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二十四章:大戏开始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四章:大戏开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是初夏的天气,此时的气候应该已经温暖起来,可腾安浮带来的消息,让李石心里冷得可怕!

手里的酸梅已经掉在了地上,但李石已经没有这份心去关注这些了。

“公主怎么会有危险?”李石不敢相信,“她可是皇上的女儿,皇上怎么可能伤害她?”

“别把皇上想得太好!”腾安浮摇头说道,“那可是一国之君,为了皇室的颜面,他什么都敢做!”

“那现在该怎么办?”

“......不知道!”

“师父您也不知道吗?”李石慌忙问道,“您可是仙人,不能去把吴婧救回来吗?”

“虽然我有些本事,但皇威浩荡,我抵抗不了!”

腾安浮的话让李石几乎死了心,可他也不能就这么放任吴婧去死。

“不行,我要进宫见皇上!”李石看向腾安浮,“师父您说我是皇上的亲儿子,那是不是我向皇上求情,他会不会放过吴婧?”

“以我对这位皇上的了解,不会!”

“为什么?”

腾安浮说道:“在这位皇上登基前,你可曾听闻过有其他公主的消息吗?因为她们都死了!死在了前任皇帝的手里!

继承了这般冷血的皇位,你觉得皇上会如此轻易地放过公主,然后让这等丑事告知天下?”

李石想不出法子了,似乎路子都被腾安浮的话堵死了一样......

“谁叫越国的皇帝是这一位呢?”腾安浮叹了口气,“若不是他,而是太子或者大皇子的话,也许会对他们的妹妹网开一面吧?”

“这种时候,除非皇上突然驾崩,否则怎么可能让太子他们登基!”

李石不觉得这是个法子,他的心里有些绝望了。

“等等,皇上驾崩?”

李石想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厉色,他问向腾安浮:“若是皇上这个时候突然死了,是不是就能把公主救出来?”

腾安浮大惊:“你在想些什么?”

“只是在想一个正确的法子而已......”李石在脑子里盘算着。

‘现在大皇子和太子的势力差距不大,若是皇上突然暴毙,那之后为了争夺皇位,必然会是二虎相争的局面,到时候也就无暇顾及我和公主的事情......

可怎么才能让皇上暴毙呢?若是我以皇子的身份去见皇上,然后趁着左右无人,杀了皇上......

或许可行!但逃命的话,怕是得让师父助我才行......’

腾安浮看着李石沉思,似乎有些不安:“徒儿,你到底在想什么?”

“师父,您说我是皇子,到底有什么依据吗?”李石想最后确认一下。

“自然是有的!”腾安浮说道,“当年流落的皇子在左腋、后颈下、腹部各有一颗拇指大小的红痣,与你正好对应!

除此之外,你是否还记得你有半块玉?我在你木匠父母的家中搜出了另外半块!”

玉?

腾安浮不说,李石都快忘了自己有块玉的事情。盖因自己这块缺损的玉只剩下一个口字,李石平时虽然携带,但自觉破损也就没有拿出来示人。

“这是另外半块!”

腾安浮拿出了半块玉出来,李石拿出自己那半块,然后将两块玉的缺口对其,这块玉上赫然呈现了一个完整的吴字!

这下李石彻底是信了,同样这也验证了腾安浮的话没有说错!

为了能够救公主,李石决定实施自己的想法。

“师父,我想请您帮我个忙!”

“什么事?”

“帮我救公主!”李石没有说自己要谋杀皇上的事,只是认真地说道,“我先进宫找皇上,拖延时间,然后师父您帮忙把公主救出来,事后我和公主便远走高飞!”

“这如何使得!”腾安浮惊道,“你这可是欺君啊!”

“那总比丢了命抢啊!”李石跪在了腾安浮面前央求道,“望师父能够念在师徒情分帮我一次,求您了!”

腾安浮犹豫了一下,但看着李石不停地求他,终究还是心软了,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可以帮你!”

“多谢师父!”李石大喜,“那咱们事不宜迟,这就进宫!”

“嗯......”

李石抢先走在前面,招呼着师父赶紧走。

转身之时,李石没有看见,腾安浮的嘴角轻轻地扬了起来。

等二人到了皇宫之外,李石朝着腾安浮行了一礼。

“徒儿再次拜托师父一定要救出公主!”

“若只是救人,于我并不是难事!”

“那徒儿就放心了!”

李石说着,看着皇宫大门,一步步走了进去。

腾安浮看着李石的身影消失,随即化成了一道影子消失在了原地。影子并没有朝着皇宫的方向去,而是去往了另外一个远离皇宫的方向。

温府中,王良看着这份情报有些不敢置信。

“李石是皇子这消息是真是假?”

“我命了亲信去查了数遍,甚至亲自去查过,同样是这个结果!”王柳苦笑道,“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腾安浮的谋划?”

“......很可能!可他到底是想干什么?”王良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暂时不想了,王良决定还是先将王柳安顿好再说。

“此事再议,我先把你送出城再说吧!”

谁知王柳拒绝了。

“不,我要留在这里!”

“为何?”

“大哥,我说过我是温府的女婿,可你何时见过我妻儿?”王柳坦然地笑了笑,“早在大哥你来京城之前,我便将他们送出了玉上京,藏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对于便说他们是回乡祭祖!

当初将人送出去,我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如今皇上昏庸,封闭了科举,令多少书生报国无门?我也是书生出身,不能坐视不理!”

“可现在不是皇上的问题,而是腾安浮在幕后搞鬼!”王良有些看不明白自己这个弟弟的想法。

若只是皇上的问题,王良大可放心让王柳继续呆在京城,任他搅风搅雨,当自己的忠臣!

可现在不是皇上的问题,而是腾安浮在背后谋划,王良又怎么放心让王柳一个人待在这里?

