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三十二章:进入城内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三十二章:进入城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风不平一句开始,王良便看到在天空之上,密密麻麻地身影不知从何处飞出,他们分为四波沿着四条路朝着四座大山飞去,似乎都是为了抢占先机。

“好热闹啊!”

孙大空看着那场景,觉得手有些痒了,于是催促道:“咱们也走吧,不能只让他们去啊!”

王良想了想,摇头说道:“不急,咱们先分分人,按风不平的说法,四座城都做了布置,咱们这么多人不需要都朝着一个地方走,完全可以分成四波先去打探情况。”

步灵春听到这话赶紧拉住王良:“公子,奴家跟你走!”

王良无奈地说道:“好吧,那你就和我一起去东山,大空你和蓝不讳一起去北山,文果道友和这位......”

王良突然想起自己好像一直没有问那个大汉的名字。

汉子说道:“叫我大耳就行!”

大耳这个名字一听就是假的,不过王良也不在意,干脆说道:“大耳道友和文果道友一起去西山,至于金钱宗的两位正好凑成一对去南山!”

之前王良说话太过激动,让金钱宗的二人也听到了出口的消息,于是这对师兄弟舔着脸跟在了后面一起通过了第一关。王良看这二人的样子应该是想和他们一起行动,所以也就毫不客气地给他们分配任务。

另外,这对师兄弟对他们给出的名字是金一和金二,显而易见也是假名。

分好任务之后,王良又说道:“如果你们有谁找到了出去的方法,你们也可以自行离开,不过按我个人建议来说,我是希望你们缓缓,毕竟不清楚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蹊跷!

两天之后,咱们再在此地汇合!言尽于此,诸位开始行动吧!”

话音落下,几人施展神通,朝着说好的方向离去。

王良带着步灵春御剑沿着路飞了一刻左右,便进入了东山,然后在山脚的位置看见了一座辽阔的城池。

在这座城池附近的树林中,树叶泛黄、青草枯萎,一副漫天花草尽归大地的景象让王良反应了过来。

“看这幅情景,这个城池应该就是所谓的秋城吧?!”

见到城门口有凡人出入,王良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收起了剑,然后带着步灵春步行进入了城门。

当然也不是所有来秋城的人都像王良这般行动,有好些个元婴境的修真者仗着自己修为高想要直接从城门之上飞进城内,突然就撞到了一个无形的屏障之上,然后落了下来。

“还有法阵?”

一些人看了,只好也如凡人一般,从城门进入了城中。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修真者都是大张旗鼓地飞过来,但城门来往的凡人却是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仿佛他们根本不存在一般。

进了城后,王良看着繁华的街市,有一种回到了当年的俞城一般。

“好热闹啊!”步灵春拉着王良的胳膊在街市上东跑西逛,好像是进了大观园一般,看什么都稀奇。

王良感慨着说道:“能够在这个地方建立这么一座凡人城市,承教宗果真是厉害!”

步灵春笑道:“是挺厉害,不过没有公子厉害!”

“能不能别这么夸我了?”

正说着,一个小孩从巷子里跑了出来,随后摔了一跤,正好落在了王良的面前。

王良将孩子扶起后问道:“你没事吧?”

刚问完,王良突然发觉有些不对,这孩子神色木然,眼睛没有半分神采,完全没有小孩子的那种灵性。

王良听见这小孩木然地说道:“我爹爹被赌坊的人打了,我只能把我家后院土里藏着的钱拿去才能把爹赎回来,可是我太小拿不到,所以我要找人帮我去后院取银子!

我爹爹被赌坊的打了,我只能把我家后院......”

随后这个孩子反反复复地说着这一句话,没有其他的话可说。

“这是被操控了?还是说这是傀儡?”王良摸了摸孩子的双手,发现这双小手冰冰冷冷没有温度,不像是活人的手。

“傀儡吗?”王良仔细想了想这孩子说的话,脸色不由有些怪异,“难不成,这个孩子说的那个后院,就是这里的出口?!”

之前听风不平说过他们做了很多布置,通过这些布置的东西便可以离开第二关。

王良听到这些便明白这里出去的方法应该是多种多样的,但他没想到自己只是刚刚进来似乎就发现了一个出去的方法。

步灵春也想到了这些,于是问道:“要不要去看看?”

