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八十三章:天河之上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三章:天河之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百万年之前的仙神时代,横亘苍穹的天河之上,天庭就在那里。那时的天河皆是弱水,鸿毛不起、飞鸟难渡,寻常人想要过得此河是千难万难!

因为那场天道崩坏的灾难,使得天河倒灌,弱水流到大地,使得一片生灵涂炭!

后来大父以身合道,天河也被补全,然后被改名为界天河,意为界别天地之河流。同时因为弱水的缺少,使得渡河的难度也小了许多,不过其上的九天罡风依旧阻拦了不少人的脚步。

王良将记忆中杂闻录里的描述和这条大河一一对照,很快便判断出自己正在这界天河之上!

正是因为判断出了这条大河的来历,王良就更加绝望了,在界天河里他就是想逃都逃不了!

熬易尹拿出来的小舟估计也是一件宝贝,不然不可能这般自在地在河水上游荡。虽然这河面看似风平浪静,但王良敢打赌,一旦自己的手迈过小舟的范围,那无处不在的狂暴罡风便会瞬间把自己撕裂!

王良算是彻底死心了,不过他一想到承元剑派覆灭,心中的无名怒火便疯狂生出,看着熬易尹的目光都带上了些许的愤怒和不干。

“看来你是接受事实了?”熬易尹倒是毫不在意王良的眼神,反倒还随意地笑道,“你可莫要怪吾,吾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王良别过头,不想和他说话。

“看开点,别这么生气嘛!”熬易尹挑逗道,“和吾说说话也好啊,从西洲回中州至少还有三个月时间,你不说话吾岂不是要无聊死?”

王良继续沉默。

“感情还是个闷葫芦!”熬易尹无奈地摇了摇头,“算了,吾不久之前才看了场好戏,所以心情不错,就不和你计较了!

不过,你确定你不想知道等到了中州是怎么了结恩怨的?”

王良闭上眼睛继续沉默,表示自己现在不想知道这些。

“啧!”王良这般态度,熬易尹心中顿时有些不耐,于是威胁道:“再不说话吾就把你扔进界天河里!”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王良总算是开口了,“明明是一代强者,为何你要这般难为我这种弱小?难道欺负我会让你很高兴?”

“只是觉得无聊而已,谈不上什么高兴!”熬易尹随意道,“这样吧,就让吾来猜猜你之前说的急事是什么,如果猜错了吾就多花些时间陪你走一趟如何?但如果猜对了,那你就老老实实地跟吾走,而且这路上必须和吾说话!”

王良疑惑道:“当真?”

“龙族可不屑于骗人的,而且还是骗你这种弱者!”熬易尹假意地思考了一下说道,“吾猜,你是不是要去一个叫承元剑派的地方?”

王良的心脏猛地一跳,表情有些惊讶:“你怎么会知道?”

虽然王良与腾安浮曾经较量过,但王良可没傻到自报家门,所以腾安浮应该是不知道自己师承何处。这个熬易尹自称腾安浮的兄弟,那应该不可能从腾安浮那里知道这一情况。

除非,熬易尹在来西洲寻找王良时,无意去过承元剑派!

“自然是去过承元才知道的啊!”王良刚刚得出结论,熬易尹的话便证明王良没有猜错。

“你去过承元?”王良连忙问道,“那你可知现在承元怎么样了?那里有没有遭遇什么危险?”

熬易尹挑了下眉,然后轻笑道:“想知道?”

“想!”

“那你就先叫吾三殿下!”

“殿下?”

“吾可是父王的第三子,你不叫吾三殿下那该叫什么?”熬易尹向后一倒,整个人便躺在了小舟上,双手环抱于胸腔,给自己调整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看王良还在迟疑,熬易尹又说道:“还不叫?你还想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左右叫个称呼也没什么损失,王良咬了咬牙说道:“三,三殿下!”

“这还差不多嘛!”熬易尹笑了笑,然后才随意地说道,“吾去承元问你的去向时,正巧看见一个人打上了承元剑派的山门,好像是叫孔......忘了,反正姓孔!”

“孔里!”王良惊呼了一声,然后问道,“他什么时候去的?”

“没多久,也就几天之前吧!”熬易尹想到了什么,露出了感兴趣的脸色,“说来也正是这个姓孔的,所以吾才看了一场好戏,现在光是想想都觉得有意思!”

“什么好戏?”

“一头杂血的畜生为了能够成为纯血的麒麟而投靠敌人,你说是不是好戏?”

