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零九章:再到村子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九章:再到村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行风云台御剑而下,穿过九天云层之后王良几人花了几天时间找到了越国的位置,然后来到了王汉生前待过的许家村。

值得一提的是,猪无戒并没有跟着几人一起,反倒在离开云台时和众人分开走,说是要去一个地方看看,王良几人也就任由他离开。

十年后的许家村和十年前王良离开时完全不同,虽然被大火烧成了废墟的地方依旧还是废墟,不过在断壁残垣之间已经有杂草丛生,想来再有几年这里便会被茂盛的树木花草取代,然后再也没有许家村这个地方。

王良用灵识在村子里扫了一圈却是没有见到任何人,想来这里剩下的人已经早早地搬走去了山康城或是其他的地方。但在村子的中心,王良用灵识看到了堆在一起的数十座坟墓。为首的坟墓墓碑最为高大,而在上面却是刻着王汉的字样。

在场的人都是修真者,除了王瑶的修为只有筑基境外,其余人都不会比王良弱,王良用灵识看到的东西,他们自然也看到了。

王瑶没有灵识,她所能知晓的信息仅限于自己的感官,但她依旧能够用眼睛和耳朵感受到这个村子昔日发生的一切以及此时笼罩在这个无人废墟之上的死寂。

直到王良将她带到了王汉的墓碑之前,王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扑倒了墓碑上嚎啕大哭。

“三哥!我......”

王瑶记得自己还小的时候,在俞城那时,三个哥哥里面便是王汉和她的感情最好。虽然王汉当时在外当了镖师,可每每等到走镖回来后都会在第一时间回来看王瑶,并且还会带来王瑶最喜欢吃的零食。

这次回来西州,王瑶准备了很多的食物,她很想在回来的第一时间见到几位哥哥,然后将这些好吃的东西给他们分享,再然后对哥哥们说说自己攒了这么多年的牢骚。

可现在,当王瑶看到这个墓碑时,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王良看着泪如雨下的王瑶不由地叹了口气,他本想走上前安慰一番,但一旁的铜吉却是先一步把他给拦住。

“让她好生发泄一番吧!”铜吉拍了拍王良的肩膀,“王瑶现在阅历浅、修为低,虽然依旧是修真者但对凡俗家人的感情依旧还有,也许等她日后经历得多了自然也就把这些看淡了,所以现在趁着她还能哭的时候,让她好生地哭一场吧!”

王良沉默了一会,随即点了点头。

“咱们去旁边说说话吧!”铜吉向卜凶轻声说道,“师父,师妹这里就交给了您了,之前说好的望三生之术就麻烦您了!”

卜凶看着王瑶这般模样,心中有些不忍,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柔和不少。

“知道了,你们去吧。”

说完,卜凶拿出了三枚骰子,她准备借用这土里的尸骨来施展望三生的法术。

“故人骨,故人魂,生死以定见前尘!

骰子吉,骰子凶,吉凶明了照今生!”

三枚骰子在空中轻轻飞舞不带任何异象,随后便见着其中一枚落到了地上,而骰子朝天的那一面便是一个鲜红的六点。

之后的过程王良并没有看到,此时他已经跟着铜吉来到了村子废墟的边缘处。

王良率先开口说道:“这些年,麻烦先生你照顾王瑶了!”

“谈不上什么麻烦不麻烦,王瑶看似调皮跳跃,但在逍遥宗的时候却是听话得很!”铜吉轻声说道,“师父表面看着嫌弃麻烦,其实她挺喜欢王瑶丫头,说是她和自己脾气很像,让我看来也的确如此!

所以这次师父才舍得跑着远来西州,就是为了帮助王瑶斩红尘!”

“斩红尘是何解?”

“逍遥人行逍遥事,半分不染红尘仙!这一句便是我们逍遥宗入宗的时候的规矩!”铜吉蹲下身子,看着眼前的一丛杂草轻声说道,“顾名思义,指的便是我们虽处于凡尘,但心却不能与凡尘沾染,想要做到逍遥随心,那就得先做到万事不染!

凡人在凡俗有羁绊有牵挂,但既然入了逍遥宗那就需得斩去红尘之事,这样才能修得身心自在!

就像这丛杂草,斩红尘便是斩却心中的杂草,这样才能将大树的种子扎根进内心!”

王良沉声问道:“那我们的父母呢?他们不是跟着你回了逍遥宗吗?”

“安心就是,你的父母很好,王瑶之前偷偷地拿了不少丹药去滋补两位,虽然依旧是凡人,但也从这些丹药获利不少,怕是还能有上百年的活头!”铜吉笑了笑,但很快又将笑容收敛了起来,“关于斩红尘之事我其实在私底下已经给二老提了醒,他们为了自己的女儿修行,表示以后不再打扰师妹!

