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六十章:承元来人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章:承元来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准算!”画秋看着中年人准备掐诀,连忙扑过去把他拦住,“我说的是事实,师父你不准算!”

画叶楼看画秋这架势,感觉自己不用算就知道这画秋肯定说的不是事实!

“如果真是这个王良有错,长仙他自己会出手了解这段恩怨!”画叶楼淡然道,“但我看你这般态度,恐怕只是你自己想为你师兄报复对方吧?”

画秋支支吾吾地辩解:“谁,谁让这个人惹得我师兄不开心嘛......”

画叶楼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命令道:“你先出去,我与你师叔有事要说!”

“......哦。”画秋知道中年人的脾气,虽然可以容忍自己任性。但若是真有正事,那可容不得半点马虎!

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画秋还是知趣地离开了洞府。

‘你们都不愿意出手,那我就自己找人!’

画秋在心里嘀咕着,不过画叶楼和公羊子候完全不在意这些。

“让你们去做的事如何了?”

公羊子候一改往日地随意,认真地说道:“已经找到天宗的扶南,将此事说清楚了!”

“那就好!”画叶楼点点头,“在你们离开的这段时间,宗门里又调查出了一些隐秘,我们与宗主详细地推算过了,散修失踪之事与行道宗脱不了干系!

宗主甚至怀疑,这其中可能有邪宗之人在搞鬼!”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公羊子候焦急说道,“直接把行道宗揭发了不就行了?”

“没你想的这么简单!”画叶楼摇头说道,“行道宗在修真界中的名望毕竟深重,除非我们找到决定性的证据,不然很难扳倒他们。”

公羊子候问道:“不可能只让一个天宗的一个小丫头自己调查吧?我们不做点什么?”

“这倒不会,既然此事可能和邪宗之人有关,宗主决定出次血,准备通知西州各大宗门来一次西州大比!”画叶楼沉声说道,“其一,行道宗的根基毕竟是在西州,此次大比他们不可能不派人来参加,正好可以用此法拖延时间!

其二,若是在期间找到了证据,到时候便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行道宗的恶行揭发,让他们彻底下不来台!”

“宗主这招挺高的啊!”公羊子候赞赏道,“宗主准备怎么个出血?”

画叶楼淡然说道:“两件灵宝以及一件后天至宝,这出血够不够?”

公羊子候倒吸了口凉气:“这哪儿是出血啊?分尸还差不多吧?!咱们承教宗的宝贝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吧?”

“若是能够扳倒行道宗,咱们承教宗能够得到的利益远非这几件灵宝能够比拟的!”画叶楼轻笑了笑,“虽然都是正道势力,但这不代表我们承教宗与世无争!要怪还是得怪行道宗给我们这个机会,不然他们老老实实开自己的云台渡口,我们也只能看着!

说到底,还是财帛动人心啊!”

陈风麟的洞府。

被天雷洗礼了一番后,此时的洞府早已没有了之前的模样,如今已是废墟一片。

在洞府废墟中,孔里身形狼狈,不过他的面容却是充满了欣喜之色。

“我的麒麟丹总算是炼制成了!”孔里手中拿着一颗通体血色、剔透玲珑的丹药,嘴里喃喃道,“盼了这么多年,你终究是被我拿在手里了!”

“提前恭喜道友!”陈风麟被天雷波及,身上也是极为狼狈,随后他便用灵力收拾了一番自己的衣服,然后朝着孔里贺喜,“待麒麟晋升纯血,到时候道友你怕是能在同境横行!”

“横行还算不上,但孔某离那道果却是近了几分!”孔里嘿嘿一笑,“这还得多亏了道友你高超的丹道啊!

说句实话,道友你的丹道让我有些担心呢!”

陈风麟有些不解:“道友你这是何意?”

“如果道友你丹道被他人所用,反过来对付我可怎么办呢?”孔里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番,目光里透露出了阴险,“不如,道友你就一直为我所用吧!”

“你想如何?”

“道友你不是猜到了吗?”

孔里笑着抬起了右手,一个漂亮的紫色铃铛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紫金铃?!”

陈风麟大惊失色,这个时候他怎么能够不明白孔里想要干嘛。

“陈某费心费力帮你炼制丹药,没想到你竟这般对我?”

“孔某对你不错了,若是换做旁人,我早就杀人灭口了!”孔里不怀好意地笑道,“要不是孔某惜才,又怎么会想到将道友你收入我的麾下呢?”

陈风麟想要逃,但孔里眼疾手快地将手中铃铛摇响。

叮铃铃~

叮铃铃~

清脆的铃声从洞府的废墟之中响起,声音飘荡着远方却是半分不见降低。

陈风麟只觉得一阵恍惚,双手垂下,目光无神,仿佛一个傀儡一般,完全没有反抗之意。

“虽然是元婴,但却半分不能抵抗?”孔里啧啧惋惜,“看来你果真失了剑修之心!

不过也正好,将你带在身边,让你看看我是如何覆灭承元剑派的!”

