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五十九章:身份暴露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五十九章:身份暴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层之上,白胜几人的注意力一直关注在赵单的身上。

当赵又石在第一天时看到赵单十六胜,心中还有些得意,可等到第二天,当他看到那个乞丐李疯拿着一把破扇完克赵单时,脸色不由就沉了。

“白宗主,想不到你们承教宗还有这等优秀的弟子啊!”赵又石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昔日那位大父制作的扇子?这种东西我别说没见过,甚至就连听都没怎么听过啊!”

白胜轻笑着回道:“这都是自家弟子的缘法,我等无权干涉!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那赵单的打神砖被李疯克制,他又会用出什么花样来呢?”

赵又石听着这话有点不是滋味,他总觉得白胜话里有话,表面上是在说赵单打神砖被克制,可实际听起来,却像是在说赵单离了灵宝就没什么用了!

不知觉的,赵又石心中一股无名火起冲了上来。

“白宗主且看下去就是,我那儿子虽不成器,可实力却还是有那么一些的!”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拭目以待了!”

丘角峰内,赵单此时正眼露凶光地盯着李疯,看得李疯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危机感。

“看来阁下是还有手段没有用出来!”

“自然是叫你瞧好了!”

赵单眼中寒光瞬间闪过,李疯心中危机之感疯狂加大,下意识地就往旁边躲去。

李疯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可是那寒光成刀的速度根本不是以快来计较的,只见李疯刚要往旁边闪去,但他身上已经结结实实地挨了莫名的一刀!

这一刀威力极大,几乎无视了李疯身体和灵力的防御,直接破开了心脏,差点将李疯整个胸膛都给贯穿!

李疯看着这伤势不怒反喜,发出嘿嘿的笑声。

“好厉害的刀啊,不见影不见形,久闻行道宗归真境的赵前辈有一把无影无形的绝影刀,现在看来果真是厉害啊!”

赵单并不惊讶李疯会知道绝影刀的事,毕竟他的父亲赵又石拥有绝影刀这件事也不是什么隐秘,若是有心自然能够知晓。

而赵单作为赵又石的宝贝儿子,借绝影刀来用用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

“现在,就该我反击了吧!”

赵单冷笑一声,眼中寒芒再次闪过。

当!

这一次的攻击并没有如赵单所愿奏效,李疯这一次同样是闪避,可是这一次的闪避竟完美的错过了攻击。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擂台的地板之上,一道深不见底的细小刀痕赫然出现!

“躲开了?”

赵单觉得这只是李疯运气好,索性这一次他不再留手,目光所过之处,绝影刀瞬息而至,向着目标斩出了不下百次攻击!

不过神奇的是,那李疯不慌不忙,随意地走了几步,竟然将那些攻击全都给躲开了!

“什么?!”赵单大吃一惊,不过他也不是真的草包,立刻就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承教宗的四九衍一诀?!”

承教宗没有如同行道宗那把丰富的资源,可它能够发展至今甚至还有隐隐压过行道宗的趋势,便是因为承教宗两门核心功法,一者是百尺春秋诀,而这二者,便是四九衍一法!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那遁去之一,便是无穷变数!

承教宗的四九衍一法将这变数一发扬到了极致,卜算天机、推演功法、绝处生机、谋定机缘等等,这些事情靠着四九衍一法都能做到!

而正是因为李疯施展了四九衍一法寻找到了赵单攻击的生机,所以才能毫发无伤地躲过绝影刀!

赵单可看不到,现在在李疯的视野中,这擂台的各个地方都有着淡蓝色的脚印时隐时现,而这些脚印的位置便是李疯的生机!

其实想要躲过赵单的攻击并不难,虽然李疯的速度赶不上绝影刀,可他完全能够用四九衍一法在推演出生路,然后在赵单攻击前的瞬息之内闪过去!

躲过所有的攻击之后,李疯好整以暇地用灵力将胸口的伤封住,然后看着赵单轻笑道:“阁下怎么不攻击了?莫不是觉得打不过了?”

李疯不说还好,当他说出打不过三个字时,赵单差点就炸了!

“打不过?我看你这乞丐怎么躲!”

不留余力,赵单在发动绝影刀攻击的同时,手中的打神砖发狠似的扔出,朝着李疯的脑门砸下!

而李疯也不是吃素的,悠哉悠哉地躲过绝影刀的攻击之后,手中的破扇信手一扇,然后又是第不知道多少次将那打神砖扇了回去!

此时擂台之上的战斗朴实无华,没有火焰也没有奇异绚丽的法术,可其中的危险根本就不足为外人道!

