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五十七章:艰难获胜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五十七章:艰难获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个时辰之后,孙大空的擂台前。

画符行遁,无数残影在擂台之上生出,孙大空却是看也不看,拎着棒子就朝着那唯一一具真身打过去。

“昨天你便是这样败的,今儿为何还不长教训呢?”

那人轻蔑地笑了一声,然后一笔点在虚空,残影开始消散,其中的爆炸符开始显现出来。

“爆!”

一阵轰隆之后,烟石四溅。

当那人静等着胜利的时候,孙大空的身影毫发无伤地从烟雾中窜了出来,凶猛的一棍直接打在了那人的身上!

“同样的招式,你觉得我会上第二遍当不成!”孙大空身上的金光缓缓散去,他带着满腔的怒火一棍子再次砸了过去,“给我去死!”

砰!

对手昏厥到底,孙大空赢下了这次战斗。

当孙大空得意地想将这个消息告诉王良他们时,赶到一处擂台附近,正好看见了蓝不讳。

“懒人,你在这里看什么呢?”

蓝不讳简单回道:“看王良!”

“是吗?”孙大空边朝着擂台之上探头,边好奇地问道,“好没打完吗?他应该快赢了吧?”

“不,他快输了!”

以孙大空的眼里,很快就看清了擂台之上王良此时的样子,不过正如蓝不讳所说的那样,王良似乎快输了。

漫天的黄叶纷飞,中间一个血人以剑杵地,勉强撑着没有倒下。

此时的王良身上伤口很多,手上、身上、脚上、脸上、腿上......无数的伤口上,那股可怕的剑意一直在阻止着他恢复,整个人都是血流不止,战斗打了这么久,王良浑身渗血,孙大空差点就没认不出来王良的模样!

孙大空倒吸了口气惊道:“怎么可能?王良他怎么会成这样了?他明明很强的啊!”

“因为对手更强!”蓝不讳虽然面色不显,但眼神中的凝重已经深得可怕,“那个叫楚鹿的人是个剑修,领悟了剑意,而且他手上的武器很厉害,可以越过时间落到将来和过去,王良根本挡不住!

而且王良现在受伤太重,如果不及时止血的话,怕是会因为失血昏厥!”

放在以前,蓝不讳也不会认为一个修真者会因伤势失血到昏厥,毕竟但凡懂得运用点灵力,治疗自身的皮肉伤就是一种再简单不过的操作。

可是现在,因为剑意阻止,王良很难用灵力去阻止出血的地方,就算他身上只是一些皮外伤,可若是血流太多了,这也是会危机生命的!

孙大空听了蓝不讳的话,不由有些着急。

“那让他赶紧认输啊,要是受伤太重的话,怕是接下来几天就打不了了!”

蓝不讳反问道:“如果你遇见强敌,知道在打不过的情况下会认输吗?”

孙大空想也不想立即说道:“那我肯定会打啊,就算实力不够,也不能输了自己的气势!”

“那不就对了吗?”蓝不讳看着擂台上的身影轻声说道,“王良也是这样,他不想认输!”

擂台之上,楚鹿临空点在叶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王良,实在是于心不忍地劝道:“放弃吧,你打不赢我的!”

“没打完呢!”

王良只觉得自己浑身剧痛,甚至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身上已经被刺出了多少个伤口,那些伤口中的血流个不停,让王良剧痛的同时不由地产生了轻微的眩晕感。

他知道这是自己失血太严重的原因,如果在这么下去,他可能会直接倒在擂台上!

他的理智在告诉他,认输吧,反正就算是输了也只是扣除二分,就算是这样他也还有九分在手,完全不用担心被淘汰。

可是王良心中还有另外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在说,我不想输!

没有理由,没有理智,只有任性的三个字,不想输!

而且,王良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感觉。

没来由的,墨丑剑突然飞到了王良的左边,无形之中,一道撞击声传了出来。

“挡住了?”楚鹿愣了一下,这还是王良第一次成功挡住他的攻击。

“果然是这样,那把伞有问题!”

王良看着楚鹿手里的伞刃,觉得自己猜对了。

这个楚鹿一直在用这把伞攻击他,可是让王良疑惑的是,为何每次他的攻击都只是刺伤就完了?

王良没怎么炼过体,他的肉身很难抗住这种武器的攻击,楚鹿完全可以将王良捅个对穿,然后在身受重伤的情况,王良根本没有再战之力!

如果排除刻意折磨这一点,王良大胆猜测,楚鹿根本做不到用那把伞的伞刃部分刺穿他!

这把伞太强了,强到连楚鹿都无法自如地控制它。

王良发现,每当楚鹿发起进攻时,那漫天的黄叶都会不自觉地静止一息!

也就是说,这把伞给楚鹿的负担很重,重到他在进攻时必须全神贯注地运用这把伞才行,重到他只能做到轻微地刺伤自己,然后就无力往前继续推进!

王良能伤得这么严重,这些伤口根本不是重点,重点只是打进他身体里、阻止他恢复的剑意!

坚持了这么久,王良已经掌握了他攻击的节奏,现在就是该自己反击的时候了!

当!

再次挡住了一道无形的攻击,王良趁着这个空档,手中金玉剑瞬间刺出,带着无尽的杀意和一往无前的霸道,朝着楚鹿而去!

