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二十三章:行道宗主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三章:行道宗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承教宗内的大殿,白胜和几个殿主用法术投射出了几个此时在第一关的画面。因为参与者太多且分散太杂乱的缘故,他们一时也看不完整,只是随机挑了几个实力看起来不错的人观看。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也就漏了元婴境区域的君自来,以及灵藏境区域的王良的表现。

“这些人的实力看起来都还不错啊!”白胜连番看了好几个,虽然这些元婴金丹的修真者的战斗在他看来只是小打小闹,但以他的眼界自然是明白这些人能够修炼到这个地步是有多么的不易。

白胜看着,突然想到了一事:“对了,行道宗的人还没来吗?”

冬殿的殿主,那位老者回答说道:“行道宗的宗主云孟此前通知说自己有要事在身,将这次大比的事全权交给了副宗主,同样是归真境的赵又石,不过这位赵宗主说自己也有事,就算来也得晚上一会!

不过此前,赵又石已经派来了十数名行道宗的弟子,他们也将这次行道宗负责的奖励全都交由我们,也就是之前老祖所说的六转玄丹等资源!”

白胜不由奇道:“人不来,东西倒是准备好了?虽然这次大比是我们承教宗和行道宗一起举办,可这行道宗的主事人从头到尾不露面,反而让我们承教宗赚足了声望?他们有这么大方?”

“不是大方,只是的确是有要事缠身,不便前来!白宗主你看,赵某不是这就来了吗?”

大殿之外,虚空之中,一阵如同涟漪的东西在虚空中慢慢荡开,随后一只脚慢慢跨出,紧接着便是两个人驮着一座极为不凡的轿子从虚空中慢慢踏出。轿子之后还有几人跟随,不过这些人身上散发的气息之盛,似乎个个都是行道宗的好手!

“赵宗主来了?”白胜感应到大殿之外的气息,不起身也不相迎,只是好整以暇地整理了一下衣袖,然后轻声说道,“惭愧,我们这些人发发牢骚,竟是没想到让赵宗主听了去,真是无礼啊!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进来一叙如何?”

“那赵某就却之不恭了!”

轿子中,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笑意响起,但很快就消失,取而代之便是在承教宗的大殿内,一个面容阴翳、身材高挑的男子不知从何处突然出现。

那阴翳男子悄然环视了一番大殿,然后抬手对着上方坐着的白胜自荐道:“行道宗副宗主赵又石,见过承教宗的白宗主!”

“行道宗的遁法在整个修真界都是出了名的,可是白某也没料到,赵宗主的遁法竟然如此厉害,无视了我们承教宗的大阵直接遁入进了这个地方,倒是让白某有些惊讶!”白胜笑了笑,随手在他的旁边一点,一个石凳便从地上升起。

白胜邀请道:“来来来,正好此时比试已经开始,赵宗主可过来与白某同坐观看!”

“那正好!”

赵又石也不推辞,堂堂正正地走了过去,坐在了石凳上。

白胜又问道:“说来白某好奇,赵宗主是因为何事来晚了呢?难不成还有什么事比起这大比更令赵宗主重视?”

“门内私事,不足道尔!”赵又石岔开话题,抬头看了看投射出来的第一关画面,然后笑道,“看来赵某也没有来晚,这不是才开始不久嘛!”

“的确没来晚,你我且看下去便是!”

白胜说完,似乎是真的被画面吸引,看得那是一个津津有味。

旁边的赵又石却是有些坐不住,每每想开口说话,却是一直被白胜一句‘大比精彩,你我看下去!’给堵回来了,搞得他现在有些不好开口。

底下几位殿主看了看这两位宗主的反应,私下却是默不作声地用灵识开始谈论起来。

‘你们说咱们宗主这是何意?怎么还不让赵又石说话了?’

‘咱们宗主这是在和赵又石心理交锋,咱们不是还没抓到行道宗的证据吗?按照宗主的安排,在第二关时设计了一个套,专门给行道宗参与的弟子下的,宗主就是想借此来试探赵又石的反应!

不过现在嘛,宗主这是想磨一磨这个赵又石的性子!’

‘这我倒是知道,这赵又石虽然是归真,可性子极为高傲,虽然管理着行道宗的大小事务,行事还算缜密,但这脾气可就不太好!’

‘赵又石脾气不好,可他敢在我们承教宗的地盘撒野不成?’

‘莫激动,宗主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会慢慢逼着这赵又石露出马脚!就算他不露出马脚,但他们参与大比的弟子可就说不定了!’

‘那他们行道宗参与的弟子有多少人?’

