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四十五章:邪笑血池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五章:邪笑血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激烈的战斗,吓得江仙村的村民大惊失色,哪里还顾得上看热闹,早早地化作了鸟兽散开。而王良和其他人则是为了避免被虎山、无喜二人波及,也是退了一大段距离给二人腾出空间。可饶是如此,两人战斗的余波依旧能让众人感受到强烈的震动,在二人交战的中心早已见不到完好的建筑,虎山强横的力道足以将周围一切锤得渣都不剩!

虽然虎山的实力让人心惊,但更让人胆寒的还是无喜释放的那张笑脸,王良光是远远地听着‘嘻嘻嘻’的笑声,心中便不由地发寒!

“能够完美挡下虎山的攻击,甚至还能对心神造成影响,这无喜和尚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小孩金阳皱眉说道,“这种战斗已经不是灵藏境的层次吧?这两人怎么还没晋升金丹?!”

“有些像佛宗的法相,但少了那种慈悲的味道!”邓归灵总结道,“八九不离十,这无喜和尚是邪道无疑!”

霍澈问道:“既然得出结论,那需要阻止他们吗?”

“怎么阻止?”金阳反问道,“虽然事先提前说好,但虎山这人明显已经上头,不让他打过瘾会停下?”

邓归灵说道:“那就先看着,不过既然知道和尚是邪道,那接下来就得想法子避着他了!”

王良听老道言说和尚是邪道,心中不由吃惊。但回过头来想想,他算是搞明白为何会突然莫名其妙地跳出一个虎山,合计是这几人商量好了给无喜和尚设的局!

“等等,你们不是一伙的吗?”

“小子,谁告诉你我们是一伙的?”金阳冷笑道,“要不是进了这么个鬼地方,谁稀得罕和这么一群来路不明的人一起?”

“金阳道友此话就不对了!”邓归灵纠正道,“咱们几人的身份已经确定,来路不明的也只剩下无喜和尚一人!前面一起行动时,这和尚一直对自己的师承有所藏掖,咱们这就不是给他设了局吗?”

金阳指了指王良:“不止无喜,新来的这小子不也是不知道身份?”

“问一问又何妨?”霍澈轻笑道,“看这小子一身气息纯正,应该不是什么邪道之人......吧?”

“......承元剑派,王良!”王良明白过来,这几人明面上是不放心无喜和尚,但其实暗地里也在提防着他!

不过看这几人的语气似乎也都是正道,王良也就没有藏着掖着。

“承元剑派?连宗都算不上吗?”老道皱了皱眉,似乎有些嫌弃。

王良倒是能够理解老道的嫌弃,在修真界中,一个势力想要以宗为名,那就必须存在一位道果境之上的强者,但奈何承元剑派如今最强不过是 化神境,所以只能称作剑派而非剑宗。

不过王良听闻自己师门内的老祖一直在闭关以求突破,而且看宗主的态度,似乎承元剑派离改名不远了。

霍澈说道:“承元剑派离我们仙水符宗倒是近,我听闻这个门派的主要功法是金风诀以及配套的剑诀,你小子可否给我们演示一下算作证明?”

这个王良就办不到了,他虽然是承元剑派的人,但修炼的功法和剑诀都是师父莫沧玉给他的而非是师门正统修行功法,这让他如何演示?

看王良犹豫的样子,金阳冷笑道:“犹豫什么?该不会你压根不是承元剑派的人,而是知道这个门派所以随口胡说的吧?”

“我的确......”话刚说出口,可王良看众人不善的表情突然醒悟过来,不对啊,自己又不需要加入他们,干嘛要特意去证明自己身份?

这些人说话弯弯绕绕,自己差点就绕进去了。

“既然不信,那就算了!”王良不想在和这些人纠缠,虽然这些人看似都是正道,但自己终归是阅历浅薄,辨别不了真假。

既然辨别不了,那就最好不要和这些人起瓜葛,自己和祝子青配合不是更好?

“看来小子你是真想和那个女人走一起?”金阳阴阳怪气地说道,“正好,少一个人我们还少些麻烦事!”

“那就祝你们早日离开这里!”

王良笑了笑,毫不在意金阳的话。

唯一能让王良在意的,便是那个无喜和尚,如果此人真是邪道,那按照师命,自己就必须去杀了他!

可无喜是邪道吗?

王良想起无喜听见虎山说要杀光这个村子时脸上出现的不忍,以及为了保护村子而与虎山打上一场。虽然那张笑脸诡异之际,但无喜和尚是正是邪还是需要自己判断!

“我去!这是什么鬼东西!”

战场中央,虎山不知看到了什么竟吃惊地大叫,将王良等人的目光重新吸引了过去,随后几人像虎山一样吃了一惊。

本来和虎山针锋相对的那张笑脸此时不知为何变大了数倍,在它面前,虎山比小孩子都还要小上几分!

同时,笑脸眼睛中流下来的血流滴落在地上,在笑脸吸引众人目光的这段时间里,流下来的鲜血竟汇聚成了一个血池!

