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零五章:师父卜凶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五章:师父卜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人闲聊的功夫,猪无戒没多久便将铜吉拿出来的那些肉食消灭了干净,不过他吃了这么多还是没饱,眼巴巴地望着铜吉希望他再拿点出来。

铜吉对上猪无戒的眼神不由笑了笑,随后一挥便又拿出了一大堆的肉食,然后猪无戒便继续投身于自己的哼哧事业。一边的王瑶看着那么多的东西被别人拿去,一张小脸委屈极了。

“介于往来与各个州之间的路途遥远且中途危机不少,是故行道宗制造了专门往返各州的界天舟并运行于专门的云台!”铜吉邀请道,“按行道宗的人说,往来于西洲的界天舟明天就到!王公子在此的事情若是解决,可愿意和我们一同回去?”

王良一口答应道:“那就再好不过了!”

铜吉又问道:“对了,说起来刚刚是发生了什么事?”

“铜吉先生你不问我也正好要说!”王良呵呵一笑,“我用一件好东西换了石心斋二十颗赌石,然后解石解开了整整二十颗价值不菲的矿石,把那个老板嫉妒坏了,所以才心生歹意,但没成想被猪无戒前辈不小心弄塌了房屋!

铜吉先生可知在云台坊市内的哪里可卖出这些矿石?我打算卖出一部分换成灵石!”

“行道宗的楼阁之上有专门的宝物交易场地,王公子可以去那里!”铜吉笑容稍微收敛了一番,看向猪无戒的目光中带着一些惊奇的神采,“听王公子所说,相比这位就是百年前大闹镇恶龙王龙宫的猪无戒前辈吧?

难怪一身妖气凛冽,让人心生畏惧啊!”

王良问道:“先生你知道前辈?”

“中州都传遍了,一位归真境的大妖跑到镇恶龙王的地盘挑衅,惹得龙王发怒,界天河倒流!那一战打了十数年,龙王愣是奈何不了那位大妖!”铜吉说着不由感慨道,“当时那一战,我师父特意凑了热闹跑去观战,还用留影石记录了当时的场景。我回去之后用留影石看了看,故此才对这位前辈有所影响!

方才又听王公子你直呼前辈名讳,我这才确信!”

猪无戒边哼哧边抬头,他有些疑惑这几人为何都看向自己?难道自己脸上很脏?

“方才赌石,也是多亏了前辈的实力强大看透了石头内的东西,所以我们才赚了个大发!”王良说着从藏虚剑鞘中拿出二十块颜色各异的石头摆在铜吉和王瑶面前,“说来在俞城的事我到现在都还没郑重谢过先生,索性先生你从中挑选自己满意的,就当是我的谢礼了!

妹妹你若是喜欢也挑一块吧!”

“好耶,谢谢大哥!”王瑶看着这些亮晶晶的石头心中欢喜得很,听到王良的允许欢呼了一声便扑了上去。

“七彩孔雀石、正火云离铁、煞血铁、幽山石......”铜吉看着这些石头一个一个地念出名字,表情不自觉地僵硬了不少,“怪不得那老板心有不甘,这些东西的价值个个不菲,就连我心里都有些羡慕!

说来我正好需要一块上好材料来打造自己的本命铜钱,这块通心石玉宗门里也没有存货,我就却之不恭地拿走了!”

铜吉说着便拿起了一块纯白通透的玉石,随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收了起来。

旁边猪无戒嘀咕了一声:“这些石头就颜色好看,又不能吃,一点意思都没有!”

王良笑了笑说道:“等在下拿去换了灵石买了吃的,前辈就不会不觉得没意思了!”

“我也挑好了!”王瑶拿起那块七彩孔雀石在王良面前示意了一番。

见两人挑好后,王良便将其他的石头收了回去,然后说道:“走吧,咱们先去行道宗换点灵石,然后我再带你们买些好东西!”

“大哥万岁!”

铜吉一旁笑了笑,但随即表情一愣,然后发出了一声苦笑。

“这师父啊......”铜吉叹了口气,然后不好意思地看向王良,“王公子,我能否再要一块矿石?”

王良说道:“王公子听得太过生分了,先生还是叫我王良吧!看先生的表情古怪,可是出了什么事?”

“是我师父......”铜吉尴尬地埋下头,似乎要说的话极为丢脸一般,“她,她去赌钱把身上的灵石输了个精光被人扣下,方才传音给我,叫我拿灵石去赎她......”

众人:“......”

半个时辰之后,铜吉总算从赌坊门口带着一个气质洒脱的高挑美女走了出来。

“差点以为自己要在赌坊当上五百年的下人还债了!”美女拍了拍汹涌的胸脯像是松了口气,然后一巴掌拍到了铜吉的肩膀上,“多亏了徒儿你及时赶到啊!”

