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七十一章:因果伏敌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七十一章:因果伏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剑山,其外形好似一把从天而来的巨剑插入大地,在这个范围内生活的凡人认为其是天之剑,故将此山称呼为天剑山。

凡人白驹过隙不过百年,自然不知道其中隐秘,对于修真者而言,这天剑山是山,但也是剑!

修真界中剑修第一人,剑仙君花枫酷爱剑,更爱铸剑,每每遇见上好材料便会控制不住铸剑的欲望,这件事已是修真界中众所周知的。

具体时间不可考,大抵是数万年之前,那时花枫行至天剑山地界,见一巨大奇石,心中痒痒,随开地火铸剑,剑成时如同山岳。

可是花枫铸剑时忘了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天剑太大了,想要将其铸成灵宝的话,需要的珍稀材料如江如海。正因为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导致此剑成时只是法器,连灵器都算不上。

若此巨大的法器,强者不屑,弱者无用,随即在此搁置了万年,成了如今的天剑大山!

不是没人说过想重新熔铸此剑,可花枫不许,言说此剑既然铸就,那必然会出现有缘人拿到它!

可有缘人是谁?无人知道!

不过摄于剑仙君威名,没人敢随意毁坏这把顶天大剑。

是夜,天剑山底下,一个几乎用肉眼难见的身影逃窜至此。

“天剑山是剑仙君所铸无人敢毁,希望此山可以帮我挡一下那些家伙!”

张目鬼不再犹豫,操纵着灵巧的身体一溜烟进了天剑山中。

离山数里之外,夏殿殿主追着张目鬼的气息而至,他环视了一遍周围,然后将目光落到了眼前的天剑山上。

“这邪道耗子倒是会找地方藏啊,竟然跑到了天剑山里!看来他是料定我不敢摧毁此山!”

殿主冷笑,他的确不敢拂了剑仙君的威名出手毁山,但他完全可以将张目鬼围困在其中,等到宗主他们过来,此人也是插翅难逃!

下一刻,夏殿殿主果断出手,手中带火拍进了脚下大地,只见天剑山范围内的土地开始干裂,炽热的气体从裂缝中不断冒出,将整个天剑山化作了一个极为炎热的蒸笼。

“看你怎么跑!”

天剑山内,张目鬼沿着几乎垂直的山壁爬到了山峰之巅。

之前使用保命招式再加上如此奔波,他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好。可正当他想休息时,突然发觉自己竟被炎热的气体包围住了。

“好热啊!”

这热气中不知是何力量,张目鬼用尽了所有法子都没能阻止这炎热侵体,甚至他自己的灵力也在这热气之下变得燥热无比,稍微活动一番,灵力便带着这股炎热钻到了他的全身,热得他极为难受!

“不行,必须想法子离开!”

张目鬼知道一种血遁传送法阵,不仅需要消耗自身五成的灵力和七成的精血才能刻画成功,而且在启动时还需消耗掉自身三魂七魄中的一魄才行,可谓代价极大!

不过这法阵的威力很好,几乎可以无视掉修真界中九成的法术成功传送!

这么想着,张目鬼着手便准备做。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刚刚将灵力逼出身体,那诡异的热气瞬间就把他的灵力点燃化作了熊熊大火!

张目鬼吓了一跳,连忙停止了施法。

“好毒的法术,只要察觉到一丝灵力,便会强行将其点燃,进而反噬自身!”惊骇的同时,张目鬼不由有些绝望,“这下怕是逃不了啊......”

半日之后,天剑山外又来了几人。

夏殿殿主正守在山外,看到来人时,立马行礼。

“宗主!”

“如何了?”

“这厮逃进了天剑山,我担心随意出手会毁掉此山,所以便施法将其困住了!”

“这样就好!”

白胜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眼前的天剑山,轻声呢喃道:“张目鬼,如今已是穷途末路,何必还要负隅顽抗呢?”

声音随着灵识瞬息之间传遍了天剑山,然后在张目鬼的耳边炸响。

张目鬼一脸警惕地大叫道:“你们到底要如何?”

没有用灵识将问题传出去,但他知道外面的人听得见。

白胜笑着说道:“跟我们回去,然后将其余鬼市的信息交待清楚,我保证留你一命!”

“休想!”张目鬼压根就没考虑这个问题,直言道,“这种事情我不可能考虑,你们也别想强行诛杀我,我身体里还有你们的人,杀我等于是害他们的命!”

白胜无奈说道:“这又是何必呢?说实话,我从一开始便下令留你一命,若你不信,我大可以自身道果发誓,只要你交代清楚,定然不会有人动你!

你应该知道你的罪吧?以活婴之法行此等灭绝之事,真要论罪,我们是不可能留你的!

如今给你一线生机,你为何还不知足?”

