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八十二章:又遇麻烦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二章:又遇麻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踏入光门,王良几人眼前一阵恍惚,随后便发现竟回到了之前进来的地方。碧蓝的天空,杂草丛生的小山,王良还能闻到一阵青草的香味。

“总算出来了啊!”

虽然王良在秘境内待了这么多年,但外面的世界才过了一个月而已!

这点时间,怕是许岩的尸体都还没腐烂完吧......

“嗯?许岩的尸体呢?”

王良皱了下眉头,用灵识环视了一圈,发现许岩的尸体竟然没了!

“我杀了他然后便被拉进了秘境,按理说许岩的尸体应该就在我进去的地方才对?”王良猜测道,“难道有人路过把尸体带走了?”

王良自然想不到许长仙一行曾经找来这里,然后带走了许岩的尸体。不过他心里清楚,寻常人路过此地,大发善心把尸体就地掩埋都算不错的了,怎么可能会不辞辛苦地将尸体带走?

换句话说,只有熟悉许岩的人才有可能这么做......

王良思考了一会儿便不再去想,毕竟许岩人都死了,他就算再恨许岩也不可能费心找来尸体鞭尸!

既然如此,还是正事要紧!

王良自然不会忘记回宗门报信的事,当下便御使着墨丑剑朝着承元剑派飞了回去。

另外一边,祝子青看着转换的景色心中不由舒了一口气,随后便拿出了梧桐凤火木,将里面的应南风唤醒。

“前辈,我们出来了!”

“出来了?”应南风仿佛刚刚睡醒一般,带着茫然地语气还顺便打了个呼噜,但很快他又恢复了正常。随后残魂从梧桐凤火木中飘出,看着周围的景色不由有些感慨。

“外面的天空,好久没见到了!”

祝子青问道:“我还有正事要做,咱们之前说好的,前辈的剑可借用给我?”

“拿了你的梧桐凤火木,借剑之事自然不会吝啬!”应南风招了招手,承影剑的剑柄出现在祝子青面前,“你届时放心握住承影便是,我已经打好了招呼,它不会排斥你!”

祝子青喜道:“多谢前辈了!”

“小事!”应南风摆摆手,“我继续睡觉了,有事再叫我!”

说完,应南风便回到了梧桐凤火木中休息。

祝子青拿过承影剑后也不耽误时间,御使青蓝剑便和王良一样,朝着承元剑派飞去。

等祝子青到了承元时,这里早已变成了死寂的绝地,虽然在外表看来这里的建筑还算完好,但她知道承元剑派已经覆灭了!

是的,祝子青骗了王良,她没有说实话,那所谓的七天期限其实并不是承元剑派覆灭的期限,而是另外一个事情的期限。

如果祝子青实话说承元剑派已经覆灭了,那王良定然会不顾一切地赶回来,而这就违背了她原本的想法。所以祝子青真话里藏着假话,故意瞒住了王良!

祝子青径直地飞进了山峰之内,不出所料地在第一峰莫沧玉的洞府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师父!”祝子青面无表情地轻声说道,“我回来了!”

“有些迟了,但还不算晚!”陈风麟睁开眼睛,看着祝子青的目光不带一丝感情,“剑呢?”

“在这里!”祝子青将承影剑的剑柄举起,放在陈风麟面前示意了一番,“师父可要现在用剑?”

“这就是曾经那位风华仙的剑?”虽然看不到剑身,但陈风麟光是感受了一番便觉得威力不俗,下意识地就想触摸一下承影剑。不过很快,陈风麟刚刚伸出的手顿了一下。

陈风麟目光中的复杂一闪而过,随后冷声说道:“......罢了,你来将仙寒冰斩开吧!”

“是!”

祝子青没有迟疑,拿着承影剑走近洞府便开始向被冻结的冰霜刺去。

在承影剑之下,原本坚固无比的仙寒冰如同豆腐一般,被划出了一道道裂痕。祝子青不知洞府内莫沧玉到底在何处,为了不伤己到莫沧玉,于是她一点一点用承影剑向里面推进。

很快,祝子青挖到了莫沧玉的位置,然后用承影剑将莫沧玉周围的仙寒冰划出了一个方形,然后将莫沧玉连带着周围的仙寒冰一起运了出来。

“师父,好了!”

随后出现在陈风麟面前的,正是被仙寒冰包裹住的莫沧玉!

依旧被冰封住的莫沧玉闭着眼睛,就好似是睡着了一般,看起来安静惬意。陈风麟只是看了一眼,那原本冰冷的表情就如同春雪消融一般露出了藏在冰冷后面的温柔。

“沧玉......”陈风麟轻声念了一下,然后拿出了一个葫芦将莫沧玉连带仙寒冰一并收了进去。

祝子青问到:“这样就行了吗?”

