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画卷 > 第二百九十八章:冤家宜解

我的书架

第二百九十八章:冤家宜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钱啊!我的小钱钱!就这么没了!”

三个时辰之后,在衙门口,石不良环抱着门前的石狮子成痛哭状,那哭声撕心裂肺,仿佛遭遇了人世间最大的不公。

三个时辰之前,那个男子愣是将石不良拉着到了衙门,见了官老爷一五一十地将石不良骗财的事说了个遍。

按照祝山国的律法,偷盗十两以上,便要坐牢,而石不良骗了几百两......足够他在里面蹲到死了!

石不良见势不对,当着众人的面哇哇大口、声泪俱下,愣是把官老爷哭得心都软了,直接把牢狱之灾给他免去,只是罚他交出钱财,再挨个五十大板就行了。

要知道,那么大一只黑熊精都没能咬死他,区区五十大板对石不良来说也就是挠痒痒而已。

等到出了衙门之后,石不良还在为自己失去的钱财自抱自泣。

至于举报他的男子就在他旁边,此时正一脸不爽地盯着他。之前在公堂上时,石不良便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这个男子名为李兴山。

“够了吧,只是挨了几板子又没把你抓进去,怎么还在哭啊?”李兴山见不惯男人哭泣,听着这声音头都大了。

“都是你,我的钱全没了!”

“本来就不是你的钱,都是你骗来的!”李兴山摇了摇头,“说来我还是有些佩服你,被我抓了先行竟然没想着逃,反而这么听话地跟着我来衙门!”

“鬼才听话了!”

一说起逃跑这事,石不良更加气愤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先前竟然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明明自己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想不出逃跑这个点子呢?石不良就记得自己被李兴山抓住后,整个人都慌了,慌乱之余自己竟然莫名地升起了一种罪恶感......

见了鬼的罪恶感,凭本事挣的钱,一没偷二没抢,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情绪?

肯定是这个李兴山有问题!刚刚在公堂之上石不良就发现了,无论自己再怎么哭,这个男人依旧是纹丝不动,按照平时在闹市,像他这种哭法哪个不是哭成了泪人?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算了!’石不良慢慢停下了哭泣,看着李兴山的眼睛中带上了些不怀好意的色彩。

李兴山看那双眼睛有些不自在,问道:“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这里可是衙门,再闹事的话抓你进去关个十几年!”

“我要跟着你!”

“你不要耍心思......什么?跟着我?!”李兴山满脑子疑惑。

石不良从石狮子上跳下来,走到李兴山面前认真说道:“对,我要跟着你!谁叫你把我的钱都弄走了!”

“那是你骗来的......”

“我不管,反正你要对我负责!”

“负什么责,我又不娶你!”

“呸!都是男人娶个屁啊,我现在没钱了,无依无靠无家可归,不赖你赖谁?”

“那是你自找的!”李兴山懒得和他掰扯,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发现石不良真跟了上来,李兴山有些不耐烦了。

“别跟着我!”

石不良嬉皮笑脸地说道:“怎么滴,这路是你家的吗?还不让我走了是吧?”

“走归走,别跟着我!”

“怎么就跟着了,我也走这条路不行吗?”

李兴山不想说话,转身绕过石不良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但走了两步回头一看,发现石不良还跟着。

“你不是走这边吗?”

“我突然想起走这边更好。”

“......你要跟就跟,我看你跟到什么时候!”

但谁知道,接下来的三天里,李兴山差点就崩溃了。

去买纸笔的店铺。

“你怎么又在这里?”

“和你一样,买毛笔啊!”

“我是买了写诗的。”

“我也一样啊!”石不良沉吟片刻,念道,“我有个破碗,还有破衣裳,幸苦赚钱钱,全部被抢走!可怜,可怜......”

“......狗屁不通!”李兴山干脆放下纸笔不买了。

夜晚睡觉......

半夜李兴山被外面一阵鸟叫惊醒,心想此刻已经入冬哪里有鸟?

便打开窗一看,却是石不良一人待在对面的屋檐上,对月学鸟叫。

“你在干嘛?!”李兴山被吓了一跳。

“如你所见,睡觉啊!”

“那你干嘛发出声音?”

“睡不着,自娱自乐呗,吵到你了吗?那我小声些......”

石不良哈真小声了些,牙齿紧闭,舌头抵住上颚,小声地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这个声音让李兴山想到了蛇,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以闭嘴吗?!”

“哦......”

石不良答应道,随后站了起来,开始在房檐上蹦跳,脚和瓦片相撞,掀起了一阵哗啦啦的声音。

李兴山:“......”

如厕......

