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五十四章:即将开始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五十四章:即将开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早,王良收拾好东西一早就出了门,至于小青所化成的皓月鸟,则是重新被王良收入了灵兽牌之中。

虽然小青觉得这里面空间太小不喜欢,但为了她家小姐,她还是忍耐下来,识趣地钻了进去。

临走之前向负责这里的承教宗弟子问了路,王良便准备出发去承教宗的秋峰。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刚准备出发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站到了他面前。

“大哥!”

一个身影趁着王良不备,扑到了他的怀里。

因为昨天的步灵春,王良对这种突然袭击有些敏感,不过等他看清怀里的人的模样,顿时吃了一惊。

“王瑶?你怎么在这?铜吉先生和卜凶前辈呢?”

小丫头王瑶抬起头,带着俏皮的语气说道:“他们要离开西州,然后我趁他们不注意逃出来了!”

“你能逃出来?”

王良想了想,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

铜吉修为怎么也是金丹境,一手卦术出类拔萃,一个区区筑基境的王瑶怎么可能逃得出铜吉的眼睛?

想来,多半是那位卜凶前辈在暗中帮了一下,让王瑶跑了出来!

想通了这些,王良有些无奈。

“你不好好地跟着你师父他们回中州潜心修炼,跑来我这里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我不舍得离开大哥嘛!”王瑶嘻嘻一笑,冲着王良撒娇,“回中州太无聊了,我就想跟着大哥你玩......不,是好好见识见识!

大哥你这是要去哪儿啊,带我一个可好?”

王良无可奈何,他又不舍得将王瑶扔在这里,索性带着王瑶一起去秋峰见识见识也好。

“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嘻嘻,大哥你别忘了我师父是谁,虽然我卦术水平有限,可还是会一手的!”

王良听着有些好奇:“卜凶前辈善用骰子,铜吉前辈善用铜钱,那你用的是什么?”

“当然是......”

王瑶说着,手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铜镜,“我最喜欢的镜子!”

王良看着那么小一个镜子,不由一笑:“有意思!”

他倒不是看轻王瑶,只是觉得这卜凶一脉卦术水平高,可这算卦用的东西倒是都挺稀奇的。

骰子、铜钱、镜子......

貌似铜吉的铜钱是其中最正常的东西了!

承教宗外有四大峰,分为春夏秋冬四峰,以此延伸出了四条支脉。

说是峰,可实际上这些山峰皆是极为巨大,直入青云、高不可攀!

而王良他们所在的丘角峰,只是这四座山峰地脉隆起之处相交所形成的一个小型平台而已。

因为丘角峰处于四峰中心之上,位置独特,所以才会有如此繁华的坊市。

承教宗的核心同样处于四峰中心,可这与丘角峰并不矛盾。

这件事,也是等王良出了丘角峰才发现的。

御剑飞出了丘角峰之后,王良一个重心不稳,差点就从空中跌落下去。等他及时站稳之后,重新看向丘角峰才发现这个情况。

“丘角峰,原来是倒着的!!!”

丘角峰的确是倒着的。

春夏秋冬四座大峰直入云霄,它们在云层之上向着中心汇聚,然后由高人施法将中心处的重心颠倒向上,这才形成了这么一个倒立的丘角峰!

而在大地上,承教宗的核心正好与丘角峰对应,这才有了如此奇特的现象。

因为悬殊太过巨大,中间又有法术和云层遮挡,王良之前才没有看见这个奇观,此时一见,心中震惊万分。

“大哥你不知道吗?”王良的剑上,王瑶看着自己大哥的表情有些发笑,“不过也是呢,第一次看见这个情况就是这样,之前我被师父带来时,也是震惊了好一会!”

“以人力造出这种奇观,说一句鬼斧神工都是不错!”

王良震惊了好一会儿,不过他没有忘记正事,赞叹几声之后便御剑朝着秋峰而去。

虽然按照现在的飞行高度,王良他们可以直接飞入秋峰。可是碍于规矩和礼貌,他们不好这么做,只得多飞了一阵,落到了秋峰山脚之下。

落下之时,王良二人正好遇见了守山的弟子。

“来者何人?”

王良行礼回道:“我是比试的参与者之一王良,有事想找许长仙!”

“找长仙师兄?那你们在这里等一等,我进去问问师兄愿不愿意见你。”

“有劳了!”

一阵微风吹过,守山弟子消失在了原地。

秋峰之内,因为许长仙闭关,画秋此时没有人陪,索性就无所事事地满山乱走。

也正是这时,一阵微风吹过之后,守山弟子落到了她的面前。

“画秋师姐,秋峰有人想见长仙师兄!”

