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一十一章:会议结束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一章:会议结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风不平的气势震塌了的房屋造成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平原,承教宗的弟子们听着这么大的响动都不由地走了出来看是出了什么情况。

“怎么这么大的动静?有强敌闯进来了?”

“谁敢闯咱们承教宗的地盘?这不是活腻了吗?”

“听声音,好像是中央大殿?宗主他们不是正在里面吗?”

“话说,刚刚我好想看到老祖好像进去了......”

“哦,怪不得,那没事了......”

众弟子听到老祖二字就明白肯定是老祖弄出来的动静,他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大殿的废墟之下,几位殿主狼狈地爬出废墟,听了风不平的话,他们皆是一脸尴尬地看向宗主,就仿佛是在询问他的意见。

白胜无奈道:“继续说吧,老祖也不是外人,这些事传不到外人耳朵里!

画叶楼,你继续说吧!”

“......是!”画叶楼迟疑了一下,然后继续汇报,为了防止老祖不明白前因后果,他还特意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七年前有弟子去往仙水符宗地界发送西州大比邀请时,恰巧路过一个名为承元剑派的宗门,然后那名弟子发现承元剑派人去楼空,半分不见踪影,他只在其中的一处山峰之上看到了几具承元弟子的尸体!

随后我师弟公羊子候和弟子许长仙前去一探,在承元剑派的地脉之下发现那里的地脉异常凶横,不倒像是经受了千年镇守的样子!

我在听闻了这个消息后特意亲自前去探查了一番,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邪道手笔!”

风不平倒是听得不明不白:“等等,承元剑派?难道连道果境都没有吗?这么个小门派西州多的是,值得你们特意去提起吗?”

“虽然承元势力很小,但弟子一点都不见得少,可怪异的是我等几人只发现了几具尸体之后,其他人的尸体皆没有看到,且承元内部并没有明显遭受破坏的痕迹!故此,我等怀疑是承元剑派在遭受强敌的时候将弟子转移了出去!”画叶楼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以承元剑派为中心向四处寻找了数年,我等依旧没有发现弟子的踪影,但是在承元剑派的附近发现了一头麒麟!

这头麒麟待在离承元不过百里的地方,我等与它交谈才知,这头麒麟就是承元剑派的护山神兽,随后也得知了承元覆灭的情况......”

风不平听得不耐烦了:“讲重点!”

画叶楼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等猜测,承元剑派幸存的弟子被邪道带到了鬼市之内,不然不可能找不到踪迹!

另外,我们之前便有一个怀疑,被邪道操控的鬼市买卖抓捕散修,随即交由行道宗带走。或许这批幸存的弟子就是被人当做了散修带到了鬼市之内!”

风不平直接道:“那还说什么?把鬼市找到,拆了那里再把人救出来不就得了?”

“鬼市幕后的靠山是邪道几大势力,先不说找不找得到,就是找到了然后毁了,我们也很难独自抗下邪道势力的报复!”白胜接过话茬说道,“所以我才想用西州大比的契机吸引各方势力的注意,将西州摆在台面上,让鬼市的人收敛一些!

但最主要的还是行道宗的人,虽然没有证据,但我们强烈怀疑就是行道宗的界天舟在负责运送失踪的散修!”

风不平问道:“就没有证据吗?”

“没有!”白胜摇头说道,“之前我用了谬......借了那杆笔的力量尝试着搜寻行道宗的秘密,最后没有成功。但我曾在十年前派遣了弟子暗中跟随了天宗弟子扶南,然后发现她在进入了行道阁之后一直没有出来,心中对行道宗的怀疑也就越来越深!”

说来可能不光彩,但曾经白胜命令画叶楼派遣弟子前去和扶南接触便是为了这个目的!

之前虽然怀疑行道宗和散修失踪事情有关,但行道宗做事周到,白胜也只是初步的怀疑,所以在知道了扶南来了西州后便想着用此人去行道宗试探一番。

最后得出的结果便让白胜确信,行道宗内部果真藏有猫腻!

至于扶南的安全,白胜也不是说不上心,但他在知道扶南时天宗雪君弟子之后,他就知道行道宗是绝对不敢动扶南的。若是扶南身死,哪怕是行道宗上下加起来可能都抵不住雪君一人的怒火!

“老祖,我和您说实话吧!”白胜轻声说道,“西州大比只是幌子,我之所以选择用后天至宝当做奖励便是要将修真界所有目光集中在西州,然后再趁着这个时间找到行道宗与邪道勾连的证据,将其从高处打落!

行道宗倒也是倒在西州的地界,那咱们承教宗至少能够吃下行道宗七成的资源,届时承教宗亦能更加强大!”

风不平问道:“可是你没有证据!”

“会找到的......”白胜神秘一笑,“其实我也暗中派人去往天宗找雪君,只要将扶南进了行道阁再没出来一事说说,想来念徒心切的雪君应该会来一趟西州吧?”

