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二十九章:我亦登场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九章:我亦登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突然出现的一个女人,所有的黑衣人都为之一愣,不明白此人是如何出现的。

不过太子并没有计较她出现的原因,甚至觉得这个人的出现让他更加高兴了。

“妹妹?”太子愣了一下,随后便关心地迎了上去,“你怎么会出现在宫里?”

吴婧看着温和的太子,心里有些不安,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她搞不清为什么腾安浮会把她突然丢出来。

“......”

面对太子的关心,吴婧没有回答,她现在心乱的很,她不明白只不过是一天的时间,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父皇死了,李石死了,大哥也死了,她的亲人只剩下眼前这个看似关心着她的太子的殿下,但吴婧分不清楚他是不是真的关心,毕竟就在刚刚,太子才将他们的亲大哥给杀死了!

她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哪怕是个正常人在得知这些事后也不可能好好的,况且她还只是个脆弱无力的孕妇!

是啊,孕妇。吴婧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怀着孩子,若是因为自己的伤心悲痛影响到了身体,那岂不是会对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

“......二哥,我能离开这里吗?”

太子看着吴婧沉默了好一会,然后这样对自己开口,他不由地怔住了。

“自然可以啊!”

不过很快,太子恢复了笑容,上前搀扶着吴婧,似乎是准备亲自带她离开。

“谢谢二哥。”

吴婧道了声谢谢,虽然她心里有些不安和悲痛,知道太子弑兄是为了皇位,但她想着自己不过一个弱女子,且太子平日里对自己这个妹妹挺照顾的,应该不会伤害自己。

扑哧!

突然间,一把沾了血的鲜红匕首被人插在了吴婧的胸口,吴婧根本没有想到太子会突然偷袭她,睁着难以置信地眼睛看着眼前依旧笑得温和的太子。

“......为什么?”

“妹妹说想离开这里,我这不是遂了妹妹的愿吗?”太子轻笑着,脸上的笑容带着恶魔般的狰狞,“只要你死了,不也是离开这里吗?”

吴婧不明白,自己不过一个弱女子,无权无势,哪里能够威胁到太子的地位?他为何要杀自己?

“莫要怪我,只是生在皇室,这便是我们最大的罪孽!”

太子轻声说道,随后轻轻地将吴婧的眼睛合上,将她放在了地上。

吴婧最后一眼看到的,便是太子的笑容,温和平静,可却比妖魔还要可怕!

‘和那个腾安浮真像啊......’

这便是吴婧最后的想法,随后她便陷入了永远的黑暗中。

太子看着吴婧的尸体,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眼睛里不带任何感情,就仿佛死的不是他的亲人而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外人。

“将这里的尸体处理好,明天我就要住进皇宫里!”

太子将命令吩咐下去,随后看着偌大的皇宫,心里顿时升起了无限的豪情。

“这里,终究是属于我,不对,是朕的了!”

几声长笑直入云间,仿佛将天空都给囊括住了。

“殿下不好了!”

一个黑衣人形色匆忙地跑过来。

“宫外有一大批禁军包围过来,现在正向皇宫进发!”

“什么?!”太子的脸色一变,“有多少人?”

“不,不计其数!”

“不可能!我大哥总领禁军,他现在死了,还有谁能指挥的动?!”太子说完,立马想到了一个人,“难道是温照?”

“太子反应很快啊!”

温照穿着一身金黄铠甲,骑着宝马一路小跑了过。他的身后,无数的士兵手执长毛、神情严肃,将太子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遍!

温照看着远处被黑衣人保护的太子,笑道:“我曾经以为那半块虎符对我是祸,可没想到这反倒助我成就大事!”

“温照,你竟敢造反!”太子咬牙切齿,他现在哪里看不出温照的狼子野心,“你一个外姓之人,有什么资格谋夺我吴姓的江山!”

“太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带人来只是听了大皇子的吩咐前来救驾,但我却没想到竟晚来了一步!”温照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看着太子谋 反,杀了皇上和大皇子!作为臣子,我只能肃清叛贼,肃清越国朝纲!”

“凭你也配!”

太子看着温照的嘴脸有些作呕,可他全然忘记了自己之前也是这样一幅冠冕堂皇的模样。

“配不配,可不是你这个死人说了算!”温照得意地笑了笑,“大皇子身死,我作为臣子为他报仇不是很合理吗?”

合理个鬼!

太子差点就想跳脚骂娘,此时他有些后悔直接诛杀了大皇子,越国的兵有八成是大皇子带出来的,就算没有虎符,所有将士都愿意听从大皇子的命令!太子也是因为忌惮这些,所以才想着抓紧击杀大皇子。

可让太子万万想不到的是,杀了大皇子又跳出来一个温照!

