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八十四章:一言不合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八十四章:一言不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位于界天河之上的一处极为宽阔深厚的云层之中,阳光穿过云层变得柔和了不少,落到了里面的河流之中。

这里是行道宗的本宗,承教宗历代花费大精力来引导界天河之水灌溉于此,这才形成了如今‘河上仙宗’的局面。

行道宗内亭台楼阁皆由炼化之后的云层制造,不带丝毫石砖片瓦,让此处看起来宛如仙境。

不过现在这个仙境有了一个大麻烦。

当赵又石回到宗门之后,迎接他的不是热情的欢呼,而是一记极为热烈的巴掌。

啪!

含怒的一章拍下,赵又石心中危机感炸起,连忙动用大道化作巨石抵挡,随后那巨石便被这一掌打成了粉碎,余波冲击着方圆数十里的云层。

“赵又石,你是不是糊涂了啊!”

行道宗的消息网遍布西州各地,效率高到赵又石都还没回来,宗主云孟便接到了子鼠鬼市被灭的消息!

鬼市内部坊主与行道宗高层勾结,别看行道宗家大业大名声广,可这件事若是被他人得知,他们行道宗几条命都不够用的!

“你为何多此一举要去鬼市一趟?!”

行道宗的宗主云孟身形宛如孩童,看面容却似老者,身形佝偻,眼中怒火直冒,就好像刚才那一巴掌并没有解气。

“宗主你听我解释......”

“解释?如何解释?你那傻儿子暴露御灵之法一事早就被承教宗传了出来,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可以为他开脱的理由不成?”云孟气得整个人都有些打颤,“赵又石,我信任你才将你提拔为副宗主,你告诉我泄露宗门隐秘是何惩罚!”

赵又石脸色一变,支支吾吾地说道,“扒皮剔骨割肉放血三百次......可是宗主,此事定然有蹊跷啊!”

“我又如何不知道蹊跷?承教宗举办什么比试,以后天至宝为饵,就是为了钓咱们上钩,偏偏我到现在才想明白这事!”云孟大手一挥,阻止赵又石继续狡辩,“莫要多说了,赵单该有什么惩罚就得是什么惩罚,同时为了防止承教宗从鬼市中找到证据,借此对我们发难,咱们需得做两手准备!

一,散布谣言!即日起通知西州各个云台管事,让他们往西州各处传播一个消息,就说承教宗欲倒行逆施,不顾凡人以及散修安危,行杀伐之事!

二,集结弟子,如果局势真对我们不利,立马逃走!”

赵又石不解问道:“可这些都没证据啊!”

云孟怒斥道:“笨蛋,三人成虎你不知道?而且这是为了造势,将西州这缸水搅浑,咱们是退是留都有余地!

愣着干嘛?需要我请你这位副宗主行动吗?赶紧去做啊!”

“是!”

赵又石擦了擦不存在的汗水,连忙离开。

云孟叹气道:“老祖,您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音落下,一旁的空气扭转,随后一个老者出现。

“你是问赵又石?还是问鬼市?”

“都有!”云孟问道,“您觉得赵又石叛变的可能性有多高?”

行道老祖想了想,摇头说道:“几乎不可能,赵又石刚出生便被我接到了宗门内,之后这些年也一直矜矜业业,半分不敢怠慢!

他若是叛变,那整个行道宗就没几个忠心之人了!”

“......我也觉得不可能啊!”云孟皱眉说道,“但如果不是叛变,那到底是如何演变成这样的局势?”

“说来,我总觉得这后面有双大手在推动一切!”

“可有缘由?”

“只是直觉,而且我找不出来任何证据......”

“我来告诉你们答案吧!”

云层之中,一个身影悠哉悠哉走了过来,面对着行道宗的两位强者此人没有半分畏惧,反倒极为淡然。

云孟二人很快反应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人高呼了一声:“少主!”

没错,此人就是君自来!

“少主,你突然到行道宗来到底所谓何事?”

虽然是叫少主,但云孟二人好歹也是威震一方的强者,还犯不着谄媚恭敬。

“当然是来告诉你们一件事!”君自来轻笑着问道:“我有个猜想,你们想不想听?”

“少主但说无妨!”

君自来问道:“你们应该受到了消息吧,承教宗这次拿出来的宝贝可是谬仙误笔!”

云孟问道:“知道,可这和此事有和关联?”