“可你这还是没有证据啊?万一那个叫扶南的只是做客呢?”风不平对白胜的话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回头万一没有证据闹了乌龙,咱们丢人可就丢大了!

而且雪君那家伙老祖我是打不过的,回头要是知道这一切都是你的主意,他要揍你我可拦不住!”

“放心吧老祖,这一切我会把握好的!”白胜简单解释了几句,然后问向画叶楼,“前面的说完,说说最近的结果?”

画叶楼应道:“这几年发现不大,散修失踪的情况有了好转,想来是因为西州大比来了不少强者,让他们稍微收敛一些。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也没有找到任何一个鬼市的下落!

另外,承元剑派的那头麒麟似乎有突破纯血的迹象,但问题是缺乏资源,我等建议它回麒麟的族地晋升,那样比较稳妥。但它不知为何,死死地守在承元剑派寸步不离,我等无可奈何,只是让我弟子许长仙在旁看守。”

“行,先就这样吧!麒麟突破纯血至少数百年,我们也不好打扰!”白胜点了点头,然后问向那名肃然的老者,“冬殿殿主,如今参与西州大比已经有多少人了?”

老者回道:“如今报名的人数已有上万,其中有五成都是灵藏境,但元婴境的修真者却是占了三成,金丹境的反而最少!

另外,我们承教宗也有不少弟子报名,或许这第一名的奖励最终还会被咱们弟子拿回来!”

“也不错,都是一群年轻的后辈,到时候可以好好见识见识这些后生的本事!”白胜对这个结果并不稀奇,反而轻笑道哦“这次就先这样吧,劳烦各位找人来修修大殿吧!”

底下众人齐声称是。

“???”风不平一脸懵逼地跳起来,“这就完了?”

白胜回答:“完了!”

“不是,我还没发话呢!”风不平立马不干了,满脸不爽地瞪着白胜,“胜小子,怎么什么话都要你说了,老祖我呢?我是空气吗?”

“西州大比的比试场地和内容您可以找春秋两位殿主商量,我会让他们以你为首!那杆我也会在之后告知外界,将其当做奖励!”白胜轻声问道,“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老祖我......”风不平自己想说的都让白胜说完,关于行道宗的事他就算想掺和可也没那个脑子,倒是打架他在行......

“算了,老祖我没话说了,先走了!”

风不平说完,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

“这么大把年纪了,老祖还真是玩心未老啊!”白胜失笑地摇了摇头,然后看着依旧还在下面候着的一干人,“诸位也散了吧。”

“是!”

几人这次是真走了。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后,白胜随手在身旁布下了一个结界,然后终于是控制不住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咳......”

咳嗽声音之大,似乎是把整个肺都快咳出来!

好一会之后,白胜才缓了一些,趴在椅子上动也不动。

“看来果然是我想当然了,从古至今百万年,就没有一个人能参悟那杆笔,我又能有什么资格呢?”白胜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此次之后,我也该好生休息休息了......”

围绕着承教宗的四峰便是四季山峰,也就是四位殿主的地盘。

当画叶楼回了秋峰中自己的洞府时,公羊子候很快就找了上来。

“师兄,宗主那里怎么说?”

“今天不知为何,老祖莫名地跑来凑热闹,还把大殿给毁了。”画叶楼苦笑地摇头道,“看得出来宗主在老祖面前不想多提,故我们也就将这些年的事简单汇报了一番,然后就离开了。”

公羊子候稀奇地说道:“老祖来凑热闹?这种殿主级别的会议,他不是有很久都没参加过了?”

画叶楼叹了口气说道:“罢了,反正该说的该做的,宗主之前也已经吩咐过来,这次也就没什么事......对了,你去承元剑派一趟,将长仙叫回来,我准备让他也参加这次比试!”

“为什么?”

“宗主准备将那杆笔当做奖励拿出来,所以我想让长仙参与这次比试,将那杆笔赢回来!”

“师兄你说的,不会是谬仙误笔吧?!”公羊子候到吸了口凉气,“宗主疯了吗?那可是最顶级的后天至宝啊,连许多先天至宝都不如它的!怎么说拿出来就拿出来?!”

画叶楼回道:“是老祖的意思,不过这笔虽然贵重,但连修炼因果之道的宗主都无法驾驭它,拿给别人用也不过是一杆差了意思的灵宝而已!

不过这笔对我们承教宗意义巨大,宗主刚才虽未明说,但想来也不愿意就这么舍弃掉这杆笔。长仙在我们承教宗年轻弟子中的实力最强,兴许他能够帮我们拿回来!”

“行,我这就去找他!”公羊子候二话不说就准备往外跑,但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转头问道,“对了,让长仙回来的话,那谁去守那头麒麟?”

“我都叫你了,那肯定是你去啊!”

“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