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八十九章:再回原点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八十九章:再回原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数个时辰之后,几人离开了玉上京,来到了另外一座城镇。这座城王良非常熟悉,因为这正是俞城!

上空中,重回故乡的王良没有半分感情波动,而是看着天机书生问道:“为何来此?”

“听我慢慢说道就是!”天机书生笑了笑,继续说了下去,“金木水火土,阁下有其中三把剑,玉京剑虽是半灵宝,但因为其属性为土,以厚德载物为凭依,反倒能够帮助阁下建立五行之基!

缺失的火暂且不提,我可以告诉阁下的是,在酆都鬼城之中,有阁下想要的木系剑器!”

“所以这就是你带我们来此处的原因?”王良重新看向底下的俞城,献安寺中那座地狱之塔高耸直立,映入了他的眼帘。

“阁下是此处生人,应该还记得昔日那位拯救过这座城的僧人吧?”

“献安高僧?”王良皱了下眉头,“据传说,俞城曾经起了一场疫病,难道这其中有所蹊跷不成?”

“阁下反应够快,竟然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天机书生笑道,“没错,当年的那场疫病的确有蹊跷,那位僧人来历背景很大,实力不凡,自然不可能因为一场小小的疫病就折在此处!

那位僧人逝世于此的原因有二,其一,便是他想以自己的修为镇住此处的一个东西,那就是通往酆都的鬼门关!”

王良一震,不过如今无悲无喜的他心中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因为知道真想的一瞬间反差感让他愣了一下。

旁边的步灵春反应则是大得多,但她好像是怕几人看出什么,很快便压下了震惊的神色。

至于天机书生带来的小女孩依旧一脸淡然,就好像仿佛早就知道了这一切。

“当年,酆都在无意之间坐落至这周边王朝,其中的鬼门关正好藏于俞城底下!

正值七月之际,鬼门开,但也就是这么一开,酆都被浓厚的生灵之气一冲,这鬼门便再也合不上!

后来的事阁下也听说了,酆都鬼门打开,鬼魂肆虐凡间,首当其冲的便是位于鬼门关附近的俞城,掀起了那场灾祸!

接着那位僧人以一己肉身入了这酆都地狱,才将这众鬼镇住,但他也因此付出了生命!”

王良听闻了往日隐秘没有半分反应,反倒再一次平静提问:“所以只要从鬼门关进入里面,就能拿到我想要的木系剑器是吗?”

“没错!”

“僧人逝世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什么?”

“暂时不可说,我只能告诉你此原因和酆都无关!”

“那如何才能进去?”

“不难......”

天机书生笑了笑,随手拿出了一根蜡烛,单是看外表,王良并没有看出有什么端倪。

“苍火香神宗的三尊六敬你应该听说过吧?这便是用六敬之中的敬鬼之法制造而成的黄泉烛!

燃烧蜡烛,灯火照耀,便能找到通往鬼门的路!”

王良接过蜡烛仔细地看了看,然后抬头又问了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何要帮我?”

是的,帮!

在玉上京时,王良就看出来了,天机书生并不是因为担心城中百姓安危才老实回答问题。以天机书生的能力,完全有能力控制住自己!

可他最后还是极为服从地回答了,甚至还提醒自己木系剑器的去处。

王良不信天机书生会如此全心全力地帮他,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

就好像是越国和酆都,似乎这个秘密就连承教宗都不知道,可天机书生为何要这么简单地告诉自己?

“帮你?”天机书生摇了摇头,轻声笑道,“阁下以为是帮,那就是帮吧,今日我已说了太多,另外的一些东西请恕我保密吧!”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王良不再追究,他内心清楚这其中定然是有大秘密!

大秘密伴随着大恐怖,王良现在有几斤几两心中清楚,知道的太多反倒不是好事,不如做一个糊涂鬼好!

“黄泉烛如何使用?”

“灵力便能点燃!”天机书生说道,“不过有件事要提醒阁下,进入了鬼门关,不可说话不可再动用灵力,也不可再用剑,因为这些都会暴露你的活人气息!

至于木系剑器的下落嘛......不可说了,不可说了,只能你自己去找!”

