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九十章:又来一人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章:又来一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界天河之下,龙宫之中,王良所在的房间内,此时的熬易尹正一脸自豪地从袖中一件件地拿着自己引以为傲的珍藏。

旁边的王良虽然说自己不信,但这熬易尹依旧我行我素,半分听不进人话的样子!

“这把剑是吾闲暇时用自己蜕下的龙鳞炼制的,虽然只是灵器,但这把剑比盾牌的防御都要好上不少!”

王良心里不由吐槽:‘这么宽大的体型你确定是剑而不是门板?再说既然是一把剑,那我要这么高的防御有什么用?’

看王良一副无语的表情,熬易尹知道他是不喜欢,于是又拿出一件碧蓝的衣服。

“水梦纱,蚌人一族用秘法从水中提取出水之精华后炼制而成,虽然也只是灵器,但对火系的法术有着天然的抵抗力!”

‘......你确定这么走风的衣服我敢穿出去?’

王良有点像翻白眼,这衣服虽然碧蓝透彻,但也就是太透彻了导致这件衣服完全挡不住身体!

“那这个呢?”见王良不满意,熬易尹又拿出一根细长的红线,“仙神时代的月老所留下的痴情线,如果你心有所属,便可用此红线拴住那人,保证那人一颗心尽皆归你!”

“不,我暂时没喜欢的,这线给我也没用!”

“那这件梵天衣呢?”熬易尹继续拿着东西介绍道,“此物有着明心见性之效,若是有慧根者甚至能凭借此衣得见佛祖!”

“......殿下,我是剑修!”

“所以还是不行?”熬易尹挠了挠头,随后一股脑地将东西扔出来,“吾得意的收藏都在此处,你大可挑选一番!”

王良差点被这些宝物的光芒给闪瞎过去,他只是随便扫一眼地上的东西便知道这里就没有一样宝贝的品质是低于上品灵器的!

更有好几件的宝物华光四溢、灵性十足,绝对达到了半灵宝的地步!

‘......这也太奢侈了吧?’

王良不是什么贪财之人,但看着这些东西也不免有些感叹,这龙族果真是修真界中的富人!

“殿下,王某不是什么贪财之人!”王良坚定地拒绝道,“虽然对殿下这般抬举的行为感到受宠若惊,但我定然是不会答应成为殿下你的手下!

说实话,我实在是不明白,殿下你是真龙,想来也能做到号令妖族之事。你若是振臂一呼,想要来投奔你的妖族定然络绎不绝,你又何必在意我这个人族?”

熬易尹叹了口气,无奈地将地上的宝物收了回去,然后才一脸愁容地看向王良。

“......因为一个龙族的规定!”熬易尹张嘴欲言,但随后又将话咽了回去,最后只是无奈地说道,“既然你不答应臣服吾,那吾以后也就不多说了。”

王良想着既然是龙族的规定,那自然也就是他们的家事,自己也就不便多问。

熬易尹问道:“既然你不愿意当吾的属下,那可否答应吾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现在的你还太弱,这个请求等你变强之后在兑现吧!”熬易尹正色说道,“若你今后成就道果,那到时候吾寻求你的帮助!

作为这个请求的代价,吾可将吾一直珍藏的秘法烛龙骨送给你!”

“烛龙骨?”王良倒是听过烛龙的传说,但却不知这世上会有烛龙骨这种秘法。

“太阳顺四方之气,古圣曰烛龙。行东时肃清,行西时温,行南时大,行北时严杀,烛龙即日之名!”熬易尹念及这段话时,表情严肃至极,“昔日地府被一绝世剑修斩开,引得地府毁坏,露出了不可视之黑暗!

龙族中最后一位烛龙为了苍生,前往太阳之星取了核心之火,想要用其照亮了地府的黑暗,看清地府的情况,然后见到某种重大的秘密!

后来为了不让世人知晓秘密,烛龙用自身神通将地府重新藏了起来,并用自身尸骨永世将其镇压,等待后来人能够解决掉这个秘密!

自此,龙族之中烛龙一代彻底灭绝,不过鉴于其血脉依旧在我们龙族血脉中流传,所以便有族中前辈创立此法并想着用此法成为烛龙!

虽然失败,但此法也被保留了下来!”

“这是你们龙族的秘法......”王良对熬易尹所说故事中的烛龙感到敬佩,但在敬佩之余他有些好奇这种秘法自己也能修炼?

“你是在担心你不能修炼?”熬易尹看出王良的疑惑,不过他只是随意笑了笑说道,“无需在意这些,此法只是烛龙之法中的铸骨之法,几乎能够适用于所有种族,人族也不例外!”