出来之前,我瞒着师妹,拜托了宗门里的几位师兄将二老藏在了中州的一处凡俗王朝之中。你不由担心二老的生活,我们逍遥宗既然这般做了,自然也会安排妥当!”

“可是这对王瑶是不是太残忍了?”王良虽然理解铜吉的意思,虽然知道这一切是为了王瑶的修行,可他依旧有些不忍,“凡人生命不过百年,为何不等到亲人老死呢?这样不就不需要所谓的斩红尘吗?”

“也许残忍,但这些事总得要去经历!”铜吉站起身,冲着王良笑了笑,“修真者看似美好,但其中的风险、苦难却是比常人多出无数倍!

王公子你不也是这样吗?虽然我不知道俞城之后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想来应该不是什么美好的事吧?”

铜吉这话,让王良心中有些五味杂陈。

这段时间他的确遭遇了一些事,而这些事回忆起来也都不是什么好事,其中的困难如何只有王良自己清楚!

虽然王良咬着牙将一切都挨过了,可若是换位思考让妹妹去经历他所经历过的一切,王良心中可是万分不舍!

“修真界很残酷,哪怕是大宗门的弟子也不是这么好当的!”铜吉又拍了拍王良的肩膀说道,“想来我师父的法术已经准备好了,你要不要再去看看你的亲人?”

王良好生地想了一番,然后摇了摇头:“不了,我现在准备和你们分开,然后去承元看看。我二弟王柳应该还在越国的京城之中,你们之后可以带王瑶去看看,我之后若是有空的话,自然会去找你们!”

铜吉问道:“那西州大比呢?你应该是要参加的吧?那你知不知道西州大比是在哪儿开始?”

“这......还真不知道!”王良挠了挠头问道,“是在承教宗开始的吗?说来我还真不知道承教宗该怎么走......”

“我一个中州人都比你这西州人熟悉西州的情况!”铜吉无奈地拿出了一枚铜钱递给了王良,“铜钱内有我一道神念,上面记载了西州几个比较重要的宗门势力的位置,承教宗也在里面!

之后帮师妹斩了红尘之后,我们也会去承教宗观摩西州大比,到时候就在那里碰头吧!”

王良接给铜钱之后点头答应了下来:“那我就先走了,帮我给卜凶前辈还有王瑶道声歉!”

说着王良便拿出了墨丑剑御剑离开了许家村。

铜吉看着消失在天际的身影不由苦笑道:“你这么一走,王瑶她怕是又要闹了!”

过了数日后,这次王良在赶回承元剑派的路途中没有再遇见像熬易尹那样的人拦路,很顺利地抵达了承元剑派的位置。

不过当王良飞进承元剑派却没有看见一个人时,心中不由地一沉。

“果然,真的发生了......”

虽然之前在熬易尹那里听见了消息,虽然祝子青对他说了一通,虽然卜凶用骰子算出了承元剑派的凶卦,可王良依旧在心里抱着一丝地侥幸,想着要自己回承元剑派亲自看一眼!

无人而又冷清的七座山峰,王良兜转了一大圈也没有见到一个人。甚至他在去第一峰时看到了自己师父莫沧玉的洞府,遍布着寒冰的山壁之上被人挖出了一个极大的冰窟窿!

甚至当他赶到第二峰峰顶之时,在山峰的云端之上,他看到了几具无头尸体。其中有一具尸体倒是完好,只是脑袋上被人打出了一个洞。

但当王良看到这具尸体时,心中的侥幸终究是被彻底打破了。

“赵毅师兄......”王良看着昔日极为照顾自己的赵毅师兄此时变成了一具尸体,心中的怒火不由地升了起来。

要不是赵毅是灵藏境的修真者,哪怕是死了身体也会有灵力自主护持不会轻易腐烂。可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护持着赵毅尸体的灵力早已消散了大半,此时的尸身已经开始僵硬、发冷!

不过让王良在意的,还是赵毅的表情,平静、淡然,就仿佛他漠视了自己的死亡一般。

“不对,这样的表情定是被操控之后被杀的!”王良知道孔里手中有紫金铃能够操控心神,如果赵毅是在被操控之下死的,那有这种表情也就不奇怪了。

“孔里......”王良咬牙切齿地狠狠道,“我总有一天会杀了你!”

可惜王良并不知道,孔里虽然是覆灭承元的直接凶手,可真正在幕后操控之人却是陈风麟!

严格来说,应该是归顺于邪宗之后的陈风麟!

正当王良愤怒时,一道剑光从天边飞来,然后一个人停在了王良面前。

那人看着王良有些惊奇:“是你?!”

王良抬头看去,很快便想起此人的名字。

“你是,许长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