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七十六章:月宫投影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七十六章:月宫投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数天之后,画秋带着王良来到了玄月湖。

皎皎月色之下,湖水安详平静,如同一位睡梦中的美人,那般较好的面容,没人舍得去打破这份宁静。

和风轻抚,山林蝉谣,这位美人睡得更加安详。

“就是这里吗?”

来到湖边,王良似乎也被这里迷人的景色吸引了过去,声音不自觉地轻了许多,可是他并没有忘记正事。

“我们该如何进去?”

“不难!”

画秋一笑,用手轻轻触及水面,一道如同皎月般的流光从她手中流出,朝着湖中的那轮圆月而去。

当那抹流光接触到月影时,那轮圆月动了一下,然后暗淡消失,紧接着又是一道道由月光做成的台阶升起,从湖面一直延伸到湖水之中。

‘那是太阴之力!’灵兽牌的小青说道,‘广寒宫秘境想要进去不难,只要能够获得一缕太阴之力,然后将其放入一处灵水之中,便能够进去。不过这太阴之力必须绝对纯粹,不能有半分杂质,要不然那广寒宫秘境根本不会打开!

对于常人而言,这太阴之力很难获取,哪怕是善长太阴一类法术的修真者,吸收月华之光,可能也要百年才收集得到足够开启秘境的量,但这太阴之力是否纯粹,就得看个人的修为了!

能够如此轻松地拿出这么纯粹的太阴之力,看来这个人不一般!’

这小青表面上虽说不想和王良一起,可最后还是躲在灵兽牌中跟了过来。

不过王良看到小青答应跟来,心里还是高兴的。

“秘境大门已开,在太阴之力还没耗完之前进去就行!”画秋看了看那台阶,然后又看了看王良,“走吧?”

王良点了点头,一马当先地踏上了那月光台阶。

当一脚踏上之时,周围的环境突然变了,没有了湖水树林,也没有了山风蝉鸣,就好像王良突然置身在了黑暗之中,只有脚下的月光还在隐隐发亮,似乎是在指引他前进。

小青此时说道:‘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星空之路,你得小心了,如果你不小心踏出了月光的庇护范围,可能会跌入光与暗的夹缝之中,以你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出得来!’

‘这里不是投影吗,怎么还来个星空之路?’

‘就是因为是投影,不是真实的星空,所以在这月光的外面只是由光与暗虚构的空间而已!’小青语气有点严肃,‘认真看路,曾经我们天宗内有位归真境的前辈不小心跌进了这里面,哪怕是他的那种修为,也都是花了数十年才出来的!’

听到这些,王良顿时肃穆,踏步出去时也更加慎重了起来。

随着月光台阶,王良一点一点地往下走去,越往下越寒冷。

当王良看到一丝寒气时,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然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竟来到了一处由冰晶制作而成的世界。

回过头一看,王良没有发现来时的台阶,也没有发现丝毫的月光迹象。

‘我们到了?’王良有些疑惑,‘可是刚刚我们不是还在下台阶吗,怎么一眨眼就到了这里?’

‘是太阴大道!’小青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也没有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估计是大道在影响我们!

我们实力太过弱小,大道的力量玄奥强大,贸然接触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反倒会扭曲自己的思想!所以大脑在遇见这种情况的时候,会下意识地遗忘掉接触大道的记忆,从而保护我们自己!’

王良表示明白。

‘怎么你什么都懂啊?你以前难道遇见过?’

小青否认道:‘怎么可能,我只是灵藏境而已,这些都是我瞎猜的!’

王良:‘......’

差点信了你的邪!

‘那你怎么猜得跟真的一样?’

‘传承记忆里有类似的情况,所以我类推出来了。’小青提醒道,‘那个人应该也快来了,你自己注意点,在这里他若是下死手,外面的人可帮不了你!’

‘我明白!’

收回心神,王良在原地等了片刻,然后突兀地看到了画秋伪装的楚鹿出现。

“就是这里了吗?”画秋看了看周围,虽然她在古籍中见过,可真实经历了一次之后,心中不免有些惊奇,“仙神时代的遗迹,哪怕是数百万年过去了还有这样的威力!”

王良提醒道:“这里只是投影,不是真的。”

“我需要你说?”画秋翻了个白眼,然后催促道,“愣着干嘛,往里走啊!”

王良环视周围,偌大的一个冰晶房间空无一物,在这个房间的四面各有一扇门,门后皆是冰晶堆积的走廊,其中寒气刺骨,不知通往何处。

“往哪儿走?”

“自然是各走各的!”

画秋二话不说,随意找了扇门便走了进去。王良也没多说,他看着四扇门没有任何区别,干脆也随意找了一个进去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进去的那一刻,一张符飞到了他的背后,然后消失不见。

半个时辰之后......