承元剑派中。

自王良离开,承元剑派这些年正好是一片和平宁静的景象,除了偶尔从第二峰中传出的响动外,这个地方总能让人想起岁月静好。

轰!

“夏!龙!”

第二峰中的炼丹房中,赵毅愤怒的声音几乎传遍了整座峰。

而炼丹房内,赵毅将夏龙按在地上,两手抓住脖子,似乎要将夏龙掐死一般。

“咳!冷静,冷静!”夏龙挣扎着解释道,“这不是我的错啊,我就是想用静水草中和一下火息叶的效力,谁知道就炸炉了......”

“你还说!”赵毅怒吼道,“连我这个不懂炼丹的外人都知道这两个东西水火不相容,结果你还放了至少三株静水草进去!你就是成心让我的丹药白费是吧!

我真的是脑袋被驴踢了,居然会为了贪图便宜就上了你的当!你快还我的积分!”

“别紧张,大不了我用我的那份重新帮你炼一次嘛!”夏龙赔笑道,“而且你看丹炉里还有一颗炼成的,这不还是成功了的嘛!”

“这个黑成炭的东西你还敢称它是丹药?”赵毅几乎抓狂,“这种大写着有毒的东西你还好意思拿出来?”

满怀愤怒的赵毅下手之狠,被掐着喉咙的夏龙差点就喘不过来气。

不过赵毅丝毫不担心会不会闹出认命,夏龙好歹也是筑基境,这点实力还是有的。

“立刻,马上,现在给我重新炼制一份丹药,不然......”

听着赵毅充满威胁的话,夏龙连忙点头,随后总算是被赵毅放开了。

“咳咳!下手这么狠,你就不怕把我掐死吗?”

“这样力度就能把你掐死,那你这个筑基境真就白瞎了!”赵毅没好气地说道,“赶紧起来给我炼丹!”

“哦......”

夏龙揉了揉脖子站了起来,但随后便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剧烈的咆哮声,整座炼丹房似乎都在这个声音这些震动起来了。

“外面什么动静?”

“不知,先出去看看!”赵毅听见这声音想来是发生了什么事,一脸严肃地走了出去。

赵毅御剑出了第二峰,此时也有不少人听见这个咆哮声出来一看。

在承元剑派七峰之上,剑派的护山神兽青血麒麟正在天空中与眼前的敌人怒目相对。

眼前的敌人一身金色流华长衣,面容文雅,但此刻似乎是因为麒麟的原因,表情变得有些恼怒。

“区区一个杂血畜生竟敢如此挑衅!”熬易尹哼了一声,“看来你这畜生也是娇生惯养的很,连尊卑都不分了!”

“麒麟长老只是在尽责抵御外敌,阁下一口一个畜生不也是无礼至极?!”

话音落下,宗主的身影出现在了麒麟旁边,与熬易尹遥遥相对。

熬易尹上下了看了看宗主,不由露出来冷笑:“果然是小门小派,竟然一个元婴境的也能当话事人?”

宗主皱眉道:“敢问阁下是谁?”

“你们不配知道吾的名字!”熬易尹高傲地说道,“wu6来此只是为了找一个人,王良可是你们这里的弟子?”

“王良?”宗主心中一沉,这王良刚出去几年就闯了祸了?

“阁下是何人?为何要找他?”

“听你的口气,似乎真是认识他了?”熬易尹眯了眯眼,“本来只是想找人问问,却没想找对了地方!

他现在在哪里?”

宗主毫不示弱地说道:“我为何要告诉你?”

“为何?”

熬易尹轻笑着,他的身后冒出了一个参天大的虚影,其形态豹身龙首,但威严比起麒麟来说都还要强上三分!

“真龙睚眦?!”宗主倒吸了口凉气,以他的见识自己不可能认不出眼前之人的身份。但他不明白的是,王良是如何招惹这种强敌的?!

麒麟看见来人的真身,自知论血脉比不上眼前之人高贵。虽然心有不甘,但它的气势却是弱了几分。

宗主的神情变得严肃了一些:“阁下是真龙强者,王良不过筑基小辈,如何会招惹到你?”

“放心,我不会对他怎样,只是找他有事而已!”熬易尹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了,“现在可以告诉吾他的下落了吧?”

“......在下不知!”宗主回答道,“数年前王良离宗,自此不知去向,阁下若要找人,还请去其他地方看看!”

宗主的这番话明显惹得来人不高兴了。

“你不知道?”熬易尹一字一句地说道,“吾废了半天口舌,你竟告诉吾不知道?!”

“......对天道发誓,我的确不知!”

宗主只感觉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但他半分不敢得罪眼前的人,只能咬牙说道:“阁下若是不满,可对我发气,莫要连累我宗门弟子!”

“吾可不是斤斤计较的小人!”

熬易尹哼了一声,便准备离去。

宗主刚准备松一口气时,却没想到在山门处,却是传来了一个万分嚣张的声音。

“承元剑派的人,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孔!里!”

对这个声音,宗主再熟悉不过了,他咬牙切齿地暗骂了一声,他真搞不懂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连这么一个大麻烦都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