李兴山刚蹲下去,旁边传来一阵阵刺鼻臭味,臭得他直翻白眼,随后隔壁传来了石不良的声音。

“李兄不好意思了啊,最近肠胃不好,有点臭......”

李兴山几乎崩溃:“你怎么又在这里?!”

“拉屎啊!”

石不良当然不会如厕,他那肚子好似无底洞,吃进去的东西从没见拉出来过,这是他在整李兴山!

陈酿了数天的一桶臭鸡蛋,再从粪池中捞出一大堆不明之物浇灌上去,最后再滴上一壶上好的陈醋,那味道,回味无穷......

“我受不了了!”

经历了整整三天的折磨,李兴山实在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

“我求求你,放过我可好?”

“投降了?”石不良眉毛一挑,得意笑道,“那你错没错?”

“我错了!”李兴山的态度要多诚恳有多诚恳。

“那你要不要我跟着?”

“你想怎么跟就怎么跟,哪怕跟我睡同一张床都无所谓!”

“那倒不至于......”

就这样,两人成为了‘友好’的朋友。

跟随李兴山来到他住的客栈,石不良看着宽大的房间啧啧称奇。

“这么大的房间想来要不少银子吧?看来你挺有钱的。”

“没你骗来的多!”李兴山无奈地叹了口气,摆了摆手,“你爱怎样怎样吧,我之后要开始看书了,之前你不要打扰我!”

“看书?你是要进京赶考吗?”

“不然呢?”

石不良随意翻了翻旁边的书,看见里面的文字只觉得斗大如牛,连忙扔了出去。

“看不懂,你看得懂这些书里的内容?”

“那是因为你笨!”李兴山将书捡了起来放回了桌上。

石不良好奇问道:“你们考试是为了什么?”

“目的很多,有人为了功名,有人为了权势,这要看自己是怎么想的。”

“那你怎么想的?”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你听过这句话吗?”

“没有!”

看石不良直摇头,李兴山笑骂了一声:“笨蛋!”

可能连李兴山自己都没察觉,他对石不良的态度莫名地有些转变。

被骂笨蛋,石不良并未生气,他知道比起学识,自己肯定是不及李兴山的。

“和我讲讲呗?”

石不良的目光充满了好奇,似乎他真的是在请教李兴山问题。

“我要读书,离科举考试还有不到一月了......”

“讲讲嘛~~~”石不良撒娇道。

李兴山受不了这语气,连连打住。

“行,我给你讲讲,我刚刚说的这句话来自于‘岳阳楼记’,其意思是......”

不带丝毫停顿的讲了一通,李兴山喝了口茶问道:“听懂了吗?”

“没有......”石不良挠了挠头,从未接受过书本教育的他哪里知道这些,听李兴山说这些他反倒更加困惑。

“这样吧,你就和我讲讲你去赶考是想做什么?”

李兴山沉默了一会,说道:“读书人,寒窗苦读数十载,于我而言,就只是想造福社稷罢了。

功名于我如浮云,但讽刺的是,若是没有功名,我一个书生什么都做不到......”

“为什么什么都做不到?”

“......我真怀疑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野人,连这些都不知道。”李兴山自嘲般地笑了笑,“简单而言,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帮助别人,仅此而已。”

“看你也不想是缺钱的样子,想帮助别人很难吗?”

李兴山说道:“我家在一个名为华平县的地方,幼时我父亲经商失败,留下我、大哥还有母亲,自己一个人跳河自杀......后来是周围人善良,里里外外帮衬着我们,这才让我们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后来大哥接过父亲的名号东山再起,逐渐有了起色,而我便一直思索该如何帮助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想了很久,最终想到了做官,因为只有当了官才能实际地帮上他们!”

李兴山停顿了一下,看着石不良突然说了几个字:“抱歉!”

“???”石不良不解,“干嘛向我道歉?”

“因为我说了你是笨蛋......实际上,不算上这次,我已经考了六次了,可还是没有考上,你说我是不是更加笨蛋?”

“彼此彼此嘛!”石不良安慰地拍了拍李兴山的肩膀,“我相信你这第七次肯定能成的!赌上我的名义!”

“你的名义?”李兴山怪异地看了他一眼,“骗人钱财的家伙还有名义?”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我这不是没做了吗?”石不良撇了撇嘴,“现在我找到了新的事,觉得应该挺有意思的。”

“什么事?”

“帮你考试啊!”

“别闹,你连字都认不全如何帮我?”李兴山哭笑不得。

“山人自有妙计......”

两人没有察觉,原本互相看不习惯的两人竟不知为何建立了一段友谊。

也许不是友谊,或许是其他的某样东西,但这谁又能知道呢......
sitemap