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八十五章:腾蛇乘雾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五章:腾蛇乘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古有神兽腾蛇,无足而飞,有着腾云驾雾之天赋,算得上是龙类的一种。

腾安浮之母便是一条神兽腾蛇,与其父真龙睚眦结合而生得腾安浮。可能因父母皆是龙族异种,故腾安浮身上几乎没有半点真龙的样子,甚至连龙族最重要的传承也没有继承。

其父睚眦高傲,不许腾安浮以龙姓自称,腾安浮不得不以其母腾蛇为姓,化名为腾安浮!

“第一次,父王用自身精血助腾安浮蜕变,但当时却因龙宫遭遇强敌,致使沉睡中的腾安浮流落于西洲,遭遇了他人毒手!

第二次,腾安浮以成神之法补全自身根基却遭遇了你以及他人的阻止,反倒中了魂尸莲毒,父王不得不出手祛除他身体的毒素,这第二次也宣告失败!”

熬易尹倒豆子一般将腾安浮的来历和经过都说了一通,不过除了来历,其他的事情王良也都知道,但王良看着一直说得兴起的熬易尹也不好意思打断,便任由他继续说下去。

“第三次,当年父王被凡俗一王朝欺骗,于是给了腾安浮第三次机会让其惩戒那个国家并借国运补全自身根基,但后来还是被你阻止了!”熬易尹虽然自称腾安浮的兄弟,但好似心中并没有半点同情心,反倒有些幸灾乐祸,“虽然这三次都事出有因,看似情有可原,但父王可不会容许一个失败了三次的杂种以龙族的名义在外面招摇,那完全丢了龙族的脸面好吧!”

“那后来呢?”王良问道,“这和抓我去中州有什么关系?”

“父王准备以烙龙台对腾安浮施以火刑惩治,但其母腾蛇为其求情,这才为腾安浮求得了最后一次成龙的机会!”熬易尹说着指了指王良,“父王准备三滴自身的精血,并以化龙池施法,若是腾安浮能以这三滴精血成功化龙,那之前的事父王可以既往不咎!

但前提是,作为腾安浮的深仇大恨,你必须前往龙宫参与这次化龙之战!届时你会与腾安浮在化龙池中进行最后一场生死决战!

输者死,而赢者则能吸收那三滴精血的力量进而修为大增!”

王良觉得有些荒唐:“万一我赢了呢?镇恶龙王难道会看着自己的儿子去死而成全我这个外人?”

“龙族向来高傲,如果腾安浮第四次失败,那就算腾蛇也无法阻止父王亲自出手将其诛杀!”熬易尹随意说道,“你到时候能赢也算自己的本事,之后你的安全大可放心,我们都不会对你出手的!”

“这就是所谓的了结恩怨?”王良疑惑问道,“三殿下你既然是腾安浮的兄弟,难道就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感情这东西对你们人族才有用,对我们龙族来说只是增添了一个不必要的弱点!”熬易尹看着王良笑道,“虽然你修为不高,但吾能看到你今后的潜力,所以你有没有兴趣真正的臣服吾?”

‘原来,目的在这里啊!’

王良恍然大悟,怪不得熬易尹身为龙族但对自己依旧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原来他在最开始就是看中了自己的潜力,想让自己成为他的手下!

或许,熬易尹从一开始就不看好腾安浮,认为这次化龙之争的赢家一定会落在自己身上,所以才想着事先押宝在自己身上!

想到这些,王良有些好笑:“三殿下虽然作为龙族,可这驭人之术的手段倒是粗糙得很啊!”

熬易尹疑惑地眨了眨眼问道:“怎么粗糙了?”

“如果殿下你一开始就想收服我,那就不应该强行将我带走,而是会陪着我去承元剑派!”王良摇了摇头,虽然两人实力差距太过悬殊,但也正因为如何都抵抗不了,王良反倒坦然了许多,连说话的语气都带上了嘲讽,“想要收服我,那就应该在第一时间给我好印象,但殿下的行为着实蛮不讲理,让我心中不爽得很!”

“是,是吗?”熬易尹想了想之前的举动不由挠挠头,“吾这还是第一次想试着收服别人,所以经验有些不足,要不咱们重来一次?”

王良冷笑了一声:“三殿下还是莫要再戏弄我了,要是你想交朋友那我倒还愿意,可若是像收服宠物一般收服我,那就算殿下你修为高深,我也会以剑相向!”

“别激动别激动,吾又不杀你,干嘛这般激动?”熬易尹看王良语气不对,连忙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不说这个,咱们还是聊点别的吧?”

王良算是看明白了,这熬易尹就是个涉世不深的傻子,平时或许还会用高傲来当做掩护,别人才看不出他的本质。可扔掉高傲的包袱,这熬易尹怕是被人卖了都还能替人数钱吧?