虎山的注意力放在了笑脸上,等他回过神时,血池已经将他围了起来。本来虎山想要跳出去,但血池中突然冒出了无数双手朝他抓来,他一时竟无法挣脱,所以才有了之后的吃惊!

“好恶心的东西!”

虎山一脸嫌弃,如果光是这些血和手也就算了,但他闻到其中散发出来的腥臭味时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说实话,这是虎山这辈子闻到的最臭的味道,要不是他及时封闭嗅觉,多闻一会儿怕是得被臭死!

血池的中心,虎山享受到了最浓厚的气味,而在血池之外,王良几人嗅到了一丝血腥,脸色顿时难看了。

“这东西有些不对,我竟在其中闻到了鬼魂的怨念!”邓归灵脸色不好,作为驱鬼的行家,他对鬼物不可谓不熟悉。

似乎笑脸也在应和老道的话,在众人惊骇的眼光中,血池中竟升起了数十具的尸体!

这些尸体浑身僵硬,近乎赤裸,唯独一张脸被鲜血覆盖,显现出了诡异的笑容!

这样的场景无疑是确定了无喜邪道的身份,这让王良心中一沉!

这一心沉,不是王良考虑能否打得过这个无喜,而是他之前对无喜的影响并不坏,但现在貌似真是自己看走眼了!

“真是在逼老子!”

虎山见抓着自己的手一只接着一只地扑过来,怎么打都打不走,心中也有些不耐烦了,然后身体冒出了无数的黑气将虎山的身体整个包裹起来,在外表只能看见黑色的人形!

变成了黑色人形的虎山似乎气势强盛了不少,竟大吼着一拳砸进血池,血池里竟因为虎山的这一拳传出来一声闷响,随后抓住他的手似乎也因为虎山的攻击松懈了力道,让他挣脱了出来。

“打死你个鬼东西!”

虎山怒吼着朝着那招巨大笑脸打去,那笑脸不躲不闪,硬接了虎山的攻击。

虽然打到了笑脸,但虎山没有却没有任何打到实处的感觉,反而是巨大笑脸因为这一拳竟整个的化作了鲜血流进了地上的血池里!

“嘻嘻嘻!”

有了巨大笑脸的加入,血池中的每具尸体都传来了嬉笑声,男女老少各种笑声齐齐出现,听得让人心生恐惧。

笑声里,所有的尸体都朝着虎山扑去,那速度之快,差点让虎山都反应不过来。

砰!砰!砰!

虎山及时将尸体打退,可是这些尸体扛下了虎山如此强的攻击也只是后退了数步,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向他冲过来。

此时攻守完全互换了,刚刚是虎山猛烈进攻,笑脸勉强拦住,可现在是数十具尸体围攻虎山一人!

“吼!”

虎山大吼着,拳头上竟又升起了熊熊烈火!

捏着火焰拳头朝着尸体打过去,虎山的攻击总算是有了建树,尸体被虎山打到的部位竟同样燃起了火焰,随后那火焰竟越燃越烈,到最后竟将尸体整个的烧成了灰!

“嘻嘻嘻!”

见尸体被毁,血池仿佛受到了危险,发出了一阵阵嬉笑声后,血池中又生长出了一朵朵血色莲花!

莲花随风摇曳,传来一阵阵地笑声,诡异地力量随着笑声传播开来,本来燃着火焰的尸体竟在笑声中恢复了过来!

“什么!”

虎山大吃一惊,但恢复了的尸体发了疯似的冲上来让他无暇去顾及那些莲花,只能继续被动防守。有了血色莲花的加持,这些尸体更加无惧虎山的攻击,这让他更加难受了。

不过幸好的是虎山身体够硬,尸体抗揍虽强,但打人就缺了力道。

但最糟糕的是,那莲花一直在笑,阵阵的笑声传到虎山的身上,包裹着他的黑气竟不受控制地开始消散!

“连蛮武宗的人都打不过一个邪道?”霍澈啧啧称奇,“没想到这无喜隐藏得这么深!”

王良问道:“你们不去帮虎山吗?”

“没有必要,反正在这里就算死了也能复活,我们干嘛要上去自讨苦吃?”邓归灵说着还轻轻擦了擦手,“看得老道我有些手痒了,真想找个人打一场啊!”

“刚说了自讨苦吃,现在又手痒了?”金阳指了指虎山和那血池,“直接掺和进去不就好了?”

“跟他们那不是打,那是找揍!”邓归灵呵呵笑道,“金阳道友,要不咱俩做过一场?”

“丑拒!”金阳残忍地拒绝。

“别这么扫兴嘛!”

“别拦住我看戏!”金阳冷冷地说道,“没看见他们要分胜负了吗?”

“蛮武宗的弟子还是很抗揍的,哪里有这么快啊?”邓归灵刚说完,然后便听见一声脆响传来。

众人朝着声音来源看去,原来是那虎山的黑气散尽了,清脆的响声是尸体趁虎山不注意的时候打在了他的胸口传来的!

王良之前遭腾安浮暗算,被金龙打断肋骨时的经历依旧不敢忘,这尸体打在虎山身上的声音不就和他肋骨断时的声音一样吗!

王良老熟悉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