现在没有大皇子的钳制,这温照凭着手里的半块虎符完全可以为所欲为!

太子看着不断涌过来的士兵,心中有些绝望。

现在是有多少人了?一千?还是五千?还是上万?!

不管是有多少,凭借太子这几百人绝对不可能是温照的对手!

这个时候,太子突然明白了刚刚大皇子死时,嘴里念叨了三个字是什么了。

我等你!

大皇子那个时候已经预见到了现在的情况?!所以他才说等太子,就在去阴曹地府的路上,两人可能还得结伴!

“......养虎为患啊!”太子叹了口气。

温照此时又在火上浇油:“太子殿下,若是您投降的话,说不定我还能饶你一条性命!”

“呵呵呵!我本来以为,这场大雾是我难得的机会,却还是没想到成了你的嫁衣!”太子惨白着脸,但他的神色没有丝毫畏惧,“不过你莫要得意,结局未定,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太子殿下你还有胜算吗?”温照笑了笑,随后朗声呼道,“为大皇子报仇!”

“报仇!”

山海般的军势铺天盖地地响起,随后士兵们显露出兵刃的寒芒,朝着太子一行冲去。

这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面对无数个士兵的攻击,太子的人不过片刻便被杀的渣都不剩,最后只留下了太子一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动都不动一下。

将士们没有下手,而是将路让开,温照这才悠然地走到了太子的面前。

“太子殿下,这不是就见了胜负吗?”温照问道,“你为何不跑?”

“你一个外姓之人还没资格让我逃跑!”

太子是骄傲的,但他的骄傲在面对同为皇室的大皇子身上完全不起作用,所以他平时才表现得温和谦虚,而只有在温照身上他才能找回属于自己的那份骄傲。

“想动手就动手,莫要墨迹了!”

“太子殿下真有骨气!”温照赞叹了一声,随后毫不犹豫地拔剑斩向太子的脖子。

不过瞬间,太子的人头便被温照斩下,在空中越出了一道弧线,然后落在了旁边。

‘人被斩首时,竟还有意识啊......’

太子的脑袋看着那具无头尸体,心中不由地想发笑。

‘到头来,我们到底争什么啊?’

在太子身死的一瞬间,书房内藏着玉玺的盒子突然传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悲鸣!

这声悲鸣如同山倾、如同海覆,仿佛一切希望的毁灭,让整个玉上京都陷入了一种不可名状的绝望中。

可惜的是,这声悲鸣只有几人能够听见,但这几人里不包括温照。

温照看着太子死亡,轻轻地收了剑,随后吐了一口气。

“总算是结束了啊......”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温照心里有些发寒。

先是皇上、然后李石、大皇子、公主、太子,就仿佛有一只大手一般拨弄着越国皇室的命运!

但温照不信什么操控,他相信这是天意,是天要让越国落于温姓之手!

“从此,我就是越国的皇......”温照嘴里呢喃着,随后笑声渐渐大了起来。不过,当他看见眼前太子的尸体旁突然出现了腾安浮的身影,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国师?!”温照没有忘记腾安浮是仙人,看见人的一瞬间,他立马警惕了起来,“你为何在这里?”

“自然是来处理几位殿下的尸体啊!”腾安浮看着太子的头颅叹了口气,“虽然人死,可到底是皇室贵胄,死前竟毫无半分的体面!”

腾安浮招了招手,太子的头颅竟凭空浮起,然后飞到了他的手上,这般吓人的一幕,让所有士兵不由地后退几步。

随后众人便看着腾安浮将太子的头放回了原处,然后再一挥手,太子身上的血迹和灰尘瞬间被清理掉!

如果忽视掉太子脖子上的血痕和惨白的脸色,似乎能够给人一种熟睡的错觉!

接着,腾安浮又将皇上、公主、大皇子、李石的尸体招来,施法清理了这些尸体上的血迹,然后整整齐齐地将他们在地上摆好。忽略掉这些人已经死去的事实,这就真想一家人熟睡一般!

“一家人,不整整齐齐地多没意思啊!”

做完这一切,腾安浮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温照说道:“真是多谢你帮我收尾了!”

“谢我?!”温照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问我想干什么?这个问题当着你的面倒是让我有些难以回答啊!”腾安浮想了想,随后笑道,“不过你既然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我只是来给越国的命运布置一个圆满的解决!

现在这个结局还差最后一步!”

“妖道!”温照冷哼了一声,然后对周围士兵下令,“给我杀了他!”

但是士兵们并没有听从温照的命令,而是纷纷调转了矛头指向了他自己!

看着周围人木然的脸色,温照惊惧万分。

“我说了这个结局只剩最后一步吧?”腾安浮笑了笑,“只剩下了结你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