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零一章:了无浮生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一章:了无浮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跳出来时的漩涡,王良回到了最开始的云雾之中,似乎云雾的主人知道了他的到来,在王良冒出水面的同时,云母自觉地从云雾之中开辟出一条路。

“多,多谢云母!”自从知道云母是腾安浮的亲生母亲之后,王良只觉得自己面对她都很尴尬。

虽然云母听命于龙王,应该是不敢对他私自下手,但王良一想到云母也是道果之上的强者,心里就觉得瘆得慌。

“既然你能出得龙宫,想必我儿已经是死了吧......”云母的声音听不出感情,“作为我儿子的仇敌,你这声谢我可当不起!”

“......”王良不知该说什么,想着说多错多,就干脆只字不提,闷着头朝着云母的路御剑飞出去。

在这厚实得连灵识都探不出去的云雾中,王良没有再听见那个猪妖的声音,想来是离得太远的缘故。王良也不想在从中遇到什么岔子,能顺利地出去是最好的。

不过怕什么来什么,王良眼见着前方就是出口了,但从旁边的云雾中,一个粗狂大汉闭着眼睛挺着肚子一股脑地撞了出来!

王良来不及反应,连人带剑竟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甚至因为这大汉力量太大,王良的头磕到大汉的胸上竟直接被撞晕了过去!

“咦?俺老猪是不是撞到了什么东西?”那大汉跟没事人一般地挠了挠头,试探地朝着王良飞出去的云雾中摸了摸,随后从云雾中把昏迷的王良拽了出来!

“人族的小子?怎么会在龙宫的地盘?”大汉有些疑惑,不过他身上并没有泛起杀意,甚至还将王良虚空抬起,然后双手合十朝着王良的胸口按去,“俺记得人族复苏的法子是按胸口......”

咔嚓!

“额,好像被肋骨按碎了......”大汉有些尴尬地看着王良胸口明显凹进去的一块,又是一阵挠头,“这小子修为怎么这么弱?俺都还没怎么用力呢......

算了,还是等他自然醒吧,俺老猪再动手可就真的出人命了!”

也不知王良是自然醒还是被胸口的伤势痛醒的,总之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王良便悠悠地醒了过来!

“咳咳!我怎么受伤了?”王良被胸口的伤势牵动倒吸了几口凉气,随即便用灵识朝着少伤口探去,然后又倒吸了几口凉气,“肺部被压扁,心脏也损坏了大部分,还有肋骨全断......”

说实话,就算王良是修真者,身体强度够高,但就这样的伤势也是离死不远!

“你醒了?!”那大汉露出憨厚的笑容,“你没事吧?”

“没事......吧?”王良一脸黑线,要不是他醒的及时,可能真就因为伤势过重直接死过去了,就这还叫没事?

“是你的撞得我?”

按胸口的伤势来看,王良不相信这是被撞出来的,而是更像是被人刻意打出来的!

大汉不好意思地说道:“俺老猪就是想救醒你,没想到用力大了点......”

‘老猪......’王良神色一凝,“你是猪无戒?!”

猪无戒顿时惊喜道:“你知道俺?!”

“......”

王良瞬间头大,他没想到自己快要离开之际竟然直接撞上了猪无戒!

‘这里的云雾归云母做主,猪无戒的出现定是云母搞的鬼!’王良心头有些郁闷,他就知道云母不会这么老实地让他走!

“......听说过!”王良暗中调动灵力慢慢修复着伤势,虽然伤口疼痛,但为了不惹得这么一个强者生气,他也只能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前辈您怎么会在这儿啊?”

猪无戒说道:“那老龙王一直不出来见俺,俺在这里都待了快百年了,实在无聊的很,所以才想着出去走走。不过这雾跟迷宫一样,俺老猪一时也走不出去,干脆就闭上眼睛指着一个方向乱闯,没想到还真给俺找到了出路!”

王良打赌,云母绝对从中作梗,要不然这么大个地方自己能够碰巧和这猪妖碰上?!

“......我,我也是在雾里迷了路,现在好不容易出去了!”王良从雾里唤出刚刚被猪无戒撞飞了的墨丑剑,然后再次跳到剑上去,“前辈可是要一起出去?”

“出去出去!”猪无戒点点头,但又看了看王良胸口的伤不禁有些尴尬,“你的伤不处理一下吗?”

“只是皮肉伤而已,算不得什么!”

猪无戒给王良造成的伤势虽然严重,但此伤只是被蛮力挤压造成的,只要及时用灵力修复,这伤不过几天的功夫便会痊愈!

王良说道:“这云雾之中不是久留之地,咱们还是先出去的好!”

“行!”猪无戒答应了一声,随后便和王良一起飞出了迷雾之中。

刚出迷雾,王良立刻拿出了避风珠,向其中注入灵力撑起了一个青色的屏障。

猪无戒疑惑问道:“你这是什么东西?”