当!

一个伞面不知从何处飘来,竟在瞬间拦在了剑锋的位置上。

王良并不奇怪,通过之前的攻击,他也知道这个伞面类似于伞刃的功能。

过去的三息,未来的三息,这六息时间内,伞面可以自由地出现,然后挡住一切攻击!

可是相对的,既然楚鹿用伞面防御的同时,因为负担太重,他无法用伞刃进行攻击!

随着王良心念一动,金玉剑身形一转,然后分出了另外一把剑,绕过伞面的防御朝着楚鹿而去。

当!

伞面瞬间将剑拦住!

趁着这个空档,王良瞅准身边的黄叶,墨丑剑化作一条巨大的长龙,如同鲸吞一般席卷着场上的黄叶!

“什么?!”

楚鹿当时变了脸色,黄叶被毁不是什么大事,如果是在平时,他用暮秋剑可以分化出上百上千都不成问题。

可是因为他现在正在全神贯注地控制千机回心伞,因为黄叶被毁导致他的灵力出现了一瞬间的不稳。

也就是这一瞬间,楚鹿第一次没有用伞面挡住攻击,金玉剑首次来到了他的面前!

不得已,楚鹿弃掉手中的伞刃,一把黄色古朴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随即整个人化作秋叶,消散在了原地!

“那把伞,我的确不怎么会用,用它也只是不得而已!”

黄叶再次飞舞,楚鹿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另外一个位置。

“说来惭愧,修真数十载,我虽为剑修,却只会一剑而已。”

楚鹿手中的长剑再次消失,去取而代之的,却是所有的黄叶开始迅速飞舞,其锋芒,看得让王良心惊。

“接下我这一剑,我立刻认输!

叶落,归根!”

叶子停下来。

就如同被什么东西凝滞了一般,定格在空中。

不知何时,楚鹿又消失不见。

王良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他知道楚鹿藏在暗中是在酝酿一式剑招,那剑招或许会很恐怖,他不想就这么坐以待毙!

“慈悲渡海,游龙成空!”

王良曾经在秘境中用过这种,经过这么一段时间之后,他又改良了不少。

金玉剑之上,一股慈悲之意涌现,随后王良分化出无数道剑影,剑影连结成海,一股与世无争的味道在剑海中浮现。

这还没完,玉京剑化作巨大游龙,带着强横霸道的意味,一头砸进了剑海之中!

嗡!

剑锋争鸣,剑海之中剑影瞬间炸开,在擂台之上漫无目的地四射!

剑影触及到那些黄叶,黄叶斩出剑光,与剑影争锋相对!

楚鹿知道自己在这样的攻击之下躲不下去,干脆也就不躲了。

“叶落尽斩!”

霎时间,秋叶消散,那一把朴实无华的长剑不知从何处划过,带着凄凉之意,轻轻地斩向那道巨大的游龙。

轰!

暮秋剑和玉京剑终究是撞在了一起,强烈的余波直接将擂台斩成了两半!

王良和楚鹿也没有抗住这道冲击,朝着身后飞去。

剑落,声息,比试已完。

擂台之上,众人看到了最后的结果。

王良在最后及时用墨丑剑定住了身形,这才在擂台的边缘稳住了。

而楚鹿则是直接飞出了擂台,随后胜负已分。

“咳,我输了!”

那一下的冲击实在是不好受,楚鹿缓了半天才艰难地站起身,看着现在的位置老实地认输了。

在擂台之下看得心急如焚的孙大空这个时候才慌忙地跑上擂台,然后一把将快要躺倒地上的王良扶了起来。

“没事吧你?”

王良有气无力地回道;“你觉得我现在这样像是没事的吗?”

孙大空不再多说,赶紧将王良扶到了擂台下面,找了个地方将王良扶正,然后毫不吝啬地将治疗用的丹药掏了出来,一股脑地喂给王良。

王良赶紧拦下:“别给我喂这些,我现在的伤无法恢复,这些丹药对我不起作用!”

孙大空急道:“那怎么办?”

“对付剑意,要么炼化,要么去除!”

王良要了一颗恢复灵力的丹药,服下之后自顾自地开始疗伤。

楚鹿的剑意很恐怖,威力虽然不大,但胜在难缠。

凋零剑意在阻止伤势恢复的同时,还会慢慢地向着伤口深处腐蚀,加大创伤!

因为最后的那一招,王良现在体内灵力耗尽,他必须先恢复一些灵力之后才能慢慢抹掉这些剑意!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场还是胜了!

远处的楚鹿慢慢走了过来,他的状态也有些虚弱,看来是这场战斗对他的影响也不小。

孙大空拦在楚鹿面前,警惕地喝道:“你过来干嘛?”

“只是看看而已。”楚鹿的视线越过孙大空,落到了王良身上,“我的剑意很难去除,就算你同样有剑意,但只凭这一两天的功夫也很难完全去除,就算你明天带伤战斗,凭你现在的情况也很难再赢了!”

王良没有说话,孙大空倒是叫道:“那又如何?要不是你使阴招他会这样吗?我还想问问你呢,你为何要下这么重的手!”

“我有错,但错误并非全在我......你可以问问他,他到底得罪过何人!”

楚鹿说完,深深地看了一眼王良,然后离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