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一十二章:再遇长仙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二章:再遇长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良在承元剑派第二峰之上,看到的那个人便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许长仙。这二人见到双方时一眼便认了出来,心中都是有些惊讶。

“你是承教宗的许长仙?”

“我在百里之外感应到了有什么人飞到了承元,却没想到会是王道友?可你怎么会在这里?”许长仙收回剑,看了看被王良扶住的赵毅尸体,猜测道,“莫非,道友你是承元剑派的弟子?”

“......是!”王良听到承元二字,语气不由带着愤怒,还有歉意,“我本应该在十年前回来的,结果却晚了这么久......”

许长仙看到王良本想说说关于许家村许岩的事,可当他知道王良是承元弟子时,嘴里的话不由地变了。

“......既然你是承元弟子,那你应该认识一头麒麟吧?”

“青血麒麟?”王良猛地抬起头问道,“道友怎么会知道我们承元剑派的护山神兽青血麒麟?”

之前祝子青的猜测以及熬易尹的话都证实了青血麒麟反叛了承元,按理来说它现在不应该在此处,想来在承元覆灭的时候麒麟便离开了这里,可许长仙是为何知道麒麟的?

难不成承教宗这么大个宗门曾经知道过承元剑派?

许长仙说道:“事实上,那头麒麟一直守在承元外面,这些年从未离开!走吧,带你去看看,也许它认得你。”

王良点了点头,将赵毅的尸体重新放回了原处,然后跟着许长仙御剑离开。

飞出承元之后差不多百里,许长仙将王良带到了一处山谷,里面布满了碎石,其中还有一头正在发疯往石壁上撞的麒麟。

轰!轰!

只是最为简单的撞击,麒麟都撞出了天摇地动的响声!

不过这里的岩壁不知是什么材质,倒是抗住了麒麟如此可怕的撞击!

“不知为何,这头麒麟一直在用头撞这里的黑铁岩,要不是这黑铁岩坚固且麒麟没有动用灵力只是凭借肉身,可能此地早就已经被它撞平了!”许长仙来到麒麟身后大喊道,“我今天带了一个承元弟子来,麒麟前辈看看是否认得?”

麒麟听了这话怔了怔,然后扭头看到了王良。

王良同样也看到了麒麟,但他更关注到了麒麟头上的鲜血。

“麒麟,长老?”

青血麒麟如何认不得王良,当年在承元时,就是这小子用了两天时间挑战了十个同境的弟子,那次让它印象深刻。

“吼!!”麒麟发了疯一般咆哮了起来,那声音听不出丝毫的气势,反而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接着麒麟又转过了头,继续用力地撞着岩壁。

“这......”王良愣了愣,不知道该说什么。

“麒麟前辈应该是认出了你,不然不会这么大反应!”许长仙拍了拍王良的肩膀说道,“走吧,出去说说。”

“......好!”

走到山谷外面,许长仙拿出了一颗灵石朝着虚空一碰,随后一道水纹溅起将那灵石吞了进去。

“绝天地通法阵,能够防止麒麟前辈对外界的影响,毕竟离此数里便有一个凡人村子,我们不能不考虑!”许长仙放好灵石之后看向王良,“说正事吧,你可知承元覆灭的事?”

王良沉默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听人说起过,我当时想要赶回来,但是被人阻挠,等了十年才有机会回到承元,不过这里已经......

麒麟是怎么回事?为何它会在这里?”

“不知道,事实上我们只能从它口中得知承元覆灭的事实,但具体什么情况尚不清楚!”许长仙顿了顿,然后严肃说道,“不过根据我们自己查到的迹象,承元剑派的覆灭和邪道有关,你刚说自己从别人那里听说,可是知道些什么情况?”

“......很重要吗,承元剑派都没了!”王良默然地看向山谷,虽然他在此处看不到山谷内的情况,但他在此已经能够感受细微的震动,“兴许,它是在忏悔吧!”

“忏悔?你是说麒麟前辈?”许长仙神情认真地问道,“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事?这很重要!”

“......一个与承元剑派有仇的邪道,许以利益换取了麒麟不出手帮助承元,兴许麒麟看到了承元的覆灭心生愧疚,这才忏悔的吧?”王良失了失神,然后开始往外走。

许长仙问道:“你要去哪儿?”

“师兄的尸体还在那里摆着,我不能就这么看着!”王良拿出了剑准备飞回去。

“那你就不想知道你其他师兄弟的下落?”

王良御剑的手一顿,他回头问道:“什么意思?”

“承元剑派覆灭,但其中只有那么几具尸体你不觉得奇怪吗?”许长仙沉声说道,“因为怀疑此事与邪道有关,我们承教宗动用了不少人力去寻找承元弟子的下落,但却没有发现任何迹象!

