相处久了,你才能看出他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若是真心,那现在也只不过是一时的挫折而已,日后定然能走到一起!”

“难道真是我任性了吗?”吴婧有些茫然,“既然喜欢一个人,不是就得结婚吗?这样两人才能永远在一起不是吗?”

“理是这个理,但你这般突然,又有谁能够接受呢?你总得给别人一个思考的时间吧?”扶南轻声说着,将吴婧从桌上拉了起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莫要再去想这件事。你一夜没睡,现在还是休息的好!”

吴婧点了点头,任由扶南将自己带到床上。

“睡吧!”

扶南为吴婧将衣服换下,替她盖好被子,然后手中带上一丝灵力轻轻抹过吴婧的额头。吴婧只觉得困意向自己猛然涌来,闭上眼睛,竟是直接睡着了。

见吴婧熟睡,扶南这才悄然走出了房间,将门轻轻地带上。

离了皇宫数个街道的一处宅子,虽然不是很大,但门上书有‘国师府’的匾额让整个宅子气势了许多。

李石此刻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看着眼前的一块假山发神,不时又叹了口气,但什么话都不说。

“在想公主的事吗?”

腾安浮的声音从李石背后响起,将李石吓了一跳。

“师父,您回来了?”李石挠了挠头,“这么晚回来,是不是皇上因为公主的事怪罪您了?”

“没有的事。”腾安浮看着李石发黑的眼圈笑了笑,“你一夜没睡,是一直在想公主吗?”

“一夜?!”李石下意识地看了看天,“我坐了这么久吗?”

腾安浮失笑道:“看来你真是喜欢上了公主!”

“我喜欢公主......吗?”

李石茫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