“避风珠,能够帮我避开界天河上的九天罡风!”

“罡风?”猪无戒又挠了挠头,就这种挠痒痒的小风也需要特意用宝物?

王良知道猪无戒是归真境的强者,干脆也不多说这些,只是问道:“前辈有想要去的地方吗?”

“有,不过挺远的,在西州呢!”

“那倒是挺巧的,晚辈也是要回西州去!”王良之所以想和猪无戒一同出来,也是看猪无戒,虽然实力高强但却一脸憨厚,不像是一个怀有恶意的歹徒。

虽然王良手中有避风避水两颗宝珠,但这界天河本就凶险,谁知道会遇见什么东西。而现在有这么一个强者在旁,若是真遇见了什么危险想来这猪无戒也会念及自己伤势帮自己出手!

虽然有点利用猪无戒的嫌疑,但王良想着自己胸口的伤势也就不介意利用利用!

“你也是去西州?!”猪无戒听王良的话惊喜了一下,“你不是中州人?”

“因缘巧合来中州......算是历练吧!

就这样,王良和猪无戒你一言我一句地边飞边聊,这般熟络的态度,看起来两人倒不像是什么刚认识的,而是相交多年的老友。

云雾之中,有一处隔开了云雾的空地,而那里正有一个男子的身影盘坐在云雾上静静地养神。

如果王良在此,那定然会惊讶地叫出腾安浮三个字来!

腾安浮对面,一团渐渐升起,然后形成了一个婀娜的身影。

“安浮,王良已经走了!”

“走了是吗......”腾安浮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身影轻笑道,“母亲,这次多亏你了!”

云母说道:“若是能让我们母子脱离龙族的束缚,那这也算不上什么亏不亏!”

“快了!”腾安浮自信道,“苍火香神宗的法术虽未学全,但其中最为关键的女娲泥人已经被我参悟出来,否则也不会以死脱身,让我远离龙族的纷争!

不过母亲毕竟没有学过苍火香神宗的法术,且我手中能够进行母亲复活的实验材料不多,所以怕是要让母亲等候一些时日了!”

“此事无碍,安浮你尽管放心施为即可!”云母问道,“但是你甘心吗?女娲泥人就算能复活也是以人族之身复活,安浮你这次复活便是彻底失去了龙族的身份,自此你就真的无法化龙了!”

云母知道,自己的儿子对成为真龙到底是有多么的执念,可就算真相可怕到让腾安浮不得不放弃化龙,但他心里就真的甘心?

“甘心又如何,不甘心又如何......”腾安浮眼光闪烁,最终似乎是认命了地闭上了眼睛,“我亲爱的二哥在当年以梦入道,在梦中塑造出了虚假的三魂七魄,然后趁母亲不慎将其注入进了龙蛋之中!

我的出生便是傀儡,便是一个闹剧,而我偏偏还不自知自己的来历,还一个劲地渴望成为真龙!”

“就算你的魂魄是假,可你终归是我儿子啊!”

“我并非是在自欺欺人!”腾安浮睁开眼睛,眼神里充满了仇恨,“现在我的恨不再是王良,而是熬文翁!若非这次父王在私底下告知我事实,可能我永远都会被我那二哥蒙在鼓里!

就算我最后成了真龙又如何?我的灵魂只不过是熬文翁用梦之大道产生的傀儡而已,他想要收回随时都可以!”

“你要如何施为?”云母符合道,“就算你灵魂是假,但你永远都是我儿子!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

腾安浮说道:“第一步自然是要脱离熬文翁的控制!我现在灵魂虚假,之所以熬文翁在我假死之时没有收回我的灵魂,便是因为他以为那头犼已经将我的灵魂一并吞下去了!

不过假死终归是不可取,一旦让他发现我还活着,那必然会在第一时间收走我,所以我的第一步便是需得让我的灵魂真实存在!而想要做到这一点,我必须找到仙神时代的地府,在其中定然有我需要的东西!”

云母问道:“那王良你就不管了吗?他手里可是有你的画!”

“世人追名逐利而不自知,哪怕是之前的我也被一直蒙在鼓里!”腾安浮摇了摇头,像是看开了,“大父古陵再好,但修真界也不是失了它就不转!

与其贪图这些不切实际的美好,我还不如一步步地慢慢爬上去!”

腾安浮突然想到了一事,随后说道:“有一事我想要告知母亲,腾安浮之名现在最好不要出现。况且我因女娲泥人重生,如今已是彻头彻尾的人族,所以我想换个名字!”

“什么名字?”

“......我忙忙碌碌百年,可这百年却如同白活,就好像我从未出生一般!

浮世百年,了无意义!

故,我想以浮为姓,至于名则为......无生!”

“浮无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