画秋有些不解:“见师兄你干嘛找我?”

弟子勉为其难地开口:“这不是因为,师姐和师兄走的最近嘛,我知道师兄在准备比试的事,所以也不好打扰,所以才想麻烦师姐去问问......”

“有什么可问的,你直接告诉来人,就说现在长仙师兄谁都不见!”画秋这么说完之后,见那弟子准备返回,于是多嘴问了一句,“那来的是谁,可有说性命?”

弟子回道:“他说自己是王良!”

“王良?!”画秋表情顿时一沉,神情肃穆之余,眼神中带着几分惊讶和惊喜,“没想到是他,想不到我都还没去找他呢,他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画秋二话不说就想冲到秋峰底下好生收拾王良一顿,可刚走两步,脑子突然反应了过来。

“不行,这里是我们承教宗的地盘,要是现在把王良给收拾了,那此事传出去,可就会败坏我们承教宗的声誉......可是今天这家伙正好凑上来了,不收拾他一顿我怎么能罢休啊!”

画秋脸色阴晴不定,自言自语之际,那副模样让那弟子有些不知所然。

“师姐,你怎么了?”

画秋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连忙解释道:“没事,就是和王良有点过节。”

那弟子立刻愤然问道:“那要不要我找人帮师姐教训他?”

“千万别!”画秋连忙制止,犹豫地想了想,然后咬牙说道,“算了,还是放他走吧,现在太明了,要是被师兄发现了可要收拾我一顿,还是应该想办法暗中行事......”

自言自语之际,画秋开始愣神。

“师姐?”

画秋被一声师姐惊醒,于是说道:“你回去告诉王良,就说师兄没空见他就行,让他滚蛋!”

“就这样完了吗?”

“就这样!”

弟子疑惑地看了看画秋,也没再多问,径直离开了。

“长仙师兄没空,两位请离开吧!”

过了一会儿之后,王良得到了这样的答复。

“没空?”

王良心下琢磨了一番,觉得也是,自己一个灵藏境面对的敌人都觉得麻烦,这位元婴境的好手面对的人肯定也是实力高强之辈,肯定要做足了准备才行,现在哪里有空出来啊。

“谢谢道友,我们就先走了!”

带上王瑶,王良御剑离开了。

“大哥,咱们这就回去了?”

“不回去能干什么?”王良无奈地回道,“人家既然不见,咱们也不能闯进去,还不如打道回府,我还得准备准备之后的比试!”

“哦......”王瑶乖巧地应了一声,没有多说。

回到了颠倒的丘角峰之后,王良回到了自己房间。

至于王瑶,则是被王良以男女授受不亲的理由给打发了出去。

虽然让王瑶露宿街头有些不忍,但她好歹也是修真者,修为在身的情况之下,挨饿挨冻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出现,王良反倒不是很担心。

而且他还要和小青谈事,王瑶不要在场的好。

倒不是不信任,只是觉得此事干系太大,贸然将王瑶卷进去反倒有些危险。

回到房间后,王良关上房门便放出了小青。

“怎么样了?”

王良简短回答了三个字:“他不见!”

“不见?!不见你就不能闯吗?”

皓月鸟的外型看不出表情,但王良还是能听见小青的愤怒。

“这里可是承教宗的地盘,我怎么闯啊?”王良苦笑道,“别担心了,救扶南之事我会去,但现在不能急于一时!

或许等到两天之后,比试的时候应该就能看见许长仙了,到时候可以问问他。”

“问问问,就知道问,小姐的命怎么办啊!”小青焦急地吼道,“王良,你就是个弱者!做什么事都要三思而行,小姐看上你真的是她眼瞎了!”

弱者二字,直白地戳进了王良的心中,让王良有些不适,可就算是这样,王良还是想保持冷静去安慰小青。

“别激动,我知道你心系扶南的安危,可是你应该明白,就凭咱们二人的实力,想去行道宗救出扶南,这无疑是天方夜谭!”

“就算是天方夜谭,我也要去救小姐!”小青那对精致的眼睛有些发红,她一直瞪着王良,愤怒的声音从灵兽牌中一字一句地蹦出来,“王良,你就是个弱者,瞻前顾后、一事无成、一败涂地的弱者!”

“我......”

王良沉默了,他何尝不想变强,可变强又谈何容易?

要是有什么办法可以变强,王良真的很想去试试,他何尝不是受够了弱小的感觉!

沉默,死寂的沉默。

王良没有收回灵兽牌,他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在房间坐着,坐足了三天三夜。

随着时间的流逝,第三关,终于要开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