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六十九章:寻仇前因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九章:寻仇前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峰峰顶,藏书阁外的云层上,赵毅在弟子堆里挤出来,左顾右盼,总算是看到了夏龙的身影,这家伙不知去干了什么,身上大包小包地拎着各式各样的东西。

“找你半天了,你刚刚去哪儿了?”

“不是要离开吗,我这不回去把家当都拿走嘛!”夏龙挑挑拣拣地拾掇物品,甚至连他的剑上都挂了好些个药材!

赵毅翻了个白眼:“咱们是去避难,不是搬家,之后又不是不回来,你拿这些东西干嘛?”

“东西留在这里万一被弄坏了怎么办?”夏龙理直气壮地说道,“这些可都是我攒了一辈子的东西,可不能就这么没了!”

赵毅有些头疼:“你就没有储物法器吗?”

“有两个,但已经塞满了!”

“......”

看着夏龙这幅难民的样子实在不成体统,赵毅无奈地将他身上的东西放进了自己的储物法器中,把夏龙解放了出来。

“舒服多了!”夏龙伸了伸手脚,然后看着挤满了弟子的云层,他不由地好奇问道,“怎么都挤在这里没动啊?不是说要借助千里遁空离开吗?”

“要启动千里遁空这件半灵宝,必须消耗大量的灵力!”赵毅说着便带着夏龙慢慢往里挤,“和我同境的几个主事弟子正在给千里遁空运送灵力,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吧。”

“这得耽误多久啊?这么多人为什么不一起上呢?”

“每个人灵力属性都不一样,同时运送容易使灵力驳杂!”赵毅没好气地说道,“亏你还是搞炼丹的,灵力属性这种基本常识你都不知道?”

“这不是着急嘛......”夏龙挠了挠头,然后便跟着赵毅来到了藏书阁外。

刚到地方,夏龙便看见那藏书阁的看守者一脸严肃地盯着眼前漂浮的一块令牌,令牌一面写着千里、一面写着遁空,这正是那件半灵宝千里遁空!

除此之外,还有几名灵藏境的弟子围在令牌旁边正在往令牌内运送灵力,不过他们面容发白,似乎是灵力耗费过度。

“好了,收回你们的灵力吧!”看守者大手一张,那么令牌便不自主地回到了他的手上,“灵力充足的情况下,我一次可以传走一百人,之后就得重新补充灵力,你们想好了谁先走?”

赵毅皱眉,他似乎对这个数字有些不满意:“前辈,一百人是否太少了?光是练气境和筑基境的弟子都有上千之数,不能一次传走吗?”

“一般的传送法阵一次也不过十人,我能传走一百人就已经是厉害的了,你们就知足吧!”看守者扬了扬令牌说道,“赶紧做决定,不要耽误时间!”

赵毅找到其他灵藏境弟子一同商量了一番,准备先让练气境的弟子先走。

夏龙扯了扯赵毅的衣服问道:“我什么时候能走啊?”

“别急,等练气境的走完了就让你走!”

“那这大概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赵毅回答道:“练气境弟子总计有八百来人,千里遁空一次补充灵力的时间是半个时辰,也就是四个时辰之后就可以轮到你了!”

“四个时辰?!黄花菜都凉了吧!”夏龙惊道,“你就不能通融一下,把我先放走吗?”

“身为剑修,你怎么这般胆小?”赵毅安慰道,“耐心点,顶多半天时间我们就能离开这里。”

夏龙担忧道:“半天?可是护山阵法能撑得过半天吗?”

“你得相信我们承元剑派!”

轰隆隆!

山峰之外,承元的护山大阵传来一阵剧烈的轰鸣,将第二峰上的所有弟子都震了一震,同时也让他们心里产生更多的不安。

之前护山大阵虽然有震动,但完全没有到这种程度,听这个声音让他们有种阵法要被破开的错觉!

“阵法不会顶不住了吧?”夏龙下意识地把所有人的心声都说了出来,让气氛都变得不安了起来。

赵毅同样有些不安,但他的职责不允许他露出这样的神色。

但哪怕是这样,赵毅和其他弟子一样,不由自主地从云层中眺望,看向了远处的大阵。

承元剑派外,一个青绿色如同龟壳般的法阵将整个承元包裹了起来,看上去防御力十足!

孔里应对这个法阵的法子也是简单粗暴,使唤着三个修罗大鬼死命地往那龟壳上砸!

修罗大鬼仿佛没有疲累的感觉,六个巨大无比的拳头已经毫无间断地砸了半个时辰有余,砸的那些维持法阵的长老们都有些觉得吃力!

“承元剑派还有这么一个乌龟壳子?猥琐不出,这难道不丢你们剑修的脸吗”孔里冷笑着用灵力将声音传进法阵附近,“投降吧,只要你们投降,我孔某定不会杀你们!”