“足够了,如果不是被封住,沧玉她怕是见到我就会砍死我吧?”陈风麟轻声说道,“等我突破了道果,然后找到去往地府的路为她带回孟婆汤,或许她就能明白我的心思了!”

“可是她不会理解师父的!”祝子青问道,“如果让她知道覆灭承元的罪魁祸首是师父,师父您觉得她会放下对您的仇恨吗?”

陈风麟淡然说道:“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从来不会关心她会不会原谅我!”

“说来......”陈风麟看向祝子青,神色里透露着些许威势,“你的话是不是有些多了?”

祝子青犹豫了一下说道:“......因为徒儿觉得,师父您和应南风有些像,所以才......”

应南风为了成全自己心爱的女人甘愿赴死,而陈风麟为了莫沧玉机关算尽,更是颠覆了昔日的师门!

在她看来,这两人的变态程度完全不相上下!

“不同的人,不同的事,何谈一样?”陈风麟简单回了一句,然后问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祝子青迟疑了一下,随后说道:“我在秘境里,看见了王良!”

“王良?”陈风麟一顿,随后问道,“未必然他闯过了剑阵?”

“......是的!”

“原来如此......”陈风麟轻笑道,“所以你是想把承影剑给他是吧?随你吧,反正这把剑对我已经没有了用处!

现在离开吧,不然等他们来了,到时候你想走都麻烦了!”

“是!”祝子青行了一礼说道,“徒儿先行告退!”

祝子青告了辞,然后拿出了青蓝剑便离开了承元剑派,只留下陈风麟一人继续呆在那里。

不过她还有个疑问,那就是王良跑哪儿去了?

王良现在是灵藏境,实力比她强上不少,没道理祝子青都御剑到了承元而王良却迟了一步?

“难道是出了什么状况吗?”

祝子青没有猜错,王良的确是出了状况!

离了承元千里外的一个地方,王良被眼前的男人挡住了去路。虽然王良很想就这么御剑离开,可眼前男人身上发出来的威势却是让他瞬间动弹不得!

‘好强啊!至少也是化神,甚至是道果!否则我不可能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在这样的威势下,王良甚至连挣扎都做不到!

“前,前辈是何人?”王良艰难地开口,“为何要拦我去路?”

“因为吾在找你!”熬易尹轻笑道,“王良,寻觅了这么久,没想到竟这般容易让吾碰上了你!”

“我和前辈认识?”

“当然是不认识的,不过你定然是认识吾那位不成器的弟弟!”熬易尹说道,“提示一下,我那位弟弟姓腾,是条蟒妖!”

“腾安浮?!”王良大吃一惊,“你是他哥哥?”

“镇恶龙王之子,吾为熬易尹!

奉父王之命,请你去一趟中州!”

由不得王良拒绝,熬易尹强行拉着王良用极快的速度朝着远处的天际飞去!

王良心中一沉,光是这份实力就不是腾安浮那种徒有虚名的人能够比的,如果此人真是镇恶龙王之子,最坏的可能就是这人是一条货真价实的真龙!

如果真是这样,那王良此行可就凶多吉少了!

可是王良不甘心,明明他是要回承元剑派报信的,可偏偏运气这般不好,竟直接撞上了一条真龙!

‘明明从秘境中拼了命的出去,明明自己有机会去救承元剑派,可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啊!’

在熬易尹的控制下,王良浑身就没有一处是能够动弹,就连体内的灵力也被不知名的力量禁锢住,王良想反抗都做不到!

‘果然我还是太弱了啊!’

王良绝望地闭上眼睛,只能无可奈何地让熬易尹带着他离开。

穿过九天云层,飞过凶猛的罡风,熬易尹带着王良来到了一条辽阔无比的气魄大河之上,这时候熬易尹的速度才慢了下来。

随后熬易尹伸出手,一条不过掌心大小的舟被他扔了出去。只见那舟闻风见涨,落在大河水面时竟变成了一条能够承载数人的小舟。

“终于不用靠自己飞了!”熬易尹感慨了一声,随后带着王良落到了舟上。也就是这个时候,王良发觉自己能动了!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别紧张,只是找你去和吾那不成器的弟弟了结恩怨而已。”熬易尹随意说道,“虽然是睚眦必报,但吾与你可没仇没怨,你别担心吾会杀害你!”

王良疑惑道:“只是了结恩怨这么简单?”

“只是这么简单!”

“但我还有急事......”

“不不不!”熬易尹拜了拜手,“虽然是了结恩怨,但吾可不是请你做客,这种事可由不得你拒绝!”

王良算是明白了过来:“也就是说,我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就是这个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