不说别的,单看那些被李疯闪过之后斩到地上的刀痕,只需用灵识往其中随意一探,便能发现这刀痕足足有数千米的深度!

不过没人有胆子用灵识谈过去,灵宝级别的武器的攻击对灵识同样起效,而且这绝影刀也不是吃素的,要是自己灵识被这刀斩伤,那才是没地儿哭呢!

毕竟这灵识不像肉身有着灵力和丹药可以帮助恢复,灵识若是受损,哪怕是天才地宝都不一定补得回来!

李疯和赵单一个闪一个攻,纠缠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

在这段时间内,打神砖糟了大罪,好好的一件灵宝被一把破扇克制住,被扇回来了不知多少次。而赵单也是个不信邪的主,打神砖被扇回来就又被他扔了出去,可怜的打神砖就这么一直被人当成了球,在空中的时间都被在赵单手里的时间多!

这场战斗并不会持续太久,毕竟赵单只不过是元婴境,看似元婴很强,可若是同时驾驭两件灵宝,哪怕是元婴境也无法长时间承受这样的负荷。

寻常的元婴境交战,若是实力不相上下,打上个十天半个月都是轻松不过的事。可现在赵单只是连续运用了一个时辰的灵宝,便觉得自己的灵力有些支持不住了,甚至就连绝影刀攻击的频率也降低了下来。

另外一边的李疯敏锐地察觉到了赵单攻击的迟钝,手中破扇又是一摇,然后开口笑问道:“阁下这就撑不住了吗?不会吧不会吧?阁下可是赵前辈的亲生子呢,不可能就这点水准吧?

哦,我知道了,阁下一定是在用这种方式麻痹我,好让我无法应对接下来的攻击对吧?”

李疯的话不冲也没有任何骂人的字眼,可赵单听进耳朵里,觉得这比骂他还刺耳!

“麻痹?你就是个马币!”

李疯顿时不开心了:“阁下为何骂人啊?这寻常比试有来有往不是很正常吗?而且我又没说半句脏话,何故让阁下发怒?

......嘶!难不成真让我猜中了,阁下撑不下去了?可没道理啊,这不过才一个时辰而已,阁下你这时间也太短了吧?!”

赵单两件灵宝齐出都没有奈何这个李疯,这在他看来已经是一件羞耻之事了,而现在李疯的话更如同火上浇油,赵单被越激越怒!

“短?那我看看你到底抗不扛得住!”

赵单被激红了眼,他此时已经将之前赵又石的嘱托扔到了脑后,体内剩下的灵力激荡,他的神色无比阴沉。

“躲,我看你这下怎么躲!”

收回灵宝,赵单一掌拍到了擂台之上。

只见这一掌之下,擂台如同活过来一般,开始蠕动,随即又像是植物,开始生长!

李疯看着这手段有些惊异。

“嗯?这手段倒是稀奇啊,可是行道宗的人擅遁擅宝,我怎么从未听说过会有这等手段?”

这样的手段李疯似乎看不出来,可是在远处观望的白胜几人可不会不知道。

赵又石看到赵单用出这种手段,心里早就开始翻江倒海。

‘蠢货,蠢货!这逆子怎么敢用出这一招啊!’

赵又石在心底暗骂不止,可他依旧保持着淡然的面色,生怕被旁边两人看出了端倪。

风不平看着活动起来的擂台,凭他以万为单位的年龄自然是看得出来这是何物,只见他表情之中带着些许的玩味,朝着一旁的赵又石看了过去。

“活化大地以御敌,这应该是御灵之法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可是邪道的手段啊!”风不平神情中带着好奇,但他眼神中的寒芒却是摄人心魂,“赵宗主,你的亲生儿子怎么会用邪道的手段?你难道就不该解释一下吗?”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

赵又石脸上带着苦笑,可心中却是将赵单骂开了花。

御灵之法,通俗来讲便是以法术直接驾驭天地万物。

天地万物无主,如果真要论个主人的话,那就是天道。可是这所谓的御灵之法便是讲求直接控制,用蛮横的手段直接控制住自己想控制的一切!

就比如一件灵器,有人已经将灵识烙印其中,按理来说此人便是灵器的主人,可是御灵之法就能够无视主人的存在直接将灵器控制住!

哪怕是鼎鼎大名的苍火香神宗,都只能用借之一法来借用天地万物以御敌,这御灵之法的蛮横,与邪道无异!

在百万年之前,正道都还有人在用此法,可是后来有人认识到了此法的危害,便联合几大宗门将其禁止了,也就只有邪道才能用!

到了如今,御灵之法虽不常见,可但凡出现谁人能用此法,那毋庸置疑的,此人定然是邪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