“师父,好歹您也是有名有姓的强者,而且我们还是逍遥宗出来的,咱能不丢这份人吗?”铜吉捂着脸叹了口气,然后给介绍道,“这位是我给您说起过的王良,严格来说算是他把你赎回来的!

王良,这是我师父,归真境强者,名为卜凶!曾受过天机书生点拨,如今在修真界中也算是有些名头!”

“什么叫有些名头,是大大的出名好吧?你这小子真不会说话!”卜凶没好气地辩解,然后带着一副自信慢慢的表情看向王良,“我听铜吉说过,你就是他算的最后一个吉卦是吧?

这次还真亏了你用灵石把我赎出来,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在打架或是算命方面有什么需求,尽管来找我!”

王良尴尬地笑道:“多谢前辈,以后会有机会的!”

王瑶问道:“师父你怎么会被扣住啊?这么大的人了好跑不了吗?”

“名门正派欠钱跑路?你倒是好意思!”铜吉无奈道,“莫非是你买吃的把钱花光,何至于咱们会落到这个下场!”

“修真漫漫,唯美食不可辜负嘛!”王瑶说着还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还是你这小可爱对老娘的脾气!”卜凶嬉笑地将王瑶整个抱在怀里,“不过不同的是,我是唯赌博不可辜负!”

铜吉看着这两人哭笑不得,他有种自己是多余的感觉。

“好了好,既然人都齐了,那咱们就去吃些好东西吧!”王良拿出一块极品灵石示意了一下,过来赎人之前,几人顺道便去了趟行道阁用五块上好的矿石换了不少的灵石。

“那感情好!”卜凶一脸大喜,然后熟稔地揽过王良的肩膀朝酒楼走去,“还是你小子上道,老娘在逍遥宗吃仙果吃了上千年早就腻了,虽然早就辟谷但难免会馋的啊......”

铜吉看着卜凶的背影,然后又看了看蹦跳着跟了过去的王瑶,随即叹了口气:“果真我是多余的啊!”

修真者虽然因为修行的缘故使得寿命延长,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失去了作为凡人时的口腹之欲。相反,许多修真者对烹饪之道有着极为强盛的执着,再加上寿命的延长使得这一类的修真者发明了很多美食!

用各类奇珍仙兽烹饪出来的食物不禁味道尚佳并且对修为也有不小的助力!

虽然比不上丹药,但这类的食物也收到了广泛的青睐!

几人在坊市走走停停,见到不少卖食物的,但看那些美食上面活跃的灵力和一直在不停四溢的香味,就连归真境的卜凶也不由地吞了吞口水。

至于猪无戒就更别提了,要不是王良时刻提醒,他的口水早就滴到地上去了!

走了大概两个时辰左右的路,铜吉的储物戒指的肉食原本被猪无戒清空了不少,但现在却又被新的食物塞了个满满当当!

直到铜吉宣告实在装不下之后,几人这才作罢。

这时王瑶提醒道:“师兄你忘了,你不是还有袖里乾坤的神通吗?这还能装不少东西吧?”

铜吉立刻摆出了一副宁愿去死的表情!

袖里乾坤虽然方便,但铜吉一想到自己的袖子里要被这么多油腻至极的食物塞着,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随后几人又回到了刚才的幻苍楼。

铜吉将刚刚买的食物拿出了一部分,看着王瑶和猪无戒吃得兴起,自己也起了兴趣吃了一块。

“算算时间,应该还有十个时辰,咱们可在此处稍微休息一下,然后便可登上返回西州的界天舟!”铜吉边吃边问道,“这次到了西州,王良你可有想法参加西州大比?我看你修为也有灵藏境,也有了参与的条件!”

“这种盛事我自然想要掺和一下!”王良笑了笑,但随后又想起了什么,脸色顿时不好,“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回一趟承元......”

十年了,王良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去一趟龙宫就花费了十年之久,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承元剑派已经遭受了大难!

但就算是这样王良也不甘心,他不回去亲眼见到怎么愿意接受现实!

“承元吗......”承元剑派本就是铜吉告知王良的机缘,他又岂能不知,“之前准备启程时,我特意算了算你的去向接过什么都没有算出。然后又用承元剑派算了一番,同样是如此!”

“然后就是老娘来算的!”一旁的卜凶接过话,“老娘算到你身在一个气息强横的地方,但周围有掌仙境的强者坐镇让我算得不明不白的,但大体上能知道你还活着!

但承元剑派那里却是被人特意掩去了天机,像是有人对承元剑派有所图谋!”

王良赶紧问道:“那后来呢?前辈可有算出什么?”

“老娘又不是吃素的,当然还是算出了一些名头!”卜凶说着还吃了口肉,然后拿出了一枚骰子,“扔大小,一为最凶六位最吉!而你和承元剑派的结果正好是这两个极端,你是最吉之卦,而承元剑派是最凶之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