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八十二章:百年之期/疯癫王良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八十二章:百年之期/疯癫王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师父......”

“命灯之中有画秋临死前的记忆,我现在就施法摄取出来,看看到底是谁杀了她!”

弟子堂外,一名承教宗弟子突然到来,想着里面的人汇报。

“副殿主,长仙师兄,秋峰下有一个叫王良的人说是想要见你们!他,他说,他杀了画秋师姐!”

“什么?!”

秋峰之巅有一处裂谷,巨大的裂缝将山巅一分为二。

裂谷之中,一处巍峨的大殿高悬于半空之中,两座巨大的石桥将大殿与两边的峭壁连接起来。

不过现在,石桥之上来了不少弟子,他们全都站在大殿之外,好奇地朝着里面观望,不过碍于命令,他们不敢踏足殿堂一步。

“听说有人杀了画秋师姐?这是真的吗?!”

“我看得真真的,刚才副殿主进去之前,那脸色......”

“也就是说,画秋师姐真的死了?!到底是哪个混蛋做的,我定要杀了他!”

“画秋师姐的死,要说谁最难过,定然是副殿主和长仙师兄了,他们肯定不会这么算了的!”

“最好是将凶手千刀万剐!”

“同意!”

很快,诸位弟子达成了一致,一个个怒火中烧,无能狂怒一般,眺望着大殿,幻想着其中传来的惨叫声。

被重重法阵包裹起来的大殿之中,中心处只有四个人,为首者便是秋殿殿主,四位殿主中的唯一女性,单名一字,是为雲。

而在她的面前,画叶楼以及许长仙正一左一右的站着,他们的中心处,王良浑身都被黄叶包裹着。叶子之中好似有股极为锐利的力量,让王良根本动弹不得。

雲的手中有一盏命灯,此时她正施法查看那段遗留的记忆。

当她看到画秋便为一具怪物时,王良提剑斩来,不由地叹了口气。

至于画叶楼师徒在来的路上,已经将那段记忆看了不知多少遍了。

“画叶楼,此中的前因后果我已知晓,想来你也应该清楚了吧?”雲看也不看王良,反倒有些对画叶楼发怒的感觉,“画秋的封印无意之间被破,导致其心神剧变,戾气丛生,加之她刚碰上长仙的那件事,故将一身戾气转移到了王良身上!

我说的不客气些,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画秋,或者说是你咎由自取!”

许长仙听见了封印二字,不解地看了看画叶楼,然后又看了看雲。

“等等,殿主,您刚才说的封印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从来都不知道我师妹身上有封印?!”

雲问向画叶楼:“你没告诉你徒弟这事?”

画叶楼沉默。

“也是,这件事传出去,多少也有些丢脸!不过你不说,那我帮你回答了!”雲看向许长仙,声音中带着几分惋惜之意,简单地讲述了一下当年的往事。

“大概是在五百年前的样子,你师父为修红尘道,结果爱上了一名道果境之上的树妖。那树妖同样爱得深切,不惜以刚刚突破的修为孕育了一个子嗣,那子嗣就是画秋!

后来树妖死去,你师父便带着刚出生不久的画秋回到了承教宗,然后当着宗主和我等几位殿主的面承诺,要让画秋以人的身份活下去!

所以你明白了吧,你的师妹画秋,其实是一名半妖!”

许长仙难以置信,他如何能够想到平日里向来骄纵活泼的画秋会是半妖,就如同他也没想到,画秋会死得这么突然一般。

“可为什么我师妹这数百年都这么,这么......”

“这么像一个人对吧?”雲直接用了像这一个字,毫不犹豫地揭开了画叶楼的伤疤,“画秋是半妖,便注定了她的身体里有一半妖的的血脉,无法抹去,只能暂且压制!

于是画叶楼用了一百年的时间,在秋峰禁地之下封印画秋,这才让其可以以人的身份活下去,直到临死之前......

的确,从这段记忆中看过去,这小子杀死画秋是无可厚非的事实,但也是画秋有错在先,对这小子下毒手!用莲尸灵水绘制而成的法阵,难道她就不知道对人有多大的伤害吗?!”

许长仙心乱如麻,他很后悔,自己明明经常和画秋一起,可完全没有看出画秋有什么异样......等等,封印?!

他想起来了,之前在比试时,那处瘴气之中遇见的两个人。

“我在帮她!”君自来的笑容再次浮现在许长仙的脑子里,他这才反应了过来,其实那个君自来已经看出了画秋的真实身份,所以那副表情不是好意,而是在戏谑!

