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一百九十四章:恶兽袭击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四章:恶兽袭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古有恶兽犼,喜食龙,由僵尸之旱魃变成,生而成就道果!

关于犼的传说,王良岂能不知!

但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才惊骇,明明这里是龙宫重地,属于镇恶龙王的地盘,为何会有犼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既然犼在此,那就难怪王良会感受不到龙威,因为那些龙威全都被这犼的天赋给化解无视了!

但比起龙威的问题,王良觉得似乎还是眼前的犼更有威胁!

按传说记载,犼虽喜好食龙,但对其余生灵也是来者不拒!

王良只是灵藏境的修真者,哪里抵得住这犼一口啊!

不过让王良疑惑的是,为何眼前这犼看起来比他还疑惑?难不成它还没见过人族,不知道人族能吃?

‘不对,犼最初是由僵尸所化,吃人已是本能,它没道理会对自己产生疑惑......’王良看着眼前的犼,心中不由一动,‘难不成,这犼从没吃过人?

犼的出世少说也得千年,这千年的大部分都是僵尸形态,而僵尸为了生存变强,没道理不吃人族......

难不成,这犼是被人饲养不成的?!’

这就如同狼和狗区别,凡俗的狼咆哮山野、无肉不吃;但狗因为被饲养的缘故,虽然吃肉,但主人家一般是不允许它吃人肉!

‘是有人偷偷将这头犼放进了龙宫?!’王良暗暗猜想,‘镇恶龙王已是修真界中强者,谁有这种胆子会放犼进来?’

正在王良细细猜想之时,那头犼看不懂眼前是个什么东西,随后竟干脆地无视了王良,朝着前方以一个夸张的速度游去!

而在犼游走之后,这化龙河中的龙威却是重新朝着王良压了过来。

好在王良在犼好奇的时间里恢复了一些体力,此事应对这龙威倒是容易了不少。

‘僵尸存在如同生灵死后复生一般,此法受天道限制,故其灵智有所缺失。哪怕是成了犼,灵智缺失的情况也没有减轻!’王良重新开始朝着化龙池游去,但现在除了抵抗龙威外,他的部分心神却是在不由自主地思考犼出现的原因。

‘所以,如果有强者愿意,那的确可以将犼当做凡俗宠物一般饲养!

不过犼吃生灵是其本能,而想要吃生灵,那就不可能没见过人族才对......除非饲养它的强者是在没有人的地方饲养的它!

会是哪里?秘境?法阵?结界?还是......无尽之海?!’

就王良所知,修真界中有两处人迹罕至的地方,一处是处于南州妖族的领地无尽妖林,而另外一处则是大地边缘的无尽之海!

‘我在想什么呢?!真是蠢!’王良暗骂了自己,‘与其担心犼的来历,还不如担心自己怎么度过这次难关!看那犼前去的方向,定是对化龙池有所谋划!

如果化龙池覆灭,龙族震荡,自己和腾安浮的较量可不只是暂停那般简单。或许那些龙族强者的怒火会发泄在自己身上也说不定!

等等,腾安浮不是就在我前面吗,拥有真龙血脉的他会被犼放过?’

“啊!”

王良正想着,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了一身惨叫,紧接着王良便看到了一条巨型白蟒在化龙河中出现!

不过这条白蟒叫声凄惨,因为此时那头犼一脸狰狞地咬在它的身上,那一口差点就将白蟒的身躯咬断!

腾安浮只是灵藏境,就算身体再长,但在那头犼面前也不过是一顿大一点的食物而已!

随后王良将头探出河面,随即便看到那头犼正咬在白蟒伤口处。然后那犼如同河水一般,竟将这么大的白蟒完全吸进了嘴里!

将白蟒吃了个干净后,犼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然后也不再隐藏身体,径直地朝着化龙池飞了过去!

“腾安浮这就死了?!”王良傻傻地愣在原地,他预料了很多的结局,可这些结局里面就没有一个是腾安浮这般惨死的!

可事实往往出乎王良的预料,他没有想到在这般强者纵横的龙宫里,身为龙王之子的腾安浮竟就这么死了?!

“那这算是,我赢了?”

没人在意是否是王良赢了,因为就根本没有人将他们的目光投向这边。那些真龙在听闻有犼出现后,一个二个都躲进了龙宫之中,深怕自己被犼一口咬死!

这也就导致了现在的情况,腾安浮身死,王良独活,这场较量还没看到结果便被一头犼强制结束。王良自己都有些不清楚,这算是自己赢了还是输了......