“投个屁!”一个金丹境后期的长老暗骂了一声,随后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这邪道好生不要脸,拐走我们承元的麒麟不说,竟还想拐走我们!”

另一个长老手中拿剑维持着法阵,他的修为要高一些,现在倒是显得比较从容,不过他对承元的局势并不看好:“我们没了青血麒麟,孔里手里有紫金铃这件灵宝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除非老祖突破道果出关,要不然就算成功赢了孔里也很难留下他,说不得又会和上次一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上门挑事!”

刚才的长老反问道:“难道我们就只能挨打吗?”

第二个长老说道:“守着承元不难,旁边就是仙水符宗,只要我们许以利益,出于正道考虑他们不会不来帮我们!

不过要是这般做,那咱们就成了仙水符宗附属了!”

“他们就不能直接来帮咱们啊?”

“你难道第一天认识仙水符宗?他们虽然财大气粗,可也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宰我们的机会啊!”

“所以说要么逃、要么死、要么就是臣服?!”第一个长老又骂道,“他爷爷个孙子,这些选择怎么就这么憋屈啊?”

“实力不够,只能挨打了啊......”

这句话引得所有人都叹了一口气,虽然他们很想给自家的剑修争口气,提剑出阵和孔里大战个三百回合!

但现实却是他们根本就不是孔里的一合之敌,更有可能被孔里的紫金铃控制,反过来对付自己人!

正在这时,一声苍老却沉着有力的大喝在天空之上炸响。

“你爷爷的,是哪里来的杂毛畜生,眼睛瞎了是吧?竟敢来犯承元?!”

随着这声音而来的,是一把赤红色的长剑,和一个在天空中凭空屹立的人影。

但凡上了岁数的长老不可能没听过这个声音,他们虽然实力比不上孔里,但还不至于老眼昏花认不出自家的老祖!

“是老祖,是老祖的声音!”

天空中,那个苍老的人影正是承元老祖的模样!

法阵外的孔里同样看见了那个人影,还有那把赤云剑!

他眼睛一眯,竟挥手让三头大鬼停住了攻击。

“承元老祖?像你这种满嘴浑话的粗鄙之人也能当老祖?”自从看见老祖出现,孔里的怒气似乎也升了上来,“说我是杂毛畜生?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你忘了我是谁了吗?”

老祖的身体早已在地脉石室中化成了白骨,天空中的人影自然不可能是他,而是宗主假扮的!

不过宗主没有想到,听孔里的口气似乎和老祖认识。

可要认识也是老祖和他认识,宗主哪里知道啊!

“......你这畜生都不如的东西哪里配让我记得?”宗主学着老祖昔日的口气冷笑道,“识趣的就赶紧滚,不然老子手里的赤云剑可要把你这杂毛畜生的毛都给烧干净,再把你扔进尿壶里用你的嘴来接尿!”

孔里听着这话,心里的火气不受控制地蹭蹭往上涨,他差点就压不住!

缓了半天之后,孔里才冷笑着说道:“很好,真的很好,好一个承元老祖,这骂人的本事比起当年也不见得落后啊!

也许你已经忘了有我这号人,但我还是想请你回忆一下,当年是不是收拾过一个行乞的人?”

“你这腌臜玩意儿也配让老子记住?”

虽然嘴里嚣张,但宗主听着孔里这话心中不由一动,他还真记得一个行乞的人!

应该是在宗主刚刚进山的那段时间,那时的宗主被老祖看中,强行替已逝的上任宗主收了他做徒弟。

因为宗主曾是奴隶,老祖想要替他了解曾经的因果,于是便带着他回了故乡,也就是在期间发生了一件事。

当时老祖在路边看见一个行乞的男孩,凭他的实力一眼便看出了这个孩子天赋非凡,这让老祖又动了收徒的心思。

不过在后来老祖观察男孩心性时,却发现这个孩子竟是假意行乞,实则却是一个人牙子的手下,专门替人搜寻那些大户人家的孩子!

大户人家虽然有护卫,防得住那些不怀好意的大人,但他们可想不到被忽视的男孩才是最危险的人!

就这样,男孩和人牙子配合抢了好几个孩子,这些都被老祖看在了眼里,这也让他心头大怒。

后来老祖脾气上来了,也顾不得在凡俗隐藏修为,直接找上了人牙子和那个男孩,大发脾气地收拾了一通。期间因实在生气,竟将那个男孩腿都打断了!

将丢失的孩子送回去后,老祖恨铁不成钢地再次骂了那个男孩一通,同时也熄了收男孩为徒的心思。

数百年过去了,要不是孔里这么一说,宗主自己也快忘了那个孩子。

“还不记得吗?还是你已经回忆起来但不敢相信啊?”孔里冷笑道,“数百年前,有一个被你打断了一条的男孩,而那个人就是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