“承教宗宗主白胜,此人是归真境,但因出手不多,实力不显,我中间可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查清此人主修的大道!”君自来看着二人,微笑的眼神中突然露出了一丝凝重,“那是因果大道!”

“因果大道?!”云孟二人脸色齐变,云孟更是一脸询问地看向行道老祖。

那老祖闭目半天,睁开了眼睛,脸色难看:“如果是因果大道,那我终于明白此事前因后果了!”

云孟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篡改因果!”行道老祖轻声吐出了四个字,然后接着说道,“因果大道修炼者不多,但若是此道钻研极致,篡改因果便是等闲!

如果没猜错,他定然是改写了赵又石几人的因果,这才让他们露出了破绽!”

云孟大吃一惊,随后又摇头道:“那也不对,白胜只是归真境,想要在我们不察觉的情况篡改赵又石等人的因果......而且赵又石再弱,好歹也是归真境,这如何能够办到......等等,难道是谬仙误笔?!”

“估计就是这样了!”行道老祖压下心头震惊,缓缓说道,“如果没猜错,这个白胜以自身修为为代价,催动谬仙误笔,进而改写了赵又石等人的因果,让其能够按照他的意愿行事!

赵单暴露御灵之法,赵又石前往子鼠鬼市,这其中定然有白胜搞鬼!”

“如果真是这样,那赵又石他们回来......”云孟一惊,连忙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儿?”

“把赵又石他们找来啊!”

“有用吗?”行道老祖反问道,“你可知你现在的想法和行事,是不是被白胜暗中操控的结果?”

“我......”云孟一时语塞。

谬仙误笔,这件后天灵宝作为昔日谬仙遗留之物,谬仙通过此笔书写了昔日仙神时代大部分的功法名录,这也让这支笔得到了增强。

如果白胜真要是用此笔来篡改因果,同为归真境的云孟或许还真就发现不了!

“老祖你说怎么办?”

“冷静点,白胜只是归真境,就算他能用笔操纵你们且不被我发现,可他不可能连我的因果也给篡改了!”老祖沉思了一会儿,看向君自来,“少主,你来此应该不是单纯为了告诉我们此事吧?不知你还有其他目的?”

“也不算是其他目的吧......”沉默了半天的君自来似乎有些为难,“只是吧,如果那白胜真的能够篡改因果的话,那想来此人应该制定好了一系列计划,或许你们抵不住啊......”

“那你的意思是?”

君自来笑了笑,说出了两个字:“弃宗!”

“不可能!”云孟和老祖想也不想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

云孟压抑着怒火说道:“君自来,我之所以称呼你为少主,全因为你背后靠着邪宗,不然你凭什么值得我和老祖尊敬?!

弃宗?各大宗主殚精竭虑才创立起来的行道宗岂能说弃就弃?你想也别想!”

听见云孟直呼自己姓名,君自来神情有些恼怒,连带着笑容都收敛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当我没说吧,只是祈祷你们行道宗能够抗的下承教宗的攻势了!”

一说完,君自来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行道老祖叹了口气说道:“云孟,你现在恶了君自来,之后咱们该怎么应付他的报复?”

“该怎么应付就怎么应付,此人不过就是少主,哪怕是邪宗宗主本人来了,也休想让我舍弃行道宗!”云孟深吸了几口气,神情愈发严肃,“老祖,为了防止那白胜篡改我的因果,之后行道宗的事务就先劳烦你了!

那你要做什么?”

“自然是去做后手准备了!”

君自来从行道宗出来之后,落到一处平地之上,早早等了半天的姜夏连忙上前。

“少主,如何了?”

“只是说了句弃宗,那两人对我的态度就变了!”君自来不爽地冷哼道,“算了,他们自求多福吧!姜夏,趁着行道宗事情尚未了结,你就先待在这里,见机行事!”

姜夏有些不解:“如何见机行事?”

“自然是给行道宗收尾了!”君自来说着,一股森然的杀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姜夏瞬间明白,然后笑道:“看来行道宗的人是惹到了少主了!那接下来少主您又准备去哪儿?”

“西州承教宗势大,为了计划我只能先忍一忍,不过有个家伙的账,也是时候该去收一下了!”君自来命令道,“我先去一趟无尽之海,你带着手下先行潜伏起来等我命令,期间你们多准备些传送用的法阵和灵符,之后我可能会用到你们!”

“原来如此,属下明白了!”姜夏听懂了君自来的话,轻笑着点了点头,“那笔账是该收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