那个人,看到了画秋的下场吗?

许长仙艰难问道:“殿主,有何方法可以突破封印?”

“方法很多,但最管用的法子就是......毒!无比猛烈的剧毒!”雲解释道,“半妖生命结构与人差异很大,人忌惮的各种剧毒放在半妖身上可能如同补药!

当画秋以人的身份接触到剧毒时,属于人的部分根本抵抗不了毒的侵蚀,出于求生的本能,属于妖的那部分便会活跃起来,然后将其吞噬掉!

如果属于妖的那部分活跃过头的话,封印就有可能压制不住被破开!”

许长仙豁然开朗,那瘴气之毒,就是源头!

他早该想到的,那种连自己都扛不住的剧毒,画秋如何能够安然无恙!

他记得,刚才瘴气中出来的那会儿,不就正好碰上了王良吗?

也就是那个时候,画秋心里的戾气便盯上了王良对吗?!

画秋知道自己一直在在意许岩的事,所以她想替自己去教训王良,然后戾气愈演愈烈,这才铸成了今日的局面!

他想通了,这一切他都想通了!

空荡荡的大殿之中,许长仙再也控制不住,掩面而泣,旁边画叶楼的表情同样没有好到哪儿去。

雲看着这对师徒,再次叹了口气。

“你们打算对这小子怎么处罚?说到底,还是他杀了画秋对吧?”

师徒二人自然没有忘记王良的存在,可它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王良!

杀了他?但说到底还是画秋找茬,所以才出的事!

不杀他?可到底是这个人杀了画秋啊!

所有人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的心都乱了。

“我能说两句话吗?”

王良想解释几句,可身上的叶子突然狂躁起来,如同剑刃飞舞!

不过瞬间,他的身上便划出了无数的伤痕,其中的伤甚至将他的肋骨都给斩断!

“啊!”

王良一时吃痛,倒在了地上。

“我,没叫你说话!”画叶楼声音沉重,语气之中压抑着滔天的怒火,“你的性命被我捏在手里,若你再不识抬举,我挥手间便能抹杀你!”

画叶楼很生气,他从来没有哪天像现在这样生气!

王良没有再说话,他现在疼得很厉害,那些叶子的攻击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甚至他连什么时候自己被攻击的都不知道!

这样的实力差距,王良不甘心,可却没有办法。

就算他们想要杀了自己,同样也没有办法......

还有那个君自来,他是不是早已料到了这样的局面?

‘在这些强者心里,自己不过只是可以玩弄的蝼蚁对吧?无论是邪道,还是正道!’王良在心里如此说着,他的拳头早已渗出了不少鲜血,那不是伤口造成的伤,而是他自己太用力握拳造成的!

‘我,一定要变得更强!’

“师父......”

突然间,许长仙跪倒在了画叶楼面前,他眼中泪水一直没有停过。

能够让一个元婴境的高手如此落泪,可想而知他的悲伤有多大。

“放了王良吧。”许长仙如此说道,“师妹虽是死于他之手,可这错是在你我,不是在他!”

画叶楼压抑着情绪问道:“长仙,你确定吗?”

“徒儿,确定!”许长仙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但是徒儿还有一事要说。”

“......说吧。”

“虽然错不在王良,但师妹终究是死在他手里,此仇不可不报!故我请求,与王良定下百年之期,待他百年之内突破元婴,我便与他进行生死之战!届时,无论谁输谁赢谁生谁死,这一场恩怨都将一笔勾销!”许长仙再次磕了一个响头,“望师父成全!”

画叶楼问道:“可若是他为了避战不突破元婴呢?”

“那我便将修为消至与他一并,再来赴这百年之战!”

第三个响头重重磕下。

“望师父成全!”

“痴儿啊!”雲如此感叹。

画叶楼用手掩面,在手的遮挡之下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等他将手放下时,神情已然镇定了不少,但那眼神中的悲伤却是如何也掩盖不了的。

“好,为师答应你!”

画叶楼挥手间,王良身上的叶子这才落下。

可没等王良喘口气,一个重重的威势突然降临在他的身上,直接将他压倒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

“王良,在我和雲殿主的见证之下,你与许长仙定下这百年生死之期!”

王良能感受到一个森然的杀意笼罩在自己的身上,但那杀意的主人终究是没有动手。

“今日我放了你,但若是百年之后你没有赴这百年之期,那我画叶楼发誓,哪怕是追至天涯海角也会杀了你!

