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六十章:关押赵单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章:关押赵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风不平的问话,赵又石知道不妙了。

御灵之法暴露,便意味着是邪道身份的暴露,而在正道的视线中暴露邪道的身份,这无异于自杀无异!

事到如今,赵又石没有半分去救自己儿子的想法,他现在想的是如何能够将自己置身事外。

“此事,我也不知!”赵又石脸色难看地说道,“我平时忙于宗门事务,疏于对他的管教,这我又如何知道他会从哪里学到这些东西!”

“不知道?赵宗主不会以为不知道此事就完了吧?”风不平冷笑道,“再怎么说,你好歹也是归真境的强者吧?就算忙于事务,但也不可能连一个道果境的小娃娃都看不住吧?

赵宗主,此事关乎甚大,你这一句不知道就把事情推出去了可说不过去啊!”

“这,这......”赵又石一时语塞,他只觉得自己正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压迫住,如果他说错了话,这力量怕不止是压迫那么简单了!

至于这股压制他的力量,显而易见的只有风不平这个掌仙境才有这本事!

道果、归真、掌仙,一个境界之差便是天与地的距离,数十个归真境的修真者加起来,怕是也只够掌仙境一巴掌!

一旁,白胜终于出声了。

“老祖您莫要急着冤枉,说不得此事赵宗主真不知情呢?”

赵又石符合道:“对对对!我真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他这一手御灵之法是怎么学来的不知道啊!”

白胜看着赵又石轻声说道:“我相信赵宗主身为行道宗副宗主,定然是不会落了正道的脸面的,不过既然赵单已经修行了御灵之法,那就不能再以同道视之!或许,应该将人抓来好好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

赵又石心头又是咯噔一声,他看着赵单长大,哪里会不知道自己儿子的秉性。如果赵单被抓,都不需要拷问,可能都不需要几天时间他就会把所有事都给招了!

不行,不能让他们出手抓人!

赵又石一念及此,连忙说道:“我来我来,我也好好问问这个逆子,他到底是怎么学来这本事的!”

还没等白胜说话,赵又石抢先下手了。

挥手间,一个铁镯子被赵又石扔下了丘角峰,那镯子迎风变大,随后将那发怒冲动的赵单直接给捆了起来。

李疯:“???”

什么情况?怎么天外飞东西了?

赵单比李疯还蒙,不过镯子里悄然传进他脑海的声音,不由让他清醒了一些。

‘逆子,看你做的好事!暴露了御灵之法连我也不好帮你!等会你给我记住,见了白胜风不平的面,嘴巴给我关严实了,不要说出任何消息,我很快会找人把你救出去!’

听完声音,赵单整个人完全清醒了过来,他看着还在活动的擂台,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我怎么会......”

赵单有些发蒙,可那镯子可不管他懵不蒙,强行拽着他就往天上飞去。

当赵单飞离擂台的那一刻,李疯的玉牌上便多了二分,不过现在的他并不在意这些,他现在更好奇的是这赵单要飞往哪里。

云层之上,赵单来到了白胜几人的面前,整个人依旧是蒙的。

没等白胜说话,赵又石抢先开口。

“逆子,你老实交代自己是哪里学的御灵之法!”赵又石摆出一副痛心疾首又愤怒不已的表情,发出着狮吼般的咆哮,“老实交代清楚,要不然今日不打死你,我就不是你爹!”

赵单被镯子套住根本无法动弹,不过他心里一直记着赵又石吩咐的话,此时半分不敢出声。

见赵单不出声,赵又石都还没开口,风不平却是发话了。

“这小娃娃倒是有些脾气啊!”风不平面露凶狠,作势般地撸起袖子,“来来来,既然他不说,就让我撬开他脑袋,看看他的记忆就知道了!”

赵又石吓了一跳,连忙拦住风不平。

“前辈莫慌,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个小辈,用搜魂之术是不是太过严苛了点?”

“使用御灵之法就算是踏足邪道了,对付这种人,什么手段都不过分!”风不平说着,然后怪异地看了一眼赵又石,“赵宗主刚才还不是说要揍死他吗,怎么现在又护着他了?难不成他记忆里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赵又石正色道:“自然不是,我只不过是念及搜魂之术太过阴险,被强行搜魂之人三魂七魄不稳,严重点甚至会有失魂之危!”

白胜点头附和道:“的确如此,如果仅仅是靠一个御灵之法就将他判定为邪道进而搜魂的话,若是事后发现是误判,此人岂不是就废了!