“青血麒麟?!”王良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这不就是祝子青之前告诉他的事吗!

陈风麟炼制了一颗麒麟丹,孔里用此丹药诱惑麒麟,麒麟忍不住诱惑投敌,承元凭空少了一大战力!

既然这是几天之前的事,那也就是说,在自己还没出来时,承元已经被孔里覆灭了吗?!

‘不不不!老祖还在,这种时候他不可能还能一门心思的闭关!’

王良在心里安慰着自己,随即问道:“那后来呢?后来承元怎么样了?”

“不知!”熬易尹淡然道,“吾只是看了那头麒麟投敌,然后就离开了,后面发生了什么吾可没有兴趣!”

王良没有问出自己想知道的,心头有些焦急。既然是几天之前的事,那定然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王良只想知道这最后的结果到底怎么样了!

如果熬易尹没有撒谎,那他就是真的不知道后面发生了,这让王良现在恨不得立马飞回承元查探情况!

“好了,既然我猜对了,那你可得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熬易尹神秘一笑,“想不想知道在中州等待你的是什么?”

王良心中正焦急着承元的情况,哪里有心思回答他的问题,于是随意地回了声:“不想!”

“不想?不想就算了!”熬易尹楞了一下,然后没好气地说道,“吾说你这人怎么油盐不进啊!吾好生好意地和你说道,你竟然还是这般态度!”

王良随口问道:“那你会放我回去吗?”

“不能!”

“既然如此,我干嘛要给你好脸色!”

这句话说得让熬易尹膈应了一下,随后他冷哼了一声,干脆不说话,闭上眼睛睡着自己的觉。

至于王良则是沉默地看着舟外的风景,心里的思绪却是杂乱无比。

在这王良二人的舟行驶在界天河上,其行驶的速度之快,以王良现在的目力都有些看不清外面的景色!

九天罡风或许正在界天河上呼啸,但因为界天河完全无法被罡风吹动,所以王良也看不出到底有没有风。

‘如果承元剑派真的覆灭了......’王良暗暗发誓,‘孔里、陈风麟,我会一直活下去,活到足够强大的那一天,然后让你们付出代价!’

王良虽然不知道承元的具体情况,但他已经开始倾向于那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完全覆灭!

现在的他哪怕再怎么愤怒和不甘,都是无济于事的,因为他就算回去了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冷静,冷静,我不能让情绪左右了我的判断!’王良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分析起现在的状况,‘承元是否覆灭对我还是未知,但我现在因为熬易尹的阻拦无法回去,只能被迫去中州一趟!

如果真是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承元覆灭,那我必须变强,等有了足够的实力再给他们复仇!

既然如此,那这次中州之行,我必须活下去!’

王良将拳头攥紧又松开,然后将一切的情绪埋进内心深处,脸上的表情逐渐恢复了平静。

‘熬易尹的修为暂时不知,但作为真龙,保守估计也是化神境甚至是道果!可既然我和他修为悬殊巨大,没道理他对我的态度如此平等,这就有些奇怪了......

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熬易尹很少外出,虽然修为够强但因为涉世不深所以才有些单纯......不!再怎么单纯也是龙族,龙族的傲慢和高傲可是刻进了骨子里!

还有种可能,那就是他觉得我有让他平等视之的资格!

但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的我应该没有这种资格,但之后就说不一定了......或许这次中州之行另有蹊跷?’

“......三殿下!”王良看着那个闭眼休息的男人缓缓开口问道,“能否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作为镇恶龙王之子,明明您该是极为尊贵之人,可为何会是您来找寻我而不是派其他的手下?”

熬易尹睁开眼看着王良,随即嘲笑道:“刚刚脾气不是很大吗,怎么现在都用上‘您’了?”

“是我的错!”王良认真说道,“请您原谅我!”

“这态度够诚恳的!”熬易尹满意地点点头,然后问道,“想知道什么?”

“一切!”

“父王对腾安浮之前的失败感到很失望,在他看来既然是龙族那就不能失败,可是腾安浮已经失败了三次!”熬易尹轻笑了一声,像是在嘲讽他那个弟弟一般。

“腾安浮的母亲用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才让父王饶过了他,不过这并不代表这事情就这么揭过去了。作为睚眦之子,恩怨必须了结得干净,这可是一直传下来的规定!

本来父王是想随意派个虾兵蟹将来找你的,但中途出了点小状况,导致只有吾才能出来,于是吾这不就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