王良想了想,收回手便离开了孩子。

“如果这孩子所说的后院真是出口的话,那这出口出现得太简单了,反而有诈!”等远离了孩子之后,王良才解释道,“如果出去的方法很多,那咱们就不应该急于一时,先到处看看,找找还有没有其他方法。”

“那公子就不管那个孩子了吗?”

王良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地方所谓的凡人其实都是一些傀儡,他们只会机械性地重复自己的任务,这样一来,不管他也就没什么关系!

他除了说自家后院,还说了一个赌坊,咱们倒是可以去找找这个地方,或许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步灵春看着王良的侧脸一脸崇拜:“公子就是公子,果然好聪明啊!”

王良:“......”

大街小巷、人头攒动、喧闹沸腾,王良试探地朝一个卖枣子的摊贩问了问路,却发现他只会重复那几句吆喝的话。

王良随后又想了想问道:“我买几斤枣子,不知多少价?”

摊贩老实回答道:“一斤枣子二十文钱,我的枣子可甜了!客官你要不要尝尝?”

“谢谢,不用了!”王良拒绝之后,那摊贩又开始重复那几句吆喝的话。

“这里的傀儡应该是在之前被设置了说的话,如果不是特定的问话,这些傀儡应该是不会理会我们!”王良想了想,脸上不由浮现一丝笑意,“有意思,或许真正的通关方法就在这些问话之中也说不一定!”

步灵春问道:“公子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真正的通关方法?”

‘我传音和你说说吧!’王良被步灵春带着,行走在热闹的街市上,私底下却在开始传音谈话。

‘风不平说的话里有个陷阱,他说做了布置,也说了出去,可却没有说通过这些布置能不能达到第三关!’

步灵春传音问道:‘公子的意思是说,那个小孩说的后院虽然能够离开这里,但也许就丧失了比试的资格?’

‘就是这个理!’王良传音解释道,‘按照这个思路去想,在这座城里的某处应该会存在真正通过第二关达到第三关的方法,不过这个法子肯定不会像那个孩子一样摔到你面前,应该比较隐秘,或许这个方法只能通过这些傀儡的口中才能知晓!’

‘公子真聪明啊!’

听了步灵春这么多次的赞叹,王良都有些快免疫了。

‘总之咱们还是注意点,毕竟来到这里的不仅仅只是我们,有太多的强者可以听到我们的对话,所以传音是极为有必要的!’

‘嗯嗯!’

将目光转向孙大空两人,他们一到北山的地界,眼前便是一片皑皑白雪,巨大的暴风雪将城池完全掩盖,孙大空他们要不是跟着其他人一起飞的,怕是都找不到进城的路了。

不过和王良他们规规矩矩地进城不同,孙大空本来想从城门上方飞进去,却是被看不进的屏障挡住。而且因为飞得太快,整个人撞到屏障上时,孙大空脑袋就像撞在铁壁上,响得那叫一个清脆!

哪怕是后来规矩地进了城,旁边的蓝不讳也一直在大笑。

孙大空揉了揉脑袋,刚刚的那一下他根本没有防备,脑袋到现在都还有些嗡嗡作响。

“笑什么笑?信不信我把你脑袋也丢过去撞一撞?”孙大空不爽地大叫,“能别笑了吗?你这样显得我像个傻子!”

“你不是吗?”为了不引人注目,蓝不讳早就将之前搭乘的荷叶扔掉了,转而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个轮椅,坐在上面像个残疾人。

“懒得理你!”孙大空哼了一声转过了头,正巧看到了前方有一只队伍赤膊暴露,不免有些奇怪,“咦?他们凡人不怕冻吗?”

这么大的雪,这么冷的天,孙大空他们是修真者,身体素质本就很好,再加上有灵力护体才能完全无视这么寒冷的天气,可这些凡人也能有这身体素质?

孙大空胡乱地拉来了一个路人问道:“兄弟,他们这是在干嘛?”

那路人机械地回答:“今天是迎雪日,大雪降临这里的第一天,城里现在正在举办祭祀典礼!”

路人说完就自顾自地走开了。

“迎雪日?”孙大空摸了摸下巴,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道,“此事定然有古怪?”

蓝不讳问道:“有什么古怪?”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王良如果在这里的话肯定会这么说的!”孙大空推着蓝不讳的轮椅往前跑,“走走走,咱们也跟上去看看名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