那么多弟子不可能都消失不见,可既然连我们承教宗都找不到,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鬼市!

鬼市是邪道势力组织起来的,就如同云台坊市一样的存在,不过里面买卖交易的东西皆不能入我们正道之眼!”

“怎么才能去鬼市?”

许长仙说道:“若是我们找得到鬼市也就不用操心这么多了!不过这不代表我们一点线索都没有,但这就得看你愿不愿意和我们合作了!”

王良这才收回剑,然后认真回道:“如果能救出承元的其他人,我愿意和你们合作!”

承教宗是西州正道大教,名望和实力都不差,他们若是有线索,王良自然愿意相信他们一次。

“既然如此,那我得先问一些问题!”许长仙比划出了三根手指,“第一,我们找寻了承元剑派各处,但在其中一座山峰底下见到了一处洞府,那里被一种极为奇特的冰封住了,这种冰名为仙寒冰,拥有着冻结时光的力量,除非是参悟了时间一道的强者或是实力蛮横到斩断光阴的至强之人,否则很难被毁坏!

但我们却看到那处洞府被挖走了一块,你可知是怎么回事?”

经许长仙这么一说,王良立刻想到是祝子青用承影剑将仙寒冰破开,将其中被封住的师父带走!

‘如果祝子青没有说错的话,陈风麟当真还对师父有感情,那他应该不会伤害师父!’王良心里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这事我虽然知道原因,但想来应该和承元弟子的事无关,所以我应该没有必要说!”

这话倒是王良说错了,带走了莫沧玉的陈风麟不仅和承元弟子有关,更是真正覆灭了承元的罪魁祸首!

许长仙说道:“不管有没有关联还是说说吧,毕竟鬼市难寻,我们需要知道各种线索!”

“......好,我告诉你!”王良简单描述了陈风麟和莫沧玉的事情,不过他没有提承影剑,只是提到说是一把足够锐利的武器。

虽然承教宗是正道大教,但谁知他们会不会觊觎这么一把至宝!

“能够锐利到斩断仙寒冰......”许长仙想了想,然后猜测道,“难不成是传说中的承影剑?!”

“你知道?”

“传说中,剑仙君花枫替一个人铸了一把剑,并用昔日传说的承影为其赐名!不过因为承影剑特殊,且那人有剑仙君发话保护,所以许多觊觎此剑的邪道也都熄了火。”许长仙说着不由羡慕道,“当时知道这个传说时,我还特意想去找找那人的遗迹,但被师父阻止,没想到这个叫陈风麟的倒是有一手!

不过这么看起来此事应该无关,那我问问下一个问题!”

“你问吧!”

“根据我们的探查,发现在承元的地脉之下有一具白骨,你可知那是谁?”

“是老祖?不对,老祖他好歹也是化神境,怎么可能是白骨的形象?”王良仔细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不清楚!”

“第三个问题,我们在承元剑派外面发现了几具尸体,修为在金丹境到元婴境不等,但奇怪的是他们身死的原因是因为身上的剑伤,但残留在伤口的剑意磅礴浩大,不像是邪道的剑修!你可知还有何人与你们承元有仇?”

“......用剑的,还与承元关系不好的......也就只有陈风麟了!”王良又推翻了这个结论,“也不对啊,按理来说陈风麟现在不应该会用剑,可是也没有其他人了......

抱歉,我毕竟修为太低见识不高,也不知道还有谁和承元有仇!”

“无妨,毕竟连我们承教宗都查不到线索,再怎么难为道友也不好!”许长仙笑了笑,随后转移话题,“这次西州大比你知道了吧?看道友灵藏境的修为可是有想法参加?”

“自然是想参加的,可是承元的事......”王良说着,眼神有些暗淡。

“去参加吧,就当是换换心情也好!”

正说着,旁边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将王良吓得差点就拔剑了。

许长仙喝道:“谁!”

“是你师叔我啊!你师父叫你回去参加比试,这里由我来替你!”公羊子候一脸不爽地收回灵力,随后一眼就认出了王良,“是你小子?你不是那个在......”

“师叔!”许长仙立马打断道,“除了这件事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公羊子候看了看王良,又看了看许长仙,表情不禁疑惑,“奇怪了,难不成长仙你......”

“那师叔你在这里守着,我就和王道友先回承教宗了!”许长仙拉着王良二话不说御剑飞走,那速度看得公羊子候都没反应过来。

“我是邪道吗,怎么看见我就跑了?”公羊子候挠了挠头,“难不成长仙不想我说许岩的事?可是长仙不是许岩的祖宗吗?怎么和许岩的仇敌这么亲热?

难不成......”

公羊子候的思想瞬间就歪了,脸上不由浮现出坏笑。

“想不到你小子这么文雅的一面还有这癖好!等回去了我就给画秋那丫头告状,看她不哭死你!嘿嘿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