王良没有再问,对他而言知道这么多就足够了。

运起灵力往蜡烛一点,一道绿色的火光升起,与此同时这附近的天色突然暗淡了下来,便得漆黑一片。

黑暗中,王良再也看不到天机书生他们的身影,甚至连底下的俞城和周围的云都看不到,就仿佛有一只大手将这里的光明给收走了。

唯独能够看到的,只有在绿色火光照耀下的王良。

王良没有丝毫惊慌,他知道自己是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找去鬼门关的路。

进入了这里的黑暗之后,王良虽然飘在空中,但他丝毫感受不到重力,整个人都轻飘了起来。随着烛火落到地面上,往日的建筑也消失不见,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这里连灵识都用不了是吗?”

王良尝试了一番,发现没用后也是不惊不喜,举着蜡烛随意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按照王良自己的推算,应该是过了差不多七天了吧。

七天时间,就算不用灵力,按照脚程的话,整个俞城都已经被他逛了个遍,可王良依旧没有找到这所谓的鬼门关是在哪里。

不过这倒也无所谓,现在的王良有的是耐心。

差不多又是三天之后,王良终于见到了一处光亮,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座塔!

细细数来,塔高十八层,塔外石壁上饿鬼狰狞,正是俞城之中的地狱之塔!

“原来这所谓的地狱之塔大门,便是鬼门关的入口啊......”

王良看着佛塔大门敞开,里面依旧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令人看不太真切。不过在大门之前,一座金身佛像正安然地坐在那里,浑身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凑近一看,这哪里是什么金身佛像,竟是一具泛着金光的僧人尸骨!

“错不了,这应该就是那个献安僧人!他以自身镇压此处鬼门,所以这门后的厉鬼不敢再侵入门中!”王良举起拉住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没有做多余的举动,绕过僧人尸骨便朝着鬼门走去。

在踏进鬼门的一瞬间,王良听见了一阵如同鬼哭的声音,随后身后的鬼门消失,一条灰色的路在烛光的照耀下延伸至远方。

黑暗之中,鬼哭声悠扬响起,不知来源、不知去处,一直围绕在王良耳边,钻进了王良的心神,在他的脑海中喧闹不停。

‘换做他人,光是听着这鬼哭声便会自杀吧!’王良在心里思量,自从进了鬼门关,他便依照天机书生的提醒没有再张一下嘴,也没有再动用任何东西。

在鬼哭声的骚扰下,这段灰色的长路王良花了半个月时间才走完,直到远处突然闪来一丝白光,一座腐朽凋零的城市映入了眼帘。

‘这是?!’王良有些惊奇,这座城市的建筑他如何不知道,这不正是之前在承教宗比试的第二关,那些城镇的模样吗?!

为何曾经见过的城镇会是鬼城模样?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一座繁华的城镇变成如今的鬼城?

在记忆中,王良依稀想起自己好似在其他地方也见过这个城镇,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便不再想了,现在要做的还是找剑要紧!

俞城之外,当王良点燃蜡烛的瞬间便消失不见,步灵春没有太多的惊讶,她似乎是知道王良是去了哪里。

王良离开之后,天机书生便飘然地带着小女孩落到了地上,随意找了间茶楼,叫了两杯清茶便开始悠哉地听着底下说书人的声音。

而步灵春则是一直跟着天机书生,但看她的神情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欲言又止。

过了半天,天机书生终于开口。

“这位阁下是在担心他吗?”

“是有些担心......但我相信公子的本事!”步灵春犹豫了许久,还是开口问道,“前辈,我想......”

天机书生直接打断道:“阁下看来是误会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天机书生知晓天机所以是无所不知,同样便能解答你的疑惑?”

“您知道我要问什么?”

“阁下的问题不说出来,我又怎么能知道呢?”天机书生神秘一笑,“不过想来应该很麻烦才对,是吧?”

此时此刻,步灵春如何不知道此人已经看穿了她的来历,虽然被天机书生拒绝,但她还是想试一试。

“那您能提点我什么吗?”步灵春二话不说跪在了地上,一脸渴望地看着眼前喝茶的年轻人,“我不求您回答,只求您给我一个希望,可以吗?”

“希望?谁不是在追寻那一丝希望呢?”天机书生轻声呢喃道,“阁下还是起来吧,你的问题我回答不了,不过这所谓的希望,我倒是可以给你指一个。”

“前辈请说!”

“其实这一丝希望你已经抓住了,但你看到了这丝希望的现状,所以有些不安罢了!”

“您说的是,王公子吗?”

“或许是他,或许不是他......但你看到了不是吗,他和你期盼的那个人长得很像对吧!”

步灵春沉默了下来,似乎是在咀嚼天机书生说的话。

“......我明白了,感谢前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