“知足?捣毁我的鬼市,将我逼上绝路,你们还叫我知足?!”张目鬼心中悲凉,“得罪你们不过是死而已,可要是让上面的人知道我泄露秘密,我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总之,我不会告诉你们那些隐秘,要杀现在就杀,可是你们得想好了,我一旦死了,那我身体里的几个小家伙也得死!”

听见这话,白胜沉默了,不过旁边的殿主反倒焦急了起来。

“宗主你还在犹豫什么?只是死几个小辈而已,只要能抓到张目鬼查清鬼市的线索,那可是一件造福整个修真界的事啊!”

夏殿殿主性情和副殿主有些相似,都是刚烈之人,他见白胜还在犹豫,不由说道:“若是宗主你不愿做这个恶人,那就我来!”

大手一挥,热气开始沸腾,其中更有火光闪现,他似乎是想用火烧之法将张目鬼烧死!

白胜赶紧阻拦。

“莫急,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把人救下来才行!”

“宗主你清醒点,现在只不过是死几个小辈而已,要是让张目鬼逃了那才是巨大损失啊!”

白胜摇头说道:“可是他们也是人命啊,若是我们随意决定他们的生死,这对他们可是公平?

我想试试,至少现在张目鬼也是瓮中之鳖,若我能试着救下那几人,那也是功德一件!”

“......好吧!”

殿主拗不过他,只能答应下来。

“宗主是想怎么试?”

“我们偷袭鬼市为因,张目鬼为逃抓人为果,可若是我能将这个果清除掉,或许就能救出他们吧?”

“抹掉因果?!不行,万万不行!”殿主想也不想便拒绝,“因果本就难以操控,何况是直接抹除,若宗主晋升掌仙我自然不会反对,可不要忘了,之前使用谬仙误笔的代价可是到现在都还没好啊!”

使用谬仙误笔之事,承教宗中只有老祖和四位殿主以及四位副殿主知晓,可知道谬仙误笔对白胜造成多大影响的人,也就只有老祖和四位殿主了。

就算是白胜全胜时期想要抹掉因果都很难做到,更别说是现在的状态了。

正因为清楚这点,夏殿殿主才反对白胜如此做。

“我是宗主,这是我的命令!”

“这......是!”

殿主无奈,只能退到一旁。

白胜做好准备后,眼中黑白二色混合一起,他的视野中一片黑暗,无数条白线在天边交织,然后蔓延到远方。

在白线中翻找了许久,白胜终于找到了属于张目鬼的那根线,然后他伸手触碰了上去,随即,张目鬼从鬼市中逃到天剑山的所有画面出现在了白胜面前。

“回溯!”

画面倒退,白胜看到了一个老鼠吞人的画面。

“就是这里了!”

白胜再次伸手,只是这一次他的手变作了黑色。

白线为因果,一幅幅画面便是因果交织,白胜伸出的手中汇聚了他对因果大道所有的领悟,而现在,他要用自己的道去抹除这一段的因果!

黑色的手一点一点地将画面涂抹染黑,可是白胜才刚刚染黑了一小块,那无尽的因果之线便开始躁动,然后朝着白胜绞杀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白胜退出了那个状态,这才躲过了攻击。可是在出来的瞬间,白胜便不自主地吐了口鲜血。

“宗主?!”夏殿殿主大惊,连忙飞上前想要将白胜扶稳,但被白胜阻拦了。

“些许的因果反噬而已,问题不大!”

白胜摆摆手,调整好后再次进入了刚才的因果视界。

经过刚才的反噬,白胜知道自己有些想当然了,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就对抗不了那般强大的因果!

可是,如果不是抹除,而是更改呢?

白胜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双手化作黑色,齐齐朝着之前的画面而去,可是这一次他不准备抹除掉,他要做的,就是顺着因果给张目鬼下一个法术!

春风印!

一个无法用灵识查探的奇特法印,多用于法阵一类,在之前第一关时有所出现。

白胜要做的,就是用春风印顺着因果逆着时光,在张目鬼的身体里布下一个无法察觉的法阵!

双手一番,无数道不易察觉的灵力悄无声息地钻入到了那只老鼠的身体中。

半个时辰之后,白胜颤抖着双手再次退出了状态,然后不受控制地吐了一大口鲜血!

“宗主!”

看着白胜的状态,殿主如何不惊。

要知道到了归真境的修真者,掌控身体早已不是难事,一般情况下根本就不会出现吐血的情况。哪怕是身受重伤,只要心神没有受损,身体的掌控能力依然是在的。

而现在两度不受控制地吐出鲜血,可想而知白胜现在的身体有多遭!

“没事!我已经成功了!”白胜将血擦干,然后定了定心神,“现在还有最后一件事......”

白胜看向天剑山,他动用自己为数不多的灵力朝着天剑山的一个地方轻声喝道:“镇!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