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五十五章:没完没了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五章:没完没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光点之外,一片黑暗,而在光点内,却是一副热闹景象的花花世界!

王良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吃惊得很。

这是一个热闹喧哗的集市,商贩叫卖着货物来吸引来往的行人,三两个孩子结伴在街上穿梭打闹,王良甚至还看到有舞狮的热闹场景,但唯独没有见到祝子青等人的身影。

明明祝子青他们是先进来的啊?

‘难道这是又一个循环?’

王良下意识想到,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不对,虽然他自己正在街上走,但似乎、大概、貌似这具身体不是自己在操控!

“夫君可是身体不适?怎的脸色这么差?”

王良听见自己身旁的一个女人这么问,然后他看见自己竟不受控制地看了过去,带着让自己起鸡皮疙瘩的温柔语气回答道:“可能昨日有些着凉,不过不碍事!”

随着视线的转换,王良看见了旁边的女人,心中有些惊讶。

‘好美的女子!’

在王良近距离的观看下,眼前的女人虽然身着素衣,但身形婀娜多姿,面容美丽无比!论姿色,似乎比起王良见过的扶南、祝子青都还要美上三分!

但就是这么一个美人竟深情款款地叫自己夫君?!

“那怎么行!”王良听见自己这么说道,“咱们攒下来的钱可是留给娘子你买补品的,怎么能够这般随意就浪费在我身上?”

“但若是你身子垮了怎么办?”女子强烈要求道,“不行!咱们先去找大夫看病,然后再去药材铺抓药!夫君你的身体可不能垮!”

“娘子,你真不用为我这般......”

“但你是我夫君,更是我的天!”

听着这话,王良都快吐了,这相爱之人的缠绵话他倒是第一次见识,但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听着有些诡异呢?!

但是听着自己说出的下一句话,却是让王良浑身一震。

这具身体这般感叹道:“能够娶到江仙你这样的妻子,夫复何求啊!”

‘等等,江仙?!’

王良心中波涛汹涌,他觉得自己似乎有了重大发现!

‘江仙村,眼前的女子是叫江仙?!’

刚出来的村子是江仙村,建立村子的灵宝叫江仙剑,而现在遇见的一个女子名叫江仙?

这其中要是没有联系,王良把姓倒过来!

可是还没来得多想,王良便觉得眼前的场景突然变换了,随后他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屋子里。

屋子里有一个梳妆台,一个女子身影坐在那里,自己则是站在女子的背后,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模样。

王良看见镜中的自己,发现竟完全不是自己的模样,心中这才了然。

‘果然我是附在了别人身上!不过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随后王良听见自己说话了。

“娘子,你真美!”

“嗯......”女子轻声问道,“夫君,你爱我吗?”

“你怎么这么问?”王良一把抱了过去,从女子身后将她搂住,“我爱你,娶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那......你愿意为我付出性命吗?”

“娘子你这话是何意?”

女子挣开男人的怀抱,转过身时,王良能够看到她脸上的泪水已经完全将整个面容都浸湿了。但让王良惊骇的是,女子手中有一根细长的簪子,此刻正被女子用握刀的方式握在手里!

“我的意思是,夫君你可愿意被我杀死?”

‘啥?’

王良听着女子的话有些懵,说爱你就得被杀,你这爱是不是太血腥了点?

除了茫然的王良,其他几人处于这个场景里,听见这个对话心里同样是发蒙的。

没错,不仅是王良附在了这个男人身上,其他几人处于不同的地方,但面对的场景却是一模一样。

同样的屋子,同样的漂亮女子,同样附着在男子身上,同样没法操控身体,同样的剧情发展。

但他们面对女子充满杀意的话,心里虽然茫然,但态度却是完全不同。

就比如祝子青,她听完女子说要杀男子的话,情绪是最平静的,就仿佛她之前就已经预料到这一情况。

‘果然是这样!’祝子青心中暗道,‘如果能借助这一点杀死其他人,那之后可就省事得多了!

不过希望王良能够聪明点,要是被这里的陷阱坑了可就丢人!’

随着女子的话音落下,只见她拿着簪子就往男子刺去。

虽然祝子青是附着在男子身上的,但在簪子刺进男子身体的一瞬间,她依然感受到了一种钻心的疼!

但在之后,祝子青发觉自己能够控制这具身体行动了。

不过面对眼前女子继续的攻击,祝子青操控着男子的身体完全没有反抗,只是任由女子的簪子活生生地将自己附身的男子刺死!

‘真疼啊!’

这是祝子青唯一的想法,簪子刺进男子身体的那一刻,仿佛祝子青真的是这个男子一般,身体的痛苦完全被她负担了起来。要不是祝子青知道其中隐秘,说不得她就真操控男子的身体奋起反抗了!