现在,给我滚!”

一股巨大的力量向着王良压迫而来,竟直接将王良砸进了地面,接着落到了大殿之下的峭壁深渊之中,不见踪影。

“抱歉了殿主,我会赔偿大殿损失的!”

画叶楼说完,拂袖而去。

“一处大殿而已......”雲看着依旧埋头在地上的许长仙,悄然地拍了一下,“好了,起来吧,你师父已经离开了。”

“......是,殿主!”

许长仙失神地站了起来,晃然地朝着殿外走去。

画叶楼出来时,所有弟子看其脸上的怒意,个个都吓得噤声,现在看到许长仙,一个个连忙扑上前问话。

“长仙师兄,里面到底怎么样了?”

“杀害画秋师姐的凶手呢?弄死了没?”

“长仙师兄你怎么了?振作一点啊!”

众人七嘴八舌,许长仙充耳不闻。

无视了所有问话,许长仙自顾自地走回了秋峰的洞府。

一步又一步,秋峰不大,就算是凡人也可以在数天之内走完。

可是许长仙看着秋峰的景色,突然惊觉这里的每一处都充满了自己和画秋的回忆。

除草、扫地、练剑、御剑、玩闹......

数百年弹指一瞬,心上人只存回忆!

他后悔了,为什么自己不早点向画秋说明自己的心事,那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空留遗憾......

恍然间,他撞到了一棵树,抬头一看才惊觉,自己竟走到了画秋的住处。

一处峭壁,一颗落叶大树,一个无人秋千,一副残阳如画......

许长仙坐到秋千上,像是从前那样,轻轻地荡了起来。

恍惚之间,他看到了画秋回来了,她还是如以前那样,看着自己发笑,那笑容是多么的好看......

“长仙,你没事吧?”

粗狂的声音响起,许长仙反应了过来,眼前来人哪里是画秋,分明是公羊子候。

“公羊师叔?你回来了?”

“听到画秋的消息,所以第一时间就赶了回来。”公羊子候应该是听到了什么消息,脸色也有些不好,“我找师兄,他一句话都不说,然后就去找了雲殿主,从她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长仙,节哀吧!”

许长仙问道:“师叔,关于画秋是半妖的事,你知不知道?”

“......知道,是师兄他不让我和你说,说是此事让你知晓并无好处!”公羊子候叹气道,“半妖若是不扼制成长,之后便会成为一方凶兽,也即是混沌!师兄和我都是从小看着你们长大,你和画秋情投意合我们也是看在眼里,所以不想让你知晓这些,从而心中生隙!”

“我明白,我明白......”许长仙看着天上的夕阳,问道,“师叔,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和王良定百年之期吗?”

百年之期一事,公羊子候早已从雲殿主那里知晓,于是顺着许长仙的话问道:“为何?”

“因为之前,画秋和我说,等此间事了,便要我一起陪她百年,我答应了,但现在怕是完不成了......”

“所以你才定下百年之气,就是想将这遗憾在王良那里补上?”

“算是吧......可补得上吗?”许长仙有些茫然。

公羊子候没再说话,他此时此刻无论提起关于画秋的什么事,都无异于戳许长仙的伤疤。

倒还不如让许长仙自己冷静冷静得好。

另外一边,从大殿之中跌落下去的王良一路从秋峰之上滚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滚了多久,当他落定时,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快碎了,他的五脏六腑已经移了位,甚至他的肝还有肾脏因为受不得如此滚动,竟直接从伤口处摔了出来!

骨头断裂、五脏残缺、血肉模糊、大脑震荡出血,一身的伤痕足够凡人死上无数次,可这些汇聚在王良身上,还是给他留了个口气。

画叶楼到底是留了手,没有摔死他。

王良动弹不了,在地上躺了半天,直到月明星稀之时,他感受到有人在移动他。

是谁呢?

王良勉强地看了过去,发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

“楚鹿?”

他想发出声,可他的喉咙早已被不知名的石头割破,连进的气都快没有了。

“别说话,我先想办法给你疗伤!”

楚鹿将王良带到了一处山洞之中,然后出去了几趟,拿回来了一堆疑似治疗丹药的东西。

“被说话,我先给你喂丹药!”

楚鹿拿出一颗丹药就往王良嘴里灌去,可那丹药进了王良的口,下一刻便从喉咙处的破洞出来了。

“这,怎么不管用啊?”楚鹿有些惊慌。

“你这样是行不通的!”