‘按规定,每个宗门最多可参与五名弟子,修为不限,但行道宗这次野心大,一次竟派来了五名元婴境后期的弟子,算得上是参与者中实力较强的一批了!’

‘嘿嘿!实力虽强,可不知道有没有那么聪明,看不看得出在第二关内咱们设下的套!’

‘对了,老祖有没有打乱之前的布置?’

‘安心,我们和老祖通过气了,他没有胡乱篡改!’

‘那就好......’

一想到老祖,几位殿主心情顿时有些复杂,甚至都没了继续讨论下去的想法,一个个都沉默了下来。

此时整个大殿陷入了莫名的寂静。

那么承教宗的老祖此时又在干什么呢?

位于元婴境的区域内,此时正有几个参与者为了一个灵印开始争斗,那场面壮观无比!

而就在战斗的最上空,风不平躲在云端之上,用法术将自己身形隐去,看热闹看得极为兴奋。

“用符的小子还不错嘛,对!打他脑袋!错了,是打脑袋,怎么这么笨啊!”

风不平看了一会觉得又没了兴趣,无聊地在云层之中飞行,每每看到哪里有战斗他都会兴奋地停下来观赏一番。也不知道这风不平哪里来的兴趣,看打架看得面红耳赤,比下面那些人都显得更加兴奋。

不过风不平做事三分钟热度,只是看了一会就没兴趣了。

“没意思,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不怎么行啊!”风不平无趣地挠了挠头,然后看到了一个少年不由疑惑了一下,“嗯?这比试才开始几天啊,怎么这小子就找到了出口了?”

虽然第一关改动不大,但风不平还是仔细设计了一番出口的位置。

要知道在现在还是为了灵印打生打死的时候,寻常人几乎很难在第一时间反应去寻找出口,更别说只是几天时间就明白了风不平的用意找到了出口。风不平原本以为至少得要一个月才能有人找出,可是现在还不到五天却是有人要通过第一关了!

“少爷!就是这里了!”

君自来有些怀疑地看了看,然后又重复了一遍自己之前的问题:“你确信是这里?”

这不怪君自来怀疑,因为两人所处的位置正是在天空中太阳的正下方,而姜夏所说的第一关的出口便是上方的那个太阳!

姜夏自信说道:“按照常理,此处既然在之前便说了是一处封锁的法阵,那么常人定会以为这里的日月都是虚构出来的,所以不会有更多的在意。但如果仔细留意设计者的用意就会明白,他早就已经给出了出口的提示!

至于此刻嘛,咱们只需等到晚上太阴星出来,便能通过这一关!”

“也行,就算错了也只不过是浪费一天的时间而已,也不是大事!”君自来飞在太阳底下觉得这温度刚好,干脆用言咒聚集了周围的云,然后安逸地躺在了上面。

“风止!”君自来念了一句,将周围呼啸的大风挺住,然后冲着姜夏摆摆手说道,“我休息一会儿,到时间了叫我!”

姜夏答应道:“好的少爷!”

不过这二人并没有注意到在一旁偷窥的风不平,而以风不平的见识却是一眼就认出了君自来使用的是言咒。

但也正是因为认出言咒,风不平心中的惊骇可大了太多!

‘一个元婴境的人竟然会使用言咒?!甚至还能用的如此轻松?!’

风不平死死地盯着君自来,他发觉以自己的修为竟然一时间无法看穿这个人的来历,心中顿时有了一种想跳出去问个究竟的冲动!

‘学习言咒的先决条件便是天生与道相近之人,可是以现在的天道来说,根本就不该出现这样的人才对......难不成传言是真的?真的已经快要到那个时候了?

不行!白胜那小子肯定知道此事,我必须去找这小子问清楚!’

一想到这些,风不平连围观打架的心思都没有了,赶紧离开了这个地方,跑去了承教宗。

一回到大殿之内,风不平风风火火地跑到白胜面前,完全无视了其他人,二话不说拉起白胜就往外走。

白胜有些看不明白风不平的操作,连忙问道:“老,老祖,您这是要作甚?”

“有事问你,赶紧跟我走!”

“前辈留步!”赵又石自然知道风不平的身份,看着风不平正要拉人离开,立马将人给拦下,“前辈,您这是要带白宗主去哪儿啊?可否让在下听听?”

“滚蛋!”

风不平正好是急得要命的时候,二话不说一巴掌直接把赵又石扇开,那力量之大,竟然直接将赵又石扇出了大殿,接连撞毁了好几个建筑才停下!

“没你这个外人说话的份儿!”

留下这句话之后,风不平拉着白胜走出大殿,不见踪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