“这里到底该怎么走啊!”

王良第不知多少次看到了眼前的门,心中有些崩溃。

当他走出房间时,通过走廊之后,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房间和四扇一模一样的门。

再找了一个门进去,结果又是一样的场景。

一次又一次......当王良再次回到一个一模一样的房间之后,终于忘了自己之前是怎么走的了。

“这里哪里是什么广寒宫啊,分明就是迷宫吧?!”

王良无奈,在心中问小青:‘你知道怎么走出去吗?’

‘我又没来过这种地方,我哪儿知道?’

‘可我也没来过这地方啊!’王良无奈地环视了四周,心中不由一动,‘等等,一模一样?就连我的灵识都分不清哪里是哪里,你说这里该不会是幻术吧?’

王良之前在第一关的时候遇见过一个人,那个人的幻术很厉害,真实得就连灵识都分辨不出真假。

要不是剑意克制这些幻术,或许他根本不能轻松取胜。

小青说道:‘有可能,不过如果是幻术的话,那你就麻烦了,用太阴之力施法形成的幻术,同境之中几乎很难有人破解掉,除非是太阳之力,只有太阳太阴之力中和,或许可以解开这幻术!’

听到这话,王良想动用剑意来破幻术的想法落空了。

‘太阳之力?我好像,还真有这么一个东西!’

王良心念一动,从藏虚剑鞘中拿出了一截用淡蓝色的衣服法衣包裹的骨头。

烛龙骨!

之前熬易尹给他的东西,说是可以借此修炼出烛龙骨,威力不凡。

王良这些年一直就没闲过,差点就忘了这个东西。

小青看到这截骨头,惊疑了一声:‘好重的太阳之力,这是什么东西?’

王良简单地讲了一下烛龙骨,然后问道:‘你说这东西能不能带着我离开这里?’

‘不知道,但可以试试!’小青建议道,‘你可以用这烛龙骨靠近这里的墙壁,看看有没有变化?’

王良听了建议,拿起烛龙骨,扒开缠绕的法衣,让其露出了一截,然后再将其往墙壁一靠。

奇迹出现了,那冰晶做成的墙壁在接近了烛龙骨之后竟开始消散,露出了后面空旷的一片地方。

“能行!”

王良心中一喜,拿着烛龙骨朝着裸露出来的墙壁慢慢靠近。

随着他走进墙壁之内,一股股冰冷的寒气朝着他包围了过来,不过王良因为有烛龙骨护身,倒是没有大碍。

一步一步地朝前走去,随着冰墙的消失,寒气开始铺天盖地而来,冰晶被黑暗的天空取代,王良甚至看到了几颗闪烁的星辰。

“这里是哪儿?”

王良茫然地看着周围的寒气,随后找准了一个方向谨慎走去,不多时便看到了一片树林。

他刚要走近一瞧,却是小青阻拦了。

‘别过去,那可能就是传闻中的月宫仙桂!’小青凝重道,‘这么大一片桂树林,看来果真是幻术!’

王良问道:‘什么意思?’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传说,叫吴刚伐桂?’小青说道,‘仙神时代有个传说,在太阴星上的广寒宫中,有一个叫吴刚的男子,他受罚来此砍伐桂树,可桂树刚砍出一道口子便瞬间复原,他也因此在这里困了一辈子!’

‘所以这桂树有什么危险吗?’

‘传闻中,吴刚离家修行仙道,一大能之后辈趁此机会与吴刚妻子苟合,并生有三个儿女,吴刚回来大怒,杀了那大能后辈!那位大能恼怒,罚吴刚去广寒宫伐桂,桂树不倒他便永生在此!

吴刚妻子自愧对不起吴刚,便令自己的三个孩子飞往太阴星帮忙,这三个孩子分别化作了蟾蜍,兔还有蛇!

传说虽然不可为真,但这里的桂树却是有几分危险......你看那桂树上挂的是什么?’

王良朝着桂树看去,广寒宫中的寒气将这里的桂树渲染成了霜白,但他却是在那些霜白的之间,看到了数条缓缓蠕动的东西,就好像是蛇!

“这是蛇林!”王良倒吸了口凉气,甚至惊得直接脱口而出。

小青说道:‘月兔和这蟾蜍想来你也听过,但你应该是不知这蛇吧?有传说还说,这三个因苟合出生的孩子也不都是完全听从他们母亲的命令,其中化作蛇的孩子因为内心不满吴刚杀了他生父,于是用幻术控制了吴刚的思想,让其在砍伐桂树的时候砍错了地方耽误时间。

想来没猜错的话,这里的蛇就是刚刚那冰晶宫殿的始作俑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