“有问题,肯定有问题!”王良爬出化龙河,站在岸上缓了口气,然后才开始继续思考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从我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这个地方就透露着诡异!不管是一直没有看见过的龙王和其二子熬文翁,还是一直贪玩好耍把这些都当做游戏的熬辛兴,以及一门心思想拉拢自己的熬易尹......

还有,突然死亡的腾安浮!”

王良都有些怀疑腾安浮刚刚根本就没有死,但在那头强大的犼面前,腾安浮又有什么依仗活下来?

王良暂时想不明白,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犼出现,腾安浮身死,王良现在只想趁着龙宫震荡之际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等这里沦为强者的战场,光是战斗的余波都能让自己死上无数次!

不过说起离开王良就犯难了,这里可是一处秘境,想要离开就得通过秘境主人设置的条件,此处的主人不用猜都知道是镇恶龙王!

但是,天知道龙王是如何设置出去的法子!

所以现在王良很迷茫!

而就是这个时候,那头犼已经离化龙池也就只是一步之遥。不过熬辛兴倒是抢先了一步,施法将化龙池和外界隔绝开了。

化龙池,龙族的圣地,也是通过化龙池,龙族才得以像今天这般壮大。

说是池,但其实化龙池在本质上并不是一潭池水,而是一个发着金光的球!

这个金球占据了三成的秘境地盘,其中金光如同太阳一般闪烁,温暖却又用着难言的威势。

而就在金球的下方,金色的灵液缓缓地从出口处流出,向着远处流淌成了化龙河!

熬辛兴用灵识看不见犼,所以也不知道犼什么时候出现,干脆就用自己的空间之道将这个金球包裹得严严实实。

此时的金球外表面上,一层如同棱镜的东西将其和外界隔绝,熬辛兴此时就飞在金球的外面。露出了睚眦本体后,锐利的龙目正一点点地扫视着外界的一切,生怕将犼的踪迹给漏了过去。

不过让熬辛兴意外的是,那头犼不避也不闪,就这么径直地来到他的面前,就这么用贪婪的目光看着熬辛兴。

“看不清的境界,难不成是归真境?!”熬辛兴心中一沉,虽然他修为弱于这头犼,但他可没有半点退去的意思。

“正是好胆,竟敢来龙宫闹事!”熬辛兴大喝一声,“速速退去,不然我便将你正法在此!”

熬辛兴声威浩荡,但这番行为落在犼的眼中却是半点没有看明白。

犼摇了摇头,张开大口朝着熬辛兴大吼。

嗡~~!

吼声威力巨大,竟将此处的土地震得连连裂开了数道缝隙,露出了后面深不见底的黑暗。甚至连化龙池的河水都被这一通乱吼震得停止了流动!

作为吼声的目标,熬辛兴受到的伤害无疑是最重的。犼只是这么叫了一声,熬辛兴便觉得体内灵力不稳、心神难定,甚至连他设下的防护也都晃荡了几下!

“嘶!”只是这么一通吼声,熬辛兴都有些扛不住,这让他明白自己不能和这头犼硬刚!

不过犼的智商是众所周知的弱,熬辛兴有的是法子和它周旋!

“目的是化龙池吗......”

龙族在对抗犼这种天地时,最为麻烦的一件事就是龙族传承的知识和法术作用在犼的身上都会大打折扣,唯独只有真龙自己领悟出来的大道才能够在犼身上发挥效用。

熬辛兴心念一动,朝天大吼了一声,随后又是数层如同棱镜一般的东西将金球和熬辛兴包裹起来,并一层一层地往外推进。直到有数十层棱镜之后,熬辛兴这才停下了施法。

“看你这畜生如何破!”

犼看不懂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干脆地朝着最外层的棱镜撞去。

不过犼的撞击并没有落到实处,棱镜将犼吞进去之后竟立马原样的吐了出来,就好像只是调转了一个方向而已。

“吼?”

犼茫然地叫了一声,随后又试探地攻击了那棱镜几次。

不出意外的,无论犼再怎么攻击,那棱镜都是原样地将它吐了出来!

空间独立!

这是熬辛兴用空间之道创造的类似于结界的法术,将一处空间完全独立出来,所有通往这个空间的事物都会原样折返回来!

不仅是事物,还有灵力、灵识之类的能量,甚至连因果都无法够到里面的东西!

犼不明白这些,但他知道自己似乎打不到里面的熬辛兴,于是发怒了。

脚上的爪子猛地伸长了百米,然后犼大叫着用那锋芒地爪子朝着那棱镜抓去!

随即在熬辛兴惊骇的目光中,那层棱镜一般的东西竟在犼一爪之下直接破了!

“撕裂之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