以我之见,可以先找地方关他几日,让咱们找到不伤他根本的法子再来搜魂,或许这要来得好些!”

赵又石连忙点头:“是极是极!白宗主此言公正!”

白胜又说道:“不过赵单会御灵之法,赵宗主你作为其父,自然不可能逃得了干系。所以请恕白某冒昧,我需将赵宗主暂时关入承教宗的禁地,并将此事告知行道宗的宗主!

虽然有些唐突,但这已是眼下最好的法子了!”

赵又石犹豫了片刻,然后沉声道:“犬子之错,我这父亲自当负责,白宗主你尽管去做便是!”

“那就罪过了!江殿主!”

白胜话音落下,一个俏丽的身影席卷着一缕春风落到了云端,此人正是那春殿的副殿主,江落燕!

“见过宗主、见过老祖!”江落燕施施然地行了一礼,然后问道,“宗主有何吩咐?”

白胜说道:“赵单涉嫌邪道,所以麻烦你将赵宗主关入禁地,然后再将赵单选择一处监牢安置!”

江落燕随意地看了一眼赵又石和赵单,然后应了下来。

“赵宗主,请吧!”

当江落燕将赵又石和赵单带走之后,云端之上,风不平嘿嘿一笑,随手便布下了一道隔绝法术。

“你的计划似乎很顺利啊!”

“只是到目前算是顺利而已!”白胜淡然说道,“后面的才是最重要的部分,咱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风不平问道:“这个赵又石怎么办?”

“暂时留着吧,或许他还有些用处......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白胜不由叹了口气,“若是能再用谬仙误笔试试的话......”

“打住打住!你可别再打这破笔的主意了!”风不平赶紧阻拦道,“你修因果道,直觉敏锐很正常,你说有不祥的预感,那铁定是有的!

不过你也别急,我会帮你看着他们行事,保证会按照你的计划进行,有我看着,绝对不会出半分岔子,所以你就打消了谬仙误笔的念头吧!”

白胜轻笑了一声:“老祖您也太提防了吧?好吧,那这一切就拜托您了!”

“自然!”

承教宗有四大禁地,分别存在于春夏秋冬四峰底下,其中的景象便是各个山峰的名字。

春峰之下的禁地,百花绽放、鸟语花香、生机盎然。

赵又石在进入了这个地方之后,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住,整个人来回踱步,眉头皱起到可以夹死蚊子。

“没道理,没道理啊,这逆子真有这么蠢,将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赵又石之前不是没有叮嘱过赵单要冷静,不要冲动,可他没有想到赵单会这么蠢,不管不顾地当众暴露自己的本事。

在他的认知中,赵单虽然自傲了些,但基本的理智应该是有的,不应该会犯这么大的错才对。

可是赵又石再怎么想也想不通,目前的种种现象都在说明赵单这个腻子真的在犯蠢!

因为时间紧迫,他也不再想了,他现在必须要想法子出去,然后将赵单救出来。若是赵单的记忆真被承教宗的人知晓,那才是要捅大篓子的!

用灵识仔细观察了四周,确认没人之后,赵又石便拿出了一张白纸,然后用灵力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身份败露,速救赵单脱困!”

很快,在这行字的下面奇迹般地出现了一个回应的字:“知!”

赵又石又写了一行字,告知了行动的时间之后,便双手燃火,瞬间将这张纸烧成了灰烬,然后才喘了口气。

同心石纸。

仙神时代因为天道崩坏产生了一些不可以常理计较的东西,而同心石便是其中之一。

世间之上不可能出现一模一样的东西,但这同心石便违背了这一常理。

同心石有两块,且这两块石头材质一样、形状一样,哪怕是观察到细微之处也是一模一样的存在!

将这两块同心石磨成粉,然后用特殊的方法便能制作成两张一模一样的纸。

其中一张纸书写文字,另外一张纸便会在同时出现相同的文字,这样的联系无视距离、无视法术,目前已知的法术中没有任何一样能够阻止同心石纸信息的传递!

赵又石想了想决定要稳一手。

“承教宗的高手都在,他们想要瞒过这些人救走赵单怕是有些困难!

我这里也必须在他们行动时做出动静,吸引他们的目光,这样才好让他们得手......希望一切顺利吧!”

不知怎么的,赵又石有一种身陷泥潭无法自拔的感觉......他希望这是他的错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