“......说什么?”

熬易尹笑道:“你不是剑修吗,吾平时可是珍藏了很多灵器甚至连半灵宝都有几件,想不想要啊?”

“......所以你还是想拉拢我?”王良怪异地看着他说道,“我只是一个灵藏境的小菜鸟,三殿下你何必这般费心思?”

“等你赢了腾安浮,吸收了那三滴精血之后就不一样了!”熬易尹说着脸上不由浮现了几分羡慕,“父王的精血呢,连我们这些龙子都很难求得一滴,要不是看在腾蛇的面子上,那腾安浮一个杂种哪里有这资格获得父王的精血?!

哪怕只是这一滴,吾也能从中获得巨大的收获,更别说足足有三滴了!”

王良问道:“这龙血对我们人族有用?”

“论吸收真龙精血的效果,你们人族自然是比不上我们龙族!”熬易尹神秘一笑,“不过吾之前得了一道秘法,若是人族用龙血辅以此秘法进行修炼,或可将全身的骨头化作龙骨,妙用无穷!”

“没兴趣!”王良冷着脸,“说到底你还是想让我当你手下!”

熬易尹尴尬说道:“怎么会......”

“那殿下你会将这个秘法白送于我?”

“额......”熬易尹立即犹豫了。

看着这位真龙的表情,王良觉得自己又猜对了,这熬易尹拉拢自己之心真是一直不死!

“若只是这些,那殿下请容许我休息一下!”

王良说完,不管熬易尹如何解释,他用灵力直接封闭了听觉,安心地进行着自己的修炼。

熬易尹看了看王良,随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吾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接下来的三个月时间,王良遭受了某种意义上的狂轰滥炸!

熬易尹在这段时间里一直不厌其烦地用各种利益来诱惑他,并许诺了各种好处,就差直接说你是我的人!

就算封闭了听觉,熬易尹还能用灵识传声的方式将话直接传进王良的脑海里,又因为两人实力相差太多,王良根本就无法阻止这灵识传声,只能无奈地被动接受!

不过不管如何,王良是决计不会当别人的手下!

于是这小舟行驶了三个,两人就耗了三个月之久!

“快到地方了!”熬易尹看着漂浮在界天河之上的大雾不由有些惋惜,“过了这雾便会进入父王的龙宫,但吾还是没能拉拢你!”

“总算快到了!”王良回想之前的经历不由地感慨了一声,“足足三个月啊!”

天知道王良这三个月是怎么挺过来的,这熬易尹就仗着自己修为高,死脑筋地用灵识给自己灌输各种迷魂汤,王良要不是打不过这人,早就翻脸了!

王良其实非常怀疑,从西洲到中州要三个月之久是不是这熬易尹故意拖延的?!

要知道,从越国事情完毕,然后腾安浮回中州,再到熬易尹来找他,虽然因为秘境的事耽误了一段时间,但在外界也只不过才两个月多点而已!

‘肯定是故意拖延的吧?!就是为了拉拢我当手下!’王良从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香饽饽,竟然让一个有靠山有实力的真龙这般放下面子拉拢自己!

不过万幸的是,总算是要到地方了!

王良看着眼前漫无边际的大雾,凭着自己的目力竟完全看不透这雾里的情况,心中不由有些疑惑。

“三殿下,你确定这雾后面就是龙宫?”王良不明白,镇恶龙王何等的威风,就算把龙宫摆在界天河上估计都没人敢说什么,干嘛要用这种诡异的大雾来遮遮掩掩?

“当然就是这里了!”熬易尹自信地回答了一下,然后朝着大雾发出了一声龙吼。

“吼!”

龙吟声震慑方圆千里,似乎连这界天河的河水都在这声音之下震动了起来。

王良离得最近,受到的波及也是最大,他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吼声震得差点七窍流血!

不过熬易尹只是吼了一声,很快就停下来静静地等着。

‘故意的,觉得是故意的!’王良揉了揉被这声音震得发蒙的脑袋,心里不由地嘀咕,‘就是因为我拒绝当你这手下,所以你才这么整我!

果然,龙族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正当王良不满之时,那雾气似乎在这吼声之下做出来回应。

“三殿下,你可是回来了?”雾气中,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听着语气她应该是认识这熬易尹。

“云母,吾带王良回来见父王!”

“王良?!”女人的声音带着诧异,但王良却是从中听出了些许的恨意。

王良试探着问道:“你认得我?”

熬易尹介绍道:“这位云母便是吾之前所说,腾安浮的亲生母亲,也即是神兽腾蛇!

而这蔓延在界天河上的大雾,便是云母本体所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