楚鹿立马警觉:“是谁!”

“别紧张,我叫步灵春,是来帮你救人的!”步灵春走进了山洞中,看着气若游丝的王良似乎有些心疼,“公子,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啊......怕是连灵脉都断了,灵力都运行不起来,你这让他如何吃丹药疗伤?

你得先用生肌复骨一类的丹药,让他先将血肉长回来,然后再用灵力帮他将灵脉恢复,最后再用恢复灵力的丹药,让他自行运行灵力疗伤!”

步灵春在瓶瓶罐罐中找了半天,然后挑出了一瓶,扔给了楚鹿。

“先用这个!”

“你为何不自己来?”

“虽然我是公子的人,可终归没有名分,男女授受不亲......”

“......”楚鹿有些无语,不过他见来人没有恶意,这才放下了心。

随后几天,在步灵春的指导之下,王良在楚鹿的照顾之下直接好了起来,甚至都能够说话了。

“谢,谢谢!”

这是王良在能够张嘴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你不该谢我,其实是我害了你!”楚鹿犹豫地将画秋威胁他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抱歉,是我没有阻止师姐,这才酿成现在的局面!”

王良没有再说什么,他其实并没有怪楚鹿。

画秋是金丹境,又是道果境画叶楼的女儿,楚鹿如何能够反抗得了?

要说怪,其实应该怪自己,怪自己太弱了!

疗伤的同时,王良坚定了一个念头。

又是半个月之后,王良总算是恢复了大半,终于能够行动之后,这才对着步灵春说道:“这些日子谢谢你帮忙!不过我还有件事,你能不能帮我一下?”

步灵春说道:“公子有事直管说就是!”

“我想离开这里,但我不想让王瑶大空他们知晓,所以你能帮我瞒住他们吗?”

步灵春不解:“公子是想去哪儿?”

“......去做一件事而已!”

“事?”

一个月后,王良在楚鹿不计消耗的丹药之下,终于是完全恢复了过来,他郑重地朝着楚鹿道了声谢。

“说了不用谢的......”

“但你救了我的命!”

在向楚鹿和步灵春辞行之后,王良不声不响地离开了承教宗,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没有再和孙大空他们说。

他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就是天剑山。

之前小青说过,天剑山是昔日剑仙君所铸的一把剑,碍于剑仙君之威名,无人敢动这个地方,这也让此处成为了一个极为清净之地,王良觉得很好。

御剑飞到了天剑山山巅,王良再次见到了那个石胎,他只看了一眼便准备做自己的事。

王良到底做了个什么决定?

那就是变强!

没有人能够理解王良对于变强到底有多渴望,自从他在俞城时,被腾安浮困于那个黑暗的地方,父亲惨叫的声音到现在都如同梦魇一般跟着他!

还有陈风麟,还有孔里,还有应南风,还有熬易尹,还有画秋,还有画叶楼!

他遇见的每一个人,知道的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给了他一段不好的回忆,究其原因,只有一个字,弱!

如果能够变强,何人能够在欺负自己?

可有什么法子能够快速变强呢?

王良觉得自己早已找到,那就是太上忘情剑诀!

不知从何而来,深深地印在他脑子里的一门强力剑诀,王良只是初步钻研,便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深奥和强大!

太上忘情剑诀的开篇是八个字:七情六欲,斩尽方始!

斩尽七情六欲才能初步入门,这样一个苛刻的条件让曾经的王良有些犹豫,因为他怕了。

没有了情欲,那他的妹妹怎么办?自己是不是就不能再关心她?

没有了情欲,这是不是就代表着自己要忘记自己的恩师莫沧玉?

没有了情欲,是不是代表着自己要忘记自己经历的所有仇恨?

王良不知,所以他不敢,所以他犹豫,因为这些情感都是他最为珍贵的东西!

可是当画叶楼不听解释时含怒给自己的那一招,王良终于看开了。

若是没有实力,再多的情欲或许也只是牵绊!

若是没有实力,自己还是会被人含恨踩在地上,践踏进泥里,被人唾弃,连蝼蚁都不如!

若是没有实力,自己还是会像这一次一样,被人轻蔑地当成棋子,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

既然如此,他又为何要这种情感,只要自己能够成为像剑仙君那般的人物,这修真界中谁人能够欺负自己!

深邃的黑眸中,泛着一圈猩红的血色,那是王良的恨和不甘,还有他的心魔!

王良,已然疯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