“......就算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那想必也是极为珍贵的吧?”王良正色地看着熬易尹说道,“只是一个根本看不见的未来,殿下你就要用这般贵重的秘法来换我一个请求?哪怕这个请求要在我成为道果之后才能兑现?”

就算王良能够打包票说自己只要不死就能成就道果,但就算他再怎么不自负也是知道成为道果那得是多久之后的事了!

百年?还是千年?

承元剑派千年来一个道果都没有,便可以想象其中的难度,这种事哪怕是王良自己也不敢说有十足的把握,所以他才不明白熬易尹是如何确信他能够成就道果的?

熬易尹问道:“吾那弟弟腾安浮,是不是之前给过你一幅画?”

王良点点头说道:“是有这回事,他说过这是大父古陵的什么钥匙......”

“那就是!”熬易尹神秘一笑,“往前倒推十万年,之前得到过这幅画卷的人只要不死那定然是成为了道果境乃至更强大的强者!

吾相信,你以后也能做到这一点!”

看着熬易尹确信的表情,王良搞不明白就一幅画而已,为何他会比自己都还确信以后能够成为道果?

“说好了,这个秘法就先送与你了!”

熬易尹拿出了一截白骨,那白骨通体纯白,但其中竟隐隐传出了龙吟声。

当王良拿过这截白骨的一刹那,整只手直接被烧掉了一成皮!

“好高的温度!”王良下意识收回了手,看着被烫得发红的右掌心,脸上浮现出了惊疑之色。

“哦,忘了你才灵藏境,单凭肉体的强度还无法承受这截烛龙骨的威力!”

熬易尹想了想,随后拿出了刚刚的那间水梦纱,然后毫不心疼地用水梦纱将白骨包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直到确信伤不了人后才将包着白骨的水梦纱交给王良。

水梦纱是蚌人一族用水之精华炼制而成,有着冰凉舒适的手感。王良用左手试探地接过水梦纱,发觉一点都不烫,反倒还有些凉爽。

至于右手的伤倒是不要紧,王良只需用灵力治疗一番很快就会好。

“你日后若是需要修炼,最后就在中午太阳最烈时将其拿出,然后你自己和烛龙骨同处于一处水里就行,若是你能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修炼,那效果就更好了!”熬易尹说完这些便离开了。

王良拿着烛龙骨在原地愣了半天,等了许久之后才想起一件事。

“等等,我还没问关于龙威的事啊!”

可惜王良喊得太迟了,那熬易尹早已离去了。

“得,自己的忘性果真是大!”王良苦笑地看着左手里被包裹得结实的烛龙骨,随后又看了看自己被烫伤的右手。

“只是一截骨头,结果还有着这种力量......”王良看着烛龙骨心中不由一动,“既然是龙骨,那这里面会不会还有龙威残留?”

如果有龙威,王良倒是很想体验一番!

当熬易尹从王良那里出来后,独自一人走回了睚眦殿,然后正好看见自家大哥熬辛兴正好拿着一颗纯黑但却剔透如琉璃般的珠子放在脑门上,整个人似乎也在这颗珠子的影响下变得有些昏沉欲睡。

不过当熬易尹看着大哥依旧坐在那张属于镇恶龙王的椅子上时,心中顿时不快。

熬易尹没好气地喝道:“大哥,你难道就不能回自己的地盘睡觉吗?”

这一声瞬间又把熬辛兴给惊醒了过来,就连额头上的梦珠也被打落下去。

“我说三弟啊,我不就是想睡个觉而已你干嘛这般小题大做啊?”熬辛兴有些无奈,虽然他修为最强,但那贪玩的心思却是半点都改不了。

熬易尹重复了一遍:“不能回自己的地盘睡觉吗?”

和熬易尹这些一直留守在龙宫的龙子不同,作为老大的熬辛兴可是在界天河中有着自己的地盘,并且还有着属于自己的龙宫!

“太远了,马上咱们幺弟的战斗就要开始,我这一来一回不是很可能就错过了吗?”熬辛兴随意地摆摆手,“再迟也就数月的功夫,很快就过去了!”

“所以大哥你又偷了二哥的梦珠在这里醉生梦死?”熬易尹警告道,“这里是父王的龙宫,大哥你还是要注意点规矩......”

“知道了!”熬辛兴打了个哈欠,然后摆摆手说道,“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我先睡个觉,睡醒了再和你聊!”

然后,熬辛兴重新拿了一颗梦珠放在额头,再次进入了梦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