“我不信皇上能被腾安浮左右!”王柳坚定地说道,“我想试试,能不能让皇上对现今的错事醒悟过来!”

“......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已经召集了一大批书生,想等着往年科举的那个时间去宫中面见皇上!”

“难道你不怕死吗?”

“若是无愧于心,我不怕死!”王柳笑得很坦然。

王良看着王柳,不知自己该露出什么表情。

从前的王柳还在俞城时,只是一个小小的书生而已。当时的他走在街上被人夸一句俊俏都有可能羞红脸,哪里像现在这般的坦荡,如同古时君子一般,不惧任何世俗眼光。

“......那就做好你的事吧!”

各人有各自的想法,若是王柳觉得自己活得值当,那王良也不想阻拦他前行!

“既然如此,我就先走......”

王良话没有说完,突然间便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灵力,这股灵力他很熟悉,甚至熟悉到只是刚刚察觉,王良便已经冒出了无边的怒意!

“麻烦的人来了!”

“嗯?”王柳看王良表情有些不对,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王良缓缓地说道:“腾安浮来了,就在外面!”

“什么?!”

让王柳待在房间里,王良出了温府的门。看着前面带着一脸笑意的腾安浮,王良心中不由生起了拔剑砍人的冲动!

“王公子,好久不见!”腾安浮笑道,“怕是有大半年了吧!”

“你不累吗?”王良冷冷地说道,“成天都是一脸假笑,我看着都觉得累得慌!”

“王公子说的哪里话,我看见王公子可是很开心呢!”

王良懒得和他墨迹,直接问道:“你到底想要干嘛!”

“自然是想和王公子叙旧啊!”腾安浮露出了失望地神色,“自从王公子不见,我就在京城各处设置了法术,就为了能够第一时间发现王公子!

现在好不容易见了面,你这般态度,可是让我有些寒心啊!”

“少来!”

王良心想,腾安浮绝对不是没事找事,他找自己肯定另有目的!

可会是什么呢?

王良看着腾安浮一脸的笑容,心中顿时明白了。

“你来找我,应该是为了拖延时间吧?”王良厉声说道,“你的谋划肯定已经开始,但没有想到我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

为了怕我干扰,所以你才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我面前,说这些废话干扰我的判断!”

啪啪啪啪!

腾安浮鼓起了掌,一脸赞叹地说道:“王公子聪明了不少,我的确是在拖延时间,因为这场正在上演的大戏被王公子阻止了可就不妙了!

王公子要不要猜一猜,这场戏现在是在哪里呢?”

这种浅显的事情,王良猜都不用猜,腾安浮打的是玉玺的主意,到目前所做的事情都是围绕着皇室的人进行,既然如此,那就必然是皇宫里出了问题!

“看来王公子是猜到了啊!”腾安浮笑道,“可王公子愿意离开你身后的温府去皇宫吗?”

这句话的确说中了王良的顾虑,不过现在的他不是没有法子!

嗡!

心念一动,王良背后的剑鞘中金玉剑噌的一声飞了出来。

金玉剑化作一道长虹,围绕着温府快速飞了一圈出现了无数的残影!

随后这些残影围绕着温府停了下来,剑影上杀机狰狞,而金玉剑的本体就藏在其中,似乎像是在守护温府一般。

这正是玲珑剑诀中第四剑,动影之剑!

不过王良参考了体内的灵海循环,用剑诀形成了这个动影剑阵!

阵法的优点在于,王良就算现在不是灵藏无法运用灵识,也能以灵力布置出阵法来远程应敌!虽然这剑阵布置得仓促,但王良在上面倾注了大量的灵力,已经足够让拙劣的阵法成为绞杀敌人的利器!

“好厉害的阵法!”腾安浮只是用灵识扫了一眼,便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威力有多么可怕。

“你尽管试试你能否破得了此阵!”王良挑衅着说道,“有此阵护着,你大可试试能不能伤到里面人分毫!”

有了此阵守护,就算腾安浮想要破阵也得花费一定时间,王良届时大可以再赶回来。不过现在,他就不陪腾安浮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王良冷哼一声,又拿出了墨丑剑,御剑朝着皇宫飞去。

“王公子可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腾安浮叹了口气,但他完全没有阻止王良离去的想法。

“不过幸好我也做了布置,要不然真就让王公子如愿了!”腾安浮轻声笑道,“既然我被你的阵法阻拦,那你也可以试试我的本事!”

说着,腾安浮手中出现了三根檀香,随后他轻轻一吹,檀香竟无风自燃。

“以香火之福寿,宴请承万物之土灵,以借土德之力!

阵起!”

随着腾安浮灵力催动,玉上京大半个地面突然剧烈地振动梁一下,随后在京城百姓惊疑地目光中,青天白日之下竟然起了雾气!

不过一会的功夫,这雾气浓厚得伸手不见五指,尤其是在皇宫的附近,雾气已经浓郁得让王良都感觉不安。

“麻烦了!”王良神色凝重,现在他还是筑基境,看人视物都是凭借着灵敏的感官。可再灵敏的视觉,在这般雾气中都不起作用,一时间王良就有些不知道该往何处走!

“腾安浮,我之后定会找你算账!”王良心想着,但御剑的速度更快了。

虽说因为雾气让他有些看不清方向,但他可没忘记,皇宫乃是一国气运最强盛的地方,像他这般修真者单只是靠近都会受到强烈的压制,他完全可以将这种压制当做目标去寻找。且他现在是御剑飞在空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拦,那他也不用担心飞太快会撞到谁。

雾气虽然麻烦,但还不至于让王良迷路,但他担心的事腾安浮接下来的举动。在这般看不清的情况遭遇攻击的话,会让他被动很多。

不过不管是什么攻击,王良接着就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