不过只要能出去,疼点也无所谓!

就这样,随着身体伤口的加重,祝子青的意识渐渐地陷入了黑暗之中。

除了祝子青没有反抗,另外还有一个人同样没有反抗。

应南风附在男子的身上后,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两人的对话,但是转瞬间,便是女子杀意的簪子刺下!

不过应南风没有在意身上的伤口,比起伤口,他更在意的是女子脸上的眼泪。

‘为什么她会哭?’

应南风在心里问自己,自己被爱人活生生地杀死,可为何这个爱人的表情看上去却是那么的悲伤?

应南风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在看着眼前陌生的女子,心中却是产生了一种诡异的熟悉感。

‘嗯?为什么我会觉得熟悉?’

应南风继续问着自己,他明明记得自己从没有经历过这些,可为什么他会觉得熟悉呢?

他在脑子里挖掘着自己的记忆,想要在其中找出于此相关的只鳞片爪,但结果却是让他茫然了。

倒不是说他没有找到于此相关的记忆,而是他连自己的记忆都没有找到!

他记得自己叫应南风,记得自己是误入这里,但在此之前的记忆却是半分不见!

就仿佛他是凭空出现、凭空而来......

‘为什么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应南风觉得脑子有些发涨,但就算将整个脑子都想破,他也还是没有记起来分毫。

但奇怪的是,之前的他对此却没有觉得半分不对!

‘所以,我到底是谁?眼前的女人又到底是谁?’

疼痛中,应南风发觉自己可以操控男子的身体,但他却没有动,只是看着女子脸上那副哀莫大于死的表情,心中某处柔软的地方似乎被触及到了。

‘你为什么要哭?你可以不哭吗?’

身体的疼痛让应南风很难受,但更让他难受的,还是眼前女子的眼泪。

‘是不是只有杀了我你才会好受呢?’应南风不做丝毫的反抗,甚至摊开了双臂,任由女子施为。

‘那就快点杀了我吧!只要你能开心,我死也是值得的!’

应南风此刻的所有疑惑都被女子的眼泪淹没,他现在心甘情愿地想着自己的死应该能让女子好受。

在意识陷入黑暗之前,应南风笑了,他最后看了一眼女子,仿佛是想将女子的一切都记在心里。

除了祝子青和应南风两人没有反抗,其他人的挣扎却是一个比一个剧烈。

老道邓归灵命令着无数厉鬼,浩浩荡荡地冲入了光点之中,本来以为凭借自己的实力,抓住王良他们轻而易举,可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之后发生的事。

不仅自己饲养的厉鬼在这个莫名的地方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连自己也莫名地附在了一个凡人身上。

邓归灵茫然地看着发生的一切,当女子的簪子刺进身体时,剧烈的疼痛总算是将他惊回了现实。

‘你奶奶个腿!’

眼见着自己要被杀死,恢复了行动的邓归灵立马不干了,虽然现在附在凡人身上没有半分灵力,但他作为修真者的内心是何等的高傲,怎么愿意坐以待毙?!

二话不说,邓归灵抄起了一旁的凳子,带着宛如天神下凡一般的气势,凶横地砸在了女子身上!

除了邓归灵之外,还有一个人的气势比他都还要强盛不少。

霍澈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的女子,身体腹部的伤口疼得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脸茫然地进到这个地方,不仅让自己和景风莫名其妙地分开,更是让自己莫名其妙地受了这种伤,霍澈本就不是个好好脾气,此刻瞬间就爆发了!

‘真当老娘是泥捏的不成?!’

霍澈以指甲和牙齿为刃,张牙舞爪地朝着女子挠去!

那气势,比起骂街的泼妇都要强盛得多!

与邓归灵和霍澈相比,王良虽然也是反抗了女子的攻击,但他显然文雅多了。

忍受着身体的疼痛,王良一脚踹开了女子,随后慌忙地朝着屋外跑去。

在这种陌生的地方附身在一个陌生的男子身上,鬼知道会不会真的被这个女子杀死!

王良可没有祝子青那么了解这里,也没有应南风那般心甘情愿为女子而死。但他不了解女子的虚实,可又不想被女子杀死,所以他就只能逃了。

不过跑出房间后,王良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刚才的房间,而那个被自己踹倒在地的女子,现在也才悠悠地爬起来,重新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来不及细想,王良只得再次逃出这个房间,但眼前出现的同一个房间以及同一个女人让他有些发蒙。

‘不对劲,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虽然王良想要冷静下来好生琢磨现在的情况,但女子可没有这个耐心等着他想通。片刻的功夫,女子便带着满脸的悲伤以及锋利的簪子冲到了王良面前,迎面就要刺下来!

不知是不是王良的错觉,他似乎看到女子手里的簪子似乎变长了一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