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一十三章:赶到承教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三章:赶到承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空之上,王良和许长仙相顾无言,似乎是找不到话题。

但最后,还是王良先开了口。

“刚刚你师叔是不是要说什么话?”

“没有,他什么话都没有!”许长仙尴尬地笑了笑。

“......有没有人说过你其实很不擅长撒谎?”王良轻笑道,“看你师叔的反应,想来你们应该是有什么与我有关,但你为何不愿与我细说?”

“些许小事而已。”许长仙立刻转移了话题,“对了,道友你还没有去过我们承教宗吧?等到了之后我倒是可以领你到处看看!”

王良看他的反应有些生硬,但也没有选择刨根问底。

御剑飞往承教宗的路有些漫长,漫长到两人飞了整整二十天都没有到达地方。

本来王良以为承教宗就有这么远,可等到第二十一天的时候,王良在见到底下的风景似曾相识时,终究是忍不住问道:“道友,你不会是带迷路了吧?”

之前见面的那一次,便是许长仙迷路迷着和王良撞见,王良是知道的。本来他还想着这许长仙是承教宗的出身,应该是认得承教宗的路,所以也就没有拿铜吉给的铜钱。但是现在,王良在见到底下似曾相似的风景有理由怀疑,这许长仙可能又迷路了......

“迷路了吗?”

许长仙有些迷惑,好像是没有反应过来,可等到他看到远处升起的冲天妖气,还有依稀可见的茂密树林,脸色不由怪异起来。

“嘶!我怎么跑到无尽妖林来了?!”

王良知道无尽妖林,但他更知道的是,这无尽妖林可是在南州!!!

合着这许长仙带路带着竟然把自己带到了南州的地界了!

“许,道友......”王良小心翼翼地再次问道,“难不成你不认得怎么回承教宗?”

许长仙没有说话,只是王良看他的反应便知道自己没有猜测。

“......算了算了,咱们赶紧往回走吧!”王良哭笑不得,只得无奈地拿出了那枚铜钱,从其中找到了承教宗的位置,然后才叹了口气。

“还好偏得不远,按之前的速度,咱们再往北飞上七八天的样子应该能到,我还真担心道友你把路带反了,那咱们就得花上一个多月才能赶到承教宗!”

听到这里,许长仙也有些尴尬了:“我也不是故意的......平时我也很少出门,前几次出来也都是和宗门中的师父师叔一起,也就没管过带路的事......”

王良无奈地摇摇头,随后掉转了方向带领着许长仙往北而去。

过了七天之后,王良几人总算是来到了承教宗的地界。不过两人都还没落下,便有一个弟子御剑飞到空中阻拦。

“此处大阵已满,两位若是来参加比试......长仙师兄?!”

“是我!”许长仙答应了一声,然后疑惑道,“你说此处大阵已满是何意?”

“因为来参与亦或是观看的修真者太多,所以我们按照宗主的吩咐在比试用的场地外面布置了冰晶空灵阵用于安置到来的修真者!”那弟子遥手一指说道,“不过既然是长仙师兄,那我可开辟一条捷径通往宗门!

这位,可是师兄的好友?”

“算是吧,但他其实也是来参加比试的。”许长仙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他是西州的修真者,你可以直接给他一个玉牌,不需要再考核那么麻烦!

对了,再给我一个,我届时也会参与!”

“我自然是信得过师兄的话!”那弟子拿出了一块刻有‘试’字的玉牌出来,然后交给了王良,“这就是参与比试的信物,道友拿好”

王良拿过玉牌疑惑道:“这块牌子就算是证明我参加了?”

一旁的许长仙同样是接过了一块玉牌,然后笑着回道:“毕竟这次比试是面向西州,但难免会有其余几州的修真者跑过来浑水摸鱼,甚至还有可能混进邪道的人!

为此,我们承教宗专门设立了一块问心境,便是为了甄别这两类的人。不过我是知道你的身份,所以道友你就不需要再去麻烦考核一遍。”

“原来如此......”

“师兄,此处可不是说话的地方!”那弟子笑着打断道,然后转过身朝着前方带路,“请跟我来,我这就带你们前往冰晶空灵阵中安置下来!

说起来还好师兄你赶上了,早在一月以前宗主他们便通知了在一月之后开始大比,按照时间的话也就是明天......也有可能是后天,反正应该是这几天吧!”

许长仙问道:“怎么时间都确定不好了?”

“因为老祖发话要亲自设计大比内容,现在在里面待了有快一个月了,一直说是快好了快好了,但也没说个准话!”那弟子带着二人落到地上,眼前正有一条山路通往树林深处,不过山路旁边的一块巨大无字石碑倒是极为显眼。

“到了!”

弟子手里掐诀,然后往石碑一点,那块石碑竟变出了一道门,门中喧闹的声音不断地传来。

王良只是往里探了探,便倒吸了口凉气。

“这么多人?而且都是修真者?!”

弟子说道:“目前为止,加上师兄和这位道友一起,总共有一万六千五百七十二人参与这次大比,不过其中有很多陪同者和观看者,故现在的人数保守也有十万之数!

为了不干扰到参与者,我们特意开辟了属于你们参与者的法阵,分了灵藏、金丹、元婴三个区域,道友你可从此石碑进入,静心等待比试开始!

至于师兄的话,你可以选择回宗门,也可以去元婴境的区域等候,反正也快了!”

许长仙想了想说道:“先回去一趟吧,我有事要和师父说一下。”

“好的师兄!”

“等等,等等!”王良一把拉过许长仙,一脸吃惊问道,“道,道友你是元婴境?”

许长仙眨了眨眼回道:“我没说过吗?”

“......你说过吗?”王良一脸不敢相信,“怪不得我看不出你的实力,但奇了怪了,既然你是元婴境的高手,怎么还能迷路?!”

“......能不提这茬吗?”许长仙一脸黑线,“这种事也不是我愿意的!”

弟子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我们承教宗都知道,长仙师兄因为修炼四九衍一法太过顺遂反倒糟了天妒,这才有了路痴的毛病!

不过用路痴的毛病换来功法大成,这反倒不亏!”

“......就是因为你们这些大嘴巴,才闹得整个宗门都知道我路痴!”许长仙无奈地摆摆手终止了这个话题,“行了,咱们该走了。王道友,咱们之后大比再见了!”

“好!”

王良点了点头,然后一脚踏进了门内。

随后那弟子掐诀闭合了门,这才带着笑意说道:“看样子,师兄你和这位道友感情不错啊!”

“......还行吧!”许长仙神色复杂地回应了一句,随后在心中悄然地叹了口气。

等许长仙回到了承教宗后,径直便上了秋峰找到了自己的师父画叶楼。

“师父,弟子回来了!”

“这么晚才回来,不会又迷路了吧?”

许长仙无奈道:“师父怎么也提这茬?”

“谁叫画秋那丫头一直在我耳边念叨着你,念叨得我都烦了!”画叶楼看着自己出色的徒弟不由笑了笑,然后正色说道,“之前叫你去看着那头麒麟,便是因为你是年轻弟子中实力最强的,而宗门内其余有这份实力的人要么是长老要么就是咱们这些,全都因为大比的事忙得焦头烂额!

但又叫你回来呢,便是因为我要你参与比试,拿到后天至宝!”

“弟子已经领了比试玉牌了!”许长仙将刚才那个弟子给的玉牌拿出来示意了一番,然后问道,“弟子有些疑惑,之前师父不是不关心那件后天至宝吗?怎么现在又这么上心?”

“看来你师叔过去时没和你说,这次商议,在老祖的参与之下,那件后天至宝选定为了谬仙误笔!”画叶楼叹了口气,“想来,你应该知道这件至宝的重要性吧?”

许长仙听闻是此物,脸色顿时沉重,点头说道:“弟子明白,这次比试弟子会全力以赴的!”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画叶楼摆摆手准备赶人,“走吧走吧,赶紧去看看画秋那丫头吧,她要是再不见到你,可就要把我这洞府给拆了!”

“在此之前,弟子还有一事要说!”

“何事?”

“弟子在看守麒麟时,无意发现了王良......”许长仙将他和王良相遇一事仔细地讲了一遍,然后又说道,“从王良口中,有一个名字我听到了两遍,那就是陈风麟!

虽然在简单的问话中,弟子没觉得此人有什么问题,但心中总有种直觉在提示自己此人有蹊跷!”

“陈风麟......”画叶楼思考了一番,然后摇头道,“是有问题,我在之前简单查过承元剑派的信息,也从中发现了这个名字。但作为一个叛逃之人,我的确有些想不到他有这种能耐能够拿到那把承影剑......

说起来,我们都知道承影剑所在的位置,可皆是不敢前去,便是觉得自己没把握拿到这把剑!”

许长仙吃了一惊:“连师父您也没把握拿到这把剑?”

“承影剑,为修真界第一剑修,剑仙君花枫所铸,再因为所用材料的特殊,让其本身便带有特殊的灵性。且因为是剑修之剑,这把剑心中的傲气同样强盛,它只奉自己认可的人为主。我等若是没有得到它的承认,那就算用实力强压,它也是宁折不弯!

再者,藏者承影剑的地方有些特殊,恐怕只有老祖才有那份实力安然进去,不过老祖又不是剑修,怎么可能拿到那把剑?”

“那承影剑就暂且不停,师父你还是说说陈风麟吧!”许长仙询问道,“要不要弟子用四九衍一法推测一番此人的下落?兴许查出此人的下落就能找到线索也说不定!”

“不可,你虽然实力是够了,但能耐还不行,万一被他发现那就打草惊蛇了!”画叶楼眯了眯眼,话语不由放轻,“不过,如果能够拿到此人的一样相关联的东西,或许我可以请宗主来推演一番......”

许长仙立即说道:“承元剑派或许还有,我可以返回去拿!”

画叶楼并不赞同:“等你拿回来,怕是又得迷一个月的路,错过了比试才是麻烦!

再说,你知道承元剑派有什么东西和此人关联?难不成你还能把承元剑派的山峰都搬来,让我们挨个挨个地试?”

“那该如何是好?”

画叶楼说道“你不是说王良此人是